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个个硬上弓免费全文阅读 六位师兄个个很难缠在线阅读

妙篇
 李一松刚坐定。

    李永昌匆匆来报,八方会派人来了。

    李一松歪嘴一笑道:“最终还是被他们发觉了。”

    李永昌担忧道:“这次怕不好糊弄了。”

    “来的什么人?”

    “天罗府副宗主钦莫,六坛级。”

    李一松轻松道:“走,会会去。”

    两人赶往兴隆客栈。

    客栈三楼,只有一间超大客房。是李家接待贵客专用,不向外营业。

    “哆!哆!哆!”李永昌以特殊节奏敲门。

    “进!”一个中年男音沉声道。

    李一松示意李永昌站在门外,自己推门进去。

    一中年人端坐在椅子上,两边各站了两个护卫。

    那中年人样貌普通,但举手投足间自信满满。

    李一松略一观察,至少五品!

    几个护卫也是六品。

    当下行礼道:“李一松见过宗主。”

    中年仔细端详了一阵,问道:“鎏金铜蚕是怎么回事?为何不报告?”

    李一松随意坐到左下手的椅子上,答道:“实不相瞒,在下也是在家父去世之时才得知鎏金铜蚕之事。当时同仁商会进驻兰州,飞虎寨、兰山派、伏龙山庄虎视眈眈,欲趁家父去世,族中无高手之际瓜分李家商会。形势所迫,在下不得已才行拍卖之举,引开飞虎寨、同仁商会。”

    李一松看那宗主并未插话,继续道:“在下也第一时间报告了同仁商会得到鎏金铜蚕之事,想必大总管已经得到此物了。”

    “哼!说的轻挑。你可知大明教捷足先登,早一步从田立业手中抢走了铜蚕?”钦莫冷声道。

    “那田立业?......”

    “死了!”

    李一松一阵暗喜。当然不能表露出来。

    “形势危急,为何不报告?我看,你就是故意的。”钦莫冷冷的看着李一松。

    李一松感应到腾腾杀气。

    四个六品,一个五品,真要动手,自己怎么着都得死。

    当下急声道:“是我考虑不周。当时府军也在关注着李家,若我贸然引进高手,组织必然暴露,得不偿失啊。这个麻烦只能由我解决。”

    “不过......”李一松边说边看向钦莫。

    “不过什么?”

    看来,今日要是不给个满意的答复,怕是脱不开身了。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飞虎寨已被我成功拿下,兰山派也已覆灭。伏龙山庄不日大祸临头,兰州已在我李家掌控之中,这不久是组织给我李家的任务吗?”

    钦莫不语。但强横的杀气已经收敛。

    “伏龙山庄怎么回事?”

    “禀宗主,在下已设计让伏龙山庄和自在宫交恶,自在宫少主白威已伏诛......”

    “什么?谁干的?”钦莫大奇道。

    “谁干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白自在只会知道罪魁祸首是张本源就够了。”

    钦莫久久看着李一松,想不到这小子如此阴险。知道再问他也不会说,继续道:“算你李家有点长进!不过,鎏金铜蚕由你李家丢失,还得着落在你李家找回。至于李老头故意隐瞒之罪还有你擅作主张之失,就交由大总管决断吧。”

    李一松松了一口气,应道:“请大总管放心,我不日就上凉州,鎏金铜蚕肯定能找回。”

    “哈哈哈哈!”钦莫一阵大笑,戏谑的看着李一松,“区区一个六品,有魄力啊。你可知凉州的局势?”

    “还请宗主指教。”李一松不紧不慢的说道。

    “鎏金铜蚕出世,消息不胫而走。现时虽然大明教夺得了铜蚕,但大漠帮、自在宫、胡商商会这些凉州本土大势力都盯上了。听闻长安帮、飞天剑派这些关中势力也已暗中派人前往凉州。凉州现在可以说是风雨欲来。”

    说着斜睨了一眼里一松,见他端坐入场,不仅有点诧异。

    “那倒是很热闹。”李一松说道。

    “热闹?呵呵,你觉得这些势力哪个你惹得起?”

