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小核不停高潮H(全文免费阅读)

美句

飞灵族的统御之地的内部,尽管遇到了许多的波折,可到底还算是平安的走过去了。

这里边肯定是有妖族的上层和飞灵族有所沟通,不然的话,哪里会这么容易。

而那个突然响起的声音,就算是一个佐证吧。

但是在这以后,在蛮荒的旷野,丛林,妖族各部都遭遇到了或多或少的截杀。

全是一些人族擅长隐匿的修者所为,偷袭掩杀的时停时断,都在你不经意间,要了你的命。

对此妖族各部都有些头疼,也出了应对的措施,杀了几个,也活捉了几位,可即便是这样,这些好像苍蝇一样的偷袭者,就是始终杀之不尽。

而在一片差不多有一人多高的荒草丛里,此时正有一位长相白净,面带邪魅的青年,正一件件的穿着自己的衣服。

地上还躺着一名浑身一丝不挂的女修,其瞳孔已然放大,鼻息之间,毫无进气可言,那身体似乎都已经凉透了。

把弄着一枚质地白净的方形玉简,青年略显无奈的叹了口气。

满脸失望的又摇了摇头,然后手一用力,这枚玉简便犹如风中沙一样,四下里散落了起来。

“凌霄宫,幻音剑!”

青年又瞅了瞅那已经成为尸体的女修,轻轻的吹出了一口气,一瞬间,火苗燃起的便开始了灼烧。

空气里随之飘起了一阵焦糊的味道,并伴着风起之时,这火是越烧越大,然后便是蔓延四周的时候,身穿红袍的青年已然消失在了此地。

一个人行走于苍茫的荒原里,蛤蟆的心情没来由的变得很好,就是因为修炼不了幻音剑的那股子阴霾,也在这风吹之间,渐渐地有烟消云散的迹象。

但还是有点耿耿于怀。

好在其中的门道宋钰已经看的通透,只是可惜了这部功法尚不完全,只怪这俩女的修为不够才会如此。

要是换做白衣剑修的话,想必他的手里一定会有一部完整的幻音剑诀。

毕竟那一剑之能,留给宋钰的印象太过深刻,也实在是眼馋的很,不能不想。

而说实话,这凌霄宫也是厉害,居然是一个不弱于极寒仙宫的大门阀。

其宫分四庭,那名白衣剑客正是其中一庭的庭主,唤做聂云仙,却是凌霄宫近千年间难得一见的旷世奇才。

更是一名放荡不羁的绝世剑修,为人好酒更喜交天下的朋友,常年驻守在御灵城内,不时的孤身入蛮荒,以此来练剑修心。

其境界修为,根据那两个娘们的记忆,已经不差于凌霄宫的宫主南宫鸣。

并且不管之前的偷袭翡翠城,还是之后的潜伏在飞灵族内挑起两族的内乱,都是为了阻止妖族的东进血祭。

而这还不算完,就算是过了前面两关,蛮荒东进的途中,人族也已经事先布置好了重重的关卡,就是要最大限度的消耗着妖族的各部。

毕竟千年血祭的这种事情,妖族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而人族方面对此深恶痛绝。

但要论到这个血祭的源头,还是因为人族常年猎杀妖族所致。

妖族所选择的报复方式也很彻底,就是每千年一次的清算常年累积的血仇,不死不休!

聂云仙……

一想起这个名字,宋钰脑海里有的,就是那副一剑东来的画面,再有一剑定众妖的气魄,你还别说,是有股子仙味儿。

“如果能将紫极真雷犹如附魔一样的定于剑上的话……”

宋钰突然停下了步子,凝眉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然后张嘴一喷,一柄七星伴月剑便出现在了手上。

再一甩手,原本紫莹莹的细长剑身,立马燃起了一股熊熊燃烧的烈火。

却是净灵真焰无疑。

随着蛤蟆的剑诀一起,剑意凝于心,灵压射于外,远处的某个地方,立马随之爆燃而炸的时候,四处迸射的火光和气浪里,亦有飞星碎灵的剑意在肆虐着。

消耗不大,威能尽显,好像还不错。

蛤蟆略微满意的点了点头,但随着他驭剑再起之际,口中却是喷出了一道紫色的雷霆,再赋予剑上,重力电光一经相融,便明显的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排斥感。

即便能够像净灵真焰一样的炸于远方,但威能上却远没有达到蛤蟆的预期,如此一来不禁让他的脸有些小抽抽。

而他不死心的又接连试了两试,前后的结果大致相同,并没有出现预料之外的情况。

究其原因还是在于附魔于剑的这一步。

换言之就是重力和雷光本身,并不相融。

那为什么净灵真焰就可以?

