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露均沾后宅古代N 玉楼春深(限) 月笼沙

美句
其余的几个人将春蝉和盈盈带到了渔歌溪的院子内,墨青风坐在主位上,看着眼前的这样两个人,问道:“你们的身份我早就知道了。”

    这话一出,盈盈倒是不意外,春蝉却像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消息一般。墨青风接着说:“我留你们到今日也自然是有你们的用处的,我现在有几个问题需要你们回答。”盈盈直接磕了个头,说到:“盈盈定当知无不言,但是盈盈也有一事求王爷应允。我自知命不久矣,只希望王爷还有福晋可以好好照顾我的孩子。”

    墨青风说:“那是自然。首先你们可知道云若谷还有白华蓉?”这话一出,倒是惊讶了云倾,为什么他会问这个问题,难道自己父母的失踪是和那个狗皇帝有关系?

    盈盈摇摇头,说到:“云若谷这个名字我倒是熟悉,至于白华蓉我还真的没有听说过。”

    “哦?怎么个熟悉?”

    “我记得是我小时候有一次我偷听南宫正和一个人说话,南宫正似乎要杀掉几个人,其中就有这个名字。但是因为我当时太过于害怕,便赶紧离开了。”盈盈说。旁边的几个人目不转睛的看着盈盈,她的神态样子不像是在说谎的。

    剩下的墨青风便是问的一些有的没的,云倾也根本没有心思再听下去了,一想到自己的父母亲可能被南宫正害死,自己恨不得直接冲到皇宫中杀了南宫正。最后还是不出所料,这两个人毒发身亡。

    经过几个人的商量,墨青风最后决定辞官离开京城,去寻找当时参与那一次屠杀的人。风连夜将墨青风的亲笔送到了皇宫中,趁着天色微亮,几个人便出了城。墨青风和云倾带着友泰坐在一个马车上,云倾一边哄着友泰一边感叹着:可怜的孩子,这么小就要跟着我们奔波了。”

    墨青风摸了摸友泰的头,说:“没关系,这不是还有你照顾他嘛。”

    “对了,墨青风我怎么一直没听到过你提起的父母呢?”云倾好奇的问道。

    “我的父母呀,你到时候自然也就会知道了。傻子。”墨青风笑着说。

    迎着早晨的太阳,两辆马车便飞驰出城。经过商量,这一队人马打算去云家山庄,云倾一听这个消息,心里当真是开心的不行,“我终于可以回去看看爷爷了。”

    赶了两天两夜的路,终于到了云家山庄的脚下。云倾说:“大家把马还有马车停到这里就好。我们步行上去吧。”听完云倾的话,小雪直接说道:“倾倾,你确定吗?这里这么高这么陡我们怎么上去啊?”“你放心吧,这里就是看着这样,其实走多了就好了!”云倾开心的说。

    听到外面有声音,山脚下看守大伯赶紧出来看,本以为是来捣乱的人,却在人群中看到了云倾,赶紧喊道:“大小姐,大小姐,您回来了?”

    “云伯,你怎么在这呢?”云倾感叹着,“我走了以后爷爷生气了没?”

    “老爷哪能生小姐的气啊,成天还盼着你回来呢。快快跟云伯上去,这不过后面这几位是?”云伯说完,看了看云倾身后的几个人,很明显的就感觉到了杀气。

    “哎呦云伯,你这是干什么呢,他们是我的朋友。还有那个,那是我相公!”云倾一边说着,脸上还有些发热。

    “什么,小姐你竟然!是不是你二叔逼你的,等着老爷回来收拾他,行了行了,你们也跟着我上去吧!”云伯说完,便带着云倾一行人进到了下脚下的小院子中。这小院子做的倒是精致。山脚下的仆人将马车还有马匹安顿好以后,也跟着后面一起走了。

    小雪小声的问着:“花姐姐,你说我们这是去哪啊?”这时候小汐也算是发挥作用了,直接骄傲的说:“你们刚才看到的只不过是对外人设置的天险罢了,其实想真的进去啊,就得从这里走。”

    走了一小会,终于看到了这条路的尽头。推开门,果然一个巨大的庭院出现在了大家眼前。云伯大喊着:“老爷小姐回来了,小姐回来了!”听到消息的云正则赶紧走了出来,看着安然无恙的小孙女心里高兴的不行。

    云倾看到爷爷,赶紧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爷爷,“爷爷,我回来了。倾倾走了这么长时间害爷爷担心了。”

