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学渣 伪装学渣所有开车部分

美文
胡阁主的邀请,王鸿稍作思量便答应了下来,大晋的情况比较复杂,哪怕他自认战力无双,暂时也没打算直接扎进去。

    反倒天机阁太上客卿这个身份,可进可退颇为适合,日后如果想要搜集罕见的资源,亦或者隐蔽的情报,都能通过这家大商会达成,省却了很多麻烦。

    见王鸿爽快的答应下来,胡阁主简直欣喜若狂,当即引领着他向阁楼后方走去,穿过成片的森严禁制,来到一处古怪的传送阵旁边。

    比起以往见过的传送阵,这座明显大了不少,好在王鸿对阵道颇有涉猎,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就大致明白了其中的原理。

    “这东西有点鸡肋,人界的位面璧也不算太厚,还不如修建一条空间通道来得方便。”王鸿摇了摇头说道。

    “大人说笑了,空间通道的建造方法,早在上古时期就已经失传,想要精准的凿开位面璧,也得化神中期才有希望……”

    胡阁主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当今人界化神初期便已经是极限,哪怕公认最强的向之礼,以及最神秘的车老怪,也没用半点踏入中期的希望。

    王鸿轻笑着摇了摇头道:“那是你见识不够,我虽然没亲手修建过空间通道,但相关的技术却在一卷古书中看到过,只要材料齐备,化神初期就能主持修建。”

    以王鸿的战力固然能强行逼迫天机阁,可要是想让阁内人才全心全力为他服务,那就得拿出一些让人信服的干货才行。

    天机阁以独有的天机屋名传天下,制造芥子空间更是他们的独门绝技,而这两项都与空间技术有关。

    王鸿要是想镇住阁内的技术人员,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拿出足够分量的空间技术,以此为诱饵,才能让阁中的技术人才,心甘情愿的为他所用。

    “大人真有建造空间通道的方法?”果然,王鸿话音刚落,胡阁主就忍不住追问起来。

    他虽然不是纯粹的技术人员,但长期和那些人打交道,自然知道这东西的分量有多重!

    王鸿大大方方的点头承认道:“我确实有修建空间通道的方法,甚至连材料都早已准备好,等我自己的芥子空间制造出来,就会着手建设相应的空间通道。”

    当初在西秦帝国的洞天里,王鸿获得了大量空间系材料,其中就包括建设空间通道的资源。

    而这些材料里也有不少玉简,都是各种空间设备的说明书。

    只是玉简内的资料相当简略,没有专业人士指导的情况下,短时间内根本研究不出成果。

    最关键的是,王鸿的炼器天赋平平无奇,远不及他在阵法上的造诣,费时费力的去琢磨,也未必能制造出来。

    因此,当胡阁主之前提到天机阁的技术人员,王鸿心里就有了新的打算,若是能折服这群炼器大师,那他手上很多专业性资料,也能发挥出真正的功效。

    就在王鸿暗自思量的时候,传送阵周围的白光亮起,他和胡阁主的身影瞬间就消失无踪。

    长期使用黑暗之门和传送门的王鸿,对空间传送的抗性,远不是其它修士可比。

    当胡阁主还半晕半醒的站在那,王鸿已经津津有味的四处打量起来。

    这是一处近万丈的独立空间,天空看起来灰蒙蒙一片,地面也没多少绿植,就连周围的灵气都异常稀薄。

    ‘空间内部的灵气虽然稀薄了些,但这处芥子空间确实有灵脉存在,应该不是那座法器法宝试炼空间。’

    王鸿简单观察了一下,就确定这处芥子空间,和未来韩立所进入的并非同一处。

    想来也很正常,韩立和天机阁的关系一般,自然不会被带入核心之所,更不可能告诉他还有这样一处所在。

    “大人,这里就是我们天机阁的真正总部,晋京的那座不过是做生意的门面。”

    恢复过来的胡阁主,笑眯眯的走到王鸿旁边,仔细的给他介绍起来。

    “这处空间的灵气还是太稀薄了,你们要是长期待在这里,难道全部靠上品灵石修炼?”王鸿有些不解的问道。

    且不说上品灵石的价值,单是炼化灵石所耗费的时间,效率也远不如直接吸纳高浓度灵气。

    “不会不会,我们长期闭关肯定不会待在此处,这方芥子空间主要是储存珍惜资源,以及大师们聚集研究之所,而这两样才是我们天机阁的关键所在。”胡阁主摇了摇头说道。

    天机阁不是宗门也不是家族,没必要把整个势力的强者,全都集中在总部。

    特别是有独立的芥子空间,就连被外敌偷袭的可能性都小之又小,所以就更没必要将大量强者聚集起来。

    王鸿听胡阁主一番解释,片刻后才点了点头问道:“其他人要多久能赶过来?”

