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个个硬上弓免费全文阅读 女主和五个男主在一起的小说

推荐

 西翼战场总计有五千余赤扈骑兵追亡逐败。

    为尽可能多歼灭伐燕军,一部分赤扈骑兵快速绕到朔州城、宁武及阳口砦之间,拦截溃卒逃往朔州、岚州;一部分赤扈骑兵在恢河南岸纵横驰骋,阻止溃卒逃往南面的常山(陉岭)之中。

    他们在恢河北岸仅投入十数队百余人规模的赤扈骑兵,在溃兵之间穿插,同时也有意避开金城、怀仁两城,防备萧林石其部有所异动。

    不过,徐怀不以为他们从晋公山杀出,在引起赤扈骑兵主力的注意后,赤扈人集结上千精锐骑兵过来围剿,还需要顾忌萧林石其部在金城、怀仁两城里的驻兵——萧林石其部在金城、怀仁的守军,这时候正在撤与不撤之间挣扎,他们不会投赤扈人,但显然也不可能主动去挑衅赤扈骑兵主力。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之时,徐怀也不想去招惹赤扈人的骑兵主力,直到未时之前,徐怀率领三百骑兵都还潜伏在山谷深处安静的等待战机的来临。

    不过,不管多谨慎的猎手,都会有麻痹大意的时候。

    越来越多的溃卒看到南面、西面到处都是驰骋杀戮的敌骑之后,被迫往北面的晋公山逃亡。

    这时候北岸的赤扈骑兵,一方面看到怀仁、金城、朔州三地的守军紧闭城门,这么长时间没有什么动静,也认定这三城守军不敢出来,另一方面他们也显然不乐意将这些移动的战功留给后续集结的兵马收割。

    他们为提高杀戮效率,不仅更频率穿插,寻找战机,同时也分散成更小规模的骑队,猎杀落单或仅有十数人或护盾铠甲不齐的溃兵。

    这便是徐怀他们的战机。

    要是赤扈人都是百人规模的骑队,他们贸然出击,短时间内却无力围歼,只会引来更多的赤扈骑兵围歼他们。

    “来了!”

    趴在被雪覆盖的溪沟里,袁垒兴奋的压着声音叫道。

    在百余丈外,十数名溃兵将盔甲以及射尽箭矢的弓弩及箭囊都抛弃掉,手持最后防备的刀矛与盾牌,仓皇朝这边逃来——这里是进入晋公山最短的距离。

    二十多名虏骑不急不慢的缀在后面,这里地形还相对平阔,距离晋公山南麓边缘的险峻丘山还有数里距离。

    他们并不焦急,还想着进一步将溃兵的体力榨干净,然后在溃兵逃入晋公山之前,随便一个冲锋,将这些溃兵的头颅收入囊中。

    这些敌骑完全没有注意到徐怀他们已经从山谷里摸了出来。

    由于溃兵很少有骑兵的,徐怀他们也将大部分马匹都留在山谷深处,仅携带少量的马匹分散走出晋山公,利用天然的沟堑、干涸或封冻的溪道、矮坡以及树林进行埋伏。

    十数名溃兵先发现埋伏在雪地里的一队桐柏山卒,他们已成惊弓之鸟,猝然间哪里分得清敌我,也不看徐忻他们的手势,就仓皇往东面逃去。

    追击的虏骑骤然警惕起来,西翼战场到处都是猎物,他们也不介意放走十数溃兵。

    他们当即也不恋战,调转马头就要往南面更为开阔的河谷地撤去。

    在内侧负责率领伏兵的徐心庵,看到这一状况,当即吹响木质警哨,率领呈品字形将这队虏骑形成包围之势的三支小队从树林、土堆后杀出,“嗖嗖嗖”二三十支羽箭,便又准又狠的朝马背上后的虏兵射杀过去。

    这队虏兵骑跨在马鞍上,反应极其灵活,手持蒙皮小盾差不多都能遮闭要害,而马匹中箭后,只要不是要害,也不会立时仆倒在地;训练有素的马匹也不会惊慌四散奔走,反而会体内的气力都激发出来,驼着虏兵往空隙间直冲过去。