    “你这孩子,想下山就告诉爷爷一声,你这样突然就走,让爷爷多担心你啊。下次不许这样了知道吗?”云正则一脸宠溺的看着云倾,恍惚之间云正则看到了云伯身后的这些人。眼睛一扫,忽然脸色大变!云正则想着,这个小子怎么会……

    墨青风本就是个敏感的人,这样的眼神当然也会捕捉到。云正则哈哈一笑,说到:“倾倾,你这都不介绍一下吗?”听着爷爷的话,云倾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说道:“啊,爷爷我太高兴都忘记了。”

    松开云正则直接跑到了墨青风的身边拉着他到了爷爷的身边,然后云倾带着墨青风一起跪了下来,说道:“爷爷,这是我的相公,我们已经成亲了。既然爹爹不在,那就请爷爷做一个见证吧。”说完,两个人朝着云正则磕了三个头。

    云正则叹了口气,说:“你们先起来吧,也到了饭点了先进来吃饭吧,剩下的事情我们一会再说。”云正则便直接转身进了屋子里,留下身后的云倾还有墨青风他们一脸懵,云倾赶紧说道:“墨青风你你别介意,我爷爷平常不是这个样子的,我……”

    墨青风笑了笑,“无事,我懂得。我们先去吃饭吧等下再说。”墨青风将云倾搀扶了起来,然后跟着云正则一起进了屋子里。身后的几个人更是八卦了起来,小汐说:“我觉得王爷这次搞不定了。”

    小雪赶紧挺身而出,说到:“不可能!没有我们王爷搞不定的事情!走着瞧吧!”一瞬间,几个人分成了“两大派”,摆起了小赌局,猜墨青风能不能搞定云正则。

    而云正则就像是故意的一样,对着其他人都还是不错,但是唯独对墨青风带搭不理的样子。想必这其中的缘由也只有墨青风自己知道吧。

    夜幕悄悄来临了,其他人都被安顿好了,本以为能在一个房间的两个人,却被云伯给分开了,云伯交代说:“老爷说了,小姐还是和姑爷分开睡的好,避免以后麻烦。”云倾一听,便有些要发火了一样,问道:“什么以后麻烦?有什么麻烦的?我要去找爷爷理论,哪里有这样的!”

    墨青风赶紧拦下了云倾,说到:“倾倾,我觉得你也应该能理解,毕竟他养大的孙女一朝嫁人,谁都会不舍吧。你就和我们友泰睡吧,我去另一个房间吧。”

    看着墨青风懂事的样子,云倾心里倒是有些说不出的滋味了,“好吧,回头我就去和爷爷说。今晚就先这样了。”

    南宫正得到了誉王府一夜之间就走空的消息,心里高兴的不行,便直接宣布了誉王生病已久,自请离京养病的消息。消息一出可是伤害了一大批爱慕誉王的年轻女子,城中对这件事情议论的也是沸沸扬扬的。南宫正也没有停止寻找墨青风的脚步,派出了一批又一批的杀手死士。

    墨青风将云倾哄睡了以后,自己便跟着云伯出来了,墨青风说:“云伯我知道云前辈在等我,您带我去吧。”云伯虽然便面上波澜不惊的点点头,内心倒是竖起了大拇指对款赞这个姑爷聪明。

    终于到了云正则的卧室门口,墨青风轻轻的叩门,说到:“云前辈,我来了。”

    “进来。”云正则说到。

    墨青风刚刚进了门,就感受到了一种别样的压力存在,云正则说:“你给我跪下!”墨青风也是无力反驳,直接跪了下来。

    云正则虽然面无表情,但是能感觉到他心里是多么的愤怒,“你之前答应我什么的?你忘了吗?我告诉过你不许在接近倾倾,你这是糊弄老夫不在京城吗?”

    “不前辈,不是这样的。倾倾现在虽然很好,但是她因为记忆丧失总是会出现头疼的症状,我本想着只是暗暗地关注她,没成想会变成这样。当时京中局势万千,保护她最好的方法就是将她留在我的身边!”墨青风极力的解释着。

    “你最好祈祷别让倾倾想起之前的事情,要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云正则说。

    墨青风也终于松了口气,说到:“前辈,不瞒您说倾倾的记忆已经开始恢复了!我觉得用不了多少时间,她就会全部想起了!”“什么,那我留着你还有什么用?倾倾恢复记忆她肯定会受不了的,老夫到底要看看你是如何收场,你们还能否这样恩恩爱爱的在一起!”说完,云正则站起身便要起开,但是转身的时候却说了一句:“墨青风,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不论结果如何,都不能伤害她。别忘了这是你对我的承诺也是对她的承诺!”看着墨青风带着云倾,掌事公公赶紧走上前去,说到:“哎呦,王爷啊,您短时间到底是去哪里了,让皇上可是找你找得好苦啊!”

