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个个硬上弓免费全文阅读 六位师兄个个很难缠在线阅读

热文

云烟阁走水一事儿,萧炎也来凑了个热闹。

    他特意还提溜了些水果来看沈曦。

    说是来看她的,其实说白了就是来套话的。

    他想知道,沈曦若是查出幕后指使的人是谁,会怎么做?

    毕竟他和颜海澜合谋,想要毁了她在乞巧节贩卖的作品。

    “王爷似乎很闲啊?不知道我和闲王有婚约的吗?咱们自然是不是该避讳些。”

    沈曦将萧炎挡在门外,不允许他随意进女子闺阁。

    “沈曦,你还不知道吗?小皇叔之所以这几日不在书院。是因为他被我二皇叔召进宫里,谈及让他纳妃的事情。”

    萧炎在她耳边不停的喧嚷着,说皇上要给厉萧琛纳妃。

    而这个妃,好像与她无关。

    沈曦不气不恼,她和厉萧琛若连这点儿考验都经历不过,还怎么配在一起。

    萧炎的这个算盘,压根儿都吓不了她。

    “我相信闲王,就像我不想和王爷您有任何关系一样执着。”

    沈曦欲要关门,萧炎见话不投机立刻改口问道。

    “云烟阁如今损失惨重,前几日你送去的刺绣,怕是没有盈利可说了。”

    沈曦听他换了个话题,便没有再用力关门。

    “本王知道您嫉恶如仇,所以如果你知道这走水为人为,你会怎么办?”

    “王爷怕不是在说笑,自然是该报官报官,该赔偿赔偿,好不容易我有个地方可以赚点儿小财,却不知道被哪个挨千刀的断了财路。”

    沈曦泼妇似的插着腰,表情随时都有可能要给萧炎啐上一口千年老痰。

    “所以千万别让我遇见那个人,否则我见她一次弄死她一次。”

    萧炎看着她如此认真的样子,怕她真的会追查到底。

    立刻敷衍再次改口,道:“要不,我把钱财给您补上,不如就此算了吧。”

    “算了?王爷您说的倒挺轻巧。”

    沈曦撸起袖子就要和他好好说道说道。

    “王爷,你可知道?我每天夜里挑灯刺绣,眼睛都快瞎了,就为了赚那点儿蝇头小利。你一句算了,让我这口气怎么能咽的下去。”

    “要知道,人活一场气,要是这口气我不顺畅了,那我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萧炎看着她为了一点儿小钱,而和她争论。

    瞬时间觉得她有点儿可爱,明明是大家闺秀,却和平常家的姑娘一般,精打细算。

    难怪皇叔会喜欢她,原来是她的真诚招人喜欢。

    虽然他知道,君子不可夺人所好。

    可他就这么一次觉得,眼前这个喋喋不休的女子,甚是让他欢喜。

    沈曦看着面色已经变得逐渐变态的萧炎,立刻将门关了起来。

    硬生生的让萧炎吃了一个闭门羹。

    她在现代言情小说中,看到过有人描绘过病娇是如何形成的。

    她刚刚明显感受到了,萧炎逐渐在变成病娇化。

    所以她当机立断的赶紧关上门,生怕下一秒他就对自己图谋不轨了。

    沈曦再想想,也是非常的毛骨悚然。

    毕竟这里是现实,不是话本,也不是电视剧。

    万一真是变态,她找谁报警去啊。

    萧炎前脚吃了闭门羹,颜海澜后脚就找上了他。

    二人再次来到了后花园,萧炎对于颜海澜的亲近,是十分的反感。

    “王爷,您探听到沈姐姐要怎么做了吗?”

    “你只是烧了她的作品也就算了,为何还要纵火于云烟阁?”

    萧炎看着这个猪队友,恨不得伸手掐死她。

    “王爷,妍儿也不想啊,昨日事发突然,我本是前去纵火,谁知道她又送了几份作品过来,情急之下,为了逃生,忘记了带走火源。”

    颜海澜也不想把事情闹大的,她本是不想沈曦在乞巧节上出风头,所以才想着去把她的作品给毁了。

    同时,也好成了萧炎所谓的君子之美,让他帮沈曦从大火中取回几份属于自己的作品。

    谁知道,君子之美没有成,倒是一把火直接把云烟阁烧了个彻底,连副像样的作品都没有。

    也好在,自己姨母和萧炎多番打点儿,才没能让官府查到自己的头上。

    现下,萧炎的态度,是想要和自己撇清干系了。

    连忙又故作病态的求着萧炎;“王爷,我一定会证明,我是真的想要帮你得到沈姐姐的。”

