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亲我下面舌头伸进去 两个在上面添,一个在下面

推荐
第二天放学后,孙天仁在校门口又被王超给堵住了。

    “敢不敢跟我走?”王超站在校门口,孤身一人面对着孙天仁,盛气凌然的问道。

    这一次可是请来了真正的大神,一点都不怕,反而还有点小兴奋。

    刘芸馨见到王超,不满的跺跺脚“又来?我们还得去买菜呢。”

    这一天天阴魂不散的,打都打不走,真烦!

    而现在孙天仁也对王超提不起什么兴趣来,一次两次的新鲜感过去,就无聊了,没什么意思。

    “今天没空!”孙天仁懒得理会,冷冷的说了一句,说完就准备迈步走了。

    “不去也行,反正我也拿你没办法,”王超双手插进裤兜,满无所谓的样子,只是一脸邪笑的看着刘芸馨“不过......你今天不跟我走的话,嘿嘿,我可不敢保证以后这位小妹妹会不会出什么意外,毕竟长得这么可爱。”

    面对王超赤裸裸的威胁以及那一脸不怀好意的微笑,刘芸馨忽然一下明白了什么,害怕的躲到了孙天仁的身后,怯生生的看着他。

    而就在王超这句话刚说出口,还没来得及感受那种凌驾于别人之上的快干时,忽然一股寒意猛烈的向他袭来,来不及做任何的反应就宛如掉入了千年冰窖,浑身直哆嗦,连周围的空气都肉眼可见的升起了淡淡的白雾。

    “她要是丢了一根汗毛,我让你全家陪葬!”

    仿佛来自恶魔深渊的声音,自孙天仁口中缓缓说出,然后一字不差的落入到王超的耳朵里,寒澈骨髓。

    看着孙天仁那一双猛兽般冷冽的眼神,王超呆呆的无法发出半个音节,身体仿佛已经被冻僵,无法挪动分毫,只剩下眼珠子还在无助的转动。

    但仅仅片刻之后,那股寒意忽然离体,身体又迎来了渴望的温暖,正如来时的猛烈,离去的也迅速。

    在迎回了身体的控制权之后,王超猛的一下跌坐在了地上,双手紧紧的抱着身体,脸色苍白。

    他这边的动静自然也引起来周围人的注意,纷纷投来了异样的眼光。

    孙天仁冷哼一声,看了王超一眼,用依然寒意浓浓的口吻说道“走!带路!”

    王超仿佛没有听到,一脸呆滞的坐在地上,回味着刚刚那一种如死亡边缘的感觉。

    “滚起来带路!”

    这一次孙天仁稍稍用了一丝灵力,将王超从自己恐惧的感觉中震了出来。

    反应过来的王超连看都不敢看孙天仁一眼,连滚带爬的起身就跑。

    “你先回去,”见王超渐渐跑远,孙天仁转头对刘芸馨说了一声“我赶回来吃晚饭。”

    说完就顺着朝着王超跑的方向,慢慢走去。

    这一回,他是真的生气了,用刘芸馨作威胁,这是他现在最不能忍的事。

    以前的种种,他都只当作小孩子的游戏,无伤大雅,陪着玩玩而已,但如果一旦拿自己的家人作威胁,那就将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

    人烟稀少的小土坡上,王超气喘吁吁的站在一个少年身旁,脸色苍白。

    “被吓到了?”欧阳申一脸嘲笑的看着王超,满是不屑。

    “太吓人了!”王超狠狠的点了一下头“当时我都以为我快死了。”

    “到底只是普通人,还是太脆弱了。”欧阳申轻笑一声,拍了拍王超的肩膀“待会儿你就站远一点,看我怎么给你报仇的。”

    王超回头看了一眼,见孙天仁正寒着脸慢慢的走上来,便忙不迭的躲到不远处的一颗大树底下,屏息凝气,大气口不敢喘。

    孙天仁走上山坡,看了一眼躲在树下的王超,然后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这个面带傲气的少年身上。

    “你就是孙天仁?”

