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 天官赐福免费观看完整版动漫

热文
浪漫火焰餐厅的更衣室,冷妍换上灰白格子裙的女仆装。
  恰巧,一个女侍应走进来,有点奇怪的问道:“特瑞莎,你不是已经辞职了吗,怎么又来上班了?”
  冷妍脸上露出一丝尴尬,“我的助教名额被人给顶了,我只能回来上班。”
  “那你毛衣厂的工作呢?”女侍应又问道。
  “都还在做,那边是计件的,这里计时,我能安排过来。”
  “我的上帝,你真是太勤劳了,两份工作,要把你所有时间都挤占了,你还怎么享受生活?”
  无视自己同事的小鸟喳喳,冷妍坐在椅子上深呼几口,慢慢调整自己的心绪、表情,努力让自己露出最甜美的笑容。
  她要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现出来,那样就可以多收一点小费。
  “人生没有等待,一切要靠自己争取!”
  这就是冷妍的人生格言,她也一直遵循这条格言去经营她的人生。
  冷妍出生在边疆生产建设兵团,在家里排行老三,他爸妈职位后面都带长,家里条件不错,在家里排行老二,从小没吃过什么苦。
  他爸妈什么都好,就是好攀比,也不比别的,就比孩子。一心想让自己家里的孩子,做其他家长嘴里的“别人家孩子”。
  就是为了攀比,两口子对家里的三朵金花都是精心栽培,不但打扮的花枝招展,也让她们去少年宫上什么兴趣班。
  天高皇帝远,在那特殊的年代,动荡并没有波及到那里,这让冷妍能够自由的茁壮成长。
  她也很给父母争气,学习出类拔萃,人也长得亭亭玉立,在少年宫也是脸上抹的红红的,站在C位领舞。
  整个少女时代,她一直就是天山上的雪莲花,傲视山脚的杂花野草。
  然后,在继续成长的过程中,不如意也不期而遇。
  考上京大,来到繁华的京城,给冷妍带来绝对的冲击,那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眼皮子确实太浅,边疆那块小池塘,哪能比得了京城的波涛汹涌。
  学习,冷妍虽然一直处于顶尖,可进入大学后,她不能再一览众山小,在她的肩上,压上了三座大山——赖山、南山、贞山。
  留在京城,是冷妍那时候最朴实、最真挚的想法,可是随后,更大的冲击来了,公派留学。
  虽然她耍尽心机,想要获得一个名额,可毫无意外,她失望了,两个名额被两座大山瓜分。
  凭什么?
  到底凭什么?
  赖山就算了,表现出来的气质就知道不是一座普通的山。
  可贞山呢?
  啊,一个胡同串子……
  她虽然想不通,可面对现实,她也很快就放下了自己的执拗。
  毕业、分配工作,找了一个男朋友,在男朋友不俗家世的支持下,她来到了传说中的国外,犹如童话世界的羙国。
  到了羙国,智商不低的冷妍很快的醒悟,童话里都是骗人的,羙国是天堂,但不是她的天堂,是有钱人的天堂。
  痛定思痛,冷妍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努力方向,把狗屁的爱情远远抛开,一门心思搞钱。
  然而,这样的生活很累,真的很累,可她依然坚持着,她相信迟早有一天她会来个阶层的飞越。
  她还有一份保存的很好的资本——左手臂上一颗滚烫的守宫砂。
  切了一块法式鹅肝塞到嘴里,含了一口1980拉风,南易微笑道:“哈维,可以试一下这个酒,口感很好。”
  哈维·斯佩克特端起酒杯呷了一口,赞道:“口感的确不错,以前没有见过这个牌子,新酒庄出品?”
  “是的,新品,目前还没什么名气。”
  哈维·斯佩克特,蕾切尔介绍给南易的新律师,名声有点狼藉,经常给一些恶棍打无罪辩护和降低刑期的官司,成功率很高,所以他的收入也非常可观。
  在刚才愉快的午餐中,南易和哈维已经谈妥了合作的细则,南易需要有哈维这么一个人,替为他办事的人免除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南易给的价码不低,哈维能给出的服务也会很周到,双方都挺满意,于是才有了扯闲篇的时间。
  “亚当,你喜欢钓鱼吗?”
