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在水里要了女主的小说 白天小奶狗晚上小狼狗言情

美文
有虞凰做监督官,墨翠丝便带着自己的副官去了诗成码头那边。
  尽管码头开设了13个检测窗口,却仍觉得工作量大,进展缓慢。越来越多的市民在往码头这边赶来,队伍也越来越长。
  大部分市民的家中都没有储存防毒口罩,无缘无故的,谁会准备那玩意儿呢?就连口罩这种东西,都少有家庭会配备。
  死咒爆发的太突然了,药店跟防毒面具早就被抢购一空,因此码头上排队的大部分人都没有防毒口罩。
  有口罩的人戴着口罩,没口罩的人直接用丝巾蒙住脸颊,当然,也有许多人心大,认为自己会是这场灾难中的幸运儿,认为死咒传染不到他们的身上。因此,他们什么预防措施都没做。
  苏浅浅的经纪人姓秦,叫秦恒之。
  秦恒之见13列队伍都排得老长,他想了想,回头对苏浅浅跟小助理说:“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去看看能不能插队。”闻言,苏浅浅跟小助理都配合地点了点头,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候命。
  秦恒之西装革履,头戴防毒面罩,全副武装的他看上去与周围那些什么防御措施都没做的市民格格不入。
  秦恒之挑中最中间的排队队伍,他挤到队伍前面,瞄准了一个穿着普通,皮肤黝黑,双手因为常年务工干活而起了皲裂的农民工。“大哥!”秦恒之主动开口,跟对方打了声招呼。
  那农民工大哥很是警惕地看着秦恒之,没有说话。
  秦恒之凑近大哥的耳旁,压低声音说道:“大哥行个方便,我给你钱,卖我三个位置,成不?”这位大哥排在队伍的前面,按照军官们的检测速度,大概再过半个小时就能轮到他们了。
  而从队伍最后面排队,至少还要等两三个小时。
  两三个小时,鬼知道这期间又会查出多少被传染的人。
  在盛都城多待一分钟,他们被传染的风险就越大。为了尽早离开这座死撑,秦恒之只能选择这种方式。
  那农民工大哥听到这话,黑黝黝的一双眼睛里,顿时露出了贪婪之色。
  他搓了搓手,询问秦恒之:“你给多少!”农民大哥见秦恒之穿的西装面料一看就很高档,手腕上还戴着做工复杂的名表,他故作严肃地说道:“生死攸关啊,你买我三个位置,就是买三条命。”
  秦恒之唇角讥诮地弯了起来,但他戴着面罩,农民工大哥根本看不见。
  “五十万一个位置,你看成不?”三个人就是一百五十万,苏浅浅随便拍个广告也不止这点钱。
  那农民工大哥听到这话,顿时心动了。
  “可以。”大哥拿出自己的银行卡,对秦恒之说:“现在转账。”
  秦恒之打开手机银行,当着对方的面输入了一百五十万的巨额,随后掏出自己的银行卡跟农民工大哥的银行卡靠在一起。感应到了对方的账号,秦恒之毫不犹豫地将钱转了过去。
  收到秦恒之的钱,农民工满意地点了点头,他说:“合作愉快。”
  一百五十万。
  那是他辛苦打工半辈子才能赚到的巨款,今天真是发财了。
  前面的人动了,但这位大哥没动。秦恒之趁军官们不注意,迅速地站在了大哥的面前。
  见秦恒之插队,排在后面的人顿时不乐意了,“诶,你干什么插队啊!快出去!否则我叫军官了啊!”
  军官拿着枪在前面走来走去,只要有人举报秦恒之,秦恒之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秦恒之拉过农民工大哥,跟对方互换了一个位置。他转身对身后的小伙子解释道:“小哥别气,我不是插队,这是我岳父,我刚才回去接我老婆跟小舅子去了,这才耽误了时间。”
  说着,秦恒之毫不犹豫地摘下了手腕上的腕表,塞到那小哥的手里,沉声说道:“小哥,行个方便。”
  那小哥穿着白色卫衣跟黑色休闲裤,戴着嘻哈帽,也是个识货的。
  他一眼就认出秦恒之给他的这块表价值三十多万,顿时没了任何埋怨之心。
  “...好吧。”
  搞定了前后的人,秦恒之这才拿出手机,给苏浅浅打了个电话。“过来,有位置了。”
  很快,苏浅浅带着小助理走了过来。
  苏浅浅今天穿着一条黑色抹胸连衣短裙,裙子上镶嵌着一排排红色的施华洛世奇水钻,裙摆下面露出一双白皙秀场的大腿。她从人群中一路挤过来,引来了许多市民的注视。
  那农民工大哥更是看得眼睛都直了。
  这女人可真漂亮!
