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都是怎么干媳妇的 孩子没睡老公侧着做

妙篇
搬进来的当天晚上,小雯显得很兴奋。

    三室一厅的房子,大的主卧是柳青住的,中间一个作了书房,小雯住的是一间比较小的卧室。

    虽然是三间里面最小的那一间,却也比柳青租的那房子的卧室要大得多,里面不只是可以放进一张大床,还摆上了一个带着穿衣镜的大衣柜,而且还能有一定的空余。

    来鹏城几个月的时间,这是她住过的空间最大的房间。

    而且还是她一个人住的。

    ——其实她并不是多喜欢跟柳青睡在一张床上,只是那个时候就没别的地方可睡。现在能一个人睡一张床,睡一个房,当然更爽。

    ——一个一米八,长得还有点帅的年轻男人躺在身边,摸得到却吃不了,憋得也挺慌的,还不如不睡一起呢。

    一个人睡一个房间,对她来讲,已经是比较遥远的记忆了。

    她兴奋得拍了几张照片发朋友圈:

    “新公司的宿舍,一个人住一个大单间,满满的幸福感。”

    那个时候柳青刚好洗完澡,躺在床上刷手机,刷到了这一条,很不高兴。

    两个卧室中间隔着一间书房,他也懒得去窜门,就直接发微信过去:

    “你朋友圈发的什么鬼?我价值近千万的商品房,被你给说成宿舍了!”

    小雯发了一个掩嘴偷笑的表情:“这不证明我现在找的工作好吗?”

    柳青表示不屑:“无聊的虚荣心!”

    至于他自己前两天才做过差不多的事情,就被他选择性的忽略掉了。

    毕竟双标才是人类的本质。

    两个人在同一套房子不同的房间,却用着微信聊了十几分钟才开始睡觉。

    小雯也不知道是过于兴奋还是因为择床的缘故,有点失眠,到了零点之后才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的就被闹钟给叫醒了。

    还是以前调的闹钟,忘记改了。

    然后习惯性的起床,穿衣服,直到迷迷糊糊的走出房间,看到不一样的房间布局,才意识到这里不是她前段时间住的地方,才想起自己已经没有做保安了。

    回到床上,却又睡不着了。

    干脆还是起床梳洗,然后带着昨天柳青给她的钥匙和门禁下了楼,去小区里的超市买了些食材,自己做早餐。

    厨房挺大的,厨具也好,还安装了空调。

    在这样的厨房里做饭是一件很舒心的事。

    她发现这个厨房里面还有着洗碗机这种传说中的东西。

    虽然没有用过,但这玩意儿操作方法并不复杂,至少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那就是看一眼就能学会的。

    这么好的厨房,之前柳青竟然白白的浪费,让她有一种痛心疾首的感觉。

    柳青起床后,就看到小雯在那里做三明治。

    什么味道不知道,但看上去挺像那么回事的。

    解决了新陈代谢后,从洗手间出来,两份早餐已经摆在了餐桌上,旁边还放着两盒豆奶。

    “来尝尝我的手艺吧!”小雯热情的邀请他。

    柳青吃了一口,冲她竖起了大拇指:“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一手。以后家里的早晨就由你负责了!”

    小雯眼睛都笑得眯了起来:“没问题!”

    然后又补充一句:

    “不过买食材的钱,你得报销哦。”

    柳青瞪了她一眼:“我会少你的钱?”

    小雯连忙奉承:“那是,你都亿万富翁了。”

    吃完早餐后,时间还早着,没到天元传媒的上班时间,他们两个人要在小区里面溜达了半个多小时才上楼,换过衣服之后再出发。

    打的到了公司,下车的时候,小雯很郁闷的对柳青说道:“这么点路,散个步都到了,你还打的过来,真的浪费。”

    她是决定了,以后就走路上班,这样可以多省一点钱。

    柳青摇头,这还是穷人的思维。

    对有钱人来讲,走路耽误的那个时间,可比节约的那一点钱要宝贵得多。

    不过这个道理没法跟小雯细说,说了她也不明白。

    到了公司,秦昆已经在总经理办公室坐着,见柳青带着一个一米五的妹子过来,略有一些奇怪——他觉得能让柳青惦记着安排工作的女保安,应该长得挺漂亮才对。可现在领过来的这个妹子,顶多只能算是中上之姿,个子还那么矮。

    这倒让秦昆对柳青高看了一眼,心忖:

    “有钱了还不抛弃这样的妹子,这就是传说中的真爱吧?”