    “我惹不起,大总管该没问题把。”李一松无所谓的答道。

    钦莫双眼一眯,继续道:“麻烦的是不良人也一惊得到了消息,大总管不便出手,不良人现在无孔不入,我们的活动大大受限。”

    李一松点点头,不再言语。

    钦莫起身,缓缓道:“但愿你能再造奇迹,夺回铜蚕,不然......”那眼神明显快告诉李一松“你小子这下麻烦大了”。

    李一松起身相送,说道:“在下定不负大总管期望。还望宗主在大总管那里美言几句。在下处理完兰州事宜,即刻动身往凉州。”

    钦莫不置可否,头也不回的走了。

    待上了马车,座位上不知何时放了一个盒子。

    钦莫以短刀挑开一看,是一叠银票,总有1万两之巨。

    当下也不言语,心忖这小子倒还上道。

    看着钦莫得马车走远,李一松叫李永昌进屋。

    “你也听到了,田立业死了。”

    “嗯。”李永昌点头道。

    李一松皱眉道:“大明教是个什么东西?”

    李永昌沉声道:“大明教为回纥国教摩尼教一个分支,教主座下设光明黑暗两尊者,尊者以下又有五仙师,各有绝技。又有原子一人,地位仅次于教主,但不参与教务,选定后在外历练,事迹成熟回教内挑战教主,胜者得教主位。”

    “看来大明教魔掌已经伸到大唐了。”

    “大明教一直在暗中发展,这次明目张胆的出手抢夺铜蚕,看来,是有人撑腰啊。想不到一个铜蚕引出这么多事故。”说着看向李一松,心忖不知这一招是福是祸。

    李一松缓缓点头,“这确是个意外。”想到凉州城群魔乱舞,李一松不紧有点兴奋。

    李永昌看到他的样子,担忧道:“家主,咱们下一步该如何?”

    “解决了伏龙山庄,就上凉州。”

    李永昌暗暗心惊,不知李一松哪来的底气上凉州。但也不好反驳。

    “走,先回府。”李一松领先出了客栈。

    李府内,又是另一番景象。

    族老尽心教导各人修炼功法。

    刘震宇、范老四这些人练的格外卖力,进境也最迅速。

    云菲菲一声不吭,在苏曼云的帮助下,勤练不辍,恨不得一日突破。

    苏曼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也不好相劝。只得在每次修炼结束后帮其运功。

    李府上下,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李一松撑起精神,捎上书房的房门。

    这是老爷子生前的书房。

    李一松打开密室的通道,硬撑着走进书房下的密室。

    关闭密室,养精蓄锐!

    ……

    翌日清早。

    李一松从睡梦中醒来。

    六品武者,开辟丹田紫府,体内心法无时无刻不再运转。

    体内真气生生不息,源源不断!

    不需要刻意的修炼,也能时刻运转自如。

    一夜长眠。

    李一松的精神恢复了很多。

    继续尝试吸收!

    不过,不同品阶之间无法越级吸收,现在看来,应该也是自己精神力不足的原因。

    直接尝试吸收高阶功法吧?

    试试自己目前的极限!

    同品阶……玄素经(残·五阶)和隐龙诀(入门篇·五阶)?

    李一松大胆得将两部心法拖入吸收面板。

    吸收!

    刹那之间,李一松头晕目眩!

    脑海之中的精神力。

    第一次如此现实的反馈到他的脑海。

    那感觉就像是一盆水,忽然被一个强力水泵抽取!

    盆中水被瞬间抽干!

    李一松白着脸,虚弱地瘫倒在地上。

    脑海中反馈出的信息。

    吸收失败!

    李一松强撑着感应了一下那两部功法。

    功法信息倒是没丢失?