  她的防毒面具下,一定藏着一张美丽动人的脸。
  苏浅浅站在秦恒之的面前,秦恒之将她身子半护在怀里,贴在她耳旁说:“三个人,一百五十万。”
  苏浅浅见前面队伍越来越短,她说:“钱没了还可有再赚。”但命没了,就真的什么都没了。苏浅浅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臂,那里经过她化妆术的修饰,看上去并没有任何问题。
  但苏浅浅的心里还是很紧张。
  她目光不安地盯着前方的检测口,见每个检测口前面站了三个人,一个军官,两个驭兽师,顿时感到心跳加促起来。
  竟然还有驭兽师!
  修真界跟普通百姓之间存在着一层壁垒,对普通百姓来说,驭兽师就是生活在传说中的人物,今天陡然见到数十个修为高深的驭兽师,苏浅浅没有激动,没有兴奋。
  她只感到绝望、惶恐。
  据说驭兽师都很厉害,他们会不会识破她的伪装?
  老天爷啊,求求你一定要让我通过检测啊!
  我不想死啊!
  就在这时,第4号检测口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哭声,“大人!大人你放我过去吧!我孩子老婆都在万通城,我得过去跟他们团聚啊!”那男人跪在检测口前面,双手紧紧抓住一名驭兽师的裤腿。
  他的手臂上,一条黑色的血脉线若隐若现。
  他被感染了。
 

  盛无缺见男人痛哭,他心里也不好受。“你被感染了。”盛无缺于心不忍,却不得不强行扳开了对方的手,并叫来军官将他遣送回去。
  苏浅浅看到这一幕,面具下一张俏脸顿时吓得苍白。
  她绝对绝对不能被发现了!
  就在这时,苏浅浅听到秦恒之在说:“那是谁啊?是驭兽师吗?”码头售票楼的房顶上,站着两人,左男右女。左边的男子身穿蓝色休闲衬衫,脸上戴着防毒口罩,脖子白皙,在喉结旁边有一颗小黑痣。
  听见秦恒之的话,苏浅浅抬头望去,但她却完全被房顶上的那名女子夺去了所有目光。
  那女子身材高挑,穿着黑色罗马凉靴,高腰短裤包裹着她的翘臀,宽松白衬衫扎进高腰裤中,性感的蛮腰一览无余。她没戴防毒面罩,可头上却裹着一条渐变红色的纱巾,纱巾遮住了半张脸,之露出一双视线锋利的凤眼。
  苏浅浅总觉得那人有几分熟悉,可一时半会儿又无法将她跟自己所认识的人联想到一起。
  就在这时,那名被军官押走的男子突然崩溃地大叫了起来,“我不要走!不要走!我要离开,要去万通城见我的老婆孩子!”那男子突然朝军官推了一掌,但军官身强体壮,男子根本就无法推开他。
  “你放开我!”男子朝军官哭诉大喊:“你放我走,我要登船,我要去见我的家人!”
  无法挣脱开,男子便朝军官拳打脚踢起来。
  众目睽睽之下,军官自然不能朝神月国的公民动手。
  他想要制服对方,可那男子竟生了怨恨之心,一把抓下了军官脸上的防毒面罩,并用力地朝对方脸上吐了一口唾沫。“我呸!”男子伸手抓了把军官的脸,冲他骂道:“你个狗东西,你就是神月国养的一条狗!”
  军官的脸被抓破了,可他始终紧紧抓着男子的手臂,不让他登船。
  就在这时,苏浅浅看到站在楼顶上的那个女人动了。
  只见那神秘女子淡淡地一甩右手,立马便有一道红色的念力从她手中飞出,那念力在虚空中化作一把匕首的模样,直接一刀射中男子的眉心。
  “放我...走!”男人一句话还没说完,便瞪大眼睛,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临死前,他看到那个头戴纱巾的女子从楼顶飞下来,落在他的身边,面无表情地说道:“擅自离城者,格杀勿论。”
  周围的市民见状,顿时缩了缩脑袋,不敢直视那个女子的双眼。
  苏浅浅听到虞凰的声音,则顿时呆住。
  她跟虞凰好歹是塑料姐妹,对虞凰的声音,苏浅浅是非常熟悉的。
  所以,那个人是...虞凰?