    这队虏兵纵马跃过一道溪沟便能冲出包围圈,但好差不差,恰好是徐怀藏身之处。

    徐怀看着三匹快马从头顶跃过,他与王举、王宪窥准时机同时出手,三道刀光如圆月贯空,精准无比的往马蹄割去。

    三匹战马顿时被割伤马蹄,在半空中就痛得长嘶,马背上三名虏兵猝不及防,两人直接被狠狠的摔出去,有一名队目模样的虏兵身手却是极强。

    觉察到溪沟里也有伏兵,在战马被斩伤往前倾栽的同时,这人身子就猛然往侧后仰倒,然后借助马背巅起的力量,身子从马鞍上腾起,人在半空中,一直握持在手里的长弓,也是瞬息间拉开弓弦,一支利箭朝溪沟里的徐怀面门射来。

    赤扈人这名不怎么起眼的骑兵队目,能有如此精湛的御术、身手及箭术,徐怀他们即便知道这是在数十年持续不断的血战淬练出来,却也足以叫人触目惊心了。

    当然,徐怀手里的刀势未老,转折间一道弧斩,精准无比的斩中箭簇,将虏兵自以为必中的一箭斩落,然后也不管其他,就静待这名已经无法借力的虏兵从半空落入溪沟。

    牛二对精准武技显得信心不足,在一匹战马收不住势,从他头横空跃起起,他将长柄铁斧猛然举起。

    飞翘起的斧刃一角,锋利无比,从战马胸骨处划拉到后腿裆处一齐破开,没见多少马血,却见肚肠“哗啦”洒落下来。

    大部分虏骑都受惊收住马势,一时间搞清溪沟里埋伏多少兵马,猛然拉拽缰绳勒马停在溪沟前,“唏??”马鸣长啸——袁垒他埋伏在牛二身旁,没有捞到第一时间出手的机会,却有一股热液朝他当头洒下。袁垒伸手一抹,不见血迹,却是骚臊味十足,气得他朝牛二破口大骂:“日你这龟孙子,做活不能细腻点,你这一斧下去,将马尿泡都劈开了,洒你爷爷一头。”

    “嘿嘿!”牛二伸舌头舔了舔挂到嘴角的液滴,果真是涩苦臊骚。

    这时那名从马背腾跃而起的赤扈队目从半空落下,面对徐怀凌厉的刀势,他此时也已经弃弓换刀,人在半空中虽然没有办法借力,但他仓猝间一击横斩,也予徐怀有千钧之力的感觉。

    这一击横斩与伏蟒刀里的缠蟒势有异曲同工之妙,在缠斗中身体难免有失衡的时刻,利用身体的重心依附对手,一方面压制对手的攻势,一方面极快调整自己的身姿,都是武技中看似基础,却最考验功夫的精微之处。

    有王举、王宪、牛二、袁垒等人在身后,徐怀完全不用去考虑身后的虏兵,他身形如脱兔扑出,刀势连斩带抹,朝那虏兵头目强攻过去。

    不知道接下来还有多少场厮杀等着自己,徐怀轻易不会用太过精微的武技对敌,避免力气消耗太剧,但他密不透风的刀势既快又狠、势大力狠,瞬息绽放的刀光将那虏兵头目笼罩之中,迫使对方纯粹以一名武者的直觉与他快速对斩。

    虏兵头目到底比徐怀差了一截,对斩十数下便一口气没能提上来,手里慢了一下,眼睁睁见着一道弧形刀光往他的脖颈抹来,下一刻直觉脖颈一凉,浑身的气力在这一刻间被骤然抽尽,人无力的往后栽倒,碧澄的苍穹是他此生所能见到的最后一幕。