    孙天仁摇摇头“不是。”

    “不是?”欧阳申疑惑的看了一眼王超,然后看着孙天仁“那你是谁?”

    孙天仁眨眨眼“我是......你失散多年的爸爸啊!”

    听到孙天仁这句丝毫不讲情面的挑衅语言,欧阳申脸色涨红,怒火中烧,但他却没有忘记师傅对他的交代。

    “申儿,那个少年我比较感兴趣,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让他当你的师弟,你看着应对就是。”

    在这种情况下见面,言语不客气也是应该的事,为了师傅,他忍了。

    欧阳申耐着性子,忍住动手冲动,对孙天仁说道“你去给超哥跪下道歉,今天我就放过你。”

    “而且,你运气不错,有一位前辈看上了你,想收你为徒,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你好好考虑。”

    在见到欧阳申的时候,孙天仁就知道这件事变得不简单了,连修行者都扯了进来,显然已经脱离了小孩子争风吃醋的范畴。

    而且还有人对自己感兴趣,要收自己为徒。

    这......扯太远了吧?

    不过,就刚刚王超对刘芸馨的威胁,不管是真是假,不管这件事变成了什么性质,也不管到底牵扯了什么人,王超今天肯定要得到教训。

    而且,孙天仁看着面带傲色的欧阳申,他也开始有些烦了。

    打了小的来老的,打了老的来更老的,这件事似乎没个止境一般,为了不给刘芸馨带来潜在的威胁,这件事必须尽快解决。

    不论是小的还是老的,都要解决了,以绝后患。

    孙天仁笑道“放过我?这么好说话的吗?还要收我为徒,看来我的运气是真的不错。”

    “你知道就好,”欧阳申见孙天仁现在这个样子,感觉事情进展的很顺利,不免觉得孙天仁是一个软骨头,见风使舵的那种,有些瞧不起,不耐烦的说道“那就快去跪下道歉吧,我时间可不多。”

    “好咧,”孙天仁咧嘴笑道,然后狗腿子一般的朝王超走去。

    树下的王超见欧阳申三言两语就解决了刚刚还不可一世的孙天仁,有些意外,也有些得意,在麻城地界,就没有自己办不了的事!

    作为一个麻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靠着姐夫曾经的威望以及现在的财势,他也在麻城混的风生水起,也知道了这世界竟然真的有小说中的修仙者,不过自己的资质不够,没有被收为弟子,这让他有些遗憾。

    但没想到自己鬼使神差的去亲自帮人家一个小忙,却将自己搭进去,白白挨了两顿打,算是颜面扫地了。

    当得知对方是一个修行者的时候,他他知道自己连报仇的希望都渺茫了,只能硬着头皮去求姐夫,求那一丝的希望。

    现在,就是现在,自己的希望就要实现了,一个传说中的修行者,现在要给自己下跪道歉了,那两顿打没白挨。

    看着越走越近的孙天仁,王超从树后站了出来,两腿岔开,两手叉腰,头颅高高杨起,带着得意的神采,任清风缓缓拂过自己的脸庞。

    “啪!”

    不过,拂过他脸庞的不止清风,还有孙天仁沉重的巴掌......。

    “站姿那么风骚干什么?想撒尿啊?不知道不能随地大小便吗?没素质。”

    王超懵了,倒在地上,手捂着火辣辣的脸庞,感受着嘴里几颗牙齿的松动,脑袋一阵眩晕。

    剧本不对啊,导演!导演!这个演员不安剧本来,我要投诉!

    “敢威胁我?活腻了吧你?”