  虞凰转身面向着那名被男子抓破脸的军官。
  那军官的表情也有些懵。
  他大概也知道自己被感染了。
  虞凰握住军官的手,闭上眼睛,用念力仔细去查探对方体内的变化。
  果然,她在对方的体内察觉到了一股黑色的能量体。虞凰试图用念力帮它净化那些东西,然而念力只对邪祟和怨气有净化作用,对死咒却是毫无作用。
  虞凰松开军官的手,目光歉疚地看着对方。“对不起,我无法替你化解死咒。”
  那军官要哭不哭地看着虞凰,他说:“我是孤儿,家里还有一个妹妹,在奉安一中读书。我死后,请将抚恤金交给我妹妹。”说完,军官动作迅速地取下腰间的枪支,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砰!
  枪声响起,军官倒地不起。
  虞凰怔然地看着这一幕,眼里有泪光在闪烁。
  盛骁也从顶楼飞了下来,他见那名军官至死都不瞑目,便弯腰将那名军官的眼睛合上。
  盛骁起身朝虞凰看去,见虞凰像是要哭了,却又故作镇定的将眼泪憋了回去。
  盛骁握住虞凰的指尖。
  虞凰抬头看着他,忍不住说:“如果念力能化解死咒的力量,那该多好。”若念力能化解死咒的力量,她愿意舍身献祭。
  盛骁捏了捏虞凰的指尖,他说:“无所不能的人是神。而你,只是我的虞凰。”
  听到这话,虞凰郁结的心,顿时得到了安慰。
  她点了点头,说:“我没事。继续工作。”
  虞凰走向了8号检测口,盛骁则去了1号检测口。
  8号检测口的市民,刚才目睹到了虞凰杀人的一幕,此刻见虞凰朝他们的检测窗口走过来,他顿时低下头去,不敢多看虞凰一眼。他生怕虞凰也会杀了他。
  虞凰抱臂站在检测口前方,一边监督着所有检测口的情况,一边凝听市民的心音——
  【好可怕的女人,冷酷无情!】
  【死女人,希望你也会感染!】
  【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虞凰听到了那些心音,她的模样依然镇定苏爸爸像个话唠一样,嘀嘀咕咕地说了许多。
  苏浅浅沉默地听着,早已泪流满面。“爸...”苏浅浅用贝齿咬住红唇,悲伤地说道:“爸,你若是能活着,我就退圈!以后我跟你开麻将馆,开饭馆,开书店,随便开个什么店挣点小钱都行!”
  在生死面前,苏浅浅突然觉得一切都不重要。
  以往她所追逐的名利场,全都不重要!
  苏爸爸听到女儿这话,脸上露出了满足之色。“浅浅,有你这话,爸爸知足了!好了,你快些去码头,别耽误了时间,等你平安离开盛都城,再给爸爸打电话。你放心,爸爸不会自寻短见,我会撑下去的,撑到最后一刻。”
  说完,苏爸爸果断地挂了电话。
  苏浅浅:“爸!”
  发现爸竟真的挂了电话,苏浅浅顿时丢下手机,以手掩面痛哭起来。
  经纪人跟助理也都听见了这通电话,见苏浅浅在哭,经纪人犹豫了下,还是伸手将她搂在了怀里。“好了浅浅,苏叔不能离开了,但咱们必须得离开盛都。”
  *
  三水码头与诗成码头是盛都城最大的两个码头,一个是客运码头,一个是货运码头,但在这生死攸关的一刻,货运码头也被临时征用成了客运码头。
  附近几座城市的客运轮船都顺着大运河开进了盛都城,停靠在三水码头跟诗成码头的边上,等候待命。
  墨翠丝是三水码头跟诗成码头的总指挥,她性感紧致的好身材包裹在军装之下,金色的长卷发用一根黑色丝带绑成了高马尾,她的身后一左一右站着两名女战士。
  三人站在码头售票楼的楼顶上,脸上都戴着防毒面罩。
  墨翠丝站在高处,睥睨着下方那混乱的市民队伍。有一部分身强体壮的市民为了能尽快通过军部检测,他们不排队,直接冲到最前面插队。
  队伍的最前面,乱成了一团。
  墨翠丝突然拔下腰部的枪支,举起长枪瞄准一个魁梧汉子的右腿,骤然按下扳机!
  咻!
  枪声乍响,子弹刺破空气朝着人群射去。准确无误地打在那名插队男子的脚边。只差三公分,就能打中对方的脚背。
  这可不是墨翠丝枪法不准,而是她故意为之。
  差点被墨翠丝一枪打中,那男子吓得狂跳起来。
  而那些在插队的魁梧人士也被墨翠丝这说一不二的做事风格吓到了,他们表情讪讪地摸了摸鼻子,默默地往后退了几步。
  墨翠丝举起手里的大喇叭,冷酷地说道:“谁敢插队,格杀勿论!”
