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 天官赐福243章无删减

妙篇
天水圣地的到来让所有人又是一愣。
  天水圣地,应该bu属于这双方的任何一方的势力,最最简单来说,她们打起来了,天水圣地是笑着渔翁得利的那一方,或许最终他们也不会做什么,也不会说因为某个势力损失惨重,他们就趁机去攻打。
  但货真价实的就是,别人的势力被削弱了等同于他们变强了。
  所以,所有人都知道天水圣地什么都不用干,就让那水不悔一人代表个人就行了,这把火也烧不到天水圣地的身上的。
  然而,天水圣地的出现确实很让人不解。
  完全没这个必要啊。
  水不悔也是一脸的疑惑。
  什么情况?天水圣地这么来了?
  他根本就没有与天水圣地联系过,还有,这天水圣地是要站队哪一方?
  但是……
  这天水圣地来的第一时间,一位强者出手,化解了盛世皇朝一位强者对于苏家堡强者的强大攻势。
  所以,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知道天水圣地是站队哪一方了。
  “水君秋?你天水圣地是什么意思?”
  皇封阳指着天水圣地前方那名看起来十分俊朗的男子怒道。
  他就是水蓝心的父亲。
  说实话,确实帅,否则没这个基因也很难生出来这样级别的女儿吧。
  “你们这么多人都对本尊对父亲动手了,难道天水圣地就眼睁睁的装作看不见?”
  水君秋淡淡的说道。
  “所以,你天水圣地代表整个势力因为这个原因来了?”
  皇封阳眼眸一凝问道。
  “不不不,自然不止如此,我父亲也就是不悔尊者他身患暗疾,千百年来都饱受折磨,而万毒宗已经对于我父亲的暗疾做出了很好的治疗,用不了多久,我父亲的暗疾将能痊愈,而你们则要灭了万毒宗,因此,我天水圣地有何理由不出手?”
  水君秋说道。
  “哼!一个小小万毒宗,到底能否真正治愈不悔尊者还有待商榷。”
  “他们不行,难不成你盛世皇朝行?你跟本宗主说,你盛世皇朝能做到,那我天水圣地立马退兵。”
  水君秋眼眸一凝语气变得不善。
  “哼!”
  万毒宗上,水不悔落了下来,他看向旁边的水蓝心。
  显然,这个消息必然是水蓝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告诉天水圣地的,然后天水圣地那边经过商榷,选择以势力的身份出手!
  这并不是水不悔想要的结果,但木已成舟。
  他心里其实很纠结,一大把年纪了,还要给宗门带来这些麻烦,他不想!
  这种不想其实多于内心对于亲人愿意做出这个选择的高兴吧。
  “不管是出于保护万毒宗还是出于保护叶天逸,亦或者是保护了叶天逸,爷爷就能痊愈,都必须这么做。”
  水蓝心看到了水不悔的眼神然后解释道。
  “你这丫头……”
  水不悔摇了摇头。
  “心儿一直觉得,若是连自己的亲人都保护不了,那空有一身修为,空有强大的势力,又有什么意义呢?至少要做到能够保护得了至亲和朋友,在这个基础上再去考虑发展和其他的吧。”
  “你跟你父亲真是一个样子,作为武者,内心哪来的这么多的善,心太软终究走不远。”
  叶天逸这个时候说道:“我倒觉得蓝心姑娘说得没错,前辈这话说的不对,这心软和冷酷无情都要有,但若对亲朋好友都冷酷无情,也浪费了人间走一遭。”
  水不悔看向已经加入了战场之中的天水圣地的强者。
  “罢了罢了。”
 

  他叹了一口气。
  “终究这只是大陆注定要有的一次震动,就算想躲又能躲得了多久呢?”
