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免费小说,(伸进内衣揉捏她的乳尖的视频)

美句

不说其他,仅从蓝帅哥的表情看,乐韵就觉得两个消息可能有隐情,究竟是啥,猜着答案很快就能揭晓。

“先听熊猫血少年的消息。小可怜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大麻烦?”

“大麻烦没有,都是他家的家务事。”蓝三将收到的新消息说给小萝莉听:“那个小可怜不是自小被父母扔给爷奶就没管了嘛,这次可能听说那孩子被你救了,你还单独与他见过面,他离异的父母有了想法,全跑去对孩子喧寒问暖。”

“呕-”乐韵做呕吐表情,夫妻感情不合离异可以理解,可离异后扔下孩子不闻不问十几年,突然冒出来表达父爱母爱,对孩子喧寒问暖,就问那两人恶心不恶心!

小萝莉一张脸写满了“嫌弃”,蓝三忍不住乐了:“听了感觉很恶心是不是?这世上就有那么些不要脸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都做得出来。

小可怜不是还有一年才满十八岁,那两人都想把孩子拉到自己阵营,在争孩子的监护权。”

“什么破玩意儿?他们还好意思跳出来争监护权?那俩狗男女都是什么人?”乐韵的拳头都硬了,要是那俩不要脸的玩意儿在眼前,她一定让他们看看他们的脸皮有多厚。

“我们查了查,那个狗男人现任老婆的娘家的外婆家的一个舅舅与人合资做生意,涉及医疗器材。

那个狗女人现任老公在一家制药厂上班,她老公的一个叔叔也是开药店的,那女人在他叔叔的药店上班。”

蓝三将初步查到的资料告诉小萝莉,狗男女为什么要争小可怜的监护权,自然是因为有利可图。

小萝莉救了小可怜郁畅,还单独与郁畅见过面,甚至还给了郁畅的奶奶药丸子,小可怜的父母听到消息便回去拉拢郁畅。

目的很明显,想借郁畅的路子与小萝莉挂钩,但凡能与小萝莉搭上关系,只要小萝莉哪天顺带的帮他们的医疗器材或制药厂说一二句好话,就能带动他们的产品。

某女人的丈夫若因老婆与前夫的儿子而搭上小萝莉的线,给制药厂带来巨大的利润,他升职是必然的,没准能混到高层领导的位置。

如果小萝莉真的带火了制药厂,某厂的股东就算把某人当花瓶供起来,让他挂名个领导职位只拿钱不干事也是稳赚不赔。

至于某个狗男人,如果笼络住儿子,从而间接的带得老婆的舅舅的生意大火,那边自然少不得他的好处。

有利可图,离异多年的男女,都急巴巴地对多年不管的孩子示好,将想儿子划拉到自己身边。

“小可怜和他奶奶什么反应?”乐韵觉得那小可怜肯定不会心动,对他而言在他最需要父母的时候他们不在,现在他已经不需要父爱母爱了才跑来送温暖,迟来的父爱母爱比草贱,没啥好心动的。

至于说钱财方面的诱惑,有她说的支助在前,但凡郁畅小可怜还有点志气,他也不会接受父母有目的假情假义。

如果小可怜为他父母许的一点利益心动了,那也不值得她再关注更不值得花费心思培养。

相比起来,郁畅奶奶的立场可能更容易动摇,毕竟天下的父母很少有真正能狠得下心不管儿女,尤其老人家老了,身体不好,需要人照顾,如果她儿子表现出有悔改之心,老人家说不定会心软,主动让孙子回到他父亲身边去。

“目前为止,郁畅和他奶奶没有动摇的现象,郁畅拒绝与父母沟通。”

“那就没啥事啊,小苗们有什么问题?”

“小苗们没啥问题。”蓝三一脸幽怨:“小美女,咱们打个商量,你下次相中好苗子能不能先捂一段时间,等我们将我们相中的好苗子培栽一段时间,你再通知我们给你去领养。”

“咋的,怕你们相中的好苗子投奔我,还是担心你们相中的苗子知道我要领养些孩子,后悔了?”乐韵猜到了点眉目,眼睛笑得弯成了月牙儿。

“……”蓝三望天,真相总是这么让人忧伤。

他默了默,叹口气:“我们的人去接触被治愈的几个苗子,想让他们成为我们的接班人,都同意了。”

“这不是大好事嘛?”