  “河钓还是海钓?”
  “海钓,原来我喜欢河钓,可从前几年开始河流里面的亚洲鲤鱼就开始泛滥了,鳟鱼、鳕鱼的身影都看不到,我也只能选择出海钓鱼。”
  “那周末我们可以一起出海,对了,我还没有钓鱼证。”
  “这个很简单,可以交给我来搞定。”
  “那好,就这个周六早上八点,四十五号码头。”
  “好的。”
  哈维感觉到南易想要结束这顿午餐,于是就说道:“下午我事务所还有事,我们就到这里?”
  “OK。”
 

  结过账,南易和哈维一起走出餐厅。
  冷妍从更衣室出来,走进餐厅,和要换班的女侍应点头问好,接着职业化的笑容挂在脸上,站在待客区。
  忽然,她浑身一震,流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透过大门的玻璃,门外依稀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边上有几个一看就是保镖的人物在拱卫着,和一位西方男子谈笑风生。
  接着,有保镖打开后车门,那个身影和西方男子握了握手坐进了车里。西方男子就那么站在那里,目视着车队离开,才走到门童的边上接过车钥匙。
  “南……南山补丁侠?”
  南易的车子直接来到了纽约大学,今天这里有一场半公开性质的关于互联网的讲座,南易寻思过来听听。
  其实公不公开也无所谓,在大学蹭课听,南易有相当丰富的实战经验。
  如果只是偶尔来蹭课,随便找个教室钻进去就行,不用管大教室小教室,很少有老师注意到教室里多了一个不是自己的学生。
  想长蹭也简单,请整个班的学生喝一轮饮料就行,自己的利益没有受到侵犯,既得利益者又懂装孙子的话,学生们并不会在意自己多了一个编外同学。
  南易进入一个阶梯教室,打量了一下,虽然说是半公开的讲座,可来的人并不是很多,来的基本应该本身就是学计算机的。
  找了一个角落坐下,南易静静的等待讲座开始。
  大概过去了五分钟,一个穿着衬衣牛仔裤,年龄大概三十刚出头的年轻人就走向讲台。
  没什么废话,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名字叫迪克,就开始进入正题。
  “互联网的发展始于1957年,那一年,苏修发射了人类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Sputnik。作为响应,羙国国防部组建了高级研究计划局,开始将科学技术应用于军事领域。
  1965年,MIT林肯实验室的TX-2计算机与位于加州圣莫尼卡的系统开发公司的Q-32计算机通过1200bps的电话专线直接连接。随后ARPA又将数据设备公司的计算机加入其中,组成了实验网络……”
  迪克先把互联网的发展史说了一遍,其中穿插一点自己的见解。
  接着,迪克走下讲台,走到第一排的座位旁,坐在桌上扭身看后,“有没有人说一下你们对互联网未来发展的见解?”
  没人举手,但一个坐在第三排的男生直接就开口说道:“教授,从阿帕网可以预见,互联网会引导一场通信革命。
  现在,电子邮件的传递已经实现,只要再提高一下数据的传输速率,就能够通过计算机实现实时的文字交流,甚至是语音交流和视频通话。
  一种真正的高传输率的视频通话,而不是鹰国那种通过电视信号传输的模式。”
  这位男生结束讲话,另一位男生就接上。
  “不仅是在通讯上,我觉得互联网可能会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去年,我们大学建立了合作网络,根据IBM系统提供的免费NJE协议,连接了第一个节点耶鲁。
  我们也建立了一个电子邮件系统,建立了电子论坛服务器来传播信息,还能提供文件传输服务。
  我要说的就是服务器,如果我们把商品的照片和信息编辑起来,放在服务器上,这样大家就可以通过计算机连接我们的服务器,如同在超级市场一样,可以在计算机上浏览商品、下单。
  我们接到订单后,可以自己派送,也可以请第三方的物流公司给我们提供配送,客户只需要在家里等着,等派送人员到达,验收商品并用信用卡付款即可。
  另外,互联网也可以提供更迅捷的新闻服务,相比报纸,它的速度更快,相比电视网,它能承载更多的内容,而且可以随时查阅。”
  “说的很好,还有没有人发表自己的意见?”迪克问道。
  南易的目光在刚才说话的那位男生身上停留了很久,然后又把目光放在迪克身上,随后循着声音游走。
  一场讲座听下来,南易发现,未来互联网上所有的模式,八十年代初的当下,几乎都有人想到过,而且这个“几乎”还只是局限在一所大学,一所计算机专业并不出众的大学。
  南易想去麻省和耶鲁走一走,去那两所大学见识一下它们的学生的互联网视野和思想又深邃到了什么程度。
  坐回车里,南易就给香塂打了一个电话,让香塂那边通知陈维宗来一趟羙国。打完电话,随着汽车缓缓移动,他就在脑子里构思关于互联网的布置。
  南易并没有自己下场在互联网大干一场的想法,根本没有自己干的必要,只要投资正确的模式,投资脑子里记忆中会成功的公司就行。
  想要吃到互联网最肥美的那块肉,必须在华尔街建立一个不小的势力,在IPO方面要有一定的话语权,这样就可以从注定会成功的公司身上啃下最多的股份。
  AB轮投资靠眼光和胆量,越到后面,就得靠实力说话。一家公司,甭管前面融了多少轮,最后上市这一步被卡住,一切皆空。
  互联网公司不上市,烧的就是资本的钱,哪个资本不是在等接盘侠,不是在等着最后割韭菜?
