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 史上第一祖师爷 无删减全文

美句
咏阳公主邀请两位公主和夏汀一起去跟着她挑些珊瑚小首饰,打的什么心思,夏汀也差不多能猜到。
  炫耀。
  贤妃娘娘最近几年颇为得宠,陛下有什么好东西,也很喜欢往她宫里送。
  像是那种可以用来装饰的大件珊瑚,都能说割就割的,在后宫里还真没有几位有这样的大手笔。
  毕竟,这算是一种荣光,很多后妃,更多的时候,还是喜欢把东西摆在自己宫里,这样陛下来了,看到了,也会觉得自己对赏赐上心,然后对她印象更好。
  但是贤妃娘娘却不需要有这样的心思,因为陛下最近几年给她的好东西,委实不少,像是这种整株的珊瑚算什么呢?
  在一众宝物中,也不算是太起眼的东西,割就割了嘛。
  陛下对于后宫和前朝的权衡,一惯做的很好。
  比如说是,如今的贵妃娘娘虽然居于高位,但是膝下却无皇子,便是处于高位,其实也没什么好争的。
  颇得圣宠的贤妃娘娘,只有咏阳公主一女,对方似乎也不死心,最近两年,都在悄悄的调理身体,似乎准备再拼一把,看看能不能趁着圣宠在身,为陛下诞下皇子。
  可惜,成果甚微。
  如今贤妃膝下,依旧只有一位公主。
  “来来来,皇姐皇妹随便挑,可别说我小气啊,六姑娘你也来啊。”咏阳公主笑呵呵的把人引进了宫里,可能是怕她们不自在,所以避过了贤妃,直接带去自己的小院。
  进来之后,咏阳就示意婢女把东西呈上来,由着夏汀她们挑选。
  夏汀可不好真的挑挑捡捡的,所以只是跟着看热闹,看着献阳和玉阳在挑。
  珊瑚制成的小件里,有镯子,有手钏,有耳饰,有簪花,还有珞子之类的。
  因为色泽极为红艳,看着倒是很鲜活。
  “过几日,王妃生辰上,咱们若是也戴着这些,想来王妃也能高兴,如宁也能跟着欢喜。”咏阳见几个人犹豫着,还在边上笑呵呵的跟了一句。
  夏汀心里生出一种微妙的感觉,不过面上却是半分不显。
  “有点香哦。”献阳大大方方的拿起几件看了看,靠近之后,嗅到了浓郁的百合花香。
  “大概是我这几日睡不好,屋里点了百合香给熏的吧,没事儿,拿回去之后,稍稍吹吹风就散了。”对于香气,咏阳公主还解释了一句。
  对方屋里确实很香,香到有些浓郁了。
  这让夏汀怀疑,这么香,真睡得着?
  不是淡香才助眠的吗?
  这香这么浓,确定不会越闻越精神?
  夏汀心下有疑惑,但是却并不会说出来。
  驳了公主的面子,之后说不定对方要给自己穿小鞋呢。
  “怪不得呢。”献阳公主了然的点点头,然后取过来一枚手钏往夏汀的手上套了一下,笑着说道:“听听肤白胜雪,戴着这种艳色的东西,正鲜活好看,是不是啊,玉阳?”
