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真紧再浪点水真多bl 好硬啊进得太深了H

推荐
邓枢道:“那谁先开始?”

    能够那么平静地跟易子方说话,证明其实邓枢并不感觉易子方的做法有什么过分的地方,他只是生她的闷气罢了。

    一开始提出这个的时候,其实邓枢觉得挺不可思议的,因为邓枢觉得他自己是一个不太愿意公开自己秘密的人,只是后来,通过这段时间的交往,从不爱到爱,到培养爱情的过程,他其实自己也已经知道:虽然易子方不是自己唯一的选择,但的的确确是能够选择的人之一。

    “谁先说谁先开始吧。”易子方可谓是棋高一筹,直接就下了一个套让邓枢钻进来。

    “好吧。”

    “我是一个传统文化观念很强的人。”邓枢道:“古代有三书六礼,如果要迎娶你进入门中,希望我们互相了解,这也是一个比较好的事情。”

    “三书指的是聘书、礼书和迎书。聘书是指订亲之书,是男女双方正式缔结婚约;纳吉﹝过文定﹞时用的;礼书则是过礼之书,是礼物清单,当中详列礼物种类及数量;纳徵﹝过大礼﹞时用的迎书即迎娶新娘之书,是结婚当天使用的。”

    “六礼指的是从议婚到完婚中的6种礼节,即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纳采,是六礼中的第一礼,它是男方欲与女方结亲,男家遣媒妁往女家提亲,送礼求婚。得到应允后,再请媒妁正式向女家纳“采择之礼”。

    问名,即男方家请媒人问女方的名字和出生年月日;纳吉,即男方将女子的名字、八字取回后,在祖庙进行占卜;纳征,亦称纳币,即男方家以聘礼送给女方家;请期,男家择定婚期,备礼告知女方家,求其同意;亲迎,婚前一两天女方送嫁妆,铺床,隔日新郎亲至女家迎娶。”

    “这些习俗,你都知道吧?”

    易子方有些困惑,虽然她是新时代的女性了,但是她却依然不知道这礼节,没想到邓枢直接给她背了下来。

    “这跟你讲你的秘密有什么关系吗?”

    邓枢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茶,道:“这不就正常了?我告诉你,这件事情很重要,重要到我要思考终生的地步,当然了,无论做不做这件事情,都是要明媒正娶的,但是我今天的秘密,就从聘书之中开始。”

    “我是一个离异家庭。”邓枢说完这句话,差点让易子方呛到,看到她这个样子,邓枢颇为满意道:“我跟我的父亲生活,从小特别理智,所以对于婚丧嫁娶,我要有足够的思考空间。”

    “还好不是一个妈宝男!”易子方点了点头,“这个人啊,在离异家庭之中跟父亲跟母亲还是很不一样的。”

    “聘书之中,要有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你同意吗?”

    “同意,我恋爱,不考虑你家庭的出身,原生家庭之中,的确是要有过伤害,但是对我影响不大。”易子方脸色平静。

    “到你了。”

    易子方则是狡黠一笑,道:“其实我觉得你说的秘密不算大,我说一个我的秘密吧,那就是我跟人合租的。”

    说到这里,邓枢显然顿了一下。“跟谁,跟男生还是女生?”

    “我有那么贱吗?肯定是跟女生啊!”易子方白了他一眼,邓枢顿时放下心来。“就是你那些狐朋狗友?”

    “说什么呢!冷杏花她不打死你!”易子方笑道。

    “等等,先别说,我要破坏一下游戏规则!”易子方看见邓枢还想说话,连忙打断他。

    “怎么了?”邓枢很是迷惑。“我也没干什么啊?”

    “其实这件事情,还是有点搞头的。”易子方笑笑。“你不是要根据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说嘛?我告诉你,你要给我写一封迎书,你要怎么写?”