还是因为百宝归元术的缘故,因为净灵宝瓶被完全炼化的缘故,其内蕴藏的真火已然融入到了蛤蟆的本源之力里。

再有七星伴月剑本就是他的本命法宝,也算在本源之力的一部分,所以它二者的融合或者是瞬发,并不会排斥。

也就是说,如果他能够将紫金葫芦彻彻底底的炼化于百宝归元术当中,那么重力雷光的这一剑技,便可以毫不违和的显现于世。

弄清楚了这个前因后果,蛤蟆一直紧皱的眉头终于算是舒展了下来。

而为何执着于此,还是因为对那一剑定音的效果太过于眼馋的缘故。

它就像一个搔首弄姿的小寡妇,让蛤蟆总是忍不住的想要在半夜敲一敲人家的门。

什么时候敲开了,这事什么时候才算是完。

幻音剑他没办法修炼,是因为体质所限,但要弄个雷霆之音,或许还是有可能的。

况且雷电本身的属性就是先光后音,也就是现有雷电的效果,再有雷鸣响起的声音。

再将幻音剑里一剑定音稍加改动,兴许还真

惩罚小核不停高潮H

能让他整出个一剑双连的剑技也说不定。

而问题的关键就在于附魔,而附魔还要看百宝归元术的炼化是否完成。

这一切的一切,从无序到有序,蛤蟆算是彻底的理清了思路,那么接下来要干啥该干啥,也就不用再说了。

从玄玉扳指里拿出一坛子好酒,宋钰仰头就是来上几大口,顿时浑身暖意上涌的让其心情霍然开朗的好不痛快。

嘿嘿一笑的酒坛子一摔,蛤蟆大步迈起的开始了嚎起了他那一副破锣般的嗓子。

只听他颇为豪迈的唱着。

“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哇,往前走,莫回呀头,通天的大路,九千九百九十九呀……”

喜欢本仙在此请大家收藏:

“你奶奶个哨子!”

气愤不已的蛤蟆几乎是脱口而出。

因为他的这一剑星碎,远不是星辰重击可比,是在此基础上,又二次进化的一击剑术神通。

再结合七星伴月剑的剑中之煞,却是能够将飞星碎灵剑的剑意催发到了极致,绝对能够完爆了这个娘们。

只是这一剑虽然威能极大,却也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不能即时的瞬发,而是需要一定的铺垫。

因为此剑术神通的气息流转极为的特殊,需要将星月亦剑真解的现有功法反复的循环,凝聚出一个“势!”

之后才有了形,剑意为心,神念为识,一击即发,便是全威全能。

单论威力而言,绝对可当得蛤蟆现有神通里的最强一击。

但是那一剑定音的突然袭来,实在是有些突兀,就好比蛤蟆正吃饭呢,眼瞅着这块肉都要夹进嘴里的时候,竟然被不知道谁给忽然打掉了筷子,你说气不气。

不过对方仅仅只是这一剑,便能打断了他的气息流动,况且这一剑的崩鸣一响,委实是有些熟悉。

所以在急忙收攻后撤的档口,宋钰的心下,那是警惕非常。

莫非……

是他?

要真是那个当时在圣主妖王面前,都敢崩音剑响的白衣剑客,那么蛤蟆算是见了鬼了,一个整不好小命都得搭在这里。

而唯一促使他没能立马转身就跑的原因,就是这一剑的“音”还有待商榷。

属实是没达到当日一剑就震慑全场的效果,并且蛤蟆还能动,也就是说……

宋钰眉眼一抬,轻轻落地的瞬间,七柄七星伴月剑已经悬于身侧,紫光熠熠的散发着蒙蒙的紫色异芒。

并将其浑身上下都笼罩在了里边,与此同时,宋钰的神念,依旧紧紧的锁定住黑袍女修,并且杀意明显的毫不掩饰。

“出来!”

他大喝了一声。

然而这片林子里除了受伤女修急促的呼吸声以外,并无异响。

这就让蛤蟆有些烦躁了,因为他讨厌被动,更喜欢占据着绝对的主动。

而要化被动为主动,其实也不是太难!