  献阳公主自己随意挑了挑,倒是精心给夏汀挑了手钏。
 

  其实挑手钏的话,也有献阳自己的心思。
  虽然说诚郡王妃确实喜欢珊瑚,看到别的姑娘家,贵夫人戴着两天的制品,也确实心情不错。
  但是生辰当天,如果被人戴着珊瑚抢了风头的话,那身为主人家,心情可不一定就是美妙的呢。
  她们两个倒是好说,到时候就是去走个过场,也不见得能留下来吃宴席,但是夏汀跟如宁关系交好,估计要留下来陪很久。
  到时候,如果夏汀顶着一头漂亮的珊瑚簪花,在诚郡王妃眼前晃,献阳公主觉得,换成她自己,心情是真的不会太美妙。
  如果那天诚郡王妃又恰好,也佩戴着珊瑚簪花的话,那心情就更不美妙了,会有一种,被人比下去的不爽感。
  毕竟夏汀颜色姝丽,京城中几乎没有人的颜色能胜过她的,而且她还鲜活年轻。
  为了不给夏汀招这样的仇恨,献阳心下百转之后,挑了一枚并不算是起眼的手钏,因为这个可以戴在衣服里,并不会像是簪花,头饰或是耳饰那样显眼。
  哪怕是诚郡王妃或是其他人看到了,也就是抬手的时候,衣袖微晃之时的瞬间。
  其他时候,手钏都安静的待在衣袖里,轻易不会被人看到。
  所以,挑这个最稳妥。
  夏汀一看到手钏,心下动了一下,大概猜到了献阳公主的好意。
  对方为自己着想,夏汀自然心领,只是咏阳公主还在,她倒是不好说什么,省得真撕开了说,大家面上尴尬。
  咏阳公主可能就是单纯的好意,她们又在这里挑三拣四的话,闹开了是真的很难看,而且还容易得罪了公主。
  “殿下就会逗我。”夏汀与献阳公主关系更亲近一些,所以此时说话也更显亲昵。
  “我也觉得,这手钏十分衬着六姑娘,不过我也不小气的,你们再多挑些,没事儿,反正我这边还有很多。”咏阳公主言语之间,炫耀的意思极为明显。
  献阳公主假装自己没听出来对方的炫耀,不过考虑到虚假的情谊,还有各自的体面,到底还是出言夸赞了几句,说话的时候,神色还流露出了羡慕的意味。
  等到三个人挑好了,咏阳公主将她们送了出来,倒是没跟着她们一起去太后那里,只是送到了贤妃娘娘的宫门口。
  待到三个人走远了,咏阳公主这才折回宫里。
  玉阳见身后的目光没有了,这才歪了歪头,小声说道:“我怎么觉得有哪里不对呢?总感觉,咏阳皇姐的笑,有些奇怪。”
  玉阳直觉有哪里不对的样子,但是又猜不出来。
  能在后宫这种吃人的环境里长大,而且还是权利争斗中心的公主们,哪怕玉阳年纪小,心思也不会简单了。
  献阳公主回过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贤妃的宫殿,很快又收了回来,笑了笑说道:“也许就是单纯的炫耀吧。”
  献阳公主也觉得,咏阳公主的炫耀里,似乎掺杂了些别的什么东西。
  思前想后,都觉得不太放心,献阳公主示意玉阳和夏汀把从咏阳公主那里挑的珊瑚小玩意儿,都先收进荷包里。
  “先收起来吧,等着回头问问太医,看他们怎么说,说是没问题了再戴。”献阳也只能如此防备着,虽然她觉得,咏阳公主脑子没毛病的话,不可能在这种物品上面动手脚。
  太明显了。 ,我要莽穿娱乐圈
  “玩得高兴吗?”
  “高兴!!”
  “谢谢韩哥!”
  “呵呵呵。”
  虽然韩为不喜欢男团,但是不得不说百分之九还是可以的。目前翻车的偶像里,还没有这个团的成员。范爱坤经历的全网黑严格来说他自己并没犯什么错,只是鬼畜和全民娱乐加上他工作室的操作,还有世俗对偶像的排斥,交杂在一起产生的结果。
  当然娘泡文化的确是有争议或者说不可取的。
  这一点也不是他一个人的错,私下接触来看他也不是娘泡。只是打扮和穿衣风格,谁让日韩偶像就是这样,忠国借鉴的话,这些糟粕也吸收了。
  在和秦升管芯包括陆华以及杨妮雷厉一起找个地方坐下,韩为也提到这个娘泡问题。估计早晚也会整改的,只是韩为刚刚没有在开会的时候说起,也是不想一次性解决所有问题那还是过于迫切,一点点来不急。
  其实韩为多少有点咸吃萝卜淡操心,偶像市场本来也不是他的主营业务领域,更不是他个人发展方向。他自己本身就是型男代表,和娘泡在各方面都是相反的,颜值身材气质还有平时的形象都是猛男那种,甚至有点莽。
  按理说偶像市场全面崩塌对他影响都不大。旗下几个偶像练习生早就报考了艺校表演系,顺理成章的就可以转演员进演艺圈。但是既然接触了就好好弄,国外有的咱也有,追赶然后超越。
  任何领域不都是这样吗?家用电器,机床,高科技,纺织品,等等等等,早期都用进口的,现在几乎全面被国产替代甚至远销国外。林正东林董说的对,硬实力已经提升很多,稳步前行就行。
  配套的软实力要开始提上日程。
  那么演艺界娱乐圈就首当其冲,因为影响力大,都是公众人物和娱乐事业,是被广泛大众所关注的。
  至于什么余唐清他已经放在脑后,不是说大意轻敌,这也不是小说。位置身份实力都不对等,他根本接触不到韩为,也不可能给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损伤。
  这没有什么万一和意外,这是现实世界,没那么甜。
  之后的事甩手给秦升还有管芯他们,韩为能做的能说的,能帮忙联系到总桔全都已经完成任务了,他自己还一堆事呢,不去多管。
  反而来到男团女团玩的地方,看着大家都很开心,他也笑着参与进去。没有分开行动,反而一起在一个花园那里坐在那里喝着下午茶三三两两闲聊。
  看到韩为来他随口问了一句,大家也都开心道谢。
  韩为随意坐在吴海婻和孟琰琬中间,对着众人:“也是好久没带你们来会所玩了,大家都忙是吧?”
