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美艳麻麻的幸福生活:麻麻你下面好多水

推荐
 趴在山头上的一人三鸟,一边聊天一边分析着目前的局势,在苗成云把情况分析完了之后,林朔心里也认可这个判断。

    猎门总魁首现在最担心的,是这一万多女魃人扎堆了往华夏冲,虽然两地隔着很远,可对它们来说这其实并不难,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这股力量要是涌入华夏,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至少目前华夏修行圈里的修行者全部加起来都没戏。

    哪怕是老娘和老丈人那样的人类至强者,自保倒是问题不大,可要阻止这些女魃人也是力有未逮的,毕竟一万多个三道尽头的人物,老娘老丈人顾得了这个就顾不了那个,人数劣势太大了。

    因此哪怕现在对方看上去各种进度都比较缓慢,林朔也不敢掉以轻心。

    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摸清楚这些女魃人的单体战力到了什么程度。

    之前非洲之行,那些变异人修为其实也不算低,可真打起架来那就是一群棒槌。

    这种情况搁在如今亚马逊,林朔觉得可能性是不大的。

    苗成云刚才也分析了,非洲那些变异人实际上是一帮采集数据的,它们隶属于构建官体系,相当于一群文官撩起袖子来打架,不擅长是应该的。

    而眼下这一万多女魃人,很可能是安全官麾下的精锐。

    女魃安全官专职于地球事务,对地表环境的理解是非常深刻的,而且长时间观察人类,战斗意识必然也强。

    它麾下的精锐,绝不可以掉以轻心。

    三人一鸟现在趴着的这座山头,距离山寨还有一段距离,十公里左右。

    此时在林朔的感知中,十公里之外那是无数个强大的存在,每一个都充满了危险的气息,而且互相之间干扰着,让的他的感知力没那么清晰。

    所以他让林小八很快就再次上天了,在高空监视着远处的动静,一有风吹草动赶紧下来汇报。

    而林朔从衣服口袋里掏出烟盒子来,给苗成云散了一根。

    之前他以“神隐无间”接送小五的时候,去过家里一趟,顺手就把烟带上了。

    “你这烟都潮了。”苗成云抽了一口烟,一脸嫌弃。

    “客厅茶几上随手拿的,开封好几天了。”林朔说道,“不过这会儿有的抽就不错了,别挑三拣四的。”

    两句话的功夫,林小八落下了云头,快速掠到林朔面前:“朔哥,来了。”

    “几个啊?”苗成云问道。

    “就一个。”林小八说道,“好像是个十来岁的孩子,往这个方向来了,脚程并不快,应该没什么目的性。”

    “行,再探。”林朔点点头。

    “得嘞。”林小八再次冲天而起。

    苗成云吐了一口嘴里的烟,说道:“那这个小孩儿谁去料理啊?”

    林朔看了看楚弘毅,又看了看苗成云,说道:“你去呗?”

    “不是,你看不起谁呢?”苗成云一脸不乐意,“十来岁的孩子你让我出马?”

    “总魁首,要不还是我去吧。”楚弘毅也说道。

    林朔摇了摇头:“老楚,我不是觉得你实力不够,而是你的战斗特点不合适。

    你一招之内要是没弄死人家,人家就能弄死你了。

    所以要是光杀人,你没问题。摸人家能耐的底细,那还是苗成云去比较稳妥。”

    林朔把道理一点出来,楚弘毅也就不吱声了。

    苗成云倒也不着急,而是慢慢地手里的烟抽完,这才说道:“行吧,那我就去一趟。”

