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态占有》双生子的玩具宠物

妙篇
 趁着等谭涛他们商量的时间,我也和沙梦泽小声打听到:“梦泽,他们的矛盾,你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吗?”
  沙梦泽叹了口气说道:“我也只是听说的,据说当年陈开阳和沙云峰勾结到一起,下药把林琅的妻子给侮辱了,然后还趁着大雨将她遗弃在了山区的路上,后来林琅的妻子就这么没了,林琅自然是要彻查此事,为了保下陈开阳和沙云峰,也为了保护两家的颜面,陈南平和沙老爷子就手段尽出,也不知道给林琅安了一个什么罪名,原本是要他退役的,但是好像他和唐公平有些关系,在唐公平力挺之下这才给他保了下来,但是他还是被调出了特种部队,最后进了山河市武警总队。”
  我做为一个局外人都听得火冒三丈,更别说做为当事人的林琅了,我骂道:“我靠,这陈开阳和沙云峰真不是个东西,这沙家……”
  我刚想骂沙家,突然想起来沙梦泽也是沙家人,把下面的话给咽了回去。
  沙梦泽看了我一眼,平淡的说道:“我对沙家也没啥感情,你知道我真实身份的。”
  不过骂人这种事,其实也是因为一时情绪激愤而已,经过这么一停顿和冷静,也没什么再骂下去的欲望了。
  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连忙给谭涛拨了过去,电话一接通我就说道:“谭先生,非常抱歉,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林琅与陈开阳他们之间的过节,如果实在勉强的话那就算了。”
  结果对面的接电话的人却说道:“您是刘先生吧,我是林琅。”
  我一听也是一愣,惊讶的说道:“哦,原来是林先生啊,这些战士的事,真不好意思啊,如果你……”
  林琅平静的打断我,说道:“其实战士们是无辜的,而且这和他们没有关系,只要您保证这些人没有问题,那么北部战区还是非常欢迎他们加入的。”
  我听完点头说道:“嗯,非常感谢你能这么说,这样,我这边还有事情走不开,方便的话你们派车或者直升机来接他们一下吧。”
  林琅说道:“你们的坐标或者位置告诉我,有多少人,我现在就去安排。”
  我看了一下眼说道:“京城老城厢区牌坊公园,大概32个人。”
  林琅回复道:“好的,我现在去安排,预计30分钟以后抵达。”
  林琅说完挂断电话递给了谭涛,谭涛接过手机,反手递了根烟给林琅,林琅默默的点上吸了一口,二话不说就去安排了。
  在此期间Abel是极为凄惨的,他被蔚蓝机甲打得鼻青脸肿,牙齿也基本掉光了,他甚至已经后悔吸收吞食了暴蜥领主的血肉,如果按之前的攻击强度,拳拳到肉在身上被打的咚咚直响,换做以前的身体,正常来说他早就应该晕死过去了,结果因为暴蜥族群的能力,防护力增强的同时,抗击打能力也强上许多,因此他却没有半分晕厥的迹象。
  蔚蓝机甲在这段攻防战中也得到了极好的锻炼,看Abel已经用不出什么新的能力了,于是我给蔚蓝机甲发出指令,让它们直接杀掉所有的血鸟,一会儿我去收集。
  蔚蓝机甲最后采用了极度冰冻将Abel彻底冻进了大冰坨里,然后一拳将他打碎,其他血鸟族群的家伙当然也一并按这种处理方式进行了消灭。
  之所以这么对待他们,主要是因为血鸟族群的特殊能力,他们可以利用临死前飞溅的血液逃逸一部分细胞及能量,从而重新成长出身体,因此如果直接使用传统方式,是极难彻底消灭他们的。
  我安置完那些改造战士,迅速飞过来将血鸟族群的碎块全都收集了起来,为了避免有逃逸或者遗漏,我又用大范围的精神力网络进行了扫描,没留下一丝一毫的血液残留,我发现没有任何异常了,这才往牌坊公园重新飞去。
  我所不知道的是,我只注意扫描特殊的精神力波动以及血液残留了,对于其它的东西并没有太过关注,而这里发生的一切状况一直处于一双电子眼的注视之下。
  电子眼的主人是一只机器乌鸦,通过它的眼睛,将这里的一切景象都实时传输到了凤凰湖畔的一栋工业风别墅之中。
  此时一块巨型屏幕面前正坐着一个正在操作机械手的胖子,他放大了屏幕上的一个位置盯着看了半天之后惊叫道:“英才,英才,快来,我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正在弹钢琴的晏英才略一停顿,回复道:“我不感兴趣,还有啊,英杰,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我在演奏的时候,不要打扰我,你还要让我说多少次。”
  晏英杰耸耸肩说道:“英才,不是我说你啊,你不能再这样了,有好好的能力不用,光靠我一个人,万一哪天我这些机械仆从们保护不了咱们了,咱们可怎么办?”
