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个个硬上弓免费全文阅读 圣僧…快不行

热文
正在大家僵持不下,拿不定主意时,边上有人插话道:“要学生看,此事不难,凭借丁三公子的人望,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这是林初见气不过昨晚丁三公子给自己的突然袭击,差点把自己弄成“残废”,这不,终于等上机会了。

    丁三公子一听,吓的脸都绿了,哎呀呀,小祖宗,这话能乱说吗?最说了纹银百两,说是百两,起码也要300两起步,上哪里去找?把祖房卖了也凑不起啊。

    众人一看丁三公子的神情,全哈哈哈大笑起来,此时门外又来人了,正是傅山、其子傅眉、与二孙莲苏、莲宝,加上各人随从,园子里登时热闹非凡,

    丁秉廉一看耐不住了,丁家自老爷子归西后,就没有见过像现在这样多的人物,连忙安排午饭,临时去买菜准备食材,再去叫厨子肯定是来不及了,上清和元叫四桌外带来芙蓉园,明时也有外卖的,没错,而且外卖的方式很周到,比如,客人来店里叫桌,安排2桌酒菜,送去某地,还有叫厨,就是客人提前让饭店派厨子、小二去某地烧菜,另有一种跟后世的外卖差不多,叫菜,不过要去饭馆订好几日的菜,限某时某地送过去,在后世的电视剧中全是送到牢房里,给某个坐牢的犯人吃,其实,这种送菜方式很多的,如家里有病人,不宜出门,一些书生身边没有佣人做饭,像临时叫菜的很少,为什么?因为你派人去叫菜,不如派人直接买回来了。

    在古代,吃饭上桌有很大的规矩,不能乱来,坐位搞错了,就是大事,而且每一桌上都有主位、次位之分,桌跟桌之间又有主桌、次桌之分。

    主桌上一般都是主家家主主位,可是今天不同,丁秉廉作为家主,主位是咱们的林初见,次位是魏一鳌,人家目前是太原府学正任教谕,接下去是毕振姬,也是晋中太原高级学院任教导,其次才是家主丁秉廉,目前是《太原周报》主编,官位最小,马生、戴廷縂作陪,另一桌上是傅山一大家子,加上二公子、三公子作陪。其余二桌就是丁家的家人内眷了。

    林家嘉作为一个技术型宅男,最不习惯的就是这种场面应酬,吃吃喝喝,虽不喜迎来客往,却也是个吃货,听说今天丁家外叫的是清和元,立马想到的是头脑,又一望傅山,这不是发明头脑的人吗?其实,此时的清和元头脑羹远不如后世的追捧,因为有傅山的名声,清和元的头脑羹才出名了,成了一大亮点,凡是有名人作记,就会火爆,就此想起了文会,也需要名人撑场子啊,关于举办费用,作为后世过来的人,这个营销的手段还是知道许多的,虽没有做过,还不能抄吗?林家嘉又转变为林抄公了。

    在座的都是文人,不是商人,对赚钱这些生意场一无所知,林家嘉两碗米酒后,又开始嘴贱了,开口说道:“各位先生,其实这个文会奖品不用先生们付出,只要放出风声让商家赞助出资,说不定还能大赚一笔,马生接口道:”初见有所不知,以前文会也有赞助出资的,可是往往会被出资人左右文会的公平,到最后弄的很尴尬。”

    林家嘉说道:“学生说的赞助跟以往不同,以往出资人只有一家,如果是多家的话左右不了文会,还能让他们出钱,出人,出物,出食,到时各位先生只要按着文会安排进行即可,一文钱也不用花。”

    林家嘉说完后,立马就引起来了所有人的兴趣, 马生说道:“那就说说,怎么个不花一文钱,举办文会。”

    林家嘉道:“此事简单,五日后选一个地方,开一个招商引资的文会发布会,把文会上的广告权、冠名权、摆摊权、赞助权拍卖出去,再弄一个义卖,捐助,想必文会的所有化销绰绰有余了啊。

    咦,这可是新鲜了,丁三公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林家嘉背后道:“说说这些什么权,怎么个弄法。”

