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和我在教室啪啪流水文*(每天上班都是被顶一路的故事)

美文

柳平在小镇里慢慢的走着,有时跟擦肩而过的人们打着招呼。

自己获得了奶粉、尿布和奶瓶。

五个阻拦者都已经死亡。

——这件事该结束了。

他默默想着,低头看了怀中的女婴一眼。

“中午好。”一道声音传来。

p标签]是这里的镇长。

“中午好,在忙什么?”柳平笑道。

“没事干——对了,你什么时候离开这里?”镇长问道。

“我也在等通知。”柳平道。

“快看!”

有人喊道。

柳平顺着那人指的方向望过去。

只见小镇外的旷野深处,扬起了大片大片的沙尘暴。

怎么会是沙尘暴?

这里的一切都应该结束了才对。

他看了对面的镇长一眼,低声道:“你是这个镇子上最强的人,请告诉我,为什么会有沙尘暴?”

镇长摇头道:“我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从未见过——”

柳平在他口袋里塞了一把金子。

镇长改口道:“尊敬的梦魇行者,你我都知道,这里不过是噩梦地宫临时构建的地方,而我们都是墙上的头颅——我猜地宫又翻出了什么新花样。”

“新花样?”柳平道。

“是啊,它绝不会让任何人好过,它要我们杀戮。”镇长满脸沧桑的道。

柳平走到小镇的大门前,朝那铺天盖地的沙尘暴望去。

忽然。

一阵风吹来,吹开了地上的泥沙,露出一面石碑。

石碑上逐渐显现出一行行小字:

“恭喜所有完成心愿的强者。”

“在你们变得更强之际,其他未能达成心愿者都已化作头颅,成为了噩梦地宫的养分。”

“你们手上满是失败者那芬芳的鲜血,鉴于你们的精彩表现,你们将获得进一步的奖励。”

“三分钟后,所有的挑战之地将会接壤,并显现出相应情报。”

“你们要做的只有一件事:”

“干掉对手。”

“事成之后,你们将可以获得死者的心愿之物。”

“争夺吧,杀戮吧。”

“完成心愿的高手们,期待你们的精彩表演。”

狂风吹过。

大片的泥沙飞过来,将那块石碑掩埋在地下,再也看不见分毫。

紧接着。

风中飞过来了一张纸条。

柳平接住纸条,将之展开。

只见纸条上写着几行小字:

“你的小镇已经与其他三位心愿者接壤。”

“东边:1号小镇,拥有心愿:一柄超强的噩梦兵器。”

“东南边:2号小镇,拥有心愿:攻击类噩梦术法。”

“南边:4号小镇,拥有心愿:地宫初级权柄。”

“杀了它们的持有者。”

“你将获得它们。”

“倒数三秒。”

“三,”

“二,”

“一,”

“四方混战正式开始!”

柳平看完纸条上的内容,将它翻过来,看着纸条背面写着的一行小字:

“3号小镇,拥有心愿:奶粉,尿不湿和奶瓶。”

柳平将纸条放进口袋。

看来自己便是3号小镇上的强者了。

至于其他三个小镇上的强者——

如果他们对奶粉、尿不湿和奶瓶感兴趣,就一定会来攻打自己的这一处小镇。

他轻轻一跃,跳上小镇的大门,朝旷野中望去。

沙尘暴已经散开。

一支数百人的队伍正在旷野中奔行。

柳平将手按在腰侧的长刀上,停留了数息,又缓缓移开。

那支队伍看也不看这边的小镇,笔直的朝着旷野的另一个方向冲了过去。

厮杀即将开始!

——但跟自己所在的3号小镇没有关系。

柳平叹了口气。

从常规来说,并不会有人来掠夺奶粉、尿不湿和奶瓶。

但这里的人都历经了太多厮杀。

所以——

他们第一时间会想的是:

“为什么3号小镇的心愿是这样的东西?”

“难道他比我们更清醒,知道在达成心愿后,就会迎来厮杀?”

“难道他已经足够强大,所以不屑于获得强大的噩梦心愿,只是默默的等待着接下来的杀戮?”

柳平从大门上跳下来,走到镇长身边,飞快说道:“你们能战斗吗?”

“那是你们之间的争斗,我们可不能参与——不过在这场争夺中,你应该更有优势,毕竟没人会来夺取奶粉和尿布,不是吗?”镇长开玩笑道。

“不,”柳平深深的看着他道,“我会是最先被攻击的对象。”

“为什么?”镇长问。

“因为他们摸不清我——任何生灵最害怕的不是对手有多强大,而是根本不知道对手的情况。”柳平道。

镇长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

两人一起望向小镇外的旷野,只见刚才那一支队伍又再次出现。

在那支队伍的旁边,还出现了其他两支队伍。

他们一同朝这边的小镇疾速飞奔而来。

镇长叹了口气,拍拍柳平肩膀道:“看在你给了这么多钱的份上,我给你一个忠告。”

“什么?”柳平问。

“放出你所有的随从,跟他们拼一场。”镇长道。

话音落下,整个小镇顿时一空。

所有人都消失了。

空荡荡的镇子里只剩下了柳平——

以及他怀里的女婴。

柳平朝小镇外望了一眼,微微摇了摇头。

不行。

娅娜她们呆在真实世界,正在帮自己发展人类的文明,让四圣柱的力量不断提升。

自己要是把她们都召唤来,那么她们就回不去了。

现在自己陷入了噩梦地宫之中,外界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生死。

如果娅娜她们也跟着消失,人类世界就再也没有高手压阵。

其他文明一定会奴役或灭掉人类文明!