  听晏英杰这么说,晏英才这才真正的停下手上的动作,站起来看了一眼晏英杰,发现他正对着大屏幕拆解一只机械狗。
  刚想说点什么的晏英才冷哼一声说道:“你知道我对于机械、电子的产物又不感兴趣。”
  晏英杰翻了翻白眼说道:“大哥,真是没有天理了啊,你那对于信号和电子超强的控制力和感知力,不用真是太可惜了啊,我要是有你那能力,我的作品肯定更加优秀。”
  晏英杰一边说一边继续忙活着手头的事,他从机械狗的心脏位置取出了一个核心芯片说道:“你看看,这块核心芯片多漂亮,这里面封装了多少电路啊,太厉害了,真不知道这是哪家的产品,我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高的水准。”
  看晏英才没有半点反应,晏英杰也觉得非常无趣,眼珠一转连忙说道:“对了,我可发现这只机械狗并不是地球上任何一家企业所用的标准,甚至连文字我都没见过,而且还这么新,这就说明这只机械狗根本不是地球任何一个已知时代或国家的产物,那么他就只能来自外星球其它文明。”
  晏英才听到外星文明,这才皱着眉头走过来看了看,他凝视着机械狗,突然发现了其中的一些波动,不等晏英杰出手,自己接过了他手中的机械手操作杆,飞快的操作了起来。
  抹了抹头上的汗水,晏英杰洋洋得意的看着他的这位堂兄,其实早在他们很小的时候,晏英才就表现出比晏英杰还要高的电子科技天赋,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年纪稍长一点之后,晏英才只要一接触电子产品就会头痛、过敏,严重的时候甚至会休克,但是谁也没想到这大灾变一来,他电子科技方面的天赋又回来了,而且还具有肉眼就可以看见电波以及信号传输的能力。
  拥有这种能力绝对是天生搞电子以及信号研究的料,这让晏英杰羡慕不已,他也非常庆幸自己当时让机械乌鸦在周边巡逻,不然自己这位堂兄早就进了突变兽的肚子了。保风林收到的其实是沙云义发过来的秘密指令。
  从指令当中,他知道沙云义要在今天后半夜全面反攻了,让他现在要么想办法逃离,要么就是训练场找一个稳当的地方来保证自己的安全。
  保风林咬紧了牙关,最后决定还是留下来,因为他要亲眼见证陈南平死无葬身之地才能解心头之恨。
  与此同时,牌坊公园里的战斗已经进入到了收尾阶段,所有武装直升机、主战坦克全都被我收集了起来,一个个被绑成粽子一样的改造战士此时面如死灰,因为当他们看到周边口吐人言相互交流的变异兽,空中那密密麻麻的黑色无人机,还有那边十几台巨大且灵活异常的机甲,他们知道自己败的并不冤也并不窝囊。
  在冰弹、火焰、电击、凝胶弹等多种手段齐出的情况下,血鸟族群这边现在除了Abel还在艰难的战斗着,其它的小年轻不是被绞杀了就是被打残了,而Abel眼下也只能勉强维持住自己不马上落败罢了,因为他的孩子们已经完全落败了,那些空出手来的机甲仅仅是负责警戒周边,不让自己有机会突破包围圈而已,但是仍旧维持着这种攻击,很明显是拿他当陪练了。
  自从他成为乌托利亚郡的领主之后,就再也没做过这种长时间的近战搏击了,更别说是和机甲直接对战了,毕竟他再厉害也需要用身体去扛伤害,而且他们血鸟族群以精神力见长,放眼所有突变体族群,按游戏中的说法他们就是法师,所以一般也不屑于直接近战肉搏,更别说傻疯了和不知痛楚的机甲直接对战了,那纯属于是以己之短攻彼之长。
  Abel如果不是前些日子把暴蜥族群领主击杀,并吞噬了他的一些能力,眼下他估计也早就被打残了。
  其实Abel并不清楚,他眼前的这些机甲可不是他认知中的任何一款量子甲,这些量子甲是我们融合了几个一级文明科技的长处才打造出来的,其实它们也是有“痛感”的,只是这种痛感表现出来的是各种精确的数据而已,为得就是做出各种精准应对攻击与自主调整。
  以前的机甲之所以自我学习的比较慢,最主要就是因为它们并没有痛感,所以在受到打击与伤害的时候不会做出自主调整。
  而这些新一代的机甲被我们称为“蔚蓝战甲”,它们可是为了不久之后的星河大战做准备的,自然要趁现在尽可能的多进行实战检验,所以Abel就很憋屈的被迫营业了,当他手段尽出而且体力耗尽之后必然会落败。
  看着被打得只有抱头鼠窜,防多攻少的Abel,沙梦泽说道:“亲爱的,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狠了?赶紧收拾掉不就好了。”
  我却摇了摇头笑道:“梦泽,当年围攻咱们的突变体族群中,血鸟族群可是相当卖力的,现在好好废物利用一下,让蔚蓝战甲多多收集和分析一下数据,顺便把当年的仇报了,不然怎么能对得起咱们所受的一切呢。”
  沙梦泽点了点头便不再多说什么了,她可不是那种圣母心泛滥的人,而且她也亲历了当年的所有痛苦,所以自然也不会对血鸟族群有任何同情之心。
  不过我看了看那些改造战士却有点犯愁了,对血鸟族群我是能下得去手的,可是对于这些改造战士,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毕竟他们曾经是华-国的精锐部队,保家卫国他们是有功的,可是乱世之下他们的所做所为和北部战区相比就有着云壤之别了。
  我外皱着眉头问沙梦泽:“梦泽,你觉得他们应该怎么处理啊?”