    李一松倒是松了一口气,看来以他目前的精神力,还不足以吸收五阶心法。

    既然如此,那就慢慢来!

    从一阶到二阶、再到三阶、四阶……

    未来总有无限的可能!

    李一松闭目养神。

    休憩许久,精神状态才勉强恢复。

    看着依然未命名的一阶功法。

    李一松心有所触。

    江湖传闻《三生经》归纳了天下魔功的魔门无上秘典。

    如果说《三生经》集天下魔功之大成。

    那么……

    他手中这部可以无限进阶的功法,岂不是有机会集天下武学之大成?

    李一松眼中神光熠熠。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自己好好的活下去。

    活着,才能拥有一切!

    更何况,收集天下武学为己用,简直就是和整个武林作对。

    “好在我可以通过模板直接获取功法,否则的话,搜罗天下各派功法、武学的过程,必然比现在艰难千万倍不止!”念此,李一松心中稍慰,通过模板获得功法,相对来说隐秘了很多。

    只要小心一些,他还是有机会的。

    类似的成功案例也不是没有。

    但那都太特殊了!

    “不想那么多了,总要给这部功法起个名字。魔门有《三生经》……”李一松甩开脑中纷杂地思绪,沉吟道,“如果我这部心法,未来真能做到集天下武学之大成,那就可以把它看作天下武学之源头。”

    念此,李一松眼前一亮,“既然如此,那就叫它《归藏》!”

    功法命名成功!

    吸收功法对精神力的消耗太大,李一松暂时没有尝试继续吸收。

    即便闭关吸收功法。

    他也得先把李家内外安排妥当。

    李一松出了密室。

    便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传来。

    “家主可在里面,烦请二位帮忙通禀一下。”是苏曼云的声音。

    “喏!”门外护卫回应。

    李一松当即道:“不用了,直接进来吧。”

    书房门立刻被推开。

    苏曼云款款入内,焦急地开口,“菲儿她……”

    可是,话还没说完。

    便看到李一松书桌上的血包袱。

    再看李一松苍白的脸。

    苏曼云瞳孔微缩,忙道:“你受伤了?”

    李一松摆手道:“没有,你刚才想说什么,是云菲菲出什么事了?”

    苏曼云却满脸不信。

    李一松模样,看上去的确像是受了内伤。

    不过李一松不说,她也就没有再问。

    苏曼云继续道:“菲儿他情况有些不对,我想……你或许能帮到她。”

    “我?”李一松挑眉,将血包袱扔进木盒,起身道:“走吧,带我去看看。”

    苏曼云看着他刚装好的木盒,皱眉道:“这个是……”

    “给她治病的良药。”李一松拎着木盒走出书房。

    苏曼云虽不解,但还是连忙跟上。

    二人到了苏曼云的别院。

    李一松本以为云菲菲在哭哭啼啼地大闹。

    结果,他想差了。

    云菲菲就坐在门前,平静地看着院中老树。

    她的眼神。

    平静地让人感到可怕!

    苏曼云担忧道:“她醒过来什么也没问,就安安静静地吃了饭,然后坐在那里直到现在。”

    李一松没有说话。

    云菲菲这个状态肯定不对劲。

    不过……

    他没有义务去劝她。

    打破这份宁静很简单,李一松转身关闭院门,走到云菲菲的面前。

    将木盒打开,取出血包袱。

    包裹被慢慢拆开……

    看清包裹中的东西,苏曼云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苏曼云捂嘴。

    看到白威的头颅,云菲菲的眼神有了几分波动。

    她竟然咧开嘴笑了!

    那笑容!

    看得苏曼云毛骨悚然!

    云菲菲蓦地伸手,想要去抓白威的头颅。

    李一松却将它拉了回来,重新将它用破布包上,缓缓放回木盒,道:“它对我还有用,我宰了他,也不是给你解气的,你在我这里,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

    云菲菲抬头看着李一松,沙哑道:“你想怎么样……”

    李一松摇头,“这个你就不必知道了。”

    云菲菲蓦地起身,森然道:“我要报仇,一个白威,不够!”