那样的话,好不容易觉醒的四圣柱将会再次陷入沉睡,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柳平身形一闪,落在小镇的大门前。

他望着那黑压压的三只战斗队伍,目光渐渐凝起。

不知为何,他又想起酒吧里的那一具白骨。

“主宰众生,让他们互相厮杀……”

“单凭一种序列,就可以做到将生灵玩弄于股掌之间,这种力量就是噩梦么?”

柳平想了数息,将手按在刀鞘上。

一道阴影忽然从他背后显现,低声道:“我去试试他们的成色。”

“如果情况危险,你随时可以回归自己的世界。”柳平道。

“我没有顾忌,也没有弱点,”阴影看了他怀中的女婴一眼,轻声道:“我会尽量让你看到他们的真实实力。”

“去吧。”柳平道。

阴影抽出长刀,轻轻一纵便飞上天空,朝着旷野飞掠而去。

柳平站在原地静静思索着。

最近几天发生的一切从他的脑海中一一闪过。

“不对……”

他忽然道。

持伞人说过,噩梦的卡牌无穷无尽——

噩梦的第一张卡牌是血肉巨人。

第二张,是噩梦地宫。

但血肉巨人身为一张卡牌,却可以拼出无数的卡牌,以此毁灭世界。

噩梦地宫也是一张卡牌。

可是它有序列!

一张卡牌就能构建序列?

这跟自己的认知完全不同。

他举起百纳刀,问道:“你可知道我前世是怎么看待序列与卡牌的?”

“你认为足够高超的技艺可以让卡牌之间互相拼接、彼此接纳,产生出更强大的‘涌现’之力,那就是序列。”百纳刀回应道。

柳平沉默了一息,说道:“那么从现在开始,我觉得还有其他的情况。”

“哦?你现在的认知是什么?”百纳刀问。

柳平陷入沉思。

明明应该是由无数卡牌拼成一种序列,为什么在这里,一张卡牌就有着无与伦比的序列?

那具白骨还在酒吧的座椅上,没有动弹分毫。

他是被序列杀死的!

喜欢炼狱艺术家请大家收藏:

柳平坐在酒吧吧台前的椅子上,手中端着一个透明的水晶杯。

杯子里盛着琥珀色的液体,在窗外昏黄日光的照耀下散发出斑驳闪烁的光影。

女婴刚洗过澡,扑了爽身粉,在吃过一次奶后露出满足的笑容,安心的枕在他膝盖上。

柳平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点头道:“酒不错。”

早已在旁屏息等待的酒保露出笑容:“这是我们能找到的最好的人类美酒了,柳哥你喜欢就好。”

柳平咂咂嘴道:“一千七百年陈酿,修行侧极品灵果酒,三百二十一种成分,你们有心了。”

当。

一枚金币落在吧台上,跳跃了两下,被酒保双手按住,小心翼翼的收了回去。

两名美少女提着篮子走到柳平面前,屈身一礼,甜甜的喊道:

“柳哥,您看。”

柳平朝篮子里望去,只见里面是一条条质地柔软的尿布。

“难为你们还学了针线活儿——不错,这些应该就够用了,去喝茶吧,我请客。”

柳平随手抓出一把宝石,塞在两名美少女的手中。

两女吃吃笑道:“多谢柳哥。”

这时酒吧的门打开了。

一名瘦削男人走了进来。

所有人都盯着他。

柳平朝两女做了个手势,等她们退下去的时候才打量着那男子,开口道:“你终于来了。”

“我不能不来。”男子道。

他留着并不整齐的络腮胡子,看上去神情疲倦,颇有几分不修边幅的潦倒模样。

在他头顶上,一行小字悬浮不动:

“噩梦阻拦者,第五人。”

这是最后一名阻碍者。

但他却没有完成自己的任务,因为柳平已经获得了奶粉和尿布。

如果说他还有什么希望——

柳平细细回忆起来,开口道:“是了,我当时对噩梦之盒许下的愿望是奶粉、尿不湿和奶瓶。”

奶粉有了。

尿不湿换成了更好用的尿布。

——还剩奶瓶。

男子一步一步走到吧台前,与柳平隔着七八个位置,将一个奶瓶放在吧台上。

这是一个七彩的奶瓶,刚一拿出来,瓶身四周便浮现出淡淡的彩虹光芒。

“用十五种透明矿石打磨而成,具有保温、冷却、自动清洗三重功能,是我能力范围内能做出的最强奶瓶了。”

男子说道。

“你想要什么?”柳平问。

男子将奶瓶一推。

奶瓶顺着长长的吧台直接滑到柳平的面前。

“我想要你放我一条生路。”男子道。

柳平拿起奶瓶看了看,又把虚空中浮现出来的物品说明看了一遍,满意道:“你的奶瓶做的很用心,算了,你走吧。”

