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把我添高潮了 他扒开我奶罩吸我奶头强迫问

妙篇

做完手术,石红云给童钰打了一个电话,童钰一家回宾馆了。房子还没有装潢好,她还是住宾馆。宾馆给了她最低的优惠,当然,这个也是苗韵相助的,石红云不知道。石红云也经常过去住,毕竟他们还年轻,不能长时间不在一起的。
  皮肤科转科时间也就剩两周的时间了,石红云打算出科后就去请假,和童钰一起回老家。五一长假、年假、探亲假加在一起,也能回去一个月左右了,可以考虑把父母和老丈人一块接伊市来。
  上班下班,现在有了童钰,让石红云减轻了对家乡的思念,有了媳妇忘了娘,不是没有道理的。
  石红云半年时间的走穴,已经在各个县级医院有了名气,价格便宜不说还可以给上台医生一半的辛苦费。不管你是不是主任,能配合的把手术做下来,分成就有了。周边化平县的外科主任已经给石红云打过电话了,周末有三台腹腔镜手术。
  石红云也乐意手术多一点,不仅提升了手术量,刷了系统,有利于快速打开下一个小方块。而且收入也提高了,当下,石红云真的需要钱,最近一段时间开销很大。
  周末石红云准备带着童钰去趟化平县。县城距离市区一百多公里,有一大片的原始森林,童钰还没有见过原始森林,石红云计划带她去看看。
  三台手术,一个早晨加一个中午就做完了,下午就可以带着童钰去转转了,现在天长了,黑的也晚了,赶在天黑之前回到市区就行了。
  周末,石红云早上查过房以后,就开车去接童钰了,因为要赶路,所以必须的早点。童钰也早早的收拾干净了,就等着石红云来了。
  丰田霸道也算是名车了,好处还行,在西部真的好使。翻浆的路面,大车能过去的地方,霸道几乎都能过去,就是有点颠簸,童钰坐在了后排,这会儿颠簸的脸色都煞白了。
  紧赶慢赶的到县医院已经快9点了,为什么要早早的赶到呢?因为当天手术的病号不能吃饭,要是手术做的太晚,后面两个病号就饿昏过去了。这种择期手术,一般都是术前半小时才会输液的。所以早上的赶早一点。
  好在医院里面已经准备好了,第一个病人已经准备进手术间了,输液看过检查单子以后,没发现什么问题,就同意开始手术。
  石红云还是没经验,要做手术,不管是择期不择期的,一定得看看病号再手术,检查单子毕竟是辅助检查。
  腹腔镜的手术,助手就是随着术者的步骤,扶好镜子,县里的医生都不爱干,没什么技术含量,还枯燥的厉害。可是有技术含量的,他们又干不来。慢慢的就养成了好吃懒做的习惯了,越来越不愿意干活了。
  童钰好不容易来一次县里,这边的风景独好,石红云早早的给她定好了宾馆,童钰放好东西以后,稍稍休息就出去闲逛了。
  手术做的很快,两个胆囊一个阑尾。县医院开腹做这些手术一点问题都没有,可病号不愿意,有损伤小的先进的新型手术方法,谁还愿意楞孙的在自己肚子上来一道口了。而腹腔镜的进修和学习,在县里还跟不上。所以,石红云目前的市场还不错,三个病号三千多的劳务费。
  石红云拿出一千五给了县医院的医生,然后又给了莫问春五百,她不要,还纳闷的问道:“辛苦了半天,为什么还要给他们钱啊?他们还拿到手上,也不烫手?”
