穿成校园文男主的后妈 和叔叔阿姨打个招呼告别

美文
“那我走了啊。”
 
    一时都沉默,最后还是韩为开口。
 
    金小川叹口气挥挥手:“走吧。”
 
    韩为起身:“我和叔叔阿姨打个招呼告别。”
 
    “你快走吧!”
 
    金小川推着他,韩为呵呵笑着:“那就这样了啊?”
 
    说完直接离开,过了大概五分钟,金小曼父母走出来,看到韩为和刘元都不在了,金小曼父亲坐在他面前:“人呢?”
 
    金小川开口:“走了。”
 
    “走了?!”
 
    金小曼父亲瞪眼:“就这么走了?”
 
    金小曼母亲也皱眉:“真是,怎么找这么一个,没礼貌。”
 
    金小川开口:“他要打招呼,我让他走的。”
 
    金小曼父亲看着老婆:“什么叫没礼貌?!他只是没礼貌的事吗?还找他这么一个?!”
 
    询问金小川:“什么意思?金启航说他和很多女艺人不清不楚,小曼都知道你也承认了。现在他过来胡搅蛮缠什么都不认,你就这么让他走了?”
 
    金小川失笑:“爸,你都说了他胡搅蛮缠,实际上他也就是在这一点耍赖。没谁真的承认过或者拍到过他和别的女艺人一起,甚至包括和小曼一起也没拍到过。严格来说他都可以不承认和小曼一起过。”
 
    “这叫什么话?!”
 
    金小曼母亲看着金小川嗔怪:“意思只要抓不到拍不到就行了?不承认就行了?法律还讲究人证物证呢,侦探还非得亲眼看到才能定罪吗?”
 
    叫小芸的女孩就是金小川的女朋友,此刻开口:“阿姨。定罪可以这么做,关键他现在这个牵扯不到法苑和定罪上。民不告官不究,偏偏谁都知道还谁都不承认,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
 
    “那我们告!!”
 
    金小曼父亲叫着:“没人告我们告!告他骗财骗色,侵,犯,未成黏!”
 
    “爸。”
 
    金小川开口:“能做的我都做了,其实当初我挖了个坑,他敢跳就会很惨。但是他真就跳了,我也就没找了。”
 
    金小曼母亲皱眉:“我也没看他怎么惨。”
 
    金小川犹豫一下,把美国的事说了。金小曼父亲惊愕:“你说什么?他背着一条人命?”
 
    金小川思索:“前阵子他又去美国了,我听说好像也是处理类似的事。”
 
    看着两人:“金先生之所以查他的事,就是因为金先生的女儿和他旗下一个叫Nancy的女孩是同学而且是好朋友。他女儿去美国找Nancy,亲眼看到他也在。而且帮助Nancy家里处理一些见不得光的困境,应该不止一条。”
 
    “这什么人啊?!”
 
    金小曼父亲看着老婆:“小曼找的什么人啊?!”
 
    倒是叫小芸的女孩看着金小川:“他可真敢,顶流能背人命,你挖坑他明知道也跳了?什么脑回路?”
 
    “应该说什么性格。”
 
    金小川开口:“别人还背着他一条人命,忘了他就是后背中了一刀差点死了,之后活过来才红了慢慢成为顶流?”
 
    金小曼母亲坐在那里,皱眉开口:“这不行啊,这背景这么复杂,不是让小曼不和他一起那么简单。而是要离得远点……”
 
    询问金小川:“小曼会不会是被他胁迫了?”
 
    金小川摇头:“这个倒不是。一开始是我们误会了,他和小曼真的没事。反倒是小曼有点意思,他一直躲着。后来我和金宋明去找他希望他离小曼远点,反而他一气之下就和小曼……”
 
    无奈看着两人:“所以我只能没办法让你们知道,因为小曼要想离开他估计也不会拦着,关键就是她不想离开。寄希望于父母的压力让她能有所收敛或者趁势就幡然醒悟早日回头。”
 
    金小曼父亲起身:“豁出去我这条命我也要把女儿救回来!我还不信了!没个王法……”
 
    “呵~”
 
    女孩叫凌芸,和金小川门当户对,订婚却没结婚。但已经被当做金家儿媳妇,金小川也是对面女婿,毕竟本来两家就算认识世交的。
 
    此刻笑出来,看着金小曼父亲:“叔叔。你没听小川说吗?小曼不是被人家胁迫,一开始就知道人家有好多女人还感兴趣,结果是人家一开始没同意没接受。但后来被小川和堂哥逼迫一下,反倒激发了逆反心理才和小曼一起。从始至终小曼都是主动的一方……”
 
    询问金小川:“是吧?”
 
