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桃多肉 时拓PO 糖盒(H)软心糖沉沉

美句
 就在霍冰燕冲出的时候,一道身影先一步冲了出去,而这道身影正是林天。

    此刻的林天,当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天狼把自己的小弟彻底打残废。现在的牧成,已经断手断脚,已经算被打残了,不能再受伤了。

    于是,林天也当即化为了一道残影,高声道:“天狼,放下我兄弟。看针!”

    林天说话之间,又是七根用肉眼很难看清楚的银针,朝着天狼的眼睛和喉结袭去。

    还别说,天狼还真有点惧怕林天的银针。因为天狼已经听说林天这人的银针使得出神入化,决不能小视。这一刻,为了自保,天狼居然把牧成的身子一丢,立刻回撤。

    而林天已经来到了牧成的身边,一下子接住了牧成奄奄一息的身子!

    林天刚才跟牧成之间,有十多米的距离。

    而林天冲到牧成身边的时候,时间可能只用了一秒。一秒的时间,就能闪过十多米远的距离,果然好恐怖的速度。

    当林天接住牧成的身子,牧才委屈极了,原本明亮如炬的眼神,此刻变得黯淡无光。

    牧成十分的辛酸,十分的委屈,近乎哭了出来:“天哥,谢谢你救了我的命!而我牧成,居然输给了天狼,我居然败了!”

    牧成越说越激动,真想自己摸出一把刀子结果了自己的小命。

    一个永远也打不过天狼的人,牧成觉得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

    而林天,平和的看着牧成,淡淡的说道:“牧才,胜败乃兵家常事!这次输了,一起努力,下次赢回来就是了,你一定会变得更强的!你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林天安慰了一番牧成,然后把牧成的身子,让霍冰燕先扶着。霍冰燕的几个小弟,立刻过来把牧成抬走,然后让给牧成补水止血。

    而林天自己,一步步的朝着天狼走去,口里冰冷的说道:“天狼,你居然敢打伤我的兄弟?你难道没有听清楚,这牧成是我神医堂的红卡会员吗?”

    天狼一听,顿时笑得前仰后合,不屑的看着林天,高声道:“你那窝囊废小弟,非要挑战我,我没有打死他真有一点遗憾!不过,你放心,你们今天来这里的人,都会死的。早死完死都是死!林天,现在轮到你来尝尝我拳头的厉害了!”

    天狼说话之间,速度不是很快,但是下盘相当的稳,一步步朝着林天靠近。

    而林天,活动了两下手腕,冷冷的看着天狼,准备迎战!

    现在,天狼这个狠角色要跟林天恶战了,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静静地看着二人交战。

    那天狼,可是能把牧成打得如此狼狈、险些丧命的狠角色!所以,大家都替林天暗暗捏了把汗,并不能确定林天就能战败天狼!

    若是连林天都没有打赢天狼,后果很严重。他们今天来这里的人,真的可能全都会死的!

    而天狼的小弟们,现在士气更旺盛呢,哪会把林天放在眼里,是纷纷喧哗起来。

    “哈哈,你们看,这林天,比牧成还瘦,他够我们老大打吗?”

    “连牧成都接不下我们老大一拳,这林天肯定会被我们老大直接一拳打死的。”……就再天狼的小弟,在用各种挖苦性的语言嘲笑林天的时候,天狼也是冷眉一挑,高喝一声:“林天,你太弱了,你一定不够我打。哼!你杀我儿子,灭我天狼帮无数高手!我整个天狼帮的衰落,都是你林天一手造成的。今天,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这一刻,天狼狂暴极了。

    他感觉自己的大仇,终于要得报了,哪能不兴奋!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让天狼彻底的惊住了,眼里居然开始浮现一丝丝的绝望神情!

    轰!

    这一刻,林天的拳头和天狼的拳头,可是硬碰硬的对轰在了一拳。

    这种硬碰硬的打法,没有任何的战略,没有技巧性,完全就是在拼实力!