  “少操点心吧,你一个大姑娘的,这样会老的,知道不。”石红云不愿意给她解释,这种人情世故的事情,不是一句两句能解释清楚的。而且莫问春的家庭环境是很难体会出这种事情背后的辛酸的,所以他没必要给她解释。
  “这钱你拿上,这是必须的,如果这三个病号出了问题,你也是要负责的。”石红云吓唬她道。
  “额!那好吧。不过你这收入也不错啊。”石红云这种收入就是靠日积月累来的,想一下子发财,那是做梦。可对于莫问春来说,已经很高了。她现在工资才一千多一点,因为没证,奖金什么的都是过眼云烟。不过,她家里条件好,也不指望工资。
  做完手术已经是一点多了,童钰估计也等的着了急。接上童钰,童钰也了解到化平县的馕坑肉在这边是非常出名的,当年的小羊羔柔嫩膘肥,宰杀了用特制的香料包裹,在烤馕的馕坑中焖熟,吃起来外脆里嫩的,老好吃了,一嘴下去,香气四溢,馋死个人。
  吃完馕坑肉再喝一点特制的砖茶,肚子里暖洋洋的。原始森林就在离县城不远的地方,也就几公里的路程。开车很快就到了,化平县海拔比伊市高,气温相对凉快一点,森林里面大多都是针叶和数量不多的阔叶林。
  春季的时候森林空气都是香甜的,走在林间的小路上,倍感舒服。在森林中漫步特别令人心旷神怡,童钰放飞了心情,浪漫爱读小说的她欢声笑语的,如圣经里的天使一般快活。来的时候石红云向巩宇航借来了相机,在这里,石红云就是童钰专门的摄影师,不停的给她拍照,反正底片都是巩宇航掏钱买的,不宰这个家伙一次,说不过去。
  在一棵两人都抱不住的大树下,石红云启动了自动拍照的功能,和童钰合影了一张,这个时候,童钰都羞的抬不起头来,嘴角始终洋溢着开心的微笑。
  其实这个城市一下午的时间就能旅游完的,就是一个原始森林,县城也没什么可逛的,再说童钰也逛的差不多了。人不多,毕竟比不上伊市的。不过,宾馆房子已经预定好了,就当是节假日郊游了。
  晚上吃过晚饭,童钰也累得够呛,赶紧回宾馆洗漱休息。
  “童钰,我想和你说个事。”
  “什么事啊,搞这么神秘。”
  “我老泰山没什么事吧?小玉就要高考了,我们回去一趟吧。五一长假加上年假、探亲假的足足有一个月,足够了。”
  “我爸的事情,我们回去聊,他没事,你做好你的事情就好了,等你成功的那天,我一定告诉你全部过程。”童钰说的很委婉。
  “嗯!应该回去了。不过,我给你提一个小建议。就算小长假加上年假和探亲假,不过一个月,我们离开的时候,正好赶上石小玉高考,那样还影响她的心情。我的意思是,五月底的时候,我们在我回去,刚好陪小玉参加高考,岂不是更好,你说呢?”
  “还是老婆您考虑的好,贤惠啊,我石红云何德何能啊,能娶到这么好的老婆。”
  “少贫嘴,你自己做好你的那件事就行,我会全力支持你的!”
  “啊……那真是太好了!”石红云云里雾里的,隐隐约约感觉到,童钰似乎已经知道了自己系统加身的事情,只是她不愿意点破而已,只是默默的支持,再支持。
  一股暖流,迅速流遍了石红云的全身,又是一个新婚之夜,系统和童钰的关怀同时运行起来,热血奔流,石红云一把把童钰搂在了怀里。卫宫士郎本身的魔力没有获得一丝的增长,但是让远坂凛惊诧的是,saber身上的魔力却确确实实的变强了!

  这特么简直就是见鬼了,幽斗之前的一番操作,是真的把远坂凛给搞不会了。
  要说幽斗刚刚什么都没做吧,但是saber的身上散发的魔力确实变强了,但是要说幽斗做了些什么吧,作为御主的卫宫士郎却一点变化都没有?
  难道是Assassin掌握了他们所不知道的圣杯之战的特殊机制,否则的话怎么通过其他的御主增加英灵的魔力?
  远坂凛也只能这么想了,毕竟圣杯之战没六十年才举办一次,而且其中的条条道道实在太多了,以前也有不少人专门钻圣杯规则的空子。
  Assassin如果真的来自未来的话,就算知道一些他们所不知道的隐藏机制,似乎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啊。
  “Assassin,大家也算是认识了,而且我们的关系也处得不错,圣杯之战关于补魔的事情,是不是有一些特殊的机制,方不方便透露一下啊。”
  不可否认,利用自己的御主权限,远坂凛在看到saber的能力参数,在短短时间内从“吃货王”变成了“全A王”,她是真的心动了。
  甚至她都开始脑补的认为,Assassin跟Caster的实力那么强,会不会就是利用了这种暗箱操作?