    “我去哪里好像不用跟公公报备吧,公公有事情?”墨青风根本没有给掌事好脸色,自己跟宫中人打交道多年,自是知道这个这个掌事公公是什么,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掌事叹了口气,说:“王爷您可是不知道,皇上因为你呃立刻可是发了好大的火。您怎么还把福晋给带来了,哎呦喂您这是要气死老奴了!”

    云倾笑了笑,“公公就不被为我们担心了,我们自然有我们的打算。不过还是谢谢您了。”掌事公公看着云倾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也终于松了口气,说到:“那老奴先去皇上身边了。”说完便赶紧加快了脚步,提前走了。

    “倾倾,跟他废话干嘛!”墨青风说到。

    “这个掌事也是个厉害的人物,南宫正是什么人我们自然是知道的,但是你想想他能在南宫正那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自然也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这次啊就是准备送你一个人情罢了。”云倾笑了笑。

    两个人说说笑笑,也就到了南宫正的议政殿门口。墨青风握了握云倾的手,然后松开了带着云倾跪在了门口大喊着:“臣墨青风携福晋拜见皇上,皇上万安。”

    说完,里面根本一点动静没有。两个人相视了一眼,墨青风又大喊了一句说:“臣墨青风携福晋拜见皇上,皇上万安。”掌事公公看了看外面,说到:“皇上,誉王来了,让他们进来吗?”

    南宫正将手中的笔轻轻方下,说到:“让他们进来吧。”说完,掌事公公便给墨青风还有云倾开了门。两个人进来以后,又纷纷行了礼,但是南宫正还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让墨青风还有云倾好生的尴尬。

    “不知皇上叫微臣前来有什么事情?”墨青风也终于受不了了问道。

    南宫正哈哈大笑起来,然后表情立刻又变得严肃,说:“誉王呀誉王,你最近是去了哪里?”听着南宫正问出的话,云倾内心便自言自语起来:这老头子有毛病吧,精神分裂了?管我们去哪里呢!

    墨青风微笑着说道:“回皇上的话,前几日是我和福晋成亲的一周年,所以微臣便带着夫人一起去了周围的风景走了走看了看。”

    “大胆!你身为南宫国的要臣竟然这样一声不响的离开,你把朕把南宫国放在了什么位置上?”南宫正大喊着。

    云倾看着这个情景,便知道这个人肯定是“无病呻吟”来着,直接跪在地上说:“皇上,都是臣妾的不对,是臣妾一直让王爷带着臣妾去的,所以都是臣妾的错,希望皇上可以给王爷一次机会,要惩罚就惩罚臣妾吧!”

    南宫正叹了口气,说:“墨儿带着倾倾快起来吧,这件事其实不是朕找你来的重点。来人,把人给朕带上来!”

    说完,两个禁军便带着春蝉走了进来,南宫正指着春蝉说:“你们听听她的话吧。”墨青风还要云倾顺着南宫正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春蝉跪在地上,然后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说到:“皇上,贱婢有事情要汇报!”

    春蝉说完,直接看了一眼墨青风然后又看向了南宫正说到:“皇上,誉王与江湖势力勾结许久,怕是早就有了谋反之心了。而他为了让自己的实力扩大,便用计谋设计了太子让太子与云倾姑娘的婚约作废,然后自己娶了云倾姑娘。不仅如此,他还为了联络下属,竟然将云倾姑娘的贴身婢女嫁给了自己的属下……”

    听着春蝉说得天花乱坠的,倒像是真有这么个事情一样,云倾感叹着,要不是这些事情真有自己的参与怕是就要被骗了呢。如今看来这春蝉倒真是如墨青风说的那样,是皇上派来监视得了。

    春蝉上上下下说了一大堆,说了云倾头都疼了,云倾便也顾不得礼仪了,直接开口打断:“回皇上的话,臣妾有话要说!”得到了南宫正的允许,云倾也开始放肆了起来,说到:“哟哟,还真是不知道春蝉姑娘在我誉王府还是个情报小助手呢!”

    “我这是为天子效劳,自然是义不容辞的!”春蝉脖子一伸,仿佛有人撑腰一样。

    云倾冷笑了一声,说到:“你身为奴才,不好好尽本分竟然感觉成天留意这种事情,你不觉得有些讽刺吗?再说了,你我的主子虽为天子,但是你别忘了你还有一个需要照顾的格格,她之前是孕妇现在是一个不到一岁的孩子的母亲,你不好好照顾她,成天在意这些,是不是太说不过去了!”