那男子坐着没动。

“还有事?”柳平问。

“其实战斗规则是这样的:如果我们获胜,我们就能获得活人的身份,但如果我们失败,我们就会再次化作头颅,成为噩梦地宫的养分来源。”男子道。

“也就是说,你走不了?”柳平问。

“对,唯一能脱身的方法,就是在你赢得这一场战斗的时候,被你收为奴隶——噩梦地宫认可这种方式。”男子道。

柳平打量着对方,开口道:“我不轻易收手下。”

男子急道:“我知道一些秘密,如果你肯收我作为手下,帮我脱离地宫的折磨,我愿意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告诉你。”

柳平陷入沉吟。

男子道:“其实我真正擅长的是制造器物,而不是正面战斗,所以依靠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在地宫里生存下去,如果你愿意收下我,我可以为你制造很多东西。”

柳平想了想,伸手在吧台上敲了敲。

酒吧里的人们纷纷站起身,走了出去。

酒保把桌子擦干净,重新为柳平上了一杯酒,最后一个走出酒吧,守在门外。

“有什么秘密,说来听听。”柳平道。

“你现在就要听秘密?这其实是很危险的,有些秘密说出来你不一定能承受它本身蕴含的风险。”男子道。

“说吧,没事。”柳平笑道。

男子吸了口气,压低声音道:“也许你并不清楚自己是怎么进入这个地方的。”

柳平看着他,等着他后面的话。

男子仿佛想起什么,脸上闪过恐惧之色,紧张的道:“你是不是跟我一样,明明在世界毁灭的时候已经造出了‘诺亚’级的虚空神舟,但在最后一刻,却发现一切都不见了,而自己出现在了这座地宫中?”

“说下去。”柳平道。

男子抬起手,展示在柳平面

班长和我在教室啪啪流水文

前。

只见他的手迅速化作了足有十几根细长指头的惨白色怪手。

“我们都被噩梦化了……我们因此也获得了强大的力量,但这种力量存在的理由,其实是为了让我们进行更惨烈的搏杀。”

“——地宫有无穷无尽的法子让我们厮杀!”

男子满脸绝望的说道。

“你怀疑这里是一个养蛊地?”柳平问。

“什么是养蛊地?”男人迷茫道。

“就是类似于死斗场的地方。”柳平道。

“是的,”男子紧张的朝四周看看,压低声音飞速道:“这座地宫的主人毁灭了无数世界,却从那些世界之中挑出适合的生灵放入这里,将生灵噩梦化,然后看着他们互相杀戮。”

“这里有几个世界?”柳平忽然问。

“七个!七个梦魇世界!”男子道。

柳平暗暗点头。

这一点跟百纳刀说的一样。

看来这个人还是找到了一些真相的。

柳平开口道:“既然有七个梦魇世界,总有一些特别强大的存在,是可以控制整个世界的。”

“完全没有用,地宫总会找到法子——它有无穷无尽的法子,迫使所有人不断战斗。”男子攥紧拳头,再一次重复道。

柳平等他平静了些,温声说道:

“那你跟着我,接下来的打算是什么?”

男子精神一振,开口道:“既然已经要当你的仆人了,那么我就告诉你——”

“听好了,我从未说过这个秘密。”

“我已经找到了地宫的薄弱之处,它就在最后一座地宫的中心点上,我们只需再找齐几种材料,就可以打造一件设备,用它挖穿地宫,从这里逃出去!”

话音落下。

男子背后的虚空忽然打开。

一根长长的、锋利的触角伸出来,以它末端的尖刺猛然刺入男子的后心。

“啊……啊……”

男子双目猛的睁圆,大口吐着血。

他伸出手,想朝柳平抓去。

“救——”

一个字刚吐出来,他浑身血肉消抹一空,只剩下了一具白骨。

触角中传来了一阵液体流动的声响。

半空中响起冰冷的声音:

“发现地宫规则的破坏者。”

“已进行定点清除。”

“为守护地宫的秘密,开始进一步抹杀该秘密的听闻者——”

触角指向了柳平。

刹那间,柳平腰间的镇狱刀猛然一震。

一行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虚空中:

“镇狱刀的威能‘缄默’被激活了。”

“有此威能护体,你可听闻一切秘密,无所畏惧。”

那触角定在半空一动不动。

好一会儿。

那道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并未发现该秘密的听闻者。”

“清除行动结束。”

那根触角缓缓收了回去,退入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酒吧一阵死寂。

吧台前。

那具白骨依然端坐在柳平对面不远处的座椅上。

它那惨白色的骨臂依然举在半空,嘴巴用力张开,仿佛在无声的嘶吼。

柳平叹了口气,喃喃道:“这是什么序列……”

女婴似有所感,在他腿上翻了个身,小嘴一瘪,低低的抽泣起来。

柳平抱着女婴哄了哄。

等女婴再次陷入安宁的梦想,他才站起来,朝酒吧门外走去。

喜欢炼狱艺术家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