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c是什么感受 被淦了一晚上的小作文

推荐
阮永庆问什么,夏昭都一一作答。

    当阮永庆知道夏昭自己开了公司时,心里对夏昭这个“未来的女婿”又满意了不少。

    可当阮永庆知道夏昭家的家境时,突然又有了那么一点点的焦虑。

    老话说,低娶媳、高嫁女。

    夏昭家的条件这么优越,他是真担心阮桃受欺负。

    “夏昭,你们结婚后,是要和公婆同住吗?”

    夏昭正正经经的回答道:“伯父,我们家并不是那种很传统的人家,孩子们是可以选择和父母住,也可以选择不和父母住,我两个大姐,大姐离婚了,现在带着孩子和我父母住在一起,我二姐结婚后,也是和我父母住在一起的,这是他们自己选择的,桃子以后不想和我父母住在一起,也没有关系,我父母早早的就给我们准备了婚房,对了,我还有一个妹妹,妹妹现在也在读书。”

    阮永庆问,“那如果我们想让你们婚后住在我们家呢?”

    “只要桃子愿意,我没有意见的,我爸妈都是很开明的人,对于我爸妈来说,只要我们小俩口感情好,怎么都无所谓!”

    阮永庆又问,“以后生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生了孩子跟谁姓?”

    “孩子可以姓阮,我也没有意见,我自己都是跟我母亲在姓,至于男孩还是女孩,我个人认为,顺其自然比较好一些,但我们家,我大姐二姐是双胞胎,或许我们家还有双胞胎的基因。”

    夏昭并没有乱说什么,而是规规矩矩的。

    阮永庆问什么,夏昭就回答什么。

    这也让阮永庆对夏昭多了几分由衷的喜欢。

    “我这边定了时间,会通知你。”

    “好。”

    夏昭和阮永庆的关系突飞猛进。

    阮永庆又是医生,夏昭知道阮永庆要在医院照顾阮桃时,还特意从华无瑕那里借了医书给阮永庆看。

    阮永庆看着这些珍藏的医书,对夏昭这未来的女婿就更喜欢了。

    他人踏实,又有眼力劲,做事又很是稳妥!

    夏昭是好后生。

    桃子有眼光。

    阮桃的整容手术恢复的很快。

    手术后的第五天,阮桃可以出院了。

    阮永庆特意守在医院病房,叶琳琅更是亲自给阮桃拆的纱布。

    纱布揭开的那一瞬间,阮桃都惊呆了!

    她之前的脸上,有很丑陋的伤疤,因为实在是太丑了,丑到她都不愿意照镜子,可现在……她变漂亮了!

    阮桃不仅是伤疤没了,甚至或许是因为这段时间一直在病房里,作息规律加上饮食清淡,阮桃都觉得自己的皮肤,都白皙了不少。

    “姐姐,你的医术太好了!!”

    阮桃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都不敢相信。

    她刚受伤时,痛不欲生,只觉得整个世界一片灰暗,可谁能想到,她竟然能治好呢?

    叶琳琅给阮桃治病时,是特意给阮桃用了灵泉水。

    阮桃自然恢复的速度,就快了许多。

    夏昭看着阮桃这么高兴,特别骄傲的说道:“那是当然,你也不看我姐是谁?公认的神医!”“cut!”

    “这条过了!”

    18日中午,洛杉矶棒球场《一吻》剧组,李察拍完了最后的亲吻戏,他在这里的戏份也就全部杀青了。

    “李察,你这家伙还不错,可惜你是格温的男人,我们没办法做朋友。”

    吻戏拍完,德鲁松开了他的脖子说道。

    李察摇了摇头,“谁说我是她的男人?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

    “可你们上过床了。”

    德鲁撇着嘴角说道。

    “我和她拍床戏,不上床怎么拍?就躺在地上拍吗?”

    “哦?你还没跟她上床?”

    德鲁眨了眨眼睛问道。

    李察耸了耸肩膀,转身向外走去。

    “嘿,李察,有时间吗,我们一起喝杯咖啡怎么样?”