    唉呀,林家嘉一拍脑门才知道又要上课了,所谓广告,明时哪有后世这样专门研究,自成一门学科,在明时,商家做的弄一块招牌,挂一面小旗而已,要不就让伙计在门口招乎吆喝几声,不成系统,此时林家嘉又被架火上烤了,硬着头皮说开了,“广告权,就是指定商家、大商行等,得到各为先生许可后,就可以在魁星楼前,摆放商家的牌子、横幅、张贴海报,发放传单等,当然上面的内容就是商家自己决定跟各位先生无关。

    冠名权,就是指定某一商家,可以用文会之名,比如太原城清和元中秋文会,何记商行中秋文会。只要给出银两适合,得到各位先生许可,就可以这样使用。

    摆摊权、在魁星楼周围,用白石划好地块,只要商家出资租下,就让其摆摊做买卖。

    赞助权,就是针对大族大户人家出资文会的,先生们可以在魁星楼前立榜单告知”天下”此文会由谁谁谁赞助。

    这样出资的人得到了实惠及名声,各位也得到了想要的,这叫做“双赢”。

    说到此处,林家嘉也口渴了,端起一碗羊杂汤猛喝,而众人听的发呆了,这世上还有这样赚钱的法子?

    丁三公子说道:“这法子能行不?”

    不想傅山插话道:“我看行,行不行试一试就知道了。”戴廷縂说道“妙哉!不过最好要有官府出面背书才好。”

    魏一鳌却摇头道:“这样做有损文会形象啊,透出一股铜臭之味。”毕振姬也应和着附议,丁秉廉也作眉头。

    戴廷縂却说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某看初见老弟的办法可行,要不这文会没有银子,想要举办万万不可行。”

    提出要举办文会的是马生,只要能举办,用什么手段不在乎,所以说道:“此次文会与往不同,以往是每年一次,自从清廷入关后,就此终止了,时隔多年,再次开文会,必将引起轰动,所以这一次的“魁星者”奖励要提高数倍才好。”

    这位马生站着说话不腰疼,能不能开,还未知就在说奖金了,可是咱们的林家嘉却不合时宜地应和道:“马先生此话说到了重点,要学生看啊,“魁星者”多弄几位出来,再弄几位“文魁”出来,接下去就是“文星”,中奖率越多,这“文会”就越热闹,依学生之见,得“魁星者”纹银八百两起步,得“文魁”者三百两,得“文星”者为百两,这样才有轰动效果,而这费用么,还得在那些赞助商家身上打主意,自古晋商富可敌国,区区百两不在话下,说不定连明年的文会也包了,这事学生看,就由马先生、丁三公子去张罗,学生初来乍到,只是出个主意还行。”

    此话一出,大家全傻眼了,林家嘉还不知道自己的话代表着黎城,在众人看来,就是最后的决定啊。

    戴廷縂跟傅山对望一眼道:“这就定了哦,此文会有黎城背书,大大可为,太原各衙门配合就成。”

    听到此话,林家嘉感觉不妙,好像被套进去了,细细一想恍然,唉呀呀又多嘴了。既然这样,就不客气了说道:“学生出纹银1000两拿下“广告权”。

    不是说好了要开招商会吗?这就先开始了,众人一听,全部厥倒,林家嘉一看苗头不对,又说道:“噢,要是有人出的比学生多,学生就礼让了。”众人再一次厥倒。

    在这些明人看来,这位林大人,林首长在为这些稀奇古怪的名称定调,就是说每一个什么权,千两纹银起步。

    大家半天没有反应,全是面露难色状,林家嘉又后知后觉道:“各位老师,学生说广告权千两纹银买断是有原因的,这广告可以采用多种手法,比如用长一丈,高三尺展板,写上某某商行,经营品种之类,放置在魁星楼外,商家花银十两,到时有那么多人看到,为商家扬名,你们说值不值吧,到时学生做一百个展板,让一百家商号、店铺、老字号去扬名,加起来千两纹银不就到手了吗?还有传单,让人发放,上面也写上这样的字样,某某绸缎铺有上好绸缎出售等等,某某首饰胭脂有新货等等,让这些商家出个一两纹银,你们说值不值?哦,还有在太原城最热闹场所街道,拉几条横幅,这横幅可以竖拉,挂满整个街道,上面写上某某书商、某某米店之类收广告费三两纹银,弄它几百条出来,还能增加节日气氛,你们说值不值吧。还有小旗,小旗上也写上商家之名,免费发放,只要有人拿在手里把玩,就是自动在为商家扬名啊,收商家几钱的纹银,你们说值不值吧。这些所花成本轻微,而得到的远远不止啊。当然了,这冠名权、赞助权就是一锤子买卖了,没有这么多花样。还有摆摊权 ,这些小商小贩也收不了多少,不过有比没有好啊。”