    成为天机阁的太上客卿长老,自然得聚集阁中大部分高层一起见证才行,其中就包括掌握制造芥子空间的几位长老。

    “阁内长老大多在各个分部,分部都有万里明光镜的子镜,可以相互传递消息,最多半天时间就能到得七七八八。”

    胡阁主一边给王鸿解释,一边带着他到各处熟悉。

    天机阁的资源和底蕴,即便放在十大宗门,也能排进前五之列。

    如果王鸿是大晋本地强者成就化神,胡阁主未必敢如此交底,搞不好对方会不顾脸面,帮身后势力一口吞下天机阁。

    好就好在王鸿出身域外,这样一位强者在大晋本地没有根底,天机阁才能以诚意真正打动对方。

    两人边走边聊,没过一会儿就走到一处人声鼎沸的阁楼外,不待胡阁主开口介绍,一道洪亮的声音就先传了过来。

    “阁主,到底是什么天大的事,居然让我将炼了一半的裂空盘放下,去开废话联天的长老会?”

    话音方落,一位容貌略显古板的老者,匆匆忙忙的从阁楼里走了出来。

    “商长老你这会儿抱怨,等回头肯定得反过来感谢我。”胡阁主笑眯眯的说道,丝毫不在意老者话里的不恭之意。

    见此情形,王鸿不由得高看了对方一眼。

    古板老者不过元婴初期修为,而胡阁主却是后期大修士,两者实力天差地别,胡阁主却能如此容人,可见其度量确实非同一般。即使历经了数个世界,早年意外获得的灭情魔刀,依旧是王鸿使用最多的武艺。

    而且经过数十年的钻研,他早已将这门刀法修炼得炉火纯青,甚至根据自身情况,不断的推陈出新,创出一式堪比“斩相思”的绝技“入幽冥”。

    王鸿目前的刀法造诣,肯定远不如创出灭情魔刀的那位大佬,“入幽冥”更没有任何普适性,估计除了他自己,也没几个人能修习成功。

    不过这式草创的刀招,要是由王鸿亲手施展,其威能甚至堪比灭情三绝中最强的“灭良缘”!

    今日此刀方一出世,便带走了一位元婴后期大修士,以及大晋皇室超过八成的元婴强者!

    望着面寒如冰收刀而立的王鸿,天机阁胡阁主感觉自己仿佛在火上烤一般。

    不对,以他元婴后期的修为,哪怕世间罕见的异火,一时半会儿他也能扛得住。

    可见到王鸿慢悠悠转过来的面孔,胡阁主甚至觉得自己的老命,随时可能被一刀终结。

    刚才那充满魔性的一刀,绝对已经超出了元婴层次。

    可他作为天机阁主,对当世化神强者都了然于胸,什么时候又钻出这样一个不守规矩的怪物?

    叶家能成为大晋皇室,是十大宗门和几位化神共同支持的结果。

    只要叶家自己不犯蠢,不去碰某些不可触及的底线,那即便化神老怪,也不能无缘无故的屠戮皇室之人。

    而眼前这位看似年轻的神秘强者,好像完全不把规则放在眼里。

    他既然都敢对皇室下狠手了,那天机阁最为依仗的人脉关系,大概率也不会被放在眼里。

    “这位……大人,您需要什么尽管说,只要我们天机阁有的东西,无有不允……无有不允!”胡阁主略带颤动的说道。

    在修行界当了近千年的商人,胡阁主从来不是什么硬骨头,稍微衡量一下利弊得失,他就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