    这时候另两名从马背上被摔翻出去的虏兵,摔得骨骸欲裂,挣扎着从雪地里爬起来,却各迎来徐怀毫不留情的一刀横斩。

    徐怀看左右及南侧都没有敌骑接近,转身看溪沟北侧的虏骑,再次集结起来要强冲过来。

    王举与王宪、袁垒、牛二等人已经跃出溪沟,王宪、袁垒与十数桐柏山卒老老实实将大盾支起来,王举端起一杆长枪这一刻从斜里刺入一匹战马的胸骨,随后就见枪杆如水波晃荡,在枪杆崩断的同时,一股巨力将被刺中,但冲势依旧还在的战马,往斜里带偏,与侧面的虏骑撞在一起。

    这些战马差不多第一时间都被侧翼的伏兵射中,但箭创一般面积不大,失血不会太多,甚至不会感觉到特别的痛楚,受激的战马可以跑到脱力而亡,但当中稍有停顿,战马感受到疼痛,再训练有素,也会变得难以控制起来。

    而借着短时间的停滞,徐心庵带领三支小队伏兵从侧翼围杀过来,一支接一支的利箭射过来,最后仅有六七名虏骑在彻底合围前强闯过来。

    “你们隶属于何人麾下?”徐怀将不远处受惊的十数名溃兵招到眼前,说道,“你们乱糟糟分散着到处逃窜,不要看此时不会吸引敌军主力的注意,但到最后怕是没有一人能逃脱升天。你们将这些人的弓弩、刀盾捡起来,但凡遇到同僚,告诉他们唯有先聚拢到北面的山谷沟壑里,等入夜后再往朔州城方向撤退,才有一线生机。此外,怀仁、金城两地守军,与赤扈人不睦,迫不及已时可以到这两城前躲避敌骑!”

    左右到底还是溃兵多、赤扈人追击的骑兵少,很多溃兵看到这一幕,都自发的往这边聚集起来。

    “徐军侯来救我等!”往这边聚拢过来的溃兵里,有两名军吏认得徐怀。

    徐怀待要再吩咐他们一番,这时候燕小乙从远处疾奔过来,喘着气禀报道:“西南林子外侧有百余溃兵往西仓皇逃跑,赤扈人却有两队百人骑紧缀不舍,可能有宣武、骁胜军的重要人物被赤扈人盯上了……”
 赤扈崛起之初,中坚力量乃是横扫诸蕃,将契丹势力从西北诸蕃部驱逐出去的精锐骑兵,但在越过大鲜卑山后,往大鲜卑山东麓以及东面契丹控制的腹心之地进攻,面对大鲜卑山东麓复杂的河流、丘山以及诸多坚固的砦垒,一部分骑兵不得不下马而战。

    然而对赤扈人来说,骑兵下马用于攻坚,是一种资源上的浪费。

    赤扈这时候便陆续将以契丹人及附属蕃族的降卒俘兵编入步兵,并从大青山南北、金山以西诸蕃部征召、劫掠来的丁壮攻城拔寨。

    这几年来,这些由各色名目之人组建的步兵配合赤扈主力骑兵征战四方,也逐步成熟起来。

    天宣七年十月二十九日清晨,天地间皆是皑皑白雪,这也是赤扈对南朝正式宣战的第三天,由各色名目之人组建的步兵手持刀矛、举着盾牌,在两翼骑兵的掩护下,最先从西翼对伐燕军的右军大营发起进攻。

    为避免天雄军于大同城遭围困的覆辙,伐燕军主力驻扎在城外,但进入十月之后,恢河两岸的土地就冻得结实,而附近能砍伐来修建营寨的树木又极为有限,短时间内修建的栅寨相当简陋,很快就被赤扈步兵撕开口子。

    宣武军、骁胜军作为西军精锐,据城寨以守还是有一定战斗力的,起初并没有退却,还能与赤扈步兵围绕简陋的栅寨展开激烈的争夺。

    然而宣武、骁胜两军加起来,骑兵总计仅有五千余众,在刘衍等将的率领下,数次出战,皆被强悍的赤扈骑兵精锐杀得灰头土脸逃归,数万将卒据守狭小、简陋的栅寨,又能坚持几天?