  也许是墨翠丝的语气太可怕,也许是她这人气场太杀伐果决,竟真的没人敢在造次。
  大家都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排队,也就少了争执跟埋怨。
  就在这时,一艘写着‘盛’字的飞行器从远方的天空中迅速飞掠而至,墨翠丝仰头盯着那架飞行器,暗自松开了口气。
  飞行器的舱门打开,盛族大弟子盛洲带着盛族五十民核心弟子飞了下来。
  盛洲走到墨翠丝面前,行了一礼,才说:“殿下,我们奉师父的命令,前来协助你们工作。”
  盛族的核心弟子,修为最低那也是君师级别,有他们协助工作,墨翠丝自然是欢迎的。墨翠丝立马对自己的下属喊道:“季副官,多设置十个检测口,盛王师他们会跟我们一起工作!”
  “是!”
  副官季浩带着盛洲他们去增设新的检测口,原本只有三个检测口,这下有十个,检测工作更有效率。
  盛无恙盛洲跟一名叫做周克伦的军官为一组。
  周克伦接过一个市民的身份证,他先是核对了一遍资料,确定资料无误后,才将身份证递到盛无恙的手里。盛无恙对那个市民说:“掀开衣袖。”
  市民虽然紧张,但还是配合地掀开了衣袖。
  盛无恙见对方的手臂上并无黑色血脉线,便对盛洲点了点头,“大师兄,这人是干净的。”
  盛洲拿起那位市民的手臂看了看,确认这人真的没问题,才点头说道:“检测通过,你去3号船。”
  闻言,那名男子顿时欢天喜地比了一个胜利的姿势,随后迅速跑上了三号船。
  *
  苏浅浅他们抵达了码头。
  码头人之多,超过了苏浅浅的想象。
  苏浅浅盯着码头中人头攒动的画面,她心里逐渐产生了一股不安。苏浅浅问经纪人:“你说,这里面有多少人是被感染了的?”
  经纪人摇了摇头,“不知道,但我希望数据是0。”
  助理将车停在公路中间,他说:“浅浅姐,收拾收拾,我们下车吧,前面路被堵住了,只能步行过去。”说罢,助理率先戴好防毒口罩,拎着装着他证件的小挎包跳下了车,站在路边上等他们。
  经纪人见苏浅浅在发呆,便问她:“怎么了浅浅,我们到了,快下车。”说着,经纪人为苏浅浅戴好防毒面罩,这才给他自己也戴好面罩,胯步下了车。
  苏浅浅拿起手机,又试着给父亲打电话,但还是打不通。
  苏浅浅叹了口气,她弯腰拿起大腿旁边的手拎包,将手机放了进去。她拿着小包包准备下车时,突然表情一凝。
  苏浅浅骤然低头去看自己的手臂。
  却看见,她白皙的左臂上面,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一条黑色的血脉线。
  那条线的颜色非常浅,淡的几乎看不见,苏浅浅仔细将手臂举到眼前仔细地看了看,确认那的确是一条黑色的线,她整个人顿时出了一身冷寒。
  今天临出门前,她曾与父亲拥抱道别过,难道那时候她就被感染了?
  这死咒病毒传播的速度这么快吗?
  车外,经纪人在催促苏浅浅:“浅浅,你还在做什么啊!”
  苏浅浅下意识说:“我补个妆!”
  补妆?
  经纪人拉开车门,语气无奈地对她说道:“浅浅,你戴着防毒面罩呢,补什么妆。快点儿,别磨蹭了,等会儿人越来越多,咱排队等的越久,被感染的风险就越高。”
 

  “稍等几分钟。”
  苏浅浅突然将车门关上。
  她不能被锁在盛都城!
  她要离开盛都城,要去京都,京都的医疗资源最好,说不定去了京都就能获救呢!
  她可是苏浅浅啊!
  是超级女明星苏浅浅,京都那边的医生肯定会医治她的!
  思及此,苏浅浅立马命令自己镇定下来。她迅速翻出化妆品,挤出一些粉底液来。
  苏浅浅在车里磨蹭了十几分钟才出来,经纪人跟助理早已等得不耐烦,却又不能真的撇下她不管。从虞凰退圈后,苏浅浅就成了公司里最赚钱的女明星。
  就算盛都城被毁了,苏浅浅的名气依然还在,他们还得指望着苏浅浅去别的城市赚大钱呢!