  难道等着分红啊?
  “史蒂夫,今年我们给不给股民分红?”
  乔布斯:“分个铲铲,不分,一毛都不分,把钱分了,俺们的想象力就么得了。”
  在华尔街建立一支管理基金很有必要,带着大户一起发财建立关系网,忽悠小户加入,用他们的钱来垫坑,需要牺牲品的时候就拿他们的资金去牺牲。
  大户加倍返还,小户一毛不分。
  大不了以后多投资几部类似《入侵华尔街》的影片,让小户们精神上愉悦一下,得到一丝慰藉,然并卵,想拿钱是不可能的。
  基金嘛,管它真亏假亏,反正亏就对了。
  散兵游勇一触就溃,四处逃散找都找不到,圈到一个圈里慢刀子割肉,省得到处找了。
  南易把基金的思路理顺就暂时把这个事情放下,现在要做的是准备准备,面对未来老丈人。随后的几天,又是一段按部就班的日子。然后,在帝国军方边境后勤部门的全力运作之下,共同历832年10月29日15时整,一支由二百四十七艘快速战舰编组为高速机动舰队终于完成了战争准备。她们将运载着三十万舰员,以及十二万人的冲锋队员装甲掷弹兵离开鹿原星,日夜兼程赶往狮穴要塞。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四天之内,这支战斗力极为强悍的打击舰队就将抵达极疆星域边境的狮穴要塞。
  二百多艘战舰,全部都是可以用于正面舰队决战的大中型舰支,咋看都像是一座座遨游于星海之中的钢铁城塞。当她们从星港周边集中,向着远处的浩渺苍穹发起跃迁的瞬间,大家的视觉都有了一个瞬间的错位。他们仿佛看到这些动辄数十万吨乃至于数百万吨的钢铁巨物,在视觉错位中被拉长成了一条虚线,旋即消失在虚空之中。
  跃迁引擎背后留下的光带就仿佛用彩虹的碎片凝结起来,在星辰之海留下了一道闪烁着华美光晕的涟漪。
  此时此刻,鹿原星系已经变成一个繁忙无比的大军港,装载着各种军用物资的货船在这里进进出出,将战备物资运送到聚集在周边五个星系的数千艘大小战舰上。大大小小的运输船和各种正在运转的设施,就像是繁忙的工蜂一样,忙碌不停,却又有条不紊,充满了大宇航时代的工业化美感。
  可即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二百多艘艨艟巨舰在短短五分钟之内,在大家的视线中跃迁离开,也依旧是最震撼力的画面了。
  帝国的工人们目送着这些巨舰的离去,心中充满了自豪。他们大多数人连公民权都没有,几乎没有办法考上专业军事院校,哪怕是参军也只能从普通的大头兵开始。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一发炮弹汽化成宇宙尘埃,然后给家人换上一张五万金龙的支票。
  某种意义上,这些代表着绝对力量的巨舰,甚至可以视为统治者压迫他们的工具。可在这个时候,他们反倒是无比骄傲的,而且确实从外国人手里刷满了优越感。