    十一月三日,赤扈步兵将从临潢、大定等地缴获的投石机也运抵大同战场组装起来,用于对栅寨的进攻,仅一天时间内,右军大营数座栅寨就接连失陷。

    右军成千上万的将卒往大同城方向及其他栅营逃跑时,被穿插进来的赤扈骑兵肆意屠戮,仅一天时间就有七八千尸骸抛弃在大同城与恢河之间的河谷平川上。鲜血将雪地融化,又在极寒天气里冻得结实,仿佛大地被撕开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这时候刘世中、蔡元攸他们不敢奢望能从赤扈人手里夺回北城门,据大同城坚守到朝廷组织新的援军经雁门北上,眼见栅寨也根本无法给他们提供任何的安全感,坚守到次日夜间,趁着夜空之上月朗星稀,率伐燕军主力往应州方向突围。

    为迷惑赤扈人,刘世中、蔡元攸还驱使数以万计的汉民以及大同降军往朔州、应州方向突围。

    暗蓝色的苍穹没有一丝阴云,大地又被皑皑白雪覆盖,深夜仿佛昏暝的黄昏,能见度很高,逾十万突围兵马仿佛黑色的湖水从闸口涌出,汹涌着往四处流淌。

    徐怀不敢让有限的精锐斥候,深入恢河两岸的混乱战场之中,因此也不知道伐燕军主力往恢河南岸突围时,在被大股赤扈骑兵包抄拦截,到底惨烈成何等程度。

    当瑰丽的朝霞铺满远山之巅的天空时,徐怀站在晋公山东麓的一座枝叶落尽的疏林里,这时候已经看到恢河沿岸到处都是奔亡逃溃的兵卒。

    此时同样有成千上万的赤扈骑兵,杀气腾腾的在恢河南岸驰骋。

    他们除了阻止溃兵在渡过冰封的恢河之后,往南面的陉岭(常山)逃窜,还分出十数股百余人规模的骑兵,在溃兵之间的不断穿插杀戮。

    赤扈骑兵以高超的骑兵,精准而快速的箭术,在雪地里留下一具具鲜血横流的尸体;遇到有聚集在一起的溃兵,赤扈骑兵也不纠缠,也不会在已经大获全胜的情况,以无谓的伤亡去强杀这些抱团溃兵。

    不过,那么多的赤扈骑兵交相穿插,抱团的溃兵被盯上,往西南逃亡的速度就变得更加的缓慢。

    徐怀与王举、徐心庵、殷鹏等人藏身疏林之中,看了好一会儿,才缒绳滑下身后陡坡,走入山谷深处。

    “外面的战局怎么样?”在山谷深处等候着的徐忻、燕小乙、袁垒、乌敕海、魏大牙等人,这时候围过来问道。

    因为怀仁城就在这座山谷的东南方向上,萧林石所部还有两千兵马驻守其中,不要说往西南岚州方向逃亡的溃兵,追击的赤扈骑兵也有意避开这边,王宪、袁垒、魏大牙他们藏在山谷里可听不到外面的动静。

    在赤扈人正式发动攻势之前,徐怀就率三百骑兵从朔州出发,趁夜潜伏到晋公山东麓的这座山谷里;为尽可能避免暴露,众人骑乘都是清一色的白马,此外将卒在铠甲外,都穿上白袍、披覆白色的御寒大氅。

    “不怎么样?”徐怀都不知道要如何形容他们站在山崖疏林里所见到的惨烈情形,坐在扫去积雪的山石上,详细说起恢河两岸追亡逐败的惨况。

    徐怀原本想着敌骑追亡逐败,场面应该会相当混乱,他们可以选择恰当的时机从山谷里杀出去,利用小股精锐人马的超高机动性,咬住小股的敌骑进行攻击,方便溃卒能更顺利的往朔州方向逃亡。

    徐怀没有想到赤扈人对追亡逐败很是得心应手,其西翼追击的骑兵主力,并没有分散开来,主要还集中在恢河的南岸,一方面他们全力阻止溃卒往南面常山山脉逃窜,另一方面有约一千五六百骑兵正以更快的速度往西挺进,很显然是想直接绕到溃卒的前方,拦截住溃卒往朔州方向逃跑的通道。