    邓枢想了想,心中的笔墨正在是书写,而易子方则是给他足够的时间。

    “亲家台启:贵府千金易子方,温婉贤淑,文静绝俗,清秀高雅,天生丽质,实乃人中之凤,能与爱子邓枢相亲相爱,意洽情投,赤绳牢系,实乃天作之合,吾子之福。恰逢吉日,故派遣吾子邓枢于xx年xx月xx日(农历:xx年xx 月xx日)率迎亲队伍前往贵府,迎娶贵府千金,择良辰吉时由迎亲嘉宾30位,携迎亲礼品和迎亲车辆5部从深圳地发车,于吉时到达贵府,请接纳。妥否,请示下。”

    “准。”易子方笑着说道。

    “你......”邓枢有些无奈。

    两人就在这样子的嬉笑怒骂之中,度过了整个下午。

    这一下子,易子方和邓枢的关系就亲近了很多。

    这个时候,易子方回到家的时候,就已经浑身轻松起来。

    她突然意识到一个观点:婚姻里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夫妻俩无法沟通。两个人都太过固执,听不进对方一句话。脾气太过相冲的人不适合结婚。两个人一聊天,火爆的脾气就上来,怎么沟通?婚姻里的日常,是两个人过日子。一个人过日子,你图逍遥自在;两个人过日子,讲的就是一个平衡点和磨合。在婚姻里心平气和沟通,首先遇事冷静,不要太过把对方当自己人大声说话。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先不反驳,做一个很好的聆听者。

    第二个观点则是:在婚姻中,永远不要说,“你做了什么”。家庭责任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我们每个人都在相应地承担着家庭责任和经济压力。妻子要在一定程度上理解丈夫,丈夫更要在家庭琐事上理解妻子。不要让你的老婆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保姆,男人要在恰当的时机提供帮助。其实女人更多时候,是需要男人精神上的体谅。一个家,两个人心齐,才能将日子过好。心不齐,只能每况愈下,最后一拍两散。男人在事业上能取得成功,多半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妻子和幸福的家庭。

    当然,现在他们两个还没有结婚,想那么多的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妥当。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戴雪雁又差点被骗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两个之间,最好也不要当姐妹了!”

    冷杏花找不出一句话来反驳,因为易子方这番话真的是句句诛心。

    冷杏花有些恍惚,她不记得上一次三人争吵是在什么时候了。

    想了想,似乎是在那个时候,她和易子方还有戴雪雁一起去警察局的时候,那个时候几人冰释前嫌,没有再争吵过了。

    没有想到,今天这件事情竟然让她们两个再度翻脸。

    毕竟是冷杏花做错了,所以她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等到易子方完全冷静下来,摔门回到房间的时候,她说道:“这样子,子方,我们两个都冷静一下,我知道我这一次这么做你很不开心,但是你要明白,为什么我要做这个视频,你没有认真去想过吗?”

    “你有什么好说的?不就是在看我笑话吗?”易子方呵呵一笑,道。

    “不是这样的。”冷杏花有些无奈。“我只是想要通过这个视频劝说你,最好不要在恋情初期的时候同居......”

    “行了,别解释了!”易子方道。“我知道你说的意思,但是这是我个人的选择,何必通过一个视频去广而告之呢?”

    “也没有人知道是你啊!”冷杏花心中吐槽,可是她这句话还是没有说出来,毕竟易子方现在可是脆弱的很。

    戴雪雁回来的时候,两人已经互相不理对方了。

    冷杏花也是一肚子气,这真的叫做好心办坏事,自己的初衷似乎根本就没有得到回报。

    戴雪雁问冷杏花的时候,冷杏花这样子对她说:“那个视频太火了,导致最后我们两个之间的隔阂出现了最大的裂缝,本来我是希望大事化小的,但是她根本就不听我解释,上段时间她认为是我欠她的,毕竟我劝她留下,那不也是一片好心吗?我......”