  鹿原星7号近地太空港的一处偏僻的民用船坞里,拉扎凯人的飞船整备师对自己的客户一直目送着战舰们跃迁离开自己的星系,这才带着难以掩饰的傲然,对自己的客户们道:“这是咱们的晨曦天使啊!不是我吹嘴,我姑父的表弟的大姐夫的哥哥的儿子,就是那艘晨曦天使号的建造者之一呢。”
  “哦,负责给晨曦天使打蜡?”是拉扎凯人身高几乎两倍的古美亚女人叉着腰冷笑道。
  “嘿,跟你可说不着……”拉扎凯人没好气地挥了挥手,又对比自己高了三分之一的地球女子道:“您要的20号特种燃料,已经加满了。只是别的……”
  “钱都给了,到了这个时候,可别说您要反悔了。”地球女子道。她虽然在笑,但笑容中却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威压。
  “您说的这是什么话,谁不知道我在道上是有‘侠义无双奥旁克’的名号。既然收了钱,货是肯定有的。”名叫奥旁克拉扎凯整备师道。
  “现在整个极疆都被军管了,你的货,该不会是假的吧?”古美亚少女满脸怀疑。
  拉扎凯人根本懒得回答,只是对那个地球女子道:“这么漂亮的船,这可是最新款的光年使命啊!我们真的要这么该……”
  这不就相当于给四千年一遇的美少女发上一把枪往火线上冲锋去当炮灰吗?天底下还有比这更浪费的事?
  在黑道改船界很有些名望的整备师父已经看出来,这个年轻的地球姑娘,才是这伙人中领头的。
  “是啊,而且您还应该可以发现上面的皇家纹章了。”地球姑娘笑道。
  这话一出,拉扎凯人便感受到了一种这里面的水很深很深的危机感,马上决定闭嘴。
  于是乎,就在帝国的快速舰队离开鹿原星的一个小时之后,这艘已经在帝国舰船管理局注册为“锦城釜街号”的豪华快速游轮,也离开了这个星系,向下一个约定地点驶去。
  不用说,船上的正是菲菲他们一行人了。包括地球人三个,古美亚人十二个,泰拉比人十个,以及莱格巨人一个。
  好在,既然是豪华游轮,在设计的时候就已经把贵族老爷们开派对搞海天盛筵的需求考虑进去了,塞了那么多人进去虽然有点拥挤,但还不至于睡觉的时候翻个身就能压到别人。几个女孩子和卡尔诺维奇夫妇甚至还能有自己相对独立的生活空间。
  离港之后的第二个小时,釜街号平安抵达了鹿原星系旁边的纽尔维莱星系,和布伦希尔特统率的高速打击舰队再次不期而遇。在这里,帝国舰队队列中将编入两艘特种医疗船和四艘工程维修船,并且接受最后一批补给。
  现在,大规模的舰队作业,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
  釜街号便混入了民用船只的队列,从百万公里远的安全距离外掠过了帝国舰队,航向了远方。
  娅格妮丝眺望着远处那已经几乎看不见的金黄色战舰,幽幽一叹:“余连对我说……那里的船只要来了一艘,便能让古美亚人彻底变成古生物学上的词汇。”
  菲菲摸了摸用吊坠挂在胸前的空间戒,瞥了她一眼:“是的,不但可以把你们变成古生物学的台词,银河系百分之九十以上国家军队,甚至。不过,娅格妮丝,那个东西难不成你已经掌握了?我们预计将在两天之后抵达下一个约定地点,拿到武器。在此之前,必须完全掌握!”