  以苏浅浅如今的名气,随便走到哪个城市,去到哪家娱乐公司,都会被当做巨星力捧的。
  但他们都要靠苏浅浅赚大钱,也不能真的丢下她不管。“姑奶奶耶,你可算是搞好了!”
  经纪人拉着苏浅浅就往码头跑。
  苏浅浅已经换了运动鞋,这会儿跑起来倒是很迅速。
  天气很热,市民们盯着烈日排队,热得浑身衣服都湿透了,却没有人抱怨一句。在生死面前,热一热,累一累,都不算什么。只要他们能检测通过,只要他们能离开盛都城。
  一切,就都还能重头再来。
  就在这时,虞凰跟盛骁也御剑而至。
  见到他俩,盛洲立马朝他们招手。“少主,少夫人,你们过来了。”盛洲问虞凰:“少夫人,你的身体还没痊愈,怎么就来了,你该待在家里休息的。”
  虞凰盯着前方那长长的队伍,她悄无声息地打开了她的一个特殊技能——
  窃听心音!
  窃听心音是虞凰从6级妖兽红毛猿猴身上得到的独特妖技,拥有这个技能,虞凰能听见跟她同修以及修为低下的人的心理活动。
  自然,她也能听见普通平民的心声。
  此刻,近万名市民聚集在一起,他们的心声交织在一起,吵得虞凰无法忍受。
  虞凰说:“你们继续工作,我在一旁协助就行。”
  “那好。”
  盛洲回到自己的岗位继续工作。
  很快,便有一个长相温柔的女子前来接受检测了,她很配合检测,主动拉开了自己的衣袖,露出了胳膊。见她的胳膊一片白皙,盛洲示意她可以通过。“检测通过,去3号船。”
  闻言,女子欣喜不已。
  就在这时,虞凰却突然开口说道:“她的丈夫已经被感染,她虽然暂未被感染,但仍有被感染却没有反应的可能。她不能去3号船,她该去1号船。”码头外一共停着6艘大轮船,1号船跟2号船只隔离船只,只载高危人员。
  而3到6号船则是搭乘低危人员的船只。
  那女人听到虞凰这话,表情骤然变得苍白起来。她抬眸狠狠地剜了虞凰一眼,那眼神无比阴毒,仿佛虞凰就是杀了她全家的仇人。
  而这样的眼神,虞凰在地球末日时代见过太多太多。
  盛洲目光锐利地直视着那名女子,神色严肃地问道:“你的丈夫被感染了?”但她的报表上并未主动坦白这一点。
  那女子既害怕又幽怨地看了虞凰一眼,才红着眼点了点头。
  盛洲立马皱起眉头来,他说:“你去1号船。”
  女人默默地接过自己的身份证,被士兵送进了1号船。
  墨翠丝跟盛骁就站在虞凰的身旁,墨翠丝旁观到这一幕,忍不住问虞凰:“虞君师,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虞凰刚刚才到,她与那人又素不相识,她不该如此清楚才对。
  关于自己的技能,虞凰并未打算隐瞒,她说:“我曾有幸从一头红毛猿猴妖兽身上获得过一种特殊的妖技,我可以听见平民的心声。刚才,那女子在接受检测的时候,她的心理活动出卖了她。”
  闻言,墨翠丝眼前一亮,她说:“虞君师,你的这项技能非常特殊,能帮助我们抓住漏网之鱼。我们不愿意扣留任何一个市民,但我们不得不将被感染的市民留下来。扣下他们,是为了全圣灵大陆的未来!”
  墨翠丝突然朝虞凰鞠了一躬,她语气恳求地说道:“虞君师,我以神月国公主殿下的身份,邀请您担任此次行动的监督管!”
  为了圣灵大陆的未来!
  为了全人类的未来!

男主在水里要了女主的小说 白天小奶狗晚上小狼狗言情

  这一刻,虞凰仿佛又回到了地球末日时代,回到了她被联盟警察挑选为监督警察的那一天。那天,联盟警察的总局长也是这样语重心长地问她,是否愿意担任上海基地的总监督管。
  虞凰视力很好,她眺望向目光,目光穿过一张又一张陌生的面孔,接着,她看到她熟悉的人。
  高三班主任厉狮。
  御膳酒楼的张经理。
  以及曾经在娱乐圈一起工作过的同事跟合作方。
  虞凰偏头看了眼盛骁,盛骁的眼里充满了鼓舞跟宽容。
  她若答应,那么,他陪她一起站在城民的对立面。她若拒绝,他也理解虞凰。
  虞凰突然就意识到,这一世,无论她做出多么令人憎恨的事,盛骁永远都会站在她的身边。
  虞凰用力点了点头,“殿下,我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