    接着就是几声卡擦声,与王超声嘶力竭的哀嚎。

    四肢被硬生生的折断,这种疼痛,没人能够若无其事的应对,王超最后直接痛晕了过去。

    “你干什么?”欧阳申震惊的望着孙天仁,这剧本......好像也不对。

    “道歉啊,”孙天仁转过身,无辜的看着欧阳申“但是他不肯,我就只能动手了。这人也真是的,不就下个跪嘛,多大点事,非要弄死弄活的,这下好了,啥事没有了。”

    欧阳申惊呆了,这是什么理解能力?怎么能反着理解呢?脑子怕是有病吧?

    “我让你给他道歉,谁让你打他了!”

    “我道歉?”孙天仁瞪着眼,一脸的不可思议“为什么我要给他道歉?是他先惹我的。”

    欧阳申板着脸“那你以为我是来干什么的?”

    孙天仁眨眨眼“不是来帮人收徒的吗?”

    欧阳申“......”

    孙天仁的插科打诨,将欧阳申搞得有些懵逼。

    不过等他反应过来,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孙天仁这是在拿他开涮,玩他而已。

    “你觉得这样很好玩?”欧阳申沉声道。

    孙天仁嘿嘿一笑“玩玩嘛,又不会掉块肉。”

    欧阳申冷笑一声“不会掉块肉?掉命怕不怕?”

    孙天仁无所谓的摊摊手“说实话,真不怕。”

    “你觉得你很强,没人能打得过你?还是认为这世界都是好人,不会拿你怎么样?”

    “随你怎么想喽,我反正无所谓。”

    “狂妄!一个井底之蛙而已,老子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实力。”

    “还有”欧阳申一脸狞笑的看着孙天仁“听说你那个妹妹长得不错,等收拾了你之后,我再去找她玩玩,一定会很有意思。”

    话音刚落,一股无形的巨大威压忽然将他笼罩其间,周围的空气仿佛被抽干了一般,使他呼吸不畅,动弹不得。

    欧阳申瞳孔不停收缩,惊恐的看着缓缓走近的孙天仁,宛如一座大山,携带者巍峨的气势,慢慢逼近。

    “第二次,”孙天仁面沉如水,双眼如地狱深渊一般注视欧阳申“今天已经是第二次了。”

    “你们这些人......能不能不要动不动的就拿别人来威胁我?”

    “不知道这样我会生气吗?”

    “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不知道这样做你这么可能会死吗?”看着约瑟夫这么激动,李平有些慌,有什么不对吗?这么大反应。

    然后他指着孙天仁“是他......”

    不过话刚说出口,就被孙天仁给粗暴的打断了“是我无意间得到了一枚丹药,恰好又与他有缘,所以就将丹药送给了他,对,就是这样。”

    说完还不忘一直给李平递眼神,挤眉弄眼的,看的约瑟夫有些懵。

    李平分辨着孙天仁眼神里的意思,浑浑噩噩的点头“差......差不多就这样吧。”

    见李平承认,约瑟夫低头沉吟了片刻“以前就听说你们东方有一种炼丹修士,可以练就各种神奇的药丸,看来是真的了,挺神奇的。”

    然后他一脸肃穆的望着孙天仁,这个神秘的少年果然不简单,不仅实力强大,而且手段诡异,连这样神奇的药丸都能搞到手,还随意的送给他人,说明人年并不在乎这种东西,这也从侧面证明了他的非同寻常。

    “你为什么不自己教。”约瑟夫对孙天仁问道。

    “师门没有同意,我不能私自传授。”孙天仁回答。

    “行!”约瑟夫想了想,对李平说道“我可以带你,但不是收徒,只是指点你一下而已,不算师徒关系。”

    既然这种天大的机缘是孙天仁给他的,那自己就不能去抢别人的功劳,就当帮帮忙了。

    对于约瑟夫的话,李平还有些懵,什么意思?到底收不收徒了?