  且不提因为余连不在,菲菲就从善解人意的贤妻良母切换成了铁血船长的状况,另外一边,余连也在事隔小四十年之后,再次登上了晨曦天使号——这艘在未来的半个世界,都将被视为帝国军象征的伟大战舰。当然,现在还只是在布伦希尔特成年礼那年才正式服役的新船。
  据说,在布伦希尔特登基之后,大元帅府是准备把那艘原本为伊莱瑟尔皇帝准备的新座舰送给她的。只不过,因为一些现在没必要说明的“意外状况”,那艘还没有完成测试的新船boom的一下没有了。
  于是乎,女皇便没有转移旗舰,就这么修修补补勤俭简约地用到了半个世纪之后。
  当然了,就算是在那个时代,这艘晨曦天使号也丝毫没有落伍的意思,而在这个时代,她更是被誉为一艘完美的战舰。
  蓝星共同体海军上校余连,作为第一个登上这艘最新型泰坦舰的外国军官,刚一上船就再次被围观了。
  毕竟战神祭才结束了几个月,热度还远没有到完全褪去的时候,而他堂堂的神选冠军,注定是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当做止小儿夜啼的怪兽的。不过这种事情也在预料之中,相比起上次自己上来的时候,每前进一步就得流上一吨血的状况,众目睽睽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只不过,确实有点唏嘘啊!
  余连望着明亮得仿佛殿堂之内的舰内长廊,感慨无比。
  三米外的那个装饰用的雕像就好精致的,一看就是名家手工的作品。我“当初”用那玩意当暗器丢出去,一下子干掉了十几个战士。
  “您请这边吧。”引路的一位帝国的女性中尉挂着营业用笑容,在前方引路。
  对方虽然穿着笔挺的帝国军官制服,但感觉更像个空姐不像个军人,而且颜值大约也有2个标准单位的样子。
  当然,这妹子虽然长得不错,但一看就是个名字都不重要的龙套,余连也不准备问对方的名字,便只是礼貌地笑了笑,跟着她继续前进。
  “您的房间在前舱军官宿舍A区的1201号房间。”她引着余连七绕八绕,上了一台电梯。
  你有意带我多走了至少五分钟的远路啊!余连想。不过,他还是只能装出一副第一次上船的样子。
  如果是军官宿舍A区的话,倒是有两条楼梯和四部电梯可以直接通往最上层舱位。还有一条隐蔽的通风管道。当然,这是几十年前,还不确定内部有没有装修。可主体结构应该是没有变的。所以,从A区出发,最保险的方式,便是从1号楼梯到达6楼,从6楼观景花园撞入了中央主通道,再从第二个岔口绕右路进入侧方机关室。避开正面的防卫设施之后,再从D487维修通道突破,就不用面对复数位敌人……总之,一切顺利,以本人的能力,一个小时之内就能杀入舰桥!
 

  ……我特么想这个干嘛?要想的难道不是怎么跑到外面吗?
  那就非常简单了,找个能看到星河的花园,一头撞出去便是了。
  余连回忆着往昔的峥嵘岁月,这才被那个帝国女中尉带到了一个房间前面,对方还递过来了一张卡。
  “这是您的钥匙。那么,下官还有别的事务,便请您先好好休息。18点的时候,殿下应该会邀各位共进晚餐,到时候下官会再来通知您的。”
  “哦,晚餐啊!”余连很期待。
  虽然他最近似乎老是在吃饭,但这时候由于最近研习大师兄教给自己的“残废修行法”进步很明显,五环正在向自己招手。这时候不吃,以后再吃就有浪费粮食的嫌疑了,这很不布尔什维克。
  于是,余连便满怀期待地提着行李进了屋,还没有来得及打量一下房间的陈设,那位女上尉又晃了回来,挂着一本正经的营业用笑容又道:“另外,为了安全起见,根据帝国军规,在皇室座舰上,您只能保留礼仪上的武器。”
  接着,她便露出了恰如其分的可怜巴巴的表情,一副“求求您不要难为我们这种下面的打工人”的样子。
  所谓的礼仪用武器,当然便是仪剑和手枪了
  “放心吧。”余连拍了拍腰间的虎符:“我就只有这个,其他的都丢给老婆了。”
  上尉倒是没有多问,这才满脸感激地点了点头,踩着仿佛模特一样猫步离去了。笔挺的军官制服,居然完美地表现出了她紧致的臀线和推腿线。
  ……这哪里像是个军官啊?
  不过,和共同体一样,帝国军队当然也是有所谓的对外公关和勤务部门的,内部塞满了各种各样背着军衔的漂亮小姐姐和小鲜肉。或者说,共同体军队所有腐朽的部分,都是从帝国学来的。
  再或者说,文明生物所有腐朽的部分,都是存在共性的。
  当然,余连却认为,如果这个名字不重要的女上尉真的只是个单纯做勤务和接待的女公关,那自己就把房间里的沙发给吃了。用嘴!