    萧炎被她拉扯中,又是一个没站稳,掉进了池子里。

    这一次,颜海澜真的没有犹豫的跳下湖中去救萧炎了。

    只可惜,她这一次的救赎,可是带着让萧炎愧疚的救赎。

    那就是即使自己不会水,也要拼尽全力把萧炎送到了岸上。

    刚好,萧炎的护卫云落路过此处,顺势接住颜海澜护送上来的萧炎。

    而她自己,也因前后两次落水,导致风寒越发的加重。

    她甚至还一度用绝食,来逼萧炎她是真心想要帮助他的。

    可萧炎的情窦已经初开在了沈曦身上,所以这一世。

    无论颜海澜如何的作践,扮可怜,也动摇不了萧炎走向沈曦的心。

    直到,沈曦带着一些感染风寒的药,来看颜海澜的时候。

    萧炎也才一并入了她的闺房。

    “蓝二小姐这动不动就落水的陋习,可是很不好呢。”

    沈曦坐到颜海澜的床前,看着颜海澜面色苍白,嘴唇毫无血色可寻的样子。

    着实觉得她为了博得萧炎的同情,而这般作践自己,真的是太不值得了。

    颜海澜知道萧炎在,不好同沈曦撕破脸。

    而是继续扮可怜,委屈的说道。

    “沈姐姐,为何总对我敌意颇深,就因为妍儿自小就是个病秧子,所以才让沈姐姐觉得好欺负的是吗?”

    沈曦摇头表示,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反而更是坦然自若的放下药材和赔付清单,搁置在了她的床头。

    示意她药一定要吃,赔付的金额也一定要看。

    “沈姐姐不过就是毁了几副作品而已,大不了重新再绣几副便是,亦或是权当我们蓝家买了便是。”

    “你何须这般,一而再再而三的,上赶着欺负到我这一个病秧子的头上。”

    颜海澜颠倒是非,想要扮猪吃老虎。

    “是当真觉得我好欺负是吗?咳咳咳……”

    沈曦看着她都咳出血来了,也就不忍再多说些重话。

    “这赔付清单不过是赔付云烟阁的钱,我的那些作品也确实不值几个钱,就权当送给蓝二小姐了。”

    沈曦觉得,自己现下说的话已经算是客气了,要是换做平日里。

    她一定会把颜海澜鞭策的体无完肤。

    “所以,还请蓝二小姐,不要觉得生了病,就可以不负责任了。”曦起身到自己的案桌,把昨日走水后的清单取了过来,并不动声色的放在了蓝海心的面前。


    “什么?”

    蓝海心暴跳如雷,她本是来挑拨她去问颜海澜要赔偿的。

    怎么这会儿,她倒问自己索要赔偿起来。

    “沈小姐,莫不是在说笑吧,我只是来替自家妹妹说情的。”

    沈曦才不管她来这儿为何意,只要有一个人来替颜海澜说情,她就拿这个账单问她们所有钱财。

    她上下一共清算了下,也就一千两的赔偿金罢了。

    左右谁来求情,都不过是花一千两买个教训。

    只是紫竹默默的抽回沈曦放在蓝海心面前的清单,从自己的袖兜里从重新拿了个清单给沈曦。

    “小姐,闲王怕你觉得乱花钱,其实那次装修费用不是一千两,而是十万两。”

    紫竹的话,才是压倒蓝海心最后的一根稻草。

    沈曦是很意外,但很快她就拿着紫竹给的清单,对蓝海心说道。

    “既然兰姐姐不想替二小姐买单,那没有关系,我这就带着清单去找二小姐买单,并随了蓝姐姐的心愿,将二小姐赶出蓝家书院。”

    话落,沈曦就作势,想要打开房门朝颜海澜的房间走去。

    蓝海心怕沈曦出卖自己,连忙抓住沈曦的手。

    “好妹妹,别这么大动干戈,还是从长计议比较好。”

    “蓝姐姐,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沈曦知道,她想要金蝉脱壳,一来可以让蓝家付出代价,二来也可以利用这件事情,赶走颜海澜。

    紫竹知道,蓝海心有话对沈曦说,便识趣的离开了房间。

    紧接着,蓝海心关上房门,转身就跪拜在沈曦的面前。

    “蓝姐姐,你这是为何意?”