“是啊,是大好事,可小朋友们说他们要做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将来给救他们的小姐姐撑起一片天,将最好的全给天使小姐姐。”

据说,还有个小朋友说他要努力成为将军,将来娶小姐姐,自己保护她爱护她,让她成为最幸福的小公主。

蓝三觉得幸好他没在现场,要不然,他会被酸死。

乐韵笑得嘴都快合不拢:“童心无咎,我的辛苦没白费。我相中的小苗儿有没有想投奔你们的?”

“两个选择放他们面前,一致选了你。”蓝三叹气:“唯有一个小朋友,说等你领养了他,他长大了也去当兵。”

“这不是挺好?我辛苦培养的苗子,长大就投入你们的怀抱,等于是我在帮你们培养人才,你们难道不该偷着乐。”

“可是,人家小朋友当兵是为了学身本领,然后更好的保护你。”蓝三心里很酸很酸,酸得跟打翻老醋似的。

“你们培养接班人不就是接你们的班,等你们退役,他们自然会接过你们的任务保护乐家,有需要时也要匀出人手来给我当保镖,没茅盾啊。”

“……”毛病是没毛病,但是,被派给小萝莉当保镖,与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给小萝莉当保镖,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好吗。

燕行的脸色黑了黑:“小萝莉,我们是终身制,没有退役,只有退休。”

乐韵翻个白眼,不管是退休也好,还是退役也好,反正燕吃货等人到了一定的年龄要退居二线,由后起之秀顶替他们的位置,不管他们愿不愿意接受,都是事实。

知道自己相中的好苗子没有被别人先下手为强,她心情挺好,问了没其他事了,牵着弟弟和卢克回东院。

心里冒酸水的蓝三,瞅着小萝莉牵着卢克的手仰天长叹,莫怪他们竞争不过小萝莉,小萝莉有令人心安的力量,小朋友喜欢她是必然的,何况她还将小朋友从鬼门关里拉回来,小朋友向往到她身边生活也是必然的

好在小萝莉挑苗子首先看适不适合练武,而不是看其他天赋,要不然经小萝莉先扫荡过的地方,他们休想抢到潜力股。

小萝莉回东院去了,五个帅哥坐着唠了一阵也散了。

新来乍到的钱哥揭哥,入住乐园的第一晚以为可能会睡不着,谁知恰恰相反,睡得格外香,睡到自然醒,收拾整齐跑到大厨房和傅哥一起做早餐。

燕少柳少和蓝三于天色破晓之际起床煅练,他们晨练结束洗涮了一番先去外院散步,听到门铃响,跑去一看发现晁家黑心小公主来了。

晁少是由出租车送至乐园西大门外,拖着一只行李箱,背着一只背包,一手还提着一只瓦煲罐。

矜贵的少年,白衣黑西裤,立在清晨的晨光里,犹如一朵长在冰山巅峰的雪莲,清香淡雅,独自芬芳。

燕行瞅着晁家黑心小公主那张骗死人不偿命的温润笑脸,没来由得又想多年前的某天黄昏,自己无意间看到京中贵圈都一致说孱弱娇贵的少年麻利的将某个小青年扒光衣服吊在树上的画面。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那天,晁家的黑心小公主将人挂树上后发现了他,丝毫没有惊慌或被抓包的慌乱,略显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璀璨笑容,净若琉璃的凤眸华光流溢,声若微风般的淡:“这样的季节最宜亲近自然,你有没兴趣去树上享受一下晚风晨露?”

他当时怎么想的?嗯,脑子里就有一个想法,特他N的亲近自然,你见过谁在大六月的晚上挂树上感受自然的吗?

他不想,所以,转身走了。

然后,那个挂树上亲近自然的某二代,据说第二天发达了——他满身的红包!

可惜,那红包不是人粘上去的,是蚊子送的。

被扒光还喂了一夜蚊子的某位小青年,据说从那天后一改纨绔之气,努力“发奋图强”,不到半年就出国留学,想必在国外没人监督学习,那位至今还没有学成归来。

燕行的思绪跑了一下马,但并没有耽误时间,因为柳大少已经飞奔过去打了门,一脸热络的与晁少说话。

“晁少,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早餐还没出炉呢,你家妹妹应该还在监督乐善晨练,委屈你在外面的客厅稍等。”柳少给晁少开了铁门,还特机灵地跑出去给晁家哥儿提箱子。

“有劳了。”柳少热情帮忙,美少年也没客气,捧着提着的瓦罐先一步迈过了铁门槛。

柳少提着行李箱进了门,将铁门又关闭,与晁少和燕某人一起去了外院的客厅,坐着闲聊,少不得关心关心晁少什么时候去E北拾市报道,具体是在哪个部门工作等等。

美少年笑盈盈的与柳少嗑唠,他答了柳少的问题,礼来尚往,也要反问几句,问柳少燕少工作忙不忙,是不是他家小可爱还要去哪义工,他们也要跟着去协助。

潜意思就一个:你们任务已经完成,咋还赖在乐园没走啊?