    德鲁跟上来问道。

    “你想泡我?”

    李察扯了下嘴角。

    “是的,既然你不是格温的男人,我泡你怎么样?”

    德鲁挺了挺丰满的胸口。

    “恐怕不行,我有女朋友了!”

    李察笑道。

    “我只想上你,又没要做你女朋友。”

    “好吧,再见。”

    李察轻轻一笑,走出了片场。

    “哼,这家伙!”

    德鲁盯着他的背影,咬了咬红唇。

    ——

    “李察,恭喜你角色杀青了。”

    棒球场观众席上,杰西卡阿尔芭走过来说道。

    “谢谢,你还多少戏?”

    “十多场,我的戏大都比较零碎,经常要当背景板。”

    杰西卡耸了耸肩膀。

    李察轻轻一笑,“听说你这个背景板太漂亮了,容易抢戏,所以让你打扮成这样?”

    “大概是的!”

    杰西卡微微一笑,她身上穿着很俗气的服装,发型也很非主流,只是她身材很好,细腰长腿,甜甜的笑容,依然很亮眼。

    聊了几句,剧组要开拍了,杰西卡继续当背景板,李察和剧组里的熟人打了声招呼,离开了棒球场。

    “下午还有安排吗?”

    车上,李察伸了个懒腰问道。

    “有两场电影试镜,《突击行动》男二号,《神秘拼图》男四号!”

    麦克说道。

    “好吧,又是忙碌的一天。”

    李察揉了揉脸颊,从包里找了个剧本,打起精神看了起来。

    快到了年末,各家电影公司的试镜比平时多,这些天他也陆续参加了几场试镜,只是结果很一般。

    受到影评的影响,文艺类的电影不敢再用他,而动作电影投资大,他的名气暂时撑不起一部大戏的男主角。

    接不到戏,他只能多参加试镜,希望能碰到合适的角色。

    今天试镜的《突击行动》是部战争电影,他试镜的是男二号,戏份不多,也没什么出彩的地方,比起之前演的几个角色差远了。

    《神秘拼图》男四号是个小警察,也没有什么吸引力,可目前没有合适的角色,只能随便接几个过渡一下。

    下午,参加完了试镜,他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了公寓。

    公寓是临时租来的,在西好莱坞大道,BAA公司旁边,公寓不大,两卧两卫还有一处简易训练室。

    回到了家,李察吃了两块披萨,就趴在沙发上恢复元气。

    叮咚~叮咚~

    天快黑的时候,门铃响了。

    他像僵尸一样爬了起来,拉开门的时候才睁开眼睛,忽然眼睛一亮,“哈哈,亲爱的,你怎么来了?”

    李察一把抱住了门口的大美人。

    “你好像很累。”

    邦辰女士趴在她怀里扬起了脸问道。

    “有点,今天先是拍了半天戏,又参加了两场试镜,跑来跑去挺累的。”

    李察揽着邦辰走进了房间。

    “为什么要这么忙,我们又不缺钱。”

    邦辰女士抱着他的手臂说道。

    “哈哈,我是男人,应该累一些,亲爱的,你怎么来了,也没提前打个电话,难道...你是来抓奸的?”

    李察皱眉看着她。

    邦辰女士脸一红,“哈,没有,后天在公共艺术大厅有一场圣诞走秀,所以我过来了。”

    “为什么不先打电话给我?哼哼,邦辰女士,你在撒谎!”

    李察捏着她的脸颊说道。

    “我没有,混蛋,松手,很痛的。”

    邦辰女士气恼地推开了他。

    “我又舍不得用力掐你,怎么会痛?”

    李察躺在沙发上笑道。

    “这是我的脸,我说痛就痛。”

    邦辰女士揉了揉脸说。

    “好吧好吧!我的错,你不是来抓奸吗,那快去房间里看看,也许还能找到女人、长头发、内衣内裤之类的,哈哈,亲爱的,找到一样,我有重奖!”