  沙梦泽说道:“这有什么好纠结的,你扫描一下,看看哪些人值得救赎,或者他们是被逼的,把他们放了,或者送到北部战区不就好了。”
  我点头称是:“对啊,对啊,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记了。”
  我连忙和依依说道:“依依,扫描一下这些人,看看哪些人值得救赎。”
  依依哦了一声,然后开启了扫描模式,当然我的扫描光线那些改造战士是看不到的,所以在他们看来就是一个全副武装的人在他们面前走了一圈罢了。
  等我扫描完以后,黑蛛分身就直接将标记出来的人全拎了下去交给Lisa它们处理了,其他的人也被黑蛛分身在身上搜查了一番。
  剩余的改造战士并没有因为我拎走了一些人而害怕,毕竟他们是职业军人出身,所以有随时牺牲或严刑拷打的这种觉悟。
  可是接下来我的话就让他们彻底愣住了,只听我说道:“好了,那些败类呢,我已经清理掉了,你们身上被陈南平加装的设备我也除掉了,现在你们自由了。”
  随着我的话音落下,黑蛛分身直接去将凝胶弹网进行了回收,但是那些改造战士并没有动,就这么默默的看着我。
  突然有一个战士问道:“你,你,为什么这么对我们?”
 

  我笑道:“就因为你们曾经是保家卫国的战士,是真正的勇士,是整个国家任何人都值得尊敬的人,我希望以后你们还能保持你们的原则和初心,在这乱世之中好好活下去。”
  这名战士听完以后,立正站好向我敬了个军礼,有了带头的,其他的战士也纷纷立正站好向我敬礼。
  我点了点头,高声说道:“人民战士为人民,保家卫国洒热血,我希望你们能在这乱世之中,不忘初心,继续为人民服务。”
  带头的战士说道:“使命所向,心之所往。”
  我清了清嗓子说道:“对了,我还要给你们一个建议,北部战区现在建立了一个基地,如果你们还想继续做保家卫国的战士,你们可以到那里去报道。”
  所有的战士听我这么说,面色一下子就暗淡了下来。
  我疑惑的问道:“怎么了?有什么困难吗?”
  带头战士有点为难的说道:“其实我们也想,但是京畿警备区和北部战区不太对付,我们去他们那边,他们能信任我们吗?”
  我好奇的问道:“为什么?”
  带头战士砸吧了一下嘴说道:“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好像是因为陈开阳的原因,所以与北部战区现在的副指挥长林琅有过节。”
  我转过头来看了看沙梦泽,因为此时我们都全副武装而且带着头盔和面罩,所以我也看不见她的表情。

《病态占有》双生子的玩具宠物  

  沙梦泽和我心意相通知道我想问什么,但是毕竟现在不太好说,只是点了点头。
  既然沙梦泽证明了这个情况的真实性,我顿时心中了然,于是迅速拨通了谭涛的电话。
  电话在响了两声以后迅速被接通了,只听谭涛的声音已经恢复了以前的状态:“刘先生,我是谭涛,有什么事吗?”
  我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谭先生,我现在在京城,我这边有几个原来京畿警备区的战士,不知道可不可以接收一下。”
  谭涛一听是原来京畿警备区的战士,看了一眼一旁忙碌的林琅,砸吧了一下嘴说道:“他们可靠吗?”
  我笑道:“我已经扫描和检查过了,保证没有问题。”
  谭涛想了想觉得还是要征求一下林琅的意见,于是说道:“刘先生,因为这个事儿吧,他涉及到林副指挥,所以我要和他商量一下,稍等几分钟给您答复,可以吗?哦,对了,我怎么联系您呢?”
  我说道:“这样,十分钟以后我再联系你好了。”
  谭涛答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而京畿警备区的战士们互相看了看,脸上都充满了希冀,因为他们知道这事儿已经有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