    “说来可能有些不可思议,但还请沈小姐信我一回,不要这么轻易的就去对付蓝海妍。”

    蓝海心一本正经的样子,让沈曦也有点儿惊讶。

    尤其是她不再称颜海澜是自家妹妹的时候,那表情可是相当的认真。

    “她背后势力,除了在皇宫里的姨母之外,还有萧炎,日后更是有些你意想不到的可怕暗巫势力。”

    沈曦对这些一点儿也不感到奇怪,但她还是继续装成一副吃惊的表情。

    “虽然眼下萧炎只是和蓝海妍合作,但日后,萧炎还是会对她动心的;你和我也都将不会是她的对手。”

    蓝海心一副为沈曦好的态度,希望沈曦不要急于求成,以免日后颜海澜会报复她。

    可蓝海心不知道,在颜海澜遇见她的第一秒开始,她已经将自己视为敌人了。

    若非自己带着前世模棱两可的记忆。

    她说不定又会和上一世一样,遭遇了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蓝姐姐,你怎么会这么说自家妹妹呢?”

    沈曦皮笑肉不笑的扶起蓝海心,动不动就跪的规矩,实在入不了她的眼了。

    兴许是在现代呆久了,所以对见面就下跪的习俗,十分看不惯了。

    “她不是我的妹妹,她也不配做我的妹妹,她就是个蛇蝎女子。”

    蓝海心一口气抱怨了颜海澜,更是自爆了自己的身份。

    “其实,我是重生回来的人,我说的话,可能沈小姐会不信,也有可能会认为我在说天方夜谭的话。”

    “但是沈小姐,我真的知道未来的变数。那个女人,三番五次的要赶我离开蓝家书院,这次若非您出手提醒,我怕已经没有机会留在这里了。”

    变数?重生?

    沈曦以为就他和厉萧琛的身份已经够奇葩了,没想到还有一个蓝海心也是重生的。

    她对着沈曦说了未来会发生的事情。

    其中就两点儿,直接命中了沈曦未来的变数。

    “说远点儿,沈小姐以后会成为未来万嘉国的皇后。”

    “说近点儿,过几日的乞巧节,沈小姐会因为肚子疼痛,而错失了参加乞巧节的机会,届时,蓝海妍会替您前去。”

    沈曦狐疑的看着眼前的蓝海心,她说的每件事情都是真的。

    但是她还想试探一下,蓝海心是真的重生,还是假的重生。

    于是故意问道她自己在未来的变数。

    蓝海心晦气的摇了摇头,对她说道。

    “遇人不淑,夫君与蓝海妍合谋,将我赶出夫家,并以不守妇道的名义把我扔进了乱葬岗。”

    “我拖着孕肚,垂死挣扎,从死人堆里爬起来并将我的孩子送到了官家学习。”

    “而自己也在孩子送走的那一刻,惨死于疫情站,待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就是那天,我在堂厅里要打太守家的二小姐。”

    沈曦也没有想到,她会把自己的秘密告诉自己。

    “你难道不怕我会出卖你?”

    蓝海心笑了,她可以帮沈曦改变未来被颜海澜欺负的变数,她又何必自掘坟墓的出卖了她。

    反正她们二人现在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所以,如果沈曦有心想要出卖她,那她以后被颜海澜欺负,自己自然也只是会袖手旁观的。

    “不怕,我相信我的眼光。”

    沈曦看她如此笃定,伸出手向蓝海妍说道。

    “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

    蓝海心不懂这种手势为何意,只知道沈曦将手递来的时候,她也回握回去了。

    “蓝姐姐,既然你能和我这么的坦诚相待,那我也就不瞒您了。”

    沈曦两根手指夹住清单,对蓝海心说道。

    “这清单上的价格,我肯定是要蓝家照价赔偿的,但至于怎么赔付,还请蓝姐姐像平日里一样,表现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即可。”

    蓝海心知道,沈曦这是在保全她的做法。

    “若是蓝家不肯赔付,我可以选择报官,亦或是……”

    是什么?

    蓝海心和她是心知肚明,自然是赶走颜海澜的小把戏。

    她们可都是在颜海澜手上吃过亏的人,重生一世后,也都不会再给她任由宰割的机会了。

    所以,这也算的上是闺中密友联盟复仇记了。

    二人达成了前所未有的统一,蓝海心悄咪咪的离开了沈曦的房间。

    紫竹在她走后,问小姐为何不连带蓝大小姐一并收拾了。

    沈曦摇摇头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她也是个可怜人。”

    沈曦知道,这次纵火和蓝海心也逃不了干系,但她和自己有一个共同的敌人。

    那就攘外必先安内,先把颜海澜处理了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