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的文字(护士交换配乱吟粗大交换绿帽)

美文

门外传来的喧嚣声响,惊醒了因为太过疲惫而陷入昏睡之中的女儿国王。

她抬起眼皮,入目所见就是王霄那带着笑容的面庞。

“你醒了?”

重新躺会床榻上的王霄,露出撩妹时候特有的关怀笑容,正要施展自己从手册上学到的手段的时候,外面的喧嚣声已然控制不住,随后房门被撞开,一大群呼啦啦的闯了进来。

面带愠怒之色的王霄,将目光看向了被推搡进来的三兄弟‘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没看到我这里正在紧要关头?’

孙悟空一脸的委屈,他先是看了看猪八戒示意‘都是二师弟傻乎乎的嚷嚷师傅醒了,就把这些女人都给招了过来。’

随后他又向着王霄摊手表示‘俺老孙只打妖精,这些女人实在是下不了棍。’

王霄目光回应‘这些都是女妖精,可以打!’

两边目光交流的时候,那边一众妹子们,簇拥着什么国师祭祀的涌了过来,围在床榻边对着包子脸就是‘巴拉巴拉巴~’的一通吵吵。

这么多人一起说话,听在王霄的耳中那就是魔音灌耳。

包子脸这边也是差不多,看着眼神都被吵吵的迷糊了。

王霄干脆伸手,直接将妹子揽在了怀中,随后掐了个法诀出来。

一道金色光芒顺着王霄的手指一划拉,随即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静音咒’来自蜀山的法术。

不是什么强大的法咒,不过在这种时候却是极为有效。

包子脸看着眼前这么多人对着自己不断的张嘴闭嘴,可却是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之前的烦恼与头晕瞬间消散,转而感觉有意思当即捂嘴偷笑。

冲入房间的女人们,也察觉出来了不对劲。

张嘴说了一桶却是一个音都听不到,最终所有人的目光都狠狠的瞪着王霄。

“行了。”包子脸偷笑着用手肘撞了下王霄“快点解开。”

王霄皱着眉头捂住被手肘撞到的地方,苦脸憋气回应“我被你撞伤了,动不了了。”

包子脸紧张的看着他“怎么可能,我没用力气啊。”

“你帮我揉一会,估计就好了。”

别说是经历渣男的套路了,这里的妹子们就连男人都没有见过,自然不懂得什么叫做套路。

包子脸紧张的伸手揉着王霄的肋下,一边揉还一边紧张的询问“怎么样了,是不是好点了?”

王霄眯着眼,哼哼着“快了快了,你再往下一点,再下一点。”

包子脸疑惑的问他“咦,你什么时候藏了根棍子?”

王霄咳嗽一声,先是用目光恶狠狠的警告了想要说废话的猪八戒,之后起身从床榻上下来“我好了,索然无味。”

解开静音咒,王霄环顾四周“都别说话,让我说。”

相比冲动起来什么都不管不顾的男人来说,女人其实更加容易屈服于强者。

王霄展现出了自己的实力,女儿国的这帮妹子们,自然而然的就冷静了许多。

看到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王霄满意点头。

“诸位,我们是误入此地,并非主动来找麻烦的。我们也想要离开,只是暂时不知道该如何突破结界封印。”

“在没有找到出去的办法之前,我等只能是暂时待在这里。还望各位能以礼相待,将我等当做是来拜访的朋友,而是不可以任由你们随意打骂的舔狗。”

王霄的目光很是锐利“谁要是想找事,别怪我没提前说清楚。真倒了霉了,那都是你们自找的。”

“你好大的口气!”

发型奇特的国师,恨恨的说“明明是你们闯进来的,莫不是还要反客为主不成。”

王霄挠了挠脖子,不想再跟这样的拳师说话。

“悟空。”

挥挥手,王霄招呼孙悟空过来。伸手指着那国师“带国师出去看看月亮,让她好好冷静冷静。”

“好嘞。”

孙悟空抓住国师的胳膊,纵身一闪就出了房间,之后直接飞身而起,直奔天空而去。

王霄点点头,目光环顾四周“还有谁想要冷静一下的?我这还有两个徒弟,可以帮你们。”

猪八戒急忙跑过来,色眯眯的目光看的妹子们都是下意识的躲避。

“没事的话都出去,我要和女王聊天。”

没了带头的国师,妹子们全都下意识的看向包子脸。

等到包子脸点头,妹子们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去。

“你想和我说什么?”