    呜呼!众人这才恍然,原来如此。山西太原自古出名人,而且是大名人,比如,王维,王昌龄,王伦,王翰,白居易,温庭筠,元好问,罗贯中, 廉颇,郭淮,杨业,杨延昭,狄仁杰,每一位都耳熟能详,廉颇,战国末期赵国的名将 。狄仁杰 ,唐代、武周政治家。 杨业,杨家将,北宋名将。白居易,唐代三大诗人之一。 王昌龄,盛唐著名边塞诗人,后人誉为“七绝圣手”。罗贯中,《三国演义》的作者。刘知远,五代十国时期后汉开国皇帝。还有王坦之直到现在的傅山,这些人物全出自太原,数不胜数,要说整个山西的话,那么名人就更多了,尧舜禹咱就不说了,先说先秦,有晋文公、介子推、荀子、赵武灵王,汉朝的卫青、霍去病,隋唐有尉迟恭、薛仁贵、王之涣、柳宗元、宋辽金元有杨延昭、司马光、关汉卿、姚天福,王崇古、张四维,个个都是国家之栋梁。

    一觉醒来,咱们的林家嘉变成了林初见,此时芙蓉园外挤满了文人墨客,仿佛整个太原读书人全来了。有几位明显地位高一点的文人,正在跟丁三公子高声阔谈,敢情昨夜开文会,没招呼而在争论,说什么要再开一次文会,让大家见见这位从黎城来的林初见。

    其中一位叫马生的老学究在蒙学时,曾跟傅山同桌,所以也是提出要重开文会的倡导者,另一位老学究毕振姬在太原很有名望,毕振姬书院就在长治跟晋城中间的高平,如果没有黎城在原本的历史中,毕振姬任清廷官职为山东济南参议道。 后调任广东兵备驿传水利道。 又升任广西按察使。

    不过在公元1645年时,被黎城任命他为山西平阳府教授,后为山西平阳希望小学校长,后又被黎城委派到晋中榆次成立太原高级学院任教导,这不,跟马生串一起也来起哄了。

    另一位就是魏一鳌,现任太原学府教谕,魏一鳌的老师就是孙奇逢,孙奇逢来到黎城,在城外开设学堂,又有黎城支持,魏一鳌就追随老师发扬理学,在明末清初的北方学术思想圈是个很有影响的人物,听说傅山昨夜的文会,出了一首诗词,一大早就想来会会这位诗人。

    黎城对待这些文人,属于自愿为原则,想去清廷为官,不会阻拦,也在学术方面不作评价,想留下来为黎城服务,就封个官职,给出薪酬待遇,一样也不会少,目前大多数的文人,就像毕振姬、全祖望、龚鼎孳、魏一鳌、包括于成龙一样,谁是统治者就为谁服务,难道非要弄个死节,才算忠孝?于成龙就是代表。

    顺治四年(1647年)至顺治八年(1651年),于成龙到太原崇善寺开办的学校学习了四年,不想太原城被丁三公子一搅和变了色,在后续的普查人员中,黎城发现了在崇善寺学堂求学的于成龙,当即费见深就下了文书,让教育部吴颖发录取通知书,让于成龙来黎城高等学院学习一年,也正是这一年,于成龙去顺天府乡试又落榜了,这年他已经三十五岁了。

    于成龙兄长于化龙病故,三子于廷元出生,全家生活的担子落在肩上。父亲于时煌年老多病,要人侍候汤药,继母李氏虽健,也已暮年。长子、次子上学,全家开支很大,家资因此受窘。于成龙为了养家糊口,供子上学,整日忙于家务,再无工夫参加科举考试了。可是黎城的一纸录取通知书,搅乱了于成龙原本的历史进程,彻底改变了他的一生。

    要说黎城这几年来,改变原本历史最多的就数许多人的前程,于成龙就是一个代表,虽大器晚成,却兢兢业业,为官克俭,所以在这张特别的录取通知书上,写明了于成龙在学期间,不用衣着住行费用,学院全包,还有一笔奖学金可拿。