只要握紧了黑袍女修的命脉即可!

想到这里,宋钰嘴角一咧,略带凶恶的狞笑里,双目一凝的刹那!

“啊!”

黑袍女修本就有些难以支撑的身体立马翻转倒地的同时,浑身抽搐着,居然已经放下了手中一柄细长的短剑。

这还不算,更让人惊异的是,如此意志坚定的一个女人,此时竟然双眼发直,神情呆滞的好像一个傻子。

见此一幕,宋钰心里得意了,对于已经修炼到极致的透神针,眼下的这个效果他还是比较满意的。

如此来看,醒神诀这部功法,他确实没白练。

而迟迟不肯现身,只隐藏在暗中的那个人,终于是出现了。

几乎是相同的打扮,除了面容和身高,全都和黑袍女修是一个样。

也是一名女修,黑纱遮住了半张脸,黑袍又罩住了全身上下,单单是手里攥着一把灵光淡淡的短剑。

练虚的修为,相当于妖族洪荒的境界。

似乎还略高一级?

那就是练虚中期的层次?

这一点宋钰还不太敢确定,可只要不是那位白衣剑客就行,属实那位在蛤蟆的心里所占据着的阴影面积,那是太大了!

“这是姐姐还是妹妹?”

宋钰一边说着话,一边已然撤去了护持在身前的星磁重光,而是露出了那张妖异邪魅的脸,甚是感兴趣的打量着对方。

后者扫了一眼依旧不省人事的黑袍女修,又看了看悬于蛤蟆身侧的七柄紫光熠熠的飞剑,双眼一眯,再骤然出手的瞬间,崩鸣的剑响,音浪滚滚的呼啸而来。

早就做好被突然一击准备的宋钰,尽管心里已有计较,可再瞅

惩罚小核不停高潮H

那几乎可以说是有形有质的剑浪,还是不由自主的瞳孔一缩,心下大骇的不敢再有任何的做作,赶紧抬手扬剑!

七柄剑,七道光,炫舞的旋转飞驰之时,竟是由此在他的身前凝化出了一道紫色的屏障,待那已经荡漾出些许褶皱空间的音浪一来,两相碰触的一刻,却是一声空爆般的炸响!

但这还没完,比起先前的黑袍女修,这个女人的攻击可谓是更加的凌厉,一剑荡音浪以后,其人早已经绕到了宋钰的身后,就是要借助着前面一击的声势浩大为掩护,为更为刁钻狠辣的一剑做铺垫。

只见一道细如银丝的光,迅猛无比的直取身形后撤的宋钰的后腰。

而这一剑要是真扎进去,就算蛤蟆妖力通天,也绝无生还的可能。

毕竟那可是接近着丹宫的位置,万不能让她得了逞!

如果换做一般的旁人,兴许还真就躲不过去,而女修自己好像也是异常的自信,似乎凭此已经杀过不少的强敌。

可这一回,算她倒霉,是碰见了有众多宝物傍身的蛤蟆,算是栽了这一回。

只见千钧一发的档口,宋钰的周身忽然亮起一道火红的光。

随即周遭的空气,不管是身前还是身后,就是地面之上,几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竟然霜冻凝结的冻起了一层红色的冰花出来。

至于女修的剑芒化光丝,似乎已经无限的临近了蛤蟆的妖身,然而就是那毫厘之差,犹如云泥之别。

竟然被一股突然出现的冰层所阻挡,并且还不止是宋钰本身的身体,包括女修自己在内,也都在阴火红莲的攻击范围,全都一股脑的冻了进去。

下一刻,宋钰转身,再回眸一笑的时候,望着那冰冻的美人,似是讥讽的说道:“蓦然回首,美人冰冻啊!”

“唰!”的一声,一臂挥起,就在女修身前,而那颗头却是已经高高的飞了起来。

可怜这人虽然没了头颅,但是身体的动作,依旧在做着举剑就刺的标准动作。

蛤蟆没有怜香惜玉的心,因为他深知对方的那一剑,可是确确实实的想要他的命。

这是一个不能被原谅的错误,绝对要严惩!

所以杀人绝根,再单手再一挥之际,阴魂幡一卷,直接的将这具躯壳卷入了其内,生怕深藏在内的丹婴跑了一样,宋钰非常直接的就收了这具尸身。

再斜眼看人的一瞅,不远处,那还躺着一位呐……

喜欢本仙在此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