包子脸坐在床榻边上看着王霄“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藏根棍子在身上。”

迈步走过来,王霄在她身边坐下“棍子的事情不用再提了,等咱们水到渠成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为什么。我想跟你讲个故事,想不想听?”

“不听。”

包子脸双手捂着耳朵“先祖女王曾经说过,男人都是大骗子,说的什么话都不能相信。”

王霄露出笑容“那你们先祖女王,是怎么说的?”

“先祖女王说,世间万物唯有男人最为狠毒。他们先是把女人骗到手,然后再逼迫她们生孩子,生了孩子就不理人,最后再出去找别的女人。”

王霄嘀咕一句“这先祖女王,看人真准。”

“你说什么?”

“我说先祖女王,说的太过于片面了,不是每个男人都是这样的。”

包子脸叹了口气“你之前说我是你最重要的人,肯定是在骗我。国师妈妈说,男人在没得手之前,肯定会捡女人最喜欢听的话说。”

王霄敏锐的抓住了关键词“那你喜不喜欢听呢?”

女儿国王抬手捂着发红的小脸“喜欢。”

“喜欢就行了,别的事情都不重要。”

王霄随意的抬手揽住妹子的香肩“你先听我跟你编...跟你讲故事...”

“人呢,是有前世轮回之说。你平日里,或者是睡觉做梦的时候,有没有梦到过自己以其它身份活着?”

“这个真有。”

包子脸欢快的看着他“其实我不想做女王的,我想做一个专门养花的,实在不行打猎的也可以。我做梦的时候就梦到过,自己在山林之中打猎...”

王霄‘(→_→)’

“好吧,咱们还是先说故事。”

“...有一个女奴,名叫楚乔...”

“...李清照最喜欢打麻将,可她的技术却是烂的很,属于人菜又爱玩的那种...”

“...花千骨是蜀山派的掌门人...”

“...”

几个故事讲的,外面天都亮了。

王霄灌下一杯凉水,然后盯着包子脸的大眼睛“怎么样,听完这几个故事,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身临其境带入角色的那种感觉?”

包子脸忽闪着大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你说的好多我都不懂,谁是麻将?为什么要打她?”

王霄‘?(╬▔皿▔)?’

这尼玛让我怎么整!

“算了。”

王霄叹了口气“肚子饿了,先吃饭再说。”

这方世界的时间段是在唐朝,主要烹饪方式还是以煮烤乃至于生吃为主。

等到王霄看到包子脸准备的早饭的时候,他的脸都被满桌子的绿色给映绿了。

“女王陛下,你吃素的啊?”

“对啊,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光吃素菜对身体不好,你这厨房里有备用食材吗,带肉的那种?”

毕竟是国王,后厨里的备用食材之中肯定是有肉食的。

哪怕女王不吃,王宫里愿意吃的人多的是。

来到厨房,王霄一眼就看中了一条鹿腿。

站在门口的女儿国王,好奇的看着王霄熟练的进行打理。

甚至为了更快吃上美食,在往灶台上放上砂锅之后,还用内力助燃火焰,让火头更大熟的更快。

等到鹿羹开锅,诱人的香气让女儿国王不由自主的走了过来。

“好香啊。”

“你也好香啊。”

妹子兴致勃勃的坐在餐桌上,拿起调羹舀了一勺放进嘴里。

“嗯~~~真好吃。”

“好吃你就多吃点...怎么了?”

王霄正要调侃几句的时候,突然看到坐在对面的妹子面露痛苦之色,双手抱头用力的晃着脑袋。

他急忙过来扶着妹子“什么事情?你吃素吃到这种程度了?只是喝口汤而已,不至于吧。”

签]包子脸没有说话,她的脑海之中浮起了许多的零散片段。

基本上都是她和王霄一起吃饭的场景。

过了好一会之后,女儿国王这才感觉缓过劲来。

王霄握着她的手,目光看着她“究竟是怎么了?”

他不会认为是自己做的东西有问题,食神的本事可不是吹出来的。

之前王霄也用道家的内视术查探过,妹子的身体并无异样。

“好奇怪啊。”

包子脸盯着王霄看“我刚才看到好多画面,都是我和你在一起吃饭的。可那些衣服我都没有,而且我们也只是刚认识而已。”

‘还真是女人天性,先想着自己没有的衣服。’

王霄先是吐槽了一句,跟着心中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如此,单纯说故事没用,得做实际的事情才行。”

想到这里,王霄的脑海之中瞬间浮起了,当初在知否世界里,与妹子成亲那晚的那对龙凤蜡烛。

“那对车前灯...不是,是龙凤蜡烛好靓啊。”

“你在想什么呢?”