懂晁家哥儿潜意思的燕少柳少:“……”如果要问世界上最讨厌的护妹狂魔是谁,非晁少莫属!

喜欢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请大家收藏:

乐同学知晓新来的门卫几时报道,她并没有分心去管燕吃货怎么安排门卫,上午的教学完结,给累瘫的弟弟和卢克按摩推宫过血一阵,携带小朋友回东院梳洗一番,再去大厨房用餐。

钱哥揭哥满怀期待的等着与小萝莉见面,做好午饭后就在大厨房的中堂厅外张望,当看到穿着紫色半臂汉服的小萝莉牵着一高一矮两小朋友来了,即紧张又忐忑。

燕行知道小萝莉来了,也到门口等着,待小萝莉牵着半大孩子和乐善小娃娃到了门口,为她介绍新来的两个门卫。

钱哥揭哥站得笔直笔直的,当头儿介绍了自己,噌的立正,啪的就是一个军礼。

“钱哥揭哥,以后乐园就麻烦你们和傅哥照看了。”两老兵帅哥眼睛亮闪闪,腰挺得比小白杨还直,乐韵笑着向两人伸出手。

小萝莉长的手臂白如粉藕,指和春葱,钱哥揭哥将自己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才好意思与小萝莉握手。

小萝莉的手细腻白净,皮肤嫩得好似轻轻一碰就会划破,钱哥揭哥生怕弄伤小萝莉可爱的小爪爪,轻轻一握就收回手,站在队长身后笑得像个二百斤的孩子。

小萝莉太可爱了!

难怪队长头儿总爱赖乐园,换作他们,有机会也肯定赖着不走。

嗯嗯嗯,有爱好有一技之长就是好啊,若他们没有种植养殖的特长,这样的好机会哪轮得到他们。

想到自己以后将在乐园工作并养老,两老帅哥开心得嘴巴都快咧到耳后根去了。

燕行介绍了两个队员,再解释了还有一个门卫还在培训,等几个月再来报道。

另一个还没报道的门卫,姓柴,兄弟们叫他柴哥,曾经从事通讯工程,也是个老电工。

因为争取了到乐园安享晚年的机会,柴哥自己跑去学习机械方面的知识,期待成为最厉害的电工师傅和机械工,帮小萝莉负责维护管理作坊的机械设备。

燕吃货在小事上偶尔智商出走,大事上不糊涂,给乐园安排保全人员很尽心,乐小同学也没吝啬的表扬了他几句。

小萝莉对自己批评多于表扬,因为自己给挑的门卫符合她的要求,竟赞自己慧眼如炬短人善任,燕行心花怒放,嘴角翘得高高的。

柳少发现小行行一副像幼儿园小朋友得到小红花的骄傲样儿,默默地鄙视他三秒,小行行仗着工作便利,使劲儿的为他团队里的兄谋福利,可耻!

帅哥们一共五个,小萝莉带着一大一小两个熊孩子,中午一共八人,刚好坐了一桌。

吃了午饭,乐韵才与钱哥揭哥商量为他们治伤的事,钱哥小脸装的钢板骨可以拆掉,预计要安排到元月份放假回来才能做手术。

揭哥的眼睛坏了多年,很多组织已退化或坏死,做移植手术也晚了,但头痛的毛病是可以冶好的。

揭哥的头部是在受伤时外物伤及神经,神经比较脆弱,所以一旦受凉受寒,神经受不了,他是神经性头痛。

小萝莉要去一趟银行,她的意思是等她从银行回来再给揭哥针灸。

小萝莉要为自己治腿头,钱哥揭哥欣然大喜,就算因为他们已经来了乐园报道,出现在了大众眼前,治愈了也不可能再上一线,能治愈总比拖着伤病之躯要好。

两人对于小萝莉何时给自己治疗没有任何异议,一切听从安排。

钱哥小腿的钢板可以换掉,揭哥的头疼症可以治愈,燕行整个人都明媚了,钱哥小腿里的钢板骨虽然很稳定,但钢板就是钢板,潜藏着一定的危险,钢板受大力碰撞就有可能脱落或连带碰伤腿骨,或者移位引发炎症或者感染。