    站起了身,微笑着说道:

    “这位就是要来当咱们公司仓管的吧?你好,我叫秦昆,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

    小雯对自己没什么信心,有一些怯场,弱弱的说道:“您好,我叫肖雯,我是来应聘仓管的。”

    秦昆笑道:“你是老板安排过来的,谈什么应聘不应聘?今天你就来上班吧,原来的仓管昨天已经走了,我来跟你交接一下。”

    又对柳青道:“老板你先坐这里吧,我和这位肖小姐做一下工作上的交接。”

    柳青哦了一声,就坐到了总经理的办公椅上。

    拿出手机,先看了一下自己账户上的余额,给自己带来今日份的快乐和自信,然后打开痘印刷妹子——哦,是了解一下这家公司签约主播的情况。

    多半年的时间,秦昆已经给那十几个签约主播一共拍了两百多条短视频。

    ——这个工作量看着挺大的,实际上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同一个背景同一种模式十几个主播轮流着拍,一天就能拍十几条。

    真正用心拍的短视频倒也不多。

    从视频里面看,那些主播又年轻又漂亮,每一个都是大美女。

    柳青就有些不明白了,一家公司这么多漂亮的主播,怎么会那么差的业绩呢?

    难道就是因为贺锋把公司用于推广她们的钱都贪污掉了,所以才默默无闻的吗?

    难怪秦昆那么痛恨贺锋。

    从公司的发展上来看,贺锋真的该死!

    一边思索的这些东西,一边刷着那些签约主播唱歌跳舞的视频,突然就听到一个妹子的声音响起来:

    “请问,您是秦总吗?”

    柳青抬头,看到一个年轻的妹子站到了他的办公桌前。

    那妹子长得还挺漂亮的,就是看上去有点紧张的样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柳青愣了一下,关了手机屏幕,说道:

    “我不是秦总,我是这家公司的老板柳青,请问你找他有什么事?”

    “柳先生你好,我叫齐滢滢,我……我是来应聘会计的。”妹子有一些紧张的说道。

    这个妹子过来应聘工作,本来就有一些紧张,来到这里却发现坐在总经理办公室的那个男人在刷漂亮妹子唱歌跳舞的短视频,这就让她更紧张了。

    在她心中,已经把这个老板和老色批划上了等号,都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应聘这一份工作了。小雯下班回都柳青租的房子那里,还没有上楼,就听到柳青跟房东说话的声音。

    柳青早就来了,正在和房东谈退租的事情。

    之前就跟房东说了的要退租,不过当时说的是一个月,现在却是马上要搬走。

    让房东过来,就是让房东检查一下房间有没有什么损坏,免得以后扯皮。

    至于剩下二十多天的租金,那就不要了。

    小雯回来的时候,房东正在检查房间有没有什么损毁。

    这里发现一个问题,那里又发现一个问题,问题还挺多的。

    有的问题其实一开始就有的,但是柳青第一次租房子没经验,没有及时的向房东指出来,现在就栽到了他的头上。

    要是在昨天,他都要好好的说叨说叨。

    今天,已经身怀一个亿巨款了,他懒得去理会——不就是让他赔钱吗?那就赔呗,反正也没有多少的钱。

    小雯过来,听了一嘴,气就上来了:

    “老板,你不能这样欺负老实人啊!你那有的东西一看就是坏了很久的,你自己心里没数吗?要讹钱不能这么没良心吧?”

    房东看着她,很不高兴:“你是谁?你来插什么嘴?”

    “我一朋友,”柳青说了一句,对小雯道,“算了,是我当初租房子的时候没注意看,这个我认了,没多大事,该怎么算怎么算吧。”

    房东这才满意,继续找房间里的问题。

    大的问题没有,就是一些小问题。

    什么玻璃裂开了,门框变形了,地板刮花了一类的。

    钱没多少钱,就是有点恶心人。

    主要还是不想退押金。

    小雯被柳青止住了,知道他现在不在意那点钱,也就懒得说了。

    问他:“你这里买的电器和家具不会带过去吧?”