女儿国王好奇的看着他“口水都滴我手上了。”

王霄抬手抹了把嘴角,目光炯炯的盯着妹子“快点吃饭,吃完饭咱们去游山玩水!”

喜欢万千世界许愿系统请大家收藏:

对于王霄来说,想要强行破开女儿国王的封印并非不是不可能。

只是那样的话,两股力量交汇的时候,有很大的可能会将其冲击成白痴。

作为一个只看重有趣的灵魂的好人,王霄当然不会这么做了。

p标签]女儿国王真要是成了白痴,那其好看的皮囊与XX娃娃也没什么区别,除了材质。

所以王霄只有一个办法可用,那就是让其自己清醒过来。

想要让女儿国王清醒过来,首先第一条就是得待在她身边,然后再用自己的渣...是泡...也不对,是用自己的真情来唤醒她。

真实的女儿国,可不是电影之中那样,一眼看过去都是历经无数的模样。

这里的妹子们,因为有封印的存在,所以那是真的完全不懂情爱之事。

别说接触了,听都没有听说过。

这样宛如白纸一样的妹子,在王霄这种多年专研渣男手册的老手面前,沦陷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当然了,前提是王霄有着成功必备因素的颜值。

他的颜值若是尼古拉斯赵四的程度,那估计妹子会立马喷他一脸...是口水。

“你为什么这么说?”

妹子忽闪着漂亮的大眼睛与王霄对视“还有,你究竟是什么人呐。”

“小僧...呸!我是说小生乃东土大唐人士。从大唐一路历经万千险阻来到此地,就是为了你啊。”

王霄轻轻摩挲着妹子的小手,目光之中深情流露“你我是前世注定的缘分,命中注定是要在一起。你有没有前世的印象?”

之前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妹子激动的喊过‘是你,真的是你...’

那神色那语气,很明显是认识王霄的。

认识王霄的妹子太多了,万千世界之中不知凡几。

可结合许愿系统给出的信息,再有那张包子脸的话,王霄几乎已经可以断定其身份。

现在缺少的,只是唤醒其记忆。

“没有。”

妹子干脆摇头,随即嘴角带着笑容的打量着王霄“你真的就是传说之中的男人吗。”

“这话说的。”

王霄嘿嘿笑着“也就是我知道你们女儿国之前没有过男人,要不然肯定当成你是在挑衅。”

女儿国王一脸问号“你们男人,究竟是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也都是两个眼睛一张嘴,为什么先祖们说你们是剧毒之物?”

王霄抬头看天“今天的阳光真不错,咱们找个好地方嗮太阳,我来给你详细解释。”

召唤出飞剑,拉着妹子一路向上飞去。

不出意料的,在高空边缘处遇上了无形的封印阻拦。

王霄伸手试了试,封印非常牢固。

“没用的。”身边的妹子摇头说“女儿国历代以来,想要外出的人很多。可却是从未有人成功过。因为有这道封印,根本就出不去。”

“真是有够残忍的。”

王霄已经明白了这里的来龙去脉,对此表示同情。

应该是很久以前,道家的大佬找来了一批妹子们。

当然了,应该是遭受战乱而流离失所的妹子们。毕竟大佬们要脸面,而且不想沾染因果,肯定不会直接掳人。

估计是以救世主的名义,将妹子们解救出来之后,就安排在了这座峡谷之中生活。

然后表示为了避免她们被外面的人追杀什么的,在峡谷四周安置下了强大的封印,用以作为名义上的保护,而实质上则是囚笼。

妹子们在这里生活,看似世外桃源不用担心危险,可却是被压制住了天性。

毕竟男欢女爱是人的天性,身边只有妹子而没有男人,很容易造成内分泌失调,从而导致情绪失控。

等到有妹子实在是受不了,想要外出逃走的时候,才会发现曾经保护过她们的封印,却是成为了禁锢的牢笼。

然后一代代的妹子们,只能是通过饮用子母河的河水来繁衍生息。

在空虚寂寞的夜晚,也只能是幻想着男人是个什么模样,随后在纤纤玉指探寻水帘洞的痛苦之中,渡过一个个寂寞的夜晚。

女儿国的妹子们,除了安全有保障之外,她们失去了其他的任何一切。

而大佬们之所以安排这里,就只是为了给注定的西行取经安置致命一击。

至于这里这么多代人的命运,心性和石头一样,木的感情的大佬们怎么可能会在乎。

所以王霄才会说,她们很可怜。

不过是被世代囚禁的囚徒罢了。

看着神色萧索的妹子,王霄御剑落在了悬崖边上。

他很是自然的伸手揽着妹子在悬崖旁边坐下“你是不是经常往外跑,沿着封印边界去寻找能出去的地方?”