如果钱哥小腿里的钢板用树骨代替,钱哥自然就能像没受伤以前一样行动自如,有他在乐园,乐园的安全更让人放心。

揭哥被头疼症折磨了多年,如今也有了治愈的希望,揭哥也总算熬出了头。

乐同学与钱哥揭哥商量了治疗问题,带了弟弟和卢克回乐院收收拾拾,背着装有必备品的背包出去去银行。

柳少燕少和蓝三帅哥理所当然的跟着当小尾巴,保护一大一半大一小的仨个小朋友的安全。

为了体验生活,乐同学带着弟弟和卢克骑共享自行车、乘地铁,以接地气的交通工具作为代步工具。

一行人到达国际银行,银行也结束午休正式上班不久。

小萝莉不是国际银行最高级的那类超级贵宾,好歹等级也不太低,进厅时在排队取号的机器上一刷卡,机器便通知了银行,经理赶至亲自接待客户。

乐同学随接待人员去了经理办公室室,银行经理亲自帮客户将卡升级,以前小姑娘的卡是白金级的,现升级成钻石卡。

人已经到了银行,小萝莉顺便办理转帐业务,给贺董公司又转去十亿资金,再转入一百亿去了自己国内银行的一张卡,给弟弟银行卡转帐一亿,给美人哥哥转了六亿四千万,转给任少六亿五千万,毋少、万俟大师侄各一千万,陈学长一百万。

她美人哥哥和任少的钱是伍德家族给的赔偿金,说给一亿不是一亿毛爷爷,而是美元,一亿美元换算成毛爷爷就是六亿多。

给任少的钱其中的六亿四千万是伍德家族给的一亿美元赔偿金换算人民币的金额,一千万是她给的保镖,给毋少和万俟大少、陈学长的钱是保镖费用。

因为温莎家族和巴蒙德家族付的医药费都是换算成了人民币,在同内取转款时不必再兑换

反正要转帐,乐同学一不做二不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休,给卢克的帐号里也转去了一千万,给乐园付水电、燃气的银行卡转入一千万,再给专门存放生活费的一张卡里转了一亿。

在乐园做工的门卫、园丁等工作人员是包吃住的,以前只有傅哥一个门卫,小萝莉干脆将存放生活费的卡给傅哥保管。

那张卡里原本趣有好几百万的备用资金,修士们在乐园搞建设时生活费先由宣华吉周四家给垫付,完工后才结算,傅哥从生活费卡里将小萝莉需补给四少家的钱划给了宣少几人。

划走了几笔巨款,生活费卡里仍有一百多万的余额,哪怕乐园又新增了人手,生活费支出会增加,以一年十二万的支出额来算,也仍够用十来年。

乐小同学觉得她经常在外跑,有时甚至还会跑去异界,难免会忘记一些生活琐事,给生活费卡存足钱比较安全。

银行经理有条不乱的按小姑娘给的银行帐号一一转帐,哪怕转出一百多个亿,小姑娘国际银行卡里仍有一百多亿的人民币,还有几个亿的欧元和美元,妥妥的人生赢家。

办完转帐手续,经理又亲自送小姑娘。

从国际银行出来,乐同学又去了给弟弟开卡的银行,将新转入的一笔资金存为定期。

卢克也将主人小姐给自己的启动资金分出一部分存定期,买了一百万的基金,留了一百万暂时存活期。

卢克已经不是小孩子,乐小同学不干涉他如何理财,她给定的原则就是绝对不能碰黄、赌、毒,不违法的正规投资随他意愿决定。

小萝莉还没离开银行,任少的电话打了进来。

因为转帐金额很大,银行也需要审核,也因此转入任少银行卡里的钱迟了半个多钟才到帐。

任少还在老家,收到银行短信通知,看到入帐的金额,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应该是小萝莉说的那笔赔偿钱,赶紧给小萝莉打电话。