  众人笑,小鬼举手弱弱开口:“韩哥,我们是第一次来。”
  “呵呵~”
  哄笑一堂,尤其男团这边都起哄。显然是调侃韩为就带女团来这边玩,男团从来他都不理会。
  韩为什么性格和脸皮?揽着吴海婻和孟琰琬肩膀好奇询问小鬼:“那你说为什么我不带你们就爱带她们玩呢?”
  范爱坤笑:“因为她们都是美女吧?”
  火少成员也都笑呵呵的,韩为点头:“还就对了。”
  看着两人,韩为笑得LSP:“火少小姐姐小仙女,一个个香喷喷的说话可好听了。看着就赏心悦目……”
  斜眼看着范爱坤和小鬼:“再看看你们?臭男人我最讨厌了!离我远点!!”
  “哈哈!!”
  “哇!臭男人~”
  “我要吐了!”
  韩为瞪眼:“谁?!谁要吐了?!你是有了是吧?”
  周围又是一阵笑,姜琪拿了饮料和零食过来,大家继续聊。不过也都是围着韩为中间,询问他一些关于今天开会的事。
  “你们愿意听我就多说几句。”
  韩为收起笑容:“叫你们来自然就是因为和你们息息相关。毕竟你们才是如今最火的国内男团女团,后出道的两个男团说实话照比你们第一批热度和知名度还是有断层。”
  大家都认真听着,韩为开口:“不是开玩笑。今天那些偶像公司怎么想我不管,但是其实对你们来说很直观。你们如果真的在形象上私生活上出事,没有什么侥幸,一定封杀。因为你们也看到了,我也是故意给你们带过来见见总桔高层,让你们眼界开阔一些,格局开阔一些。”
  范爱坤点头:“总桔不是很在乎我们的生存……”
  “你说对了,但也不全面。”
 

  韩为打断:“不是不在乎你们,是不在乎所有艺人。因为艺人赚钱多是事实,而且赚钱容易也是事实。在韩国就不一样,吴海婻孟琰琬知道,韩国练习生收入少,包括韩国演员的片酬照比忠国演员也是要少很多,换算一下彼此的货币兑换比例,那真是差距极大。”
  询问众人:“总桔在乎什么?在乎的就是娱乐圈对公众的影响力。给公众带来的三观和印象的改变。”
  直视几人:“所有对这一点造成负面影响的,一律清除。立场不同那么站的角度也不同,处理事情的思维和逻辑也不会一样。你们要引以为戒,活在总桔监管之下这不是坏事。有时候艺人出事我们圈内人看着都过分,何况圈外。没人管那么不是乱了?”