  说完,那水不悔眼眸一凝。
  “既然如此,那就放手一搏,尽情的打一场吧。”
  说完,他闪烁到了虚空,加入到了天水圣地那一方的战斗之中。
  “谢了。”
  叶天逸对水蓝心道了一句。
  “理所应当的。”
  水蓝心说道。
  “那这一下,我们这一方也并没有太大的劣势了。”
  苏语宁看着偌大的战场。
  时间慢慢过去。
  一天又是这样过去了。
  叶天逸是没做啥,甚至还给小紫儿变了一些好吃的吃。
  这也算是打了两天两夜了,两天两夜的战斗,该损失的也损失了,就算没打完,但至少现在打不出什么结果了。
  后续还有好几个势力虽然又陆续加入到了战场,但双方几乎一直保持着均衡的情况,谁也无法真正奈何得了谁。
  像圣炎山,一开始也是只代表个人,但随着战斗的进行圣炎山也来了一大批的人,已经成为了宗门之战了。
  “撤吧,现在这样打下去的话并没有什么好处!”
  盛世皇朝皇封阳道了一句。
  “可恶!”
  阳神殿的人眼眸一凝,没想到广寒宫这一方会来这么多的势力,竟然连天水圣地都出手了。
  “广寒宫,苏家堡,天水圣地……”
  皇封阳看着那些强者。
  “今日这件事情我们没完,千影宗的这个场子也必须帮他们找回来,千影宗一百多名太古神王境的陨落,包括今日更多的强者的陨落,终究需要有一个说法,我们天越之地见!走!”
  “随时恭候。”
  苏池淡淡的说道。
  “撤!”
  “我们撤!”
  “回宗!”
  “……”
  然后来攻打万毒宗一方的那些势力也是纷纷带着伤员离开了万毒宗,回到了天越之地。
  不用想,之后另一方广寒宫等人回去以后,她们将相互制定一系列的方案,因为这些势力还要打,她们还要打很久很久!
  ……
  “其实要打我们也能打,为何要撤?”
  阳神殿一群人在虚空之上返程的路上。
  “基本上已经确定,广寒宫的太上老祖应该是出事了,所以没有打的必要了,接下来我们只需要制定针对于广寒宫的战斗就可以了。”宗主阳麟说道。
  “没错。”一位老者点点头,然后继续道:“一开始是广寒宫十二位仙子出手我们就感觉不对劲,但是她们只代表个人,但是随着战局的严峻,她广寒宫宫主也来了,代表广寒宫出战,那就意味着她们有着必须一定要出战的理由,而这个理由……”
  :天道中医诊所还有叶凡牵扯的不少人。
  老板徐惠,收费员程娟,黄主任,甚至是丁老药师。
  一个个音容笑貌尤在脑海,清晰如昨。
  叶凡所理解的天道更多的是道家的范畴,道德天尊在《道德经》中曾经说过: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由此可见,天道便是自然之道。
  因为无论是佛教还是道教,都是济助世人的教派,所以从某种程序上讲,佛本是道。
  徐惠徐姐是信佛的,所以信奉“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这句话。
  这或许就是她给自己开办诊所取“天道”这样一个名字的初衷了。
  叶凡也很喜欢天道这个名字,觉得有些超凡脱俗的感觉。
  不过,在师父面前,又不敢托大,于是恭恭敬敬道:“师父,给诊所取名字这是大事,当然是一切凭您做主了。”
  “嗨!我又不是那么古板的人,再说了,都什么年代了,哪来的那么多繁文缛节!”
  张柏礼似乎有点不悦,接着又补充道:“你是大学生,学历高,知道的词多。我就是个中专生,这方面确实不如你,可得实话实话。”
  叶凡知道师父所言非虚,不过毕竟时代不同,他那时候上个中专可比如今上大学难多了!
  难归难,他们老一辈学习的知识相对来说,确实匮乏了一些。
  叶凡已经领教过好几次师父的脾气了,略一思忖,只好小声说道:“师父您觉得取名叫天道中医诊所如何?”