    “还愣着干什么?”一旁的孙天仁笑着对李平提醒“还不快感谢人家。”

    李平这才反应过来,连声感谢。

    “不过这段时间我还有事,暂时带不了你,你先回去,到时候我再通知你,你再跟我走就是了。”

    李平点头,指着孙天仁说道“我就住他家对面。”

    “行,那到时候我们去接小艾薇儿的时候也顺便将你一起带走,然后就跟着我修行。”

    李平顺利安置之后,孙天仁也就没什么事了,抱着小付玲,与李平一起回家。

    当然,回家的车费还是李平付的,孙天仁他现在也算是有钱人,戒指里有几万美刀加一些软妹币,但还是得勤俭持家不是,那些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能省一点是一点......。

    ......

    过程虽然有惊无险,但刘芸馨还是很后怕,整个周末都没怎么出门,更不敢让孙天仁单独出去,就怕再有什么事发生。

    周一,孙天仁与刘芸馨照例去学校上学,小付玲则被丢给了李平去照顾,毕竟他现在也算是修行者了,还是曾经的雇佣兵,在专业能力与警惕性上,也算是佼佼者了。

    “站住!”在校门口,王超带着几个气势汹汹的精悍男人堵住了孙天仁与刘芸馨“小子,你不是很能打吗?再比划比划?看老子今天不把你屎打出来。”

    在经历了太多事之后,刘芸馨对这样的场面已经是司空见惯了,也不怎么害怕,反而不满的撇着嘴“怎么又来了?都快迟到了呀。”

    对于刘芸馨这样的反应,王超有些愕然,一般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大多数的女孩子都会面露惊恐,再不济也会畏畏缩缩的。

    而这个女孩子呢?不仅不害怕,毫无惧色,反而还带着不屑,只担心自己会迟到,毫不把自己带来的这几个凶神恶煞的人放到眼里。

    “好啊。”孙天仁欣然接受了王超的建议,无聊的周一,调剂调剂也好。

    看到这一对男女的表现,王超的内心不免有些不安,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啊,不该是这种反应啊,为什么他们会有恃无恐呢?

    不过一想起自己这次带来的人,他又壮起胆子,这些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是自己好不容易从姐夫那里拉来的,单个拎出来都是等闲三五个人不得近身的那种,更别说几人一起了,什么场面他们都能轻松应对。

    “还是去老地方?”随口问道。

    王超轻轻点头,在这个人来人往的地方,显然不是什么动手的好地方,现在查的严,多少还是低调一点。

    随后他带着人,走到学校旁边的那条阴暗的巷子,也就是上次被孙天仁打的地方。

    “那我就去玩玩?”孙天仁给刘芸馨请示。

    刘芸馨皱着眉看了看时间“快点,别迟到了。”

    孙天仁了然一笑“就一分钟的事,你先进去吧,别等我了。”

    刘芸馨点点头“那你小心一点。”然后就走进了校门。

    一分钟后,孙天仁看着倒在地上的王超“就这?”

    不过,不得不说,这次王超找来的人还是有点能耐的,基本与之前的李平相当,应该都是退役特种兵之类的人,而且还是最顶级的那种。

    不过现在嘛......就这些人,光李平就能解决了,对孙天仁来说也就是一个意念的问题。

    刚来到这个时代时,一个小小的法术就能让他因灵力耗尽而晕眩。

    而现在,在慢慢适应了这个环境之后,知道得省着灵力使用,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毫无顾忌的随意施为,所以他的实力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增长,现在就已经到达了一个瓶颈,一个当前环境下几乎巅峰的瓶颈,再难有所增长。

    几个曾经的顶尖特种兵,被孙天仁一个意念给击中,什么都还没做就全都晕了过去,毫无预兆。

    一个小时之后,王超迷迷糊糊的被人摇醒,睁眼一看,摇醒自己的正是自己从姐夫那里找来的高手。

    “王哥,那小子很邪乎啊,我们怎么莫名其妙的都晕过去了?”