  众人点头,yami犹豫一下,看着韩为:“韩总,我们余总他……”
  韩为看看她,没理会,而是对着几人:“自己管好自己,不能被公司裹挟。而且实际上我提的针对偶像艺人的要求对你们来说也并没多严格,至少比日韩对偶像艺人的要求要宽松多了。你洁身自好不需要人管,自己不也应该做吗?再说只是让你隐蔽一些,不要公开出来,不要让粉丝或者公众知道,这很为难吗?我不是让你不吃饭不睡觉不赚钱,你一切工作照常,私下生活也照常。包括找女朋友找男朋友也不管你,隐蔽好是应该的。哪怕你不同意不强求,自己去混别留在平台推出的组合。本来就是平台推出的,平台有最终解释权也应该。”
  众人点头,杨芸晴开口:“韩总你不用说了,我们都理解的。”
  汪子异也示意:“我们当然重视自己的事业和形象,本来公众就对我们偶像有偏见,再不洁身自好更难扭转,偶像职业和市场永远也没法出头。”
  韩为开口:“就是这个道理。你要知道其实我不服气,要说我们国内的男女练习生,人口基数大,那么怎么挑也应该比日韩的男孩女孩更帅更漂亮,至于说才艺业务,这些下苦工练习就好。再累能比运动员累吗?忠国金牌一直没掉过前三。你们下苦工会比他们差?只是偶像事业我们国内发展晚了一些,仅此而已,但我们就是擅长追赶的。别人用百年完成的事,我们可能五年十年就成了。”
  “喔喔喔~”
  所有人都笑着拍手,李锦也附和:“拔高了,升华了。”
  韩为拽着她,李锦赶忙躲闪,周围都笑。
  韩为瞪眼:“李锦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倒出功夫狠狠收拾你一顿,你最近是有点飘。”
  李锦揽着姜琪得意吐吐舌头,惹得韩为又要过去。
  笑闹一阵,韩为挥手:“行了,都是成年人了,很年轻但也不是小孩,自己琢磨一下都能懂,好好想想以后怎么做。不然别说我没提前警告,我不管就算了,我要管绝对不会睁只眼闭只眼。因为你们影响的是我挺看好的偶像事业,尤其被偶像自己不珍惜破坏更招人恨。”
  “我们不会的。”
  “韩哥相信我们。”
  一个个都保证,韩为点头:“你们两个团都不错,我相信。但是后出的我没做导师和制作人的就有点……”
  示意众人:“你们以后碰到这些事,就跟路上遇到垃圾似的。能随手捡起来就捡起来,维护公共环境人人有责。如果管不了的可以告诉我,我来管。”
  大家都答应着,韩为随即不耐烦:“男团都滚!离我家这些宝贝们都远点!一个个俊男靓女的都往一块凑什么?!”
  “呵呵~”
  “喔喔喔~”
  女孩都笑,男孩起哄抱怨不过也都一起玩去了,就剩下火少这些女孩。
  看看周围围着的,韩为开口:“今年估计下半年吧,就要解散了。以后都有什么打算?”
  瞬间,都不说话了。都知道限定团,开启那天就是解散倒计时开始。而且两年时间也快,转眼就到了。18年6月份成团,如今20年的2月份了。距离解散就剩四个月,未来如何,没人知道。
  “李锦姜琪,吴海婻孟琰琬是不用愁了。”
  突然章子宁笑着:“她们四个都已经安排演戏了,而且本来的人气和热度和我们其他成员就断层。”

天官赐福 史上第一祖师爷

  李锦随意开口:“我不行,我唱跳不行。”
  “呵~”
  韩为都被逗笑了,看着几人:“我不知道你们,要是我的话我真想打她。唱跳不行商业价值和人气知名度那么高。”
  李锦瞪眼:“韩哥你挑事呢是吧?!”
  几人对视一眼,突然一起叫着朝李锦扑过去。李锦赶忙要跑,然后你追我赶。花园嘛,到处是草坪草丛障碍物的,反正倒也闹得起来。半天没追到就都回来了,继续围着韩为。
  “懂得知足。”
  韩为劝着:“任何领域顶尖的只有一个人,理论上来说。那怎么着?其他谁就不活了?人口一共七十多亿呢,大多数不都活得好好的?自己都有自己的路,不要去比较。”
  大家也都听着,纷纷道谢之前韩为给的资源。
  尤其帅美云对于韩为给的短视频资源很是欣喜,这里她反而是未来火少解散后自己定位和事业很清晰的一个。
  进军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