  “这个有什么说法吗?”张柏礼立刻问道。
  “不怕师父您笑话,其实这也不是我想出来的,是我在许州工作过的地方,就叫天道中医诊所。”
  “哦,原来是这样。”张柏礼沉思了一会儿,轻轻摇了摇头,“乍听起来是不错,不过以天命名,是不是有点拔得太高了,太不接地气了呢?”
  叶凡仔细一想,确实如此!
  于是,他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接着又问张柏礼:“那么师父觉得叫什么名字比较好呢?”
  张柏礼紧锁眉头又思索了一会儿,突然展颜道:“被你这么一说,我想到一个名字,和天道很类似,我们不妨就叫它大道如何?”
  “大道?”叶凡重复着这两个字,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有何寓意。
  “没错,《易经》有云:一阴一阳谓之道。既然我们遵从的是道医门,自然是以阴阳以根本的。阴阳者,天地之道也,自然可称之为大道。”
  叶凡恍然大悟,连连点头称妙。
  他记得一阴一阳谓之道语出于《易经?系辞上》,原文是: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
  不过,人们往往会将“之谓”误记成“谓之”,毕竟这样读起来更加顺溜。
  “那就叫大道中医诊所!”张柏礼兴奋道。
  叶凡也高兴地连说了几声好。
  这时,师母从厨房走出来,好奇地看着两人:“你们在聊啥呢?开心成这样?”
  “我们在商议大事呢,你个老婆子不要来瞎掺合。”张柏礼没好气地回答说。
  又是被老伴语言暴力攻击,师母终于忍不了了,憋红了脖子道:“好你个老头子,今天是哪根神经搭错了还是咋的。几次三番地对我发火,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对了,你直接说出来不就得了。”
  “一次两次三次我都忍了,看在你刚刚病好,不跟你计较,谁知你还没完没了了!你倒是说说看,我怎么就招惹你了?说什么都不合你意!”
  师母机关枪似地发问,显然把张柏礼吓了一跳。
  叶凡也被师母这架势唬住了,赶忙站起身来打圆场:“师母您别动怒,我和师父正在谈开中医诊所的事呢。”
  “开诊所?”师母奇道。
  她刚刚把自己关在厨房里忙活,又加上炒菜的声音不小,想必没有听见两人的谈话。
  “没错,师父想在小区门口租个店面,他不是已经退休了嘛,在家闲着也没事。我呢,暂时也没工作,我们师徒俩正好可以一起开个中医诊所,坐诊看病。离家近,也方便。”叶凡解释道。
  师母先是一喜,不过很快愁云爬上了眉头,缓缓道:“这个计划好是好!可是开诊所得不少钱吧?”
  “这……”叶凡也不知怎么接话了。
  毕竟自己是掏不出一分钱来的,还欠着伟哥五千元的外债呢。
  师父说过会想办法解释资金问题,可是如何解决却没有明说。
  叶凡很清楚师父家的经济状况,大概率没有存款,即使有,也不可能达到五位数。
  要一下子拿出十万八万的钱来,除了开口向亲戚朋友借,似乎没有其它的途径。
  是呀,自己刚刚因为太想开诊所一展医术,太过激动,怎么把这茬儿给忽略了!
  做人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开办诊所所需的资金怎么能让师父他老人家去想办法呢?
  无论什么世道,千难万难,唯有借钱最难。
  更何况让一向正直不阿的师父向别人张口,于心何忍?
 

  只不过,叶凡掰着指头算,面对这笔“巨款”,自己即便想去借也是求借无门。
  想到巨款,倒是想起一个人来。
  那就是许州吴氏集团的二小姐吴雨桐,如果是她,这点小钱就算掉在大街上,都不带捡的。
  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
  还是那句话: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呐!
  看来,这开办中医诊所的事还是暂且打住吧,等哪天攒够了钱再作打算。
  就在叶凡一筹莫展的时候,张柏礼又说话了:“我说老婆子,你还有完没完了?家里的大事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别忘了户主是我,这套房子产证上写的也是我的名字。我要办的事,你阻拦不了我!”