    柳青笑了:“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带过去干嘛?扔了就是。”

    房东眼睛一亮,连忙笑着说道:“这些东西扔起来也挺累的,要不我来帮你吧,给我五十块钱劳务费就可以了。”

    心里想的却是就将这些东西留着,然后打着拎包入住的广告提高租金。

    要是自己用得上的,就自己拿去用。

    如果他之前不那么斤斤计较,柳青也就同意了。

    一开始柳青确实是有着这样的想法,这些东西他现在住的房子里有着更好的,拿过去也没用,还占地方,不如送给房东算了。

    可现在房东把他也恶心到了,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就没必要了,我找两个环保工,让他们帮我把这些东西给扔了吧。”

    房东讪笑,感觉挺可惜的。

    心忖:“你早说这些东西你不要了,我也就不那么计较了。”

    他并不是真正的房东,只是一个二房东,收入并不是很高,当然是能扣一分算一分。

    小雯道:“这事我来办吧。”

    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

    “老李,现在有空吗?我这里有些电器家具要卖给你,都还挺好用的,你来看值什么价。”

    柳青听到她叫老李,就知道那电话是打给谁了。

    是一个姓李的收废品的人,经常去嘉怡小区里面收废品,也是他来访登记本上面的常客,连身份证号码都记得很清楚。

    这些家具电器,在他手上也能卖几个钱。

    在等待老李过来的时候,柳青就让小雯收拾她的东西,有用的就带走,没用的就扔掉。

    主要就是衣服。

    这姑娘不用化妆品,更不用护肤品,因为没钱。

    老李带着个人过来的时候,小雯都已经收拾好了,将东西都塞进了行李箱。

    这几年柳青也着实买了点电器,电视、冰箱、洗衣机、空调。

    家具就是买的床和两张沙发,一个衣柜。

    那个不值几个钱。

    这些东西卖给收废品的,卖不了高价,只是他们也没时间等待下去,怎么着都比花钱请人扔掉要好。

    没一会儿,房间里就变空了。

    屋子腾空了,房东将这样那样的损坏算到一起,加上卫生费,一共算了他七百多块钱的,在押金里面扣掉,最后还退了他点钱。

    那些家具电器什么的,老李也给了柳青几百块钱。

    宽带和有线电视都是接的房东的,不用自己去另外办理,走人就是。

    折腾到了八点多,两个人才拉着一个行李箱下楼。

    这个时候,小雯身上穿着的还是保安制服。

    拉着行李箱走出几步,柳青回头看着四楼,那一个房间现在还亮着灯光,应该是房东在打扫卫生。

    在那里和霍珍珍在一起住了几年时间,有着太多的回忆。

    霍珍珍离开之后,柳青一个人住的时候,经常会忍不住的想起当初的点点滴滴。

    现在,退了那房子,以后也不会再住进去。

    他们生活过的痕迹会被别人生活的痕迹覆盖,不再存在于这个世界。

    突然有一些感慨,然后笑了一下。

    挺好的。

    他们先打的回虹景花园,小雯换了一套衣服,这才出去吃饭。

    ——经过这么久的折腾,小雯的肚子又空出了不少,陪着柳青吃了一些肉食。

    就去的小区附近的木屋烧烤,也没吃掉多少钱,两百多块而已。

    这点钱对现在的柳青来说,连毛毛雨都算不上了。

    当烧烤摆上来的时候,他甚至连拍照都没兴趣了。

    ——以后不是一桌价值几万的饭菜,别想勾引他拍照。

    早已经摆脱那个层次了。

    但是在小雯看来,这吃的还是有点贵。

    她觉得花几十块钱,她就可以做的更好吃。

    回去的时候,她就跟柳青说:“青哥,在外面吃也有点浪费,又不怎么健康,要不以后我们自己做饭吧。”

    柳青怀疑的看着她:“你做的饭菜能吃吗?”

    小雯白了他一眼:“笑话,我十来岁的时候就在家里做饭菜,那一身的手艺都是磨练出来的。我老人家做的饭菜岂止能吃,简直太能吃了!”

    “你一个人做饭菜,收拾碗筷,没意见?”柳青试探着问。

    “你出生活费就没意见。”小雯道。

    “成,”柳青当下拍板,“先试用一天,看你做的能不能吃。能吃以后就这样。”

    他不是不会做饭,但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做过饭了。

    有时候做饭菜还有点兴趣,做一点自己喜欢吃的。

    但是,一想到收拾碗筷,就觉得太没意思了。

说说都是怎么干媳妇的 孩子没睡老公侧着做

    还不如多花点钱到外面吃。

    现在有人愿意给他做饭,还愿意承担收拾碗筷的活,那当然没问题。

    小雯主动提出这个要求,还是觉得自己占了柳青太多的便宜,有一些不好意思,总得找点事来补偿一下。

    ——谁叫他不睡了自己呢?

    ——以身相许人家不愿,那还不就只能做牛做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