    “那又如何?有些事情本就是誉王殿下做得不对,奴婢说都不能说了吗?”春蝉说到,“如果皇上不信,可以叫格格一起来回话,到时候真相自然是明了了!”

    掌事公公听到着,心里也开始打起了鼓,看到了南宫正点头,便传话说到:“传誉王府盈格格!”

    但是眼前这一幕倒是让所有人都举得意外了,盈盈是被人拖着进来的,而且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好的,就连手指上也是血淋淋的。云倾看着心里自然是非常气愤的,皇家人竟然如此对待一个刚刚生产完的人!

    盈盈被扔在地上以后,强撑着身子说:“臣女见过皇上,皇上万安。臣妾拜见誉王、福晋。”云倾终于看不过去了,赶紧走了过去说到:“盈盈,你这是怎么了?你这是怎么回事?”

    盈盈微笑着说:“无事姐姐,无事。”

    “说吧,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南宫正怒视着盈盈,眼神就像是要吃掉它一样。云倾明显感觉到了盈盈的颤抖,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似乎也没有办法了,盈盈舒了一口气说:“皇上,刚才这个贱婢所说都是假的!”

    盈盈这话一出,惊呆了眼前的所有人,云倾想最惊讶的就是南宫正了吧。盈盈接着说:“春蝉这些话根本就是一派胡言,她如今这样造谣就是因为她想给我们王爷做丫头可是我不肯,便准备撕破脸陷害我们誉王府!”

    春蝉听着盈盈的话,直接站了起来打了一个耳光在盈盈的脸上,恶狠狠的说:“你竟敢胡说?”

    “我胡说,你有什么证据?如果没有,我这里倒是有你想勾引王爷的人证还有物证!”说完,盈盈从自己的袖口拿出了一张绣着情诗的手帕,“这首诗就是春蝉想送给王爷的,这就是物证,至于人证那就要问问王爷自己了!”

    墨青风这时候为了避嫌,自然是不能说话的。云倾赶紧结过话茬说到:“春蝉啊,没想到什么时候我这誉王府竟然是你当家了,连你的主子也敢打。你勾引王爷的事情我们都没敢说了,没想到你如今竟然心生歹意来陷害王爷。”

    此时春蝉倒是百口莫辩了,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跪着向前挪了几步说:“皇上,皇上,这件事情您一定要为奴婢做主啊,奴婢可是奉了……”还没等她说完,掌事公公就知道要暴露些什么,赶紧捂住了她的嘴,说:“春蝉姑娘,这本就是你们自家的事情,如今闹到皇上这里,您不觉得不合适吗?”

    春蝉听着公公的话,自然也是明白这其中的含义的。刚刚要开口,却不知道什么东西一下子便滑进了她的口中,春蝉立刻捏住了自己的脖子,希望药丸不要被自己吞下去,可是这东西入口即化哪里还有给她反应的时间。

    南宫正自然也是知道不能急于这一时,用手撑住了头,叹了口气说:“这好了好了,朕也乏了,你们回去吧。”

    南宫正这话一出,盈盈便知道自己总算是安全了下来,但是终究还是时日无多了。墨青风一行离开以后,掌事公公赶紧说道:“皇上,您不必忧心,这两个人我已经帮您解决完了。”

    南宫正点点头,“这是个好机会,本以为我可以搓搓他的锐气。真是浪费了这两步棋了。对了,太子什么时候回来?”

    “回皇上的话,太子明日便回京了。”掌事公公说到。

    “嗯,将丽莎给朕叫过来吧。”南宫正说完便起身离开了。
 

雨露均沾后宅古代N 玉楼春深(限) 月笼沙

    掌事看着南宫正的背影,心里也是感叹这南宫正当真是没有以前的拿中国魄力了,看着以后的日子变数还是真的多呢。

    回家的路上,云倾问道:“墨青风身后这两个人你怎么处置?春蝉肯定是留不得了,但是我看着掌事给她喂了哑药,想必她还是知道些什么的,要不然我们一会去问问?”墨青风摇摇头,“不必那么费事了,春蝉肯定会死。反倒是我有些担心盈盈,她今日的反水估计也是为了那个孩子吧。”

    到了誉王府,风等在了门口接应着他们,墨青风直接吩咐道:“去将友泰给接回来。”风得了命令便立刻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