    他们倘若这时候从晋公山杀出,极容易被敌骑主力盯上。

    徐怀是希望桐柏山卒能尽快试着跟赤扈兵马接战,但也没有狂妄到主动去吸引赤扈骑兵主力的仇恨。

    其他不说,仅仅正快速往朔州方向穿插的一千五六百名赤扈精锐骑兵,徐怀都不觉得桐柏山卒倾剿而出,就有七八成的胜算。

    他们以前所遭遇的西山蕃骑,一个个都相当精擅骑射了,赤扈骑兵精锐的骑射本领只会更强;而赤扈骑兵纵横大漠草原,真正令人心畏的还是集群机动作战的能力,这是无数次血战淬练出来的。

    桐柏山卒现在都改成马步兵,在马背上刀弓娴熟也有六七百人了,但没有经历真正的骑战淬练,凭什么去跟大股的赤扈骑兵在河谷平原腹地厮杀?

    “我们就什么都不做,熬到天黑杀回朔州去?”听徐怀说及恢河两岸的形势,王宪等人有些沮丧的问道。

    怀仁、金城一带的恢河河谷,南北有近百里纵深,赤扈骑兵再强也不会布下天罗地网,他们找缝隙逃回朔州还是相当容易的。

    即便遇到小股敌骑拦截,杀出一条血路也不是什么问题。

    不过,他们筹谋这么久,主要还是希望能接引更多的溃兵,经西山逃回泾原、环庆等地,为后续的勤王之战积攒力量。

    要是准备了这么久,最终却不能为此做一点什么,也确实是够沮丧的。

    “不要急,”王举神色凝重的说道,“虽说赤扈人对西翼的重视,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得多,但他们在恢河河谷到底只有五万兵马。赤扈兵马主力除了要占领大同城外,主要视野还是要放在应州、雁门一线——那里才是伐燕军逃溃的主要方向。而萧林石并无投附赤扈人的心思,赤扈人的西翼兵马也绝不可能毫无忌惮的在恢河北岸驰骋杀来。无论是赤扈人现在想着更多的将溃兵往晋公山方向驱赶,以便日后更多兵马集结到云朔,可以更从容歼灭,还是溃兵在看到南面、西面都被敌骑封堵之后,不得不往晋公山这边逃亡,只要溃兵往晋公山南麓聚集足够多,而敌骑又不敢大举追杀过来,我们应该还是有出手的机会!”

    徐怀想想也是,往西逃亡的溃兵,即便往南逃往常山诸岭的通道被敌骑封堵,但他们还是想着能逃去岚州,因此主要沿恢河往西南方向运动,一个个都极力避免被驱赶到北面的晋公山里来。

    恢河沿岸又是一马平川,敌骑快速进出穿插,溃兵小股抱团容易,但想大规模聚集却不可能,赤扈人绝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不过,只要他们被迫往北面的晋公山逃亡,崎岖的丘山将成为他们最好的掩护,将能最大限制敌骑肆无忌惮的穿插屠杀,更不要说晋公山南侧的金城、怀仁都还在萧林石所部控制之下;而晋公山与西山之间的朔州,更是在桐柏山卒的控制之中。

    骁胜军、宣武军作为西军精锐,到底比翻墙逃出大同城之前,一个个就将铠甲、刀械都丢弃掉的天雄军将卒溃兵要强一些。

    西军兵卒虽然军纪也很差劲,军吏、武将也很骄横,但长年与党项人作战,大多数兵卒还知道刀盾铠甲乃是他们逃亡途中最后的依仗,大多数人并没有都丢弃掉。

 

    这使得赤扈骑兵在追击拦截时,为避免自身出现不必要的伤亡,目前还是以弓弩游射为主,并不追求第一时间歼灭多少溃卒。

    徐怀刚才也看到,骁胜军、宣武军不少身手强横的武卒军吏,身边通常都还是有十数乃至二三十人抱团逃亡,这些人都还相对安全,往西翼追击的赤扈骑兵也不会急着强杀他们。

    只要这些人能及时往晋公山这边逃跑,只要有了喘息的机会,就能抱团聚集更多的人马,到那个时候,则将他们出动的时机……

    他们还得耐心先藏在山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