    只有那万分自信的人,才敢跟敌人硬碰硬的对轰拳头。

    实力不是很强的人,就得想着做一些迂回性的战略打法。

    天狼甚至原本以为林天一定不敢跟他拼拳头的,不料,这林天的胆量出乎天狼的意料。

    “哼哼!林天,原来你有点胆量啊!不过,有胆量的人多了去了,你必定会被我一拳打死。还我儿子的命来!”

    天狼说话之间,可是使出了自己浑身的解数。

    为了等待轰杀林天的这一刻,天狼等了很久很久了。这短短的几个月,对天狼说,就像是活了几个世纪一样!

    现在,天狼终于要报仇了,怒火在胸中翻滚,愤怒在眼中燃烧,他的脸上全是恶魔一样的可怕神色。

    咔擦!

    就在这一刻,林天使劲一用力,天狼的右拳居然——断了!

    “哼!我刚才没有用尽全力呢!现在,我一用力,你的手就断了。”

    林天还皮笑肉不笑的这么说了一句。

    天狼,惊住了,脸上挂着绝望,绝望得近乎忘记了断手的疼痛!

    “这,怎么可能?”

    片刻后,天狼才这么说出了一句,然后赶紧用左手和腿脚攻击林天!

    而林天,只是静静的站着,连躲闪一下的心思都没有!

    刚才,林天跟天狼一交手就知道天狼的实力完全不是自己的对手。

    砰砰!

    天狼的两脚已经招呼在了林天的一条腿之上。

    天狼本想一脚先踢断林天的一条腿。只要林天的一条腿断了,他这个断手之人是有机会打败林天的!

    只可惜,结果是天狼的脚不偏不倚的招呼在了林天的一条腿之上,林天却没有伤到丝毫,却把自己的腿脚给震断了!

    “嗷!好痛,怎么可能,你的腿,怎么可能比我的腿脚还要硬?”

    十分不可置信的天狼,这么说了一句,身子却已经栽倒了下去。片刻前,牧风去猛踹天狼,结果踹断了自己的一条腿;现在,天狼去猛踹林天的腿,却把自己的一条腿给踹断了!这,真是一物降一物的感觉,也正应了那句“一山还比一山高”的古话!

    轰!

    在场的其他人,看到这一幕,可是彻底的惊住了。

    那些嘲笑过林天的天狼帮弟子,那些笑容此刻已经在他们的脸上僵直,然后化为了阴云和恐惧的黑线!那些霍冰燕的小弟、夏家的下人,还有林天的朋友们,见林天的实力,居然在天狼之上,都开心极了。现在,他们才明白,原来刚才对林天的担心都是多余的,都是没有必要的。

    “天哥打得好!”无数霍冰燕的小弟和朋友们,还直接高喊了出来。

    不久前,林天他们这一面的人群,士气十分的低落。

    而这一刻,天狼的小弟们沉默了,林天的小弟和朋友们,开始变得兴奋起来了。

    这前后之间的微妙变化,真是转折得太快了!

    这一刻,林天横走一步,一脚就朝着天狼的另一只脚踩去。

    咔擦!

    一声脆响,天狼的另外一只脚,已经被林天彻底的踩断了。

    “啊,怎么会这样?我天狼可是神秘高手,我是去过烟云渡红豆林的!连牧成那种纵横无数地方的猎魔者,都是我天狼的手下败将。而一个区区的医生,居然打败了我

    !老天啊,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天狼说话之间,气得狂吐了无数口鲜血。

    烟云渡?

    红豆林?

    这是一个地方,还是两个地方?

    这地名,林天已经听牧成和天狼提到过好多次了,他们还说这里好像是个神秘得如同幻境的地方。

    以后,一定向牧成打听一下这是个什么地方!

    此刻,林天一脚踩着天狼的脑袋,冷声道:“天狼,我早就给你说过,我们青州不是你能来胡乱蹦跶的地方!你来的了青州,却再也离不开青州了!”