  “你……你……要把房卖了?”师母惊呼。
  叶凡也听明白了,师父哪里是准备去借钱,原来竟是在打自家房子的主意!
  于是也急忙阻止道:“卖房子万万不可!这可是您二老唯一的住房,房子卖了到哪儿住去?。”
  “哪里说卖房子了,是拿着房产证去抵押贷款,等有钱了再赎回来就行。虽然说做了抵押,但是并不影响继续在这里住的。”张柏礼解释道。
  “那……那也绝对不行!师父,开办中医诊所的事并不着急,等我去上班攒够了钱再开也不迟。”叶凡急道。
  师母显然被老伴儿大胆的决定给整懵了,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没什么不行的,我意已决,我是师父,听我的!”张柏礼厉声道。
  “这件事绝对不行,如果师父执意如此,我们明天就离开江州。”
  “你……”张柏礼气得说不出话来。
  他万万没想到平日里看起来老实温顺的徒弟竟然来个釜底抽薪。
  如果叶凡真的离开江州,不在诊所干了,自己还开个什么劲。
  “师父先别动气,您对徒儿的一片苦心,我谨记于心。不过,您也说了,我的医术也算是今非昔比了。就算要证明自己的本事,又何必一定要自己开诊所呢?在哪里看病不是看呢,只要看好了就行,您说对吧?”
  “唉!罢了,罢了。”张柏礼叹了口气,喃喃道,“我老了,不中用了,能力有限,也帮不上什么忙。那就全靠你自己去打拼吧,相信以你目前的实力,过不多久,就能在江州市中医界闯出一片天地来。到时再开办自己的诊所,也算是水到渠成之事了。”
  师母见在叶凡的坚持下,老伴儿终于放弃了抵押房产的疯狂决定,不由得深深呼了口气。
  顿觉神清气爽,脚下生风。
  满脸洋溢着笑容道:“我也觉得这样最好了!你们不是早就叫饿了吗?饭菜已经做好了,我这就给你们端去!”
  “站住!”张柏礼突然大喝一声,“什么就最好了?这里有你什么事了?你过来,我有件事还没问你呢!”
  师母刚迈开腿走了几步,听了这话连忙转过身来。
  听老伴儿这说话的语气,显然是兴师问罪来了,于是战战兢兢地问道:“什……什么事?”
  “咱们小区的门卫李老哥说,在我住院期间,他曾经带着一帮邻居凑钱买了营养品送到医院看望我,怎么从来都没听你提起过?这么大的一份人情,我们不用记着还吗?”张柏礼铁青着脸责问道。
  “营养品?”师母听了一脸懵圈,“什么营养品,我从来都没在病房看见他们呀。”
  “他们是没进去,不是让医院的门卫给转交的嘛,你怎么就老糊涂了,记性这么不好吗?”
  “没有,从来都没有!”师母很肯定地说道,接着嘀咕了一句,“他们是不是搞错了?”
  “你这是说的啥话?人家好心好意买营养品去探望,这还能有假?”
  叶凡突然想到一个人。
  没错,就是光头强。

天官赐福 天官赐福243章无删减

  江州市中医院保卫科的齐队长齐东强。
  这个人心术不正,什么坏事干不出来。
  因此,叶凡推测十有八九是他从中做了手脚。
  其实这事也不难,当初十里新村的门卫李大爷领着一帮小区的邻居,得知老主任张柏礼生病住院了,便凑了钱买了些营养想要去住院部探望他。
  结果被光头强强行拦了下来,不给进入医院,其中缘由是不得而知了。
  不过,以光头强的为人,大概率是将这些营养品占为己有。
  然而编出一些瞎话的糊弄李大爷他们。
  原以来事情不会败露的,却不料被李大爷不小心给抖露了出来。
  当然了,这毕竟只是小事,光头强肯定早就计划好了,即使万一东窗事发,也肯定会编出一些理由来搪塞。
  无论是医院,还是当事人,都不可能揪着不放。
  更何况,他光头强可是院长陆泽的心腹。
  这点屁事算个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