    李察拍了下她的屁股笑道。

    “真的?”

    邦辰女士轻轻一笑,“这是你说的,我不行找不到一样。”

    “好,你随意!”

    李察摊了摊手。

    邦辰女士摘下帽子,脱了高跟鞋,穿上他的大拖鞋,噗踏踏地走进了卧室。

    李察笑了笑,拿着遥控打开了电视。

    噗踏踏~

    过了一会儿,邦辰女士出来了。

    “哈哈,找到了吗?”

    李察笑道。

    “哼,这是什么?”

    邦辰女士从身后拿出一根长长的头发。

    李察顿时炸了,“不可能,这里从没有女生来过,怎么会有这个?”

    “哼,狡辩,我就在你枕头下发现的,你还想怎么说?”

    邦辰女士冷着脸问道。

    “不可能,绝不可能,我从没带过女人回来,怎么会有这个,等等~”

    李察忽然看向了她,他一把抢过了头发,再看了看她的头发,他顿时怒了,

    “邦辰,你想挨揍吗?!”

    “哈哈,开个玩笑,你不会生气吧?”

    邦辰女士连忙后退了几步,躲在了沙发后面笑道。

    “你用这种事开玩笑?”

    李察伸出手要抓她,邦辰女士灵活地闪到了一边,“李察,你一个拳王,能不能别那么小气?”

    “呵呵,这难道还是我的错?”

    李察黑着脸问道。

    “当然了,以前我们说好了,当我们发生争执的时候,不管谁的错,都是你的错,难道你一直在骗我?”

    邦辰女士横抱着手臂不满地道。

    李察拍了下额头,瘫倒在沙发上。

    “好吧,我错了,都是我的错!”

    “哈哈,我原谅你!”

    邦辰女士跳过来,吻了下他。

    李察轻轻一笑,揽着她的腰肢说,“亲爱的,我刚说找到头发有奖,恭喜你中大奖了。”

    “什么大奖?”

    邦辰女士靠在他怀里问道。

    “哈哈,大奖就是我。”

    李察翻身压住了她。

    “啊,坏蛋,我还没洗澡。”

    “哈哈,没关系,一会儿一起洗。”

    李察又开始作恶了。

    接下来几天,邦辰女士在洛杉矶参加了两场时装秀,李察继续试镜新角色,有《星球大战前传》男主角欧比旺、汤姆克鲁斯新片《碟中谍2》反派安布罗斯,《复仇战将》男一艾迪,《空中塞车》男一尼克。

    前两个是大制作,公司没有接到试镜邀请,李察就凑上去试镜,不管能不能通过,先试了再说。

    碌了几天,圣诞节到了,两人准备回纽约过圣诞。

    在离开洛杉矶之前,他跟朋友们聚了一场,还带着邦辰女士去探望了一下小爱娃,小家伙在保温箱里呆了几天,状况好了很多,变得粉粉嫩的,很可爱。

    “看了小家伙你有什么感觉?”

    出了医院,李察拉着她的手边走边问道。

    “很可爱,像芭比娃娃,好想抱一下。”

    邦辰女士微微笑道。

    “那你有没有想生一个的冲动?”

    “啊,生孩子?”

    邦辰女士愣了下,摇了摇头,“没有,一点也没有,我才十八岁,我的理想还没实现,怎么能现在生孩子?一想到生了孩子之后,要天天呆在家里,我就很恐惧,李察,我们能不能过几年再考虑孩子的事情?”

    “当然可以,你也别多想,我只是看你平时工作太累了,我想要是有了孩子,你就不用那么累了。”

被c是什么感受 被淦了一晚上的小作文

    “我不累,现在每天上班工作、下班回家、家里有你、你不在的时候我就想着你,我就感觉很好,前所未有的好。”

    邦辰女士搭着他的肩膀说道。

    “好吧,我感觉也很不错!”

    李察轻轻一笑,拉开了车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