    天狼一听,眼中浮现威龙大片大片的绝望神情。先前,天狼的眼中,只有一丝丝的绝望。此刻,天狼彻底的绝望了!

    “老天啊,你不公!我的儿子,我天狼,居然给你报不了仇了!啊,怎么会这样?”

    天狼说完,鲜血再次从嘴角冒出,心脏也开始突然间跳的十分的剧烈起来。

    天狼原本就有心脏病,此刻彻底绝望了,可是气得心脏病再次发作,心跳突然间就加速的跳跃起来,嘴里的鲜血也流得更加的剧烈了。

    而林天,冷冷的看着天狼,声音仿佛是从冰窖里面传来:“天狼,你老了,该去面见阎王爷了!你们天狼帮的气数,也到头了!这些年,你们天狼帮在江南六省,做了多少坏事!你们天狼帮,到现在也必将被我彻底清除!江南六省,从此以后,该清净一段时间了!”

    林天说完,飞出一根银针,银针从天狼的太阳穴没入,很快让天狼的脑门开始变得漆黑,然后慢慢的融化!

    不到10秒,天狼的身子彻底化为了浓水,渗进了泥土里面,死后连一丁点骨头渣都没有留下!

    “哼!我林天,还没有打不败的敌人,还没有毒不死的敌人!”

    林天说完,拍拍手,冷冷的看着天狼帮的残余弟子们!

    这些人,一眼看到林天那可怕的目光,全都“咕噜”的吞着口水,腿脚在发软,立刻有想要逃跑的念头。

    只可惜,他们的腿脚已经不听他们的神经中枢的控制了!他们想要逃跑,却感觉已经拔不动腿脚了。

    好可怕的人!

    居然能比他们老大还厉害!这是从地狱归来的魔鬼吗? 可是,陆堂主还没有来得及扣动扳机,银针已经没入了陆堂主的手腕之中。

    这根银针,剧毒。

    当银针刺进陆堂主的手腕,陆堂主的整只右手立刻变得漆黑起来,然后腐烂起来。

    那种钻心刺骨的剧痛,很快痛得陆堂主已经没有力气握紧他手里的仿真qia

    g!

    匡!

    一声脆响,陆堂主手里的仿真qia

    g,已经落到了地面上。

    而牧成,找准这个机会,一刀割向了陆堂主的喉咙。

    陆堂主被牧成一刀毙命,从此面见阎王爷去了!

    牧成灭了陆堂主,才回身冲着林天一抱拳,十分恭敬的说道:“天哥,你太强了!今天要是没有你,我还很难战胜手里有仿真qia

    g的陆堂主。”

    由于林天的出手,现在的牧成从心里更加的崇拜林天了!

    天狼帮的帮众们,也对林天再次刮目相看。他们绝不肯相信,林天的银针,居然真的比陆堂主仿真qia

    g的子弹还要快。

    夏家的人,全都用一道道佩服的目光看着林天!

    林天的本事,他们服气了!毕竟这天地间,能跟子弹抗衡的人,真的不多!

    而美得不可方物的夏晴,此刻十分欣赏的看了一眼林天,眼里不仅有温柔,还有倾慕的神情。有如此一个美女的爱慕一瞥,可是羡煞旁人。

    林天自己,只是淡淡一笑:“牧成,小事一桩,不必介意!”

    此刻,牧成感激的看了一看林天,再猛一转身,指着天狼的鼻子尖,冷声道:“天狼,我们神医堂一直等着你的出现呢!直到今天,你终于来了。你来了青州,就别想离开青州!现在,我牧成要挑战你,你敢迎战吗?”

    “我敢迎战吗?”

    天狼这么自问了一句,可是立刻笑歪了嘴巴,然后从虎皮交椅之上站了起来,一步步朝牧成走去。

    天狼边走边笑道:“牧成,你现在的尾巴真是要翘到天上去了。你可不要忘记了,七八年前,在烟云渡红豆林,你可是我的手下败将!”

    噶!