    李一松笑了,“好!”

    “但是你的实力……”李一松话锋一转,摇头道,“还差得远呢!”

    “我会努力修炼的。”云菲菲眼中满是戾气。

    苏曼云看着正对话的二人,面前站着的仿佛是一大一小两个疯子!

    他们疯言疯语!

    甚至妄想着灭掉整个自在宫?

    明知道这是以卵击石。

    可是,苏曼云脑中却闪过云镇石夫妇教导她习武的画面。

    苏曼云闭目长出了一口气。

    睁开眼睛!

    她的眼神同样变得坚定!

    复仇!

    苏曼云也上前道:“我会陪菲儿好好喂招的!”

    “喂招?”李一松依然摇头,不屑的道:“不经历生死搏杀,练些花架子有什么用?”

    苏曼云反驳道:“练功,自然要先打好根基,更何况,我从小就是这么练的。”

    李一松笑得越发轻蔑,“恕我直言,你们兰山剑法,实在不值一提!”

    苏曼云竖眉,“你……”

    “难道我说的有问题吗?”李一松冷笑一声,逼问道,“你师父剑道修为不错,可他真正压箱底的绝技是什么?”

    “是寒冰剑诀……”苏曼云的脸色有些难看。

    李一松点头,意味深长的道:“云长老堪称兰州城六品之下第一人,剑道修为同样名震兰州城。他真正拿手的绝技,好像也不是你们兰山剑法里的招式吧?”

    苏曼云一时语塞。

    云镇石那一式剑招,杀伐暴戾!的确不是兰山剑法。

    李一松又道:“还有杨长老,她那手双剑,也不是你们兰山的传承吧?”

    苏曼云默默摇头。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这就是事实!

    云菲菲沉声道:“我知道父亲那一招,但是父亲不准我学。”

    这一点,李一松心中已有预料。

    不过从云菲菲嘴里说出来,倒也让他不用再凭白揣测了。

    毕竟那一招是脱胎于太玄剑的改化禁术,且不说裴家门规不允许他将那招传下。即便裴家允许,他也绝对不会轻易传给云菲菲,毕竟发动那招时会严重损伤自身根基。

    云镇石武道天赋不差,却迟迟未能突破六品。

    应该就是根基受损所致!

    云菲菲的武道天赋十分出色,年纪轻轻就已经踏入七品,只要她能耐住性子努力修炼,三十岁之前绝对可以踏入六品。

    云镇石对她寄予厚望。

    即便真有传她的心思,恐怕也要等她踏步六品。

    可惜了……

    李一松叹息,“那还真是遗憾啊!”

    如果云菲菲没有说谎,云镇石夫妇应该没有向云菲菲说出他们来历。

    这也就对上了。

    否则以云菲菲的性子,在白威威胁她的时候,她就该把裴家搬出来了。

    既然如此,引裴昱南下,就不能从云菲菲这里入手,不然反倒显得他别有用心!

    李一松心中已有定计,看着云菲菲道:“这段时间,你也去后院修炼,我会让李永昌和族中护卫和你喂招。”

    “好!”云菲菲认真的点头。

    李一松沉声道:“做好受伤的准备,我会吩咐李永昌不要留手。”

    “谢谢……”云菲菲低声道。

    李一松摇了摇头,拎着盒子走出院子。

    倒不是他突发善心,而是云菲菲的状态的确很有意思。

夫君个个硬上弓免费全文阅读 六位师兄个个很难缠在线阅读

    她在一天里经历了父母去世、恶少欺凌、同门反目、背叛,等等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曾经的她有多么天真,现在的她就有多么心狠!

    李一松甚至怀疑,即便白威不灭了兰山剑派满门,她也会将手中剑对准昔日同门!

    既然有成为好刀的潜质。

    李一松自然要物尽其用,好好打磨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