    金小川瞪她一眼:“你少说两句。”
 
    金小曼父母有点尴尬,凌芸笑了笑没多说。
 
    金小曼父亲坐在那生闷气,许久之后捶了桌子一下:“家门不幸!小曼从小谁不宠着?也不多管她,要什么给什么。想做什么做什么,结果现在自甘堕落,做小三都不如这个丢人。小三至少只是第三者,她都不知道自己排第几,如果是被骗情有可原。结果明知道还要扑过去,怎么就这么贱?”
 
    “喂!”
 
    金小曼母亲推他一下:“有你这么说女儿的吗?”
 
    金小曼父亲瞪眼:“我说错了吗?!”
 
    不耐烦起身挥手:“叫她滚回来!还认她这个父亲的话!”
 
    说完就回房间,而金小曼母亲叹口气,对着金小川:“不然……你把你妹妹接回来,再说说她。”
 
    金小川摇头:“妈,你看到了,这时候叫她回来铁定是要挨训甚至挨打的,韩为那个脾气你俩他都怼,怎么可能让小曼受这个罪?没看今天就自己来的,根本都不让小曼过来。”
 
    金小曼母亲失笑:“这么霸道吗?我自己女儿叫回家都不行?”
 
    金小川开口:“他是讲理的,你因为别的事打死小曼他都不管。但明显是因为他的原因才要打骂她,他能同意吗?”
 
    金小曼母亲语气一滞,狐疑看着金小川:“你怎么好像为他说话似的?!那是你妹妹啊!”
 
    “阿姨……”
 
    凌芸辩解:“因为今天你们的态度就是当初小川面对韩为的态度,但最后他要是有办法还能寄希望于你们做父母的?这都是他应对韩为的经验之谈。”
 
    金小曼母亲皱眉:“还真没办法了?!”
 
    金小川摇头:“有。唯一的办法就是来软的,一方面让韩为放过小曼,一方面让小曼自己放弃。不然的话施压没用。”
 
    金小曼母亲埋怨:“那你早知道没用还故意让我们知道叫他来,给你爸气成这样。”
 
    金小川哭笑不得:“我怎么知道他居然小曼都不带过来,自己就直接登门!我要能想到这个都多余让你们遭罪。”
 
    金小曼母亲沉默一会,也是叹口气:“咱们先不讲理,没什么凭据就叫人家来打算三堂会审,人家不给面子也正常。而且话说一千道一万,也是小曼自己愿意。这个怪不到人家身上,虽然也不清楚他是给小曼下了什么药。”
 
    看着金小川开口:“如果事轮到别家儿女身上,我们看热闹的心态一定有,而且还会觉得难以置信。都这个年代哪有自甘堕落给人做之一的女人,小曼要什么有什么。可轮到自己要么接受要么解决。回头我和小曼好好谈谈是不是有隐情。”
 
    询问金小川:“她住哪现在?和韩为同居了?”
 
    金小川点头:“买个房子给她,就在苝京。不过两人平时都忙,偶尔聚在一起。要么就是拍戏的时候能在一块。”
 
    看着母亲,金小川开口:“妈。后来我也没办法,打不的骂不得,坑死韩为的事我也做了,他背人命都不怕我也没想到,再说当时就背景不一般,你以为小曼是之一,家境最好?比她家境好的也有。那个所谓的小圈子还真不全是他亲密关系女艺人才建立起来,后来有资本介入,资本方的女儿也和他关系亲密,甚至半公开了。”
 
    “太乱了!!”
 
    金小川母亲有些害怕:“早知道不让小曼由着性子就这么在圈内混,还以为我们这样的家世护住她,可是没想到……”
 
    “阿姨。”
 
    凌芸过去拉着她的手:“面对现实就不要太主观,我也不算外人,我说几句您别不爱听。小川表达的重点你还没明白吗?跟家世无关,小曼不自愿估计小川早就弄死他了,还用告诉你们知道,让长辈操心?归根结底小曼自己自愿的话,真说娱乐圈乱,小曼也是一份子。她也铸就了这份乱……”
 
    “你闭嘴!”
 
    金小川呵斥:“怎么说话呢你?”
 
    凌芸白他一眼,真的不说话了。
 
    金小曼母亲沉默很久,叹口气:“小芸说的不无道理,身为父母不会认为子女做错事就是子女的责任,总觉得是环境带坏了他们,是周围坏人带坏了他们。真的面对现实还是要从小曼身上做工作,韩为如果拦着挡着那才是另一回事。”
 
    金小川也不想看母亲这样,凑过去轻声安慰:“妈,小曼还年轻。或许几年后就自然而然成熟了,也就退出来了。咱就当自我安慰,其实要说比烂不应该,但真说特别坏的女孩有的是,小曼还谈不上自甘堕落,毕竟她也没胡扯胡搞。至今也只是韩为一个而已,而且我真的保证绝对不是韩为胁迫她。不管他怎么渣,其实至少对小曼挺好的。而且也没有阻拦她去留。”
 
    金小曼母亲低头谈起,金小川也不好受。
 
    但又能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