妹子挣扎了一下,没能挣脱。

抬起小手在发红的面颊旁扇风“能跑的地方我都跑过了,找不到出口。”

“这很正常。”

王霄轻抚着妹子的香肩说“这封印是混元大罗金仙级别的大佬设置的,普通人根本不可能突破出去。”

根据王霄的推论,设置封印乃至于安排这女儿国的,至少也是三清级别的起步。

也就是说,是三清老子乃至于鸿钧其中之一。

别看之前进来的时候,是佛祖送他们进来的。

可那是送他们进来,就像是送入历练场一样。

这是佛门早就与道家商议好的事情,我给你设置障碍,然后你来破关。

实质上这依旧是道家的封印,因为王霄专研道家多年,对于道家的力量体系非常熟悉。

不同于佛门善于使用信仰之力,道家更加注重自身的修为。

所以佛门到处招揽信徒,而道家却是隐居深山之中。

除非天下大乱佛门封山,否则他们很少下山历世。

王霄侧头,认真的看着妹子“你是不是很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嗯。”

包子脸用力点头“外面的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王霄点头,表示了解。

这应该就是女儿国王的心愿了,只不过对于王霄来说难度过大。

混元大罗金仙不一定是圣人,可圣人肯定是混元大罗金仙。

这里起码也是准圣设置的封印,王霄对此也是挠头不已。

“我试试看。”

王霄拉着妹子起身,走到封印旁边深吸口气。

包子脸紧张的看着王霄,看着他缓缓伸出手按在了封印上。

一道明亮的白光从王霄的手掌间亮起,随后白光逐渐沿着封印向着四周扩散。

一道道难以言喻的金色符文开始浮现,沿着网格状的脉络逐渐加强。

看着那些金色符文的颜色逐渐明亮起来,包子脸紧张不已。

自己想要去外面看世界的心愿,就差眼前这一次薄薄的X了。

然后,她的眼前瞬间金光大作,明亮的光芒甚至就连天空之中的阳光都给遮掩住。

随着一声轰然巨响,王霄直接就被炸飞了出去。

看到王霄被轰落山崖,女儿国王拼命的尖叫起来。

------

“不是熟悉的天花板。”

王霄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目所见是绘着漂亮图案的天花板。

脑海之中的记忆急速涌上来,王霄很快就想起了自己之前想要破解封印,却是最终失败被反噬。

强大的反噬之力将其震飞出去,甚至直接从山崖上摔落下去。

最后一个念头是召唤出飞剑托住自己,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圣人的力量,果然超出想象。”

感觉四肢百骸都是刺骨疼痛的王霄,咧嘴想要坐起身来“老子这次泡妞,可真是下了血本了。”

他的身上盖着锦绣被子,上面也是绣着非常漂亮的图案。

这些女儿国的妹子们,整日里闲着无聊就将精力用在了艺术方面来打发时间。

别的不说,至少这些美美的秀图都是非常的漂亮。

被子没能掀开,王霄侧头看过去,就看到了包子脸正趴坐在床畔美美的睡觉。

“师傅,你醒了?”

房门被推开,三兄弟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王霄竖起手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最后小心掀开被子,从床榻上走了下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睡了多久?”

孙悟空上前回应“师傅,这里是女儿国王的寝宫,你已经昏睡三天了。”

王霄想了想说“是不是女儿国王把我带回来的,然后说我是因为她负伤,力排众议安顿我,然后一心照顾了我三天三夜,直到现在扛不住了才昏睡过去。”

孙悟空当即向着王霄竖起了大拇指“师傅厉害,全中!”

“这都是演烂了的老套情节了。”

王霄摆摆手,拿起一旁的披风给妹子盖上。

“师傅,你这伤势不轻啊。”

孙悟空能够看的出来,王霄这次伤的很重。

他也很疑惑,以王霄的实力来说,谁能让他伤成这个样子。

王霄云淡风轻的摆摆手“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混元大罗金仙的手段罢了。这次吃了亏,以后再想办法找回场子就是了。”

那边猪八戒当即竖起了大拇指“师傅厉害,这个比装的我服气。”

直接解封印这条路走不通,这让王霄有些挠头。

没办法,先解决女儿国王记忆的事情再说。

挥挥手让三兄弟出去,该干嘛干嘛去。

王霄关好房门,搓着手嘿嘿笑着向着包子脸走过去。

喜欢万千世界许愿系统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