    “行行行,别说了,我知道大概的情况了,子方她认为你不放她出去,又做这样一个视频,肯定是针对她,可是你的初衷呢?只是希望做一个劝说者,让她不要冲动了。”

    “看,这就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了。”冷杏花摊摊手。“那她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你要知道,你现在是房东,虽然是她误会了你,但是你也要首先道歉!不然的话,你那么久跟她积累的感情,可就说没就没了!”戴雪雁说的的确很有道理,但是冷杏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可是一个十足的女强人,对于女强人呢来说,肯定是不希望自己去道歉的。

    于是,这样的冷战就持续了三天。

    最后,还是冷杏花率先低头了,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方法,给易子方送了一次饭,两人促膝长谈之后,竟然就没有任何的事情了。

    不过,虽然易子方过了这个坎,但是她其实跟邓枢的关系变得很微妙起来,邓枢看她不顺眼,而她却依然深爱着邓枢。

    这天,邓枢正常来工作,甚至连跟易子方打招呼都没有,易子方气的身体颤抖,怎么说两人现在也是男女朋友关系吧?他怎么能这么对自己!

    易子方于是叫一位员工请他们的首席画师出来,其实也就是邓枢了,邓枢冷着个脸,说道:“找我有什么事情?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这话说的很冲,搞得易子方不知道说些什么,她只好说道:“这样子不行,我下班来找你。”

    “哦。”就轻轻的回了一句,邓枢就离开了。

    易子方今天上班的时候一直都是魂不守舍的,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后来她想了想,昨天晚上跟冷杏花说好了如果他们两个之间有什么问题的话,那么就请教冷杏花。

    一个电话打过去,冷杏花估计是刚刚醒来,听了易子方解释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道:“这样子,邓枢他不见得非常爱你,不然的话这点小事情早就跟你和好了,一般人,一般的情侣根本就不会翻脸,更不会那么冷漠。”

    “那我到底该怎么办?”

    “试探他一下,但是你不要露怯,女生在恋情中本身就是占据着主导地位的,你就跟他说,你们两个互相交换一个秘密,算是一次‘破冰行动’了,希望你们两个能够成功吧!”

    易子方挂了电话。

    交换秘密。

    易子方现在最大的秘密,还没有跟邓枢说过,那就是她有抑郁症。

    抑郁症虽然可以被治好,但是维持其实也是需要一定的药物的,不能随随便便地断了药,所以她没说,也是怕邓枢看不起自己。

    当天晚上,她直接来到上次的餐厅中,邓枢一脸的不耐,看上去很不爽的样子,易子方直接就开门见山:“我告诉你,别给老娘臭着一张脸,我本来也就不欠你的,我们之间的恋爱,本来就是平等的,何必要分一个高下呢?”

    邓枢一脸的傲娇:“当初我也没有......”

    易子方瞪大眼睛,打断了他说道:“你不觉得你做的这件事情很错误吗?你没有?你没有答应?你放屁!”

    易子方差点爆粗口,这一下的气势果然是吓到了邓枢。

    邓枢顿时就怂了,道:“好了,今天你叫我来,到底是要干什么的?”

    “很简单,我们两个之间,最近似乎因为一些原因而产生了隔阂,这件事情无关乎于什么合租不合租,同居不同居的问题,我觉得我们两个之间真的是有问题了,再这样下去迟早分手!”

    易子方说出的这番话,也算是肺腑之言,而邓枢也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所以呢?

宝贝真紧再浪点水真多bl 好硬啊进得太深了H

    “所以,我要你分享给我一个秘密,当然了,我也给你分享一个秘密,如何?或者我们玩大一点。”易子方深吸一口气。“这个行动叫做破冰行动,我们互相分享自己的秘密,然后每人分享一个,如果有人最后分享不出来了,那么他就失败,为这次的事情向对方道歉!”

    邓枢的嘴巴张的很大。“这样子不太好吧?一个人分享一个秘密不就可以了?但是你这样做。我们岂不是对对方没有秘密?”

    “bingo!就是要这样!”易子方得意道。“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