    当时,于成龙就惊呆了,这世上还有这等好事,多方打听之下,才知道黎城学院确实有奖学金一说,专门发给品学谦优生活困难的学子,在黎城高等学院进修后出来的人物,不用科举,直接为官,就是国子监啊。

    先不提于成龙为官,就说丁三公子此时那里见过这等阵仗,来的几位全是山西有名望的大儒学者,连傅山的挚友戴廷縂也来了。

    丁三公子团团转着作拱手礼,“我说各位大人、先生呐,请进园子慢慢说,在门外不妥啊,有失礼数,请,请。”就这样一大帮人迎进了芙蓉园,在昨夜还没撤去的“文会”桌面上就坐,商讨起重开文会的事宜。

    最后林初见出来见礼,看到许多来者都是耳熟能详的名人雅士,着实心底发虚,手心冒汗,内心里不时冒出二字“低调,”低调才是王道啊,如果像昨晚那样,不就更惨了吗?千万别冒头。马生、毕振姬、魏一鳌、戴廷縂看着眼前这位林初见,小心翼翼、谦虚不燥、礼数有加很是喜欢。

    而林家嘉,此时应该叫林初见,越是卖惨越让人不信,“学生我真的不会诗词啊,各位大人先生们,不过学生对地理、物理、机械冶金方面学的多点,不过这些也就学个皮毛,要论君子六艺琴棋书画,学生很是惭愧,一窍不通,呵呵!”

    信你个鬼哦,戴廷縂看着林初见越感兴趣,就问起了对医学上的问题,“听闻黎城人民医院能医好不治之症,对瘟疫有独到的预防及治愈,不知这位小兄弟能说明一二?”

    戴廷縂问医学,也是受傅山影响,黎城医好不治之症只是利用库存抗生素医好了几位“肺痨病”,就是肺结核。

    林初见一听就不好了,昨日要重现了啊,连忙说道:“看病问药学生真的一窍不通,只知道人得病,都是有害细菌侵入人体内部所为,这瘟疫就是这样子的,所以要预防,主要是卫生,这些有害细菌就不会进入人体内了。”

    戴廷縂又问道:“这个细菌看不见,摸不着,怎么去预防呢?”

    林初见连忙道:“这个,有些是能看到的,有些要用显微镜看,放大一百倍,什么样的细菌都能看到,呵呵!”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又犯贱了,连忙住口。

    边上的毕振姬接口道:“想不到林小弟连医学也有造诣,说法独到,令人大开眼界啊,可问这显微镜是什么宝贝?”

    啊呀呀,此时的林初见又想着要逃了,这个,那个,跟一帮老学究谈现代医学,怎么谈?再说了,自个也一知半解,他们也不是专业郎中,只是好奇而问,硬着头皮解释,说着说着就发现不对了,所有人全在看着自己,口吐白沫状,最后来了一句惊人之言,“有没有病,只要拍一张X光片子就能看到。”

    咦,那么这个爱可死光的又是何物啊?林初见傻掉了。半饷道:“啊,啊,学生头疼,内急,换衣去。”说完咱们的林初见落荒而逃。

    最后,一帮人敲定八月十五中秋节举办文会,地点就在魁星楼,说起这魁星楼坐落在东大街上,楼内供奉着能够主宰文运的神明魁星,由此得名魁星楼。

夫君个个硬上弓免费全文阅读 圣僧…快不行

    传闻中的神魁星,右手高举一支斗笔,左脚跷起,据说那斗笔点到谁的头上,谁就能中状元。所谓“魁星点状元”,就是如此。在远古的传说中,它能够与神明相通,大风吹起塔边六角的铃铛,发出悦耳清脆的曲调,仿佛是向神明传达愿徒的声音。不仅令读书人对其顶礼膜拜,祈求在科举中榜上有名,而且连平民百姓也向其焚香叩求,以祈祷本地文人辈出,文风昌盛。

    八月十五魁星楼文会就此商定,而此时距八月十五还有一月,既然在魁星楼举办文会,那么就要设一个彩头,用什么做彩头,一帮老学究给难住了,有人说,魁星者奖纹银百两,又有人说不妥,百两纹银不是小数,谁出?还是用实物为佳,大家僵持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