    王超摇晃了一下自己依然有些眩晕的脑袋,缓缓站起身,努力回想了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却只想起了少年站在巷子口的身影,接下的就怎么都想不起来了,连自己是怎么晕倒的,也是一头雾水。

    不过,虽然想不出来原因,但他却知道,自己这回算是碰上铁板了,而且是很特殊的那种,与自己姐夫聘请的那位保镖一样,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修行者。

    所以他清楚,那样的人不是这些普通人可以对付的,得从长计议。

    “先回去吧。”王超说道。

    “回去?不收拾那小子了?”

    “就是,看着拽拽的,欠收拾的很。”

    “看他第一眼就想打他了,跟个猴子一样,看着不舒服。”

    “......”

    不过,不论这些怎么叫嚣,王超都不为所动,也没有理会这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莽夫,直接走了。

    ......

    城南花园别墅。

    王超站在富丽堂皇的别墅大客厅里,对着眼前正在看书的富态中年男人说道“姐夫,这口气我咽不下。”

    好歹是在麻城风生水起了好几年的扛把子,现在竟然被一个少年给打了两次,这口气你让他怎么咽下去?

    杨权撇了一眼一脸不甘心的王超,满脸怒容的将书砸到面前的桌子上,愤愤的说道“让你干点正经事,你不干,整天就知道在外面瞎混,打打杀杀的,你什么时候能让我省心?”

    “现在都什么时代了?那些江湖义气能干什么?再这样下去,你这样迟早得进去!”

    “你姐走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的要我护好你,要你走正路,你这样,要我去怎么面对你九泉之下的姐姐?”

    “老大不小的人了,该收收心了,来我公司随随便便当个副总,干几年再给你扶正,你在找个好女人结婚,给你们老王家留下一点香火,别让你爸妈但心你了好不好?”

    王超低着头,不动作,也不言语,像一个泥菩萨一样。

    “你看看你,每次给你说这个你就哑巴了,能不能给我说两句,谈谈你的想法。”

    王超还是傻站着,不言语,一副你怎么样无所谓,反正我就这样的样子。

    见王超依然不表态,杨权轻声叹了口气“你想怎么办?继续让我给你人,打回去?”

    这时王超动了,狠狠地点点头“但那小子不简单,应该与邢哥一样,是一个修行者,所以这次怕是需要邢哥亲自出手了。”

    听到需要邢天雷出手,杨权考虑了一下,既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

    毕竟作为曾经的江湖大哥,杨权得罪过不少人,在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刑天雷这么一个修行中人,然后就花重金聘请来保护自己。

    这么多年来,刑天雷作为杨权的保护神,曾多次救他性命,两人的关系也就变得并非一般的雇佣关系那么简单,比较复杂。

    所以杨权也不好随意指派刑天雷去干什么,而且去与不去,也全看他愿不愿意,杨权也决定不了。

    就在杨权内心权衡犹豫的时候,一个男人从楼上走了下来,带着笑意看着王超“既然对方是修行者,你带去的那几个人显然是不顶用的。”

    见到刑天雷,王超恭敬了叫了一声“邢哥”,然后就又呆呆的站着,不再言语了。

    杨权笑着站起身“妻弟愚笨,让邢哥笑话了。”

    “你妻子对你恩重如山,她走后就剩下一个女儿,与这么一个弟弟,你又是一个重情义的人,我作为你的兄弟的,哪能笑话啊。”

他亲我下面舌头伸进去 两个在上面添,一个在下面

    “这样吧,我出面不太好,以小欺大怕人笑话,不过我前几年收了一个徒弟,也就十来岁,让他去正合适,顺便也可以让他历练一下。”

    听到刑天雷主动帮助,杨权感激不尽“那就麻烦老哥了,不过小欧阳才随你修行了没几年,能行吗?”

    “放心,他虽然修行时日尚短,但天赋还可以,勉强小成,对付一个比他年纪还小的少年应该没什么问题,只要那少年不是从娘胎里就开始修行的就行。”

    “哈哈哈,你说话可真逗,谁从娘胎里就修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