  有一树一,布伦希尔特小姐对自己确实是挺好的,房间明亮宽敞,而且还是个居住面积至少有150平米的套房,有独立的起居室客厅办公室,便连独立的卫浴卧室都分为主次两套。
  居住面积姑且先不提,只说这雅致到处处都套着高贵感的装修风格和低调却极为考究的家具,就已经是中管阶级一辈子都挣不出来的家当了。
  这个时候,还没等余连放下行李,门外又传来了敲门声。
  嘿,我这暴脾气!
  余连忍着气打开了门,心想如果还是刚才那个2.0的女上尉,就二话不说先揍上一顿再说。然而,定睛一看,站在门外的却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的少年人。
  他个头不高,外貌清秀,虽然也穿着一身银色镶边的黑色军官制服,却没有佩戴军衔标和臂章。领章的军衔口只是别着一位红色的翼纹。
  哦,军校生嘛。
  不过,太年幼了,怎么看都是个中学生的年龄嘛。当然,跳级的天才也是有可能的,但出现在这里就不怎么合理了。
  中学生年纪的少年人面对着余连审视的目光,脸涨得通红,微微张开了口,但半天却连话都说不出来。
  “你好,准尉。”
  大约是因为直面余连这样的名人,年轻人表现得有点失态,这时候意识到对方是在和自己说话,赶紧敬了个军礼,结结巴巴地道:“下官还不是准尉,是帝国圣塞罗骑士高中的的埃米尔·莫里斯塔下士。这段时间,由我来担任您的勤务侍从。”
  骑士高中?原来如此,幼年军校吗?
  蒂芮罗人以武立国,军事教育自然要从娃娃抓起。于是乎,国内便存在这种中学生的年龄便可以就读的准军事院校了。对外宣称自然还是中学,并且只接受公民子弟入学。当然,对面的联盟声称这是自小便开始地军XX义洗脑,乃是这个宇宙的万恶之源云云。
  可是,帝国方面却表示,反正你们联盟有的是中学教人跳舞唱歌画画踢球而且费用收得快比得上大学了,帝国有个教人打枪开船和武装泅渡的中学,不也是很合理的吗?
  另外,这些幼年军校中的精英子弟,除了学校教育,每年都会到军中,去担任高级军官的勤务兵。传统上讲,这是古典骑士侍从制度的发扬光大,而从现实角度考量,这是为了让这些未来的军官们熟悉军队的事务和气氛,和上级军官结下一定的香火之情。等到大学毕业正式进入军界的时候,几乎不需要适应时间,便能成为合格的军官了。
  余连忽然意识到,自己是上校,也算是高级军官的范围之内了。另外,自己的身份虽然是外籍的军事观察团成员,但自从登上这艘晨曦天使号后,便算是客将了。理论上,是有资格参加参谋会议的。
  按照帝国的规矩,自己确实是有资格配个勤务兵的。
  “埃米尔·莫里斯塔下士吗?”余连看着这个俊朗清秀的少年人,一时间觉得有点麻烦。他活了三辈子,经历虽然丰富,但还真没有被人伺候过的经历……嗯,这样一想,我真是个天生的布尔什维克啊!

天官赐福 天官赐福免费观看完整版动漫

  “正是在下。”少年人已经从一开始得紧张中平复了过来,看余连应该是个讲道理的人,便也不再继续紧张了。当然,也有可能是用幼年军校时的训练“逼迫”自己放松了下来。
  “您在晨曦天使号上工作的这段时间,将由在下负责您的安保和后勤工作。请您多多指教!”他立正敬了一个军礼,又道:“您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尽管吩咐。在下一定会全力而为的。”
  天生布尔什维克的余连只能下意识地“哦”了一声。然后,这少年见余连没带多少私人物品,便开始麻利地打扫起房间来了——虽然余连觉得这房间其实还是很干净的,但好像要是不做点什么,两人之间的尬聊好像就没有可以一个比较妥当的收场方式了。
  当然了,必须要承认,这孩子在打扫卫生这事上,表现得还是相当专业的。感觉不像个训练有素的军校生,而是个训练有素的家政学院毕业的专业管家。
  ……你猜我我信不信!余连暗地里撇了撇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