    牧成一听,当即冷汗直冒!

    没错,牧成这一生,还是有被打败的时候!

    就在烟云渡红豆林,他确实被天狼一拳就打断了五根肋骨!

    此刻的牧成,感觉尴尬极了,擦着额头的冷汗,高声道:“当年我是被你打断了五根肋骨,但现在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牧成了。这一次,我一定能打败你的!”

    “牧成,你觉得,我天狼就是当年那个天狼吗?来吧!让我看看,你现在到底多强了!而且,我天狼承诺,我可以先让你三招!”

    天狼居然要让牧成三招?

    人群都怀疑他们的耳朵是不是失聪了。

    在大家的眼里,牧成可是很强的存在!天狼能不能打败牧成还是一个问题呢,他却说要先让牧成三招!

    天狼的话语飘进牧成的耳朵里,对牧成来说却是一种侮辱。

    “哼,天狼,我已经说过我不是当年那个牧成了!今天,我一定要靠自己的实力打败你,不需要你让我三招!”

    而天狼,每走一步都会落地有声,眼里闪射着胜券在握的霸道眼神,嘴角努出那种极其不屑的神情,声音洪亮又阴森的说道:

    “牧成,来吧,在烟云渡红豆林的时候,你就是我的手下败将!今天,你一样是我的手下败将!”

    呸!

    牧成朝着天狼就碎了一口气,高声道:“天狼,别装了!我不需要你让我,现在我要跟你堂堂正正的一战。”

    牧成说话之间,猛地一咬牙,暗暗使出浑身的暗劲,然后气势不凡的朝着天狼冲去。

    天狼原本要让牧成三招,不料牧成居然碎了他一口!牧成碎出的那一口唾沫,不偏不倚的吐在了天狼的面颊之上,让天狼感觉十分的恶心!

    所以,此刻的天狼,也不打算让牧成三招了!

    “牧成,既然你想要找死,我就成全你吧!当年你是我的手下败将,现在依然是!”

    天狼说话之间,身子移动得不是很快,光从速度来说绝对没有牧成的速度快,但天狼的身子沉稳极了,下盘牢固得如同磐石。

    嘭!

    一声脆响,牧成和天狼的拳头,已经对轰在了一起!

    这二人的拳头,都用足了劲儿,两只拳头一—对碰,立刻在两拳之间惊起一股呼呼作响的拳风。

    咔擦!

    就在这一刻,当牧成和天狼的拳头对轰在一起,牧成的拳头似乎像是打在一个铁锤之上一样,瞬间被反震得手腕关节都脱臼了!

    “天啊,怎么会这样?我牧成苦练这么多年,现在怎么还是经不起天狼的一拳?”

    这时候的牧成可是面色大变,在心里这么说了一句。

    而天狼,刚跟牧成一交手,就知道现在的牧成真不是他的对手。

    此刻,天狼恶狠狠的一声狂笑:“牧成,我早就说过,在无数年前我就打败了你;尽管无数年过去了,现在你的依然是我的手下败将!”

    现在的你,依然是我的手下败将!

    听着这句话,牧成只感觉天旋地转,心里的热血在剧烈的翻滚起来,心里的那种羞耻感也在剧烈的翻腾。

    这些年里,牧成一直在努力,一天也没有松懈。牧成之所以这么拼命,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血洗前仇,打败天狼!

    只可惜,自己还是失败了!

    啊!怎么会这样?

    近乎失控的牧成,此刻显得十分的不淡定了,高声道:“天狼,你不要高兴得太早!我断了右手,我就要踢断你的一整条腿!”

    牧成说话之间,用右脚朝着天狼的一条腿,实处浑身解数的踢去。

    现在的牧成,右手拳头已经使不上劲了,但腿脚还灵便着呢。

    牧成这一脚,可是带着千钧之力,要是踢在普通人的腿上,他的整条腿都能被齐生生的踹断下来。

    只是,当牧成的腿脚,正中天狼的腿脚,牧成又感觉自己的右腿像是踹在钢铁之上一样。

    咔擦!