乐同学和任少就赔偿金交流了半晌,任少坚持只收一亿人民币的赔偿金和一千万的保镖费,多的要返还。

任说不让他返还多的部分,以后不好再做朋友,乐同学只好接受任少返还部分的要求,给了自己的银行卡卡号。

与任少通完电话,乐同学带弟弟和卢克回家,途中又接了毋少、万俟大少的电话,在快到到乐园时,陈学长的电话也不约而至。

毋少、万俟大少和陈学长没扯皮,很坦然的接受了保镖费用,打电话就是与小萝莉说一声钱到帐了。

小萝莉一行人从离开到返回乐园,一来一往统共花了三个多钟,真正在银行的时间加起来其实也就一个来钟,大部分时消耗在乘车的过程中。

回到乐园,距离午饭已经超过四个钟,吃进肚子里的东西也几乎消化完了,乐小同学回东院取了药箱,到外院客厅为揭哥做针灸。

队长和柳队蓝三陪小萝莉去银行,傅哥钱哥帮揭哥收拾住处。

揭哥住在作坊那排房子中靠近去家畜院的楼梯之北侧预留出来做工具房或杂物间中的一间,紧挨楼梯的北侧第一间放机器,第二间放一些农具,后面两间空着,再过去就是卫生间。

揭哥就紧挨着农具房的那间空着的房间,与卫生间之间隔着一间屋。

作坊的每间房都很宽,最小的也有三十几平。

房间很宽,揭哥正式入住,也用屏风间隔成里外两间,里头是卧室,外间可以待客或工作、学习。

揭哥收拾好了住处,和钱哥外出采购了一些基本的生活必须品,安置得妥妥当当,再参观园子的东北一角,还围观了黑龙训练雪影和青影。

黑龙被小姐姐赋于训练小汪星人的重任,他是相当的负责,与小汪星人同吃住,每天带着小汪星人在家畜院里练习翻越障碍、攀爬、扑咬等等的技能。

揭哥钱哥和傅哥围观了黑龙训小狗,又回了西南区。

卢克和乐善外出一趟,回到东院,先练习上午学过的武术,再去自学文化课。

小萝莉要给揭哥做针灸,燕少柳少蓝三很利落的把揭哥的头毛用电剃刀给推光光,又给扒光衣服,只让他穿了一条沙滩裤。

乐小同学提着药箱到客厅见揭哥准备妥当,给他吃了药丸子让他躺下,扎针。

因为揭哥不介意别人围观,她也没轰燕吃货等人,满足了他们的好奇心,让他围观了她给揭哥针灸的过程。

钱哥傅哥是第一次见小萝莉针灸,被她那手飞针术和针喷火的神技给惊呆了,以致于原本五点该煮饭也给忘记了,直到某一刻蓝三有电话,傅哥才发现已经五点五十分了!

虽然错过了煮饭时间,因小萝莉的针灸还没结束,傅哥赶紧去厨房淘米煮饭。

蓝三怕打扰小萝莉针灸,他去外面接电话,接完电话回到客厅,瞅着小萝莉,眼神格外的幽怨。

燕行柳向阳发现了蓝三的微表情,也没问。

针灸直到六点半后才结束。

一次针灸下来,揭哥被逼出来的污杂质糊了一身,搓了一个澡,整个人身轻如燕。

他自己也有感觉头痛症好了,没针灸之前,头不痛时脑袋也有沉重感,有时候时不时的像针扎了一下一样来点悸痛。

针灸后,脑袋的沉滞感没了,头脑格外清醒,大约身体积累的杂质被排出体外,皮肤都白了很多。

原本是黑大个,转眼就年青了好几岁。

揭哥焕然一新后,激动得跑到大厨房向队长和傅哥钱哥蓝哥分享自己的喜悦,揭哥摆脱了头疼症的折磨,燕少柳少傅哥和钱哥也为之开心。

当等到回去梳洗好的小萝莉带着两个小朋友来吃饭,揭哥像炮弹一样冲到小萝莉面前,啥都不说,来了个九十度的躹躬。

乐小同学收下了揭哥的感谢,一边问了他感觉如何,一边带了弟弟和卢克进餐厅,入座。

为了欢迎两才兵哥入住乐园,并庆祝揭哥摆脱了病魔的魔爪,晚上加餐,共四个药膳。

帅哥们吃得心花怒放,也吃撑了。

乐同学也没急着回东院,待帅哥们收拾好了厨房,坐着喝茶,问蓝帅哥:“蓝帅哥,你傍晚接了个电话就一直盯着我瞅,又有跟我有关的消息?”

提及傍晚的电话,蓝三表情就四个字——一言难尽,他瞅着笑容灿烂的小萝莉,幽怨极了:“小美女,有两个消息,一个是你相中的小苗子们,一个是你相中的那个熊猫血小青年,要听哪一个?”

喜欢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