  看着鬼鬼祟祟来到自己身边,偷偷询问自己的远坂凛,幽斗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显然远坂凛他们不清楚卫宫士郎体内“阿瓦隆”剑鞘的事情,把刚刚的一番操作,当成他掌握了圣杯之战的特殊机制了。
  “现在就算我说我刚刚的常规补魔操作,想来你也认为我是藏私了吧,但是实际情况就是如此哦。”
  对于幽斗的回答,远坂凛自然是一万个不信,但是她又不觉得奇怪,因为虽然他们现在关系还算缓和,可是之后的阵营战结束以后,他们之间始终会有一战的。
  如果是她远坂凛的话,同样也不会向其他人暴露这么重要的情报,所以远坂凛只能退而求次的看着幽斗再次说道:“既然是无法透露的情报,那么Assassin你就也帮我来一波补魔吧。
  你不会这么小气的吧,现在的Archer也可是为了拖着大海魔的脚步,再跟Caster奋战啊,只有saber变强的话,未免也太过于厚此薄彼了吧。”
  看到幽斗仅仅是拍了卫宫士郎的肩膀一下,saber就变得这么强了,远坂凛毫无疑问的心动了。
  所谓的“补魔”,看来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不知廉耻,Archer的实力那么菜,而既然Assassin的魔力那么强,为什么不让对方也给自己补一下魔,看能不能帮Archer摆脱三流英灵的帽子?
  “咳咳咳,凛,你真的打算让我帮你补魔吗?如果这件事让Archer知道的话……”
  听到远坂凛的话,幽斗毫无疑问的被呛到了,他实在没有想到,在阴差阳错的来到型月世界以后,福利居然这么多啊。
  这里的妹子实在太过主动,甚至都让幽斗表示自己都有些吃不消了。
  先是之前打算打算做出牺牲的saber,之后又是主动要求补魔的远坂凛,要是每个世界的美少女都这样的话,他幽斗即便是黄金肾也顶不住啊。
  “Archer知道了又怎么样?我才是御主,而且只还不是为了让他变强。”
  听到远坂凛的话,幽斗也表示长见识了,原来戴绿帽能够变得更强吗?
  不过为了避免之后要面临远坂凛跟英灵卫宫的混合双打,幽斗最终还是对于远坂凛“补魔”的错误认知解释了一番。
  并且表示卫宫士郎的情况是特殊的,如果是远坂凛要跟他进行补魔的话,那套常规的操作还是少不了的。
  而在了解了事实之后,远坂凛则再次闹了个大红脸,她刚刚居然主动要求Assassin跟她进行补魔,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因为“阿瓦隆”的魔力得到补充,saber也再次成为“全A王”,因此而信心大增。
  “经过令咒增幅的Caster,变得比以前强太多了,我也不知道我宝具能不能彻底消灭他,但是现在只能尝试一下了。
  而且为了聚集到足够的魔力,发挥宝具的最强威力,我还需要一点聚气时间。”
  感觉到体内奔流的魔力,saber也是感觉到相当的兴奋,同时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虽然通过幽斗的魔力补充,自己虽然再次回到了巅峰,但是saber却莫名的感觉到,自己似乎跟幽斗产生了一丝联系。
  当然了,现在的情况,saber也没时间在意这么多,而是双手高举起了手中的誓约胜利之剑,剑身开始聚集起了金色的光芒。
  其实连幽斗都没发现的是,如今的幽斗跟saber,确实产生了一些联系。
  之前也说过了,saber的御主说是卫宫士郎,其实更像其体内的剑鞘“阿瓦隆”。
  以前的阿瓦隆魔力,都是通过卫宫士郎多年以来常年累积存储下来的,但是因为卫宫士郎本身魔术天赋普通的原因,这些魔力在召唤saber的时候,就已经被消耗得七七八八了。
  剑鞘剩下的魔力,甚至不足以saber战斗挥霍之用,导致了saber被大大的削弱。
  但是因为幽斗刚刚给阿瓦隆补充了魔力,saber得以再次恢复了巅峰,但是现在阿瓦隆里的魔力,又都成了幽斗的了。