    又是一声脆响,牧成没有伤着天狼丝毫,却再次把自己的右腿脚踝给震断了!

    “怎么会这样?这天狼果然比以前变得更加厉害了!我这么多的努力,看来是白费了!啊,苍天啊,我牧成注定永远是天狼的手下败将吗?”

    此刻,断了一只手和一条腿的牧成,内心已经彻底的奔溃了,便这么高喊了一句。

    在以前,牧成打人,那是打得十分的漂亮,一个人就能打倒无数个高手。

    在米国、大英、非洲等等地方的角斗场,牧成从来没有败绩,是个令人闻风丧胆的猎魔者。

    只可惜,当牧成跟天狼对战,牧成居然被天狼压着打一样。

    牧成绝不会想到,自己在天狼面前,会失败得这么的彻底,丢脸都快丢到姥姥家去了。

    而天狼,能成为江南六省扛把子,也是绝对有实力的!否则,他坐不稳老大的位子。

    此刻,天狼还没有使出自己真正的实力呢,牧成就自己打断了自己的一只手和一只脚。

    “哈哈哈!”此刻,天狼笑得连连摇头,冷声道:“牧成啊牧成,先前,我说给你一个机会,想要让你三招,结果你居然不领情,拒绝我让你。而当我真跟你对战,你又连我一招都接不下!哈哈,废物,牧成,你真的还是一个废物!”

    那几十个天狼带来的小弟,看到林天和牧成的身手,早就吓得心神不宁了!不久前,他们的士气可是变得相当的低落。

    而现在,当他们看到他们老大天狼的身手居然在牧成之前,士气立刻开始高涨起来。

    “我们老大好厉害!”

    “老大打得好!”

    “老大快杀了牧成!”

    现在的天狼帮弟子士气高涨,全都喜笑颜开,原本僵直的身子变得十分的活跃了!

    天狼看到自己的小弟们,现在又变得如此的自信了,可是暗暗的高兴,高声道:“小的们,我天狼要杀掉牧成,可是易如反掌!”

    天狼说完,突然高高的抡起了拳头,一拳就朝牧成的鼻子轰去。

    天狼这一拳要是打实了,他的脸部一定会被破相不说,还可能因此丢了小命的!

    于是,牧成赶紧躲闪,已经完全没有了招架之力。

    “呵呵,牧成,你心里很难受吧!你,永远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当牧成再次听到这话语,心里可是十分的不淡定,近乎失控的高吼一声:“天狼,我跟你拼了。”

    “跟我拼,你也配?”

    天狼说了一句,一把就捉住了牧成的另一条腿,然后瞬间把牧成的身子举到了空中!

    嗡嗡嗡!

    天狼还把牧成的身子,在空中甩得风车一样的旋转不停。

    而牧成感觉头晕目眩,嘴里已经在大口大口的吐出鲜血来!

    “哼。牧成,还来你还是这么菜,去死吧你!”

    天狼说完这句话,可是咬着牙,目露凶光,把牧风的身子,高高的举起,然后像是在使用一只大锤,把牧成的身子狠狠的朝着地面砸去。

    要是天狼这一下砸实了,牧成的腰部都可能被这一砸之力给彻底的震断。

桃桃多肉 时拓PO 糖盒(H)软心糖沉沉

    这一砸,不死也得残废。而最大的可能是,牧成死掉。看到这一幕,天狼的小弟们,可是像吃了兴奋剂一样,不停的欢呼雀跃;而夏家和霍冰燕的小弟们,看到这一幕,脸上纷纷露出恐惧之色,都对牧成投去一道道同情的神情。

    夏晴直接急哭了:“牧成!呜呜,牧成!”

    而霍冰燕,立刻拔出腰后的刀子,娇声道:“天狼,你最好不好伤我牧成兄弟,否则,我一定让你死的很难看!”霍冰燕说完,已经朝着天狼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