    而王鸿此刻远没有表面那么平静。

    他还是低估了气运大阵的厉害,没有进行半涅变身的情况下,在晋京大阵当中施展“入幽冥”,着实太勉强了一些。

    哪怕经过梵圣真魔功的强化,哪怕有龙龟模板的加持,此刻他体内也遭到不轻的反噬。

    肌肉撕裂,气海滞涨,幽冥气息难以收敛,这一刻的王鸿看似恐怖无比,实则却有点外强中干。

    不过他这次来晋京的目标尚未达成,不远处还站着另一位大修士,此刻即便已经受了内伤,他也不可能示弱。

    所以王鸿不但没有离开,反而面无表情的向胡阁主走去,携着刚才惊天一刀的无上威势,硬是吓得这只老狐狸都慌了神。

    “难道我们就在这大街上谈生意?”见效果已经达成,王鸿也不再吓唬对方,随手收起无量刀,然后淡淡的说道:“前面带路吧。”

    “是是……是老朽失礼了,大人请跟我进楼一叙。”随着无量刀被收起,胡阁主终于松了一口气,客客气气的将王鸿请进天机阁。

    顶楼贵宾室,王鸿不慌不忙的品着茶,反倒作为主人家的胡阁主,似乎有些焦躁不安。

    “大人,芥子空间是天机阁的最高机密,按理说绝不可能传授给外人,即便真要传出去,那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

    胡阁主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解释起来。

    可王鸿没那耐心听他啰嗦,将手中茶盏重重一顿,然后轻描淡写的说道:

    “既然你做不了决定,那就将能做决定的人都喊过来,谁反对,我杀谁,剩下的相信就不会反对了。”

    胡阁主闻言不禁头大如斗,习惯讨价还价的他,忽然遇到这种无法反抗的杀胚,一时间也有些麻爪。

    “大人,那些长老都是难得的人才,真杀了就是整个修行界的损失……”

    胡阁主话还没说完,就被王鸿毫不留情的打断:“损失不损失与我何干,谁有意见让他来找我,看看是我的刀利,还是他的头硬!”

    修行界实力就是真理,哪怕屠戮千万的魔道大佬,只要没人杀得了他,那就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开宗立派万人敬仰。

    王鸿的话固然无情且不讲理,可却完全符合修行界的常识。

    只是胡阁主身居高位多年,又是元婴后期大修士,已经不知多少年没体会过这份无奈。

    好在放完狠话的王鸿,并没有进一步逼迫他,反而随手端起茶盏,悠然自得的抿起来。

    一时左右为难的胡阁主,忍不住在屋内来回踱步,半响后忽然定住脚步,眉头一展笑着说道。

    “大人,我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就是不知大人肯不肯屈就一下。”

    王鸿眉头一挑,淡淡的说道:“且说来听听,王某自会斟酌。”

    “大人,芥子空间确实不能传授外人……”胡阁主刚说到这里,见王鸿脸色又冷了下去,连忙赔笑道:“外人是不能传授,但只要大人不是外人,自然就可以学习制造芥子空间啦。”

    “怎么个不是外人法?”王鸿脸色稍霁,不咸不淡的问道。

    其实他也大概猜到了胡阁主的想法,只是这种事情肯定不能由他提出,否则便会落了下乘。

    “大人之前没怎么在大晋露过面,想来应该是其它地区的强者吧?”胡阁主的语气颇为肯定,见王鸿没有否认,他便继续说道:“老朽也不细问大人的出身,只想请大人在天机阁挂个名,担任本阁的太上客卿长老。”

伪装学渣 伪装学渣所有开车部分

    “只要大人愿意答应,除了制造芥子空间的秘术,天机阁还会每年奉上一笔丰厚的供奉,并且非灭门之灾,都不会去搅扰大人。”

    胡阁主能以一介商贾,成就元婴后期大修士,极大原因就是他善于在危机中寻找机遇。

    被强人逼上门固然是大祸,可要是能借机招揽一位化神战力,那天机阁付出再多代价都值得。

    太一门和天魔宗之所以能稳坐正魔两道之首,关键就在于这两家各有一位化神老怪坐镇。

    至于王鸿的所作所为,看上去似乎是暴虐了些。

    可比起呼老魔和车老妖当年掀起的腥风血雨,覆灭大晋皇室似乎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所以王鸿要真在天机阁挂了名,那往后他们的生意就敢铺往整个人界,甚至包括十大宗门的地盘,天机阁都敢将触角伸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