  也就是说,幽斗因为阿瓦隆的媒介,现在其实也算是saber的半个御主了。
  至于另外的半个,则是召唤出saber的卫宫士郎。
  saber感觉到的,跟幽斗的奇怪联系,应该就是这种微妙的御主跟从者关系。
  本来英灵是无法成为另外一个英灵的御主的,除非跟美狄亚一样,利用自己特殊的宝具跟丰富的魔术知识。
  但是之前也说过了,幽斗是特殊的,他跟其他英灵不一样,他是拥有肉体的,要说他是英灵没错,但是要说他是魔术师,似乎也可以。
  大量的金色光芒,犹如黑夜的萤火虫一般,不断的往大桥的高架台上一个高举骑士剑的少女聚集而去。
  至于幽斗跟英灵卫宫还有Archer三人,则不断的攻击大海魔,为saber拖延足够的时间。
  如果连saber的宝具誓约胜利之剑都无法彻底解决Caster的话,那么幽斗只能考虑提前暴露所有实力了。
  虽然风林火山是更为偏向个人攻伐的能力,破坏力比较的有限,但是只要自己解除魔力限制,并且使用半鬼化的话,只要魔力强到一定程度,即便是普通的刀刃挥砍,也是能够造成极大的破坏力的。
  此时海面上的大海魔不断的怒吼,因为面前的几只虫子,已经让它感觉到厌烦了。
  Caster面对幽斗他们的骚扰,此时也承认,自己之前似乎有些小试这些英灵了。
  本来因为召唤出传说中最强的大海怪,并且拥有令咒的增幅,接下来的圣杯之战对他而言,几乎就是横推了。
  可惜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幽斗他们的战力却有些超乎Caster的想象了。
  Rider跟Assassin也就算了,那个之前Caster完全没放在眼里的Archer,所射出的弓箭,居然每一把都是宝具,要不要这么奢侈啊!
  面对体型巨大且再生能力强大的大海魔,英灵卫宫也是相当的无奈,圣杯之战越进行到后面,他就发现自己真的跟凛说的一样,似乎谁也赢不了啊。
  面前到Caster如果论单打独斗的话,英灵卫宫自信自己能够轻松将其秒杀,但是面对跟大海魔融合的Caster,他英灵卫宫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英灵卫宫单兵最强的投影宝具,应该是投影自赫拉克勒斯的“射杀百头”,但是即便是这个他所能投影出来的最强宝具,他刚刚也已经尝试过了,顶多就是摧毁了大海魔一半的身躯。
  投影宝具跟真正的宝具,始终存在一定的差距,而且现在的Caster经过令咒的增幅,耐久也比之前强上了不少。
老头把我添高潮了 他扒开我奶罩吸我奶头强迫问
  不过最悲催的,应该还不是英灵卫宫,而是要当属另一边的征服王。
  英灵卫宫的宝具反正都是投影出来的,完全属于消耗品,即便是引爆了,也就多浪费一点魔力而已。
  但是刚刚在英灵卫宫使用“射杀百头”摧毁大海魔一半身躯的时候,征服王认为机不可失,居然也果断的引爆了自己的宝具“神威车轮”。
  现在的Caster还活蹦乱跳,最终的结果也是可想而知,而当幽斗为阿瓦隆补充完魔力,并且赶到这边,表示他们只需要帮saber拖延时间之时,征服王却露出了一番哭笑不得的表情。
  有办法倒是早说啊,自己才刚刚引爆了自己的座驾,这可是自己这次作为“王”降临圣杯之战仅剩的排面了啊。
  牺牲自己仅剩的出行工具牛车,但是却没有获得想象中的战果,征服王现在也只能用手中的长剑进行攻击了。
  可惜的是,征服王虽然有不俗的器量跟人格魅力,个人战力却属实普通,比起幽斗一刀刀轻描淡写就能给予大海魔重击的斩击,征服王手中的长剑对于大海魔来说,真的连针灸都算不上。
  “本王作为征服王,个人的武力其实很普通,能够成为大陆上的王者,完全是得益于我有一群优秀的部下跟本身的指挥才能。”
  之前才说要招揽幽斗他们,但是眼下看到自己对大海魔造成的伤害,征服王也是有些拉不下脸,最终只能讪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