    话音刚落,苗院长的身子就消失在了原地。

    ……

    这趟任务交给苗成云去办,林朔也是不得已。

    因为他刚才说楚弘毅的问题,他自己也存在。

    林家人动手一向是雷霆万钧的,真要出手试人家也不是不行,前提是对方也是想被林朔考验,双方动手不下杀招,那就没事儿。

    而对手要是拼命的状态,林朔出手那都是下意识的,千锤百炼出来的肌肉记忆。

    而且三道尽头之间的对敌,还真是一瞬间的事儿,以林朔的动手习惯,对方就一下子被弄死了,也试不出什么来。

    所以这个任务实际上是非苗成云去不可,可苗成云这人,林朔其实是一向不太放心的。

    苗院长如今论修为,在猎门内部也就仅次于二老和林朔而已,还在贺永昌和章进这样的中生代强者之上。

    可要是真的以死相搏,林朔其实会更看好贺永昌和章进。

    哪怕是再次一筹的楚弘毅,面对苗成云机会也很大。

    苗公子最大的问题就是务需不务实,但凡有一个机会能装逼露脸,他恨不得把自己性命给搭上。

    所以无论这人能耐多大,林朔把事情交给他的时候心里都悬一悬,这回也不例外,人一走林朔的神念赶紧锁定了他。

    苗成云身上有林朔的神念标记,一旦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他能瞬间过去帮忙。

    根据林小八提供的情报,对方是个十来岁的孩子,那就还好。

    炼神借物这种以念力为基础的能耐暂且不论,光说修力这一项,十来岁的孩子身体还没长成,哪怕被女魃人硬生生拔高了修力的修为,那也仅仅是修为而已,动手时候的威能按理说还是要差一些的。

    而单对单的战斗,修力的威胁最大。

    苗成云在炼神借物这两道的修为,其实都已经在人间尽头之上了,不仅掌握了复合卦,而且能阴阳八卦合一,云家炼神术又走上了登天路,第五境巅峰,这就意味着苗公子已经初步晋入了九龙的层次,再加上有心算无心,苗公子拿着先手,所以这两方面基本上是稳吃的。

    如果要出意外,就会出在修力上,无论苗成云还是林朔都是如此,受限于肉体凡胎,命也都只有一条。

    一旦发生了意外,又特别快,很容易覆水难收。

    所以眼下林朔人趴在山头,精神是高度紧张的,随时准备一个“神隐无间”过去。

    楚弘毅平时还算沉稳,可这会儿看来是有些憋不住了,轻声问道:“总魁首,情况怎么样?”

    “还没动上手。”林朔回了一句,继续全神贯注。

    “总魁首您放心。”楚弘毅这会儿劝道,“以苗院长这身修为,应该是手拿把攥的事儿。”

    林朔没搭理他,因为远处已经动上手了。

    苗成云看来脑子还是清楚的,没动用阳八卦借物手段,他附近的自然之力一切如常。

    战斗发生的地点,距离山寨还是很近的,要是阳八卦咣咣砸,那这动静谁都瞒不过,就等于捅了马蜂窝了。

    炼神手段他也没动用,只是固守,把神念屏障的防护拉满。

    这也对,因为炼神对敌就是一锤子买卖,要么输要么赢,试不出什么来。

    真要掂量对手的战斗意识,还是得看修力手段,这东西最实在。

    尽管并不是单纯的刺杀,可战斗依然结束得很快,也就一秒钟左右。

    之后苗成云先是毁尸灭迹,然后掉头回来了。

    看这人的模样,似乎还是很轻松的,面不红气不喘,趴回林朔身边的时候神采飞扬。

    楚弘毅这会儿轻松了不少:“苗院长如此轻松,我也就放心了,看来这群女魃人……”

    楚魁首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因为苗成云把头扭了过去,在那儿哇哇吐血。

    林朔伸手摸着这个傻兄弟的背,眉头紧皱一言不发。

    苗成云吐了一会儿血,用手背抹了抹嘴边的血迹,感慨道:“好家伙,十来岁的孩子,逼得我差点开死门。”

    “有这么强吗?”楚弘毅大吃一惊。

    “三道尽头,不折不扣。”苗成云说道,“也就是我了,老楚你去估计人就没了。

    要知道我可是占着先手呢,这小子炼神借物的手段没机会施展。

    就这,还差点没让他翻了盘,手底下的老辣程度,这哪儿是十来岁的孩子啊。”

    “具体说说。”林朔沉声说道。

    “那一瞬间,他应对变招都很快,别看我跟他也就打了一秒钟,可其实对拆了一百多招。”苗成云说道,“小兔崽子手里的招数那是信手拈来啊,各门各派都有,我都认不全。

    也就是被我拿住先手了,否则这一秒来钟修力手段的对拆,结果那还真会听天由命。

    最后他能被我拿下,是他炼神屏障到底只是云家炼神第四境的程度,眼看要被我念力攻破,心里慌了,手上应变慢了一些,这才被我抓住了机会一击致命。”

    林朔听完点点头,心里也就有数了。

    十来岁的孩子,这要是搁在猎门里,章进也就这样了,输苗成云一手炼神,于是先手丢了扳不回来。

    如果它是先手,那就真不好说了。

    这样的东西,一万多个。

    别说那一万个整数了,哪怕零头的那几百个,就够整个华夏喝一壶的了。

    林朔赶紧掏出了手机,拨了一个键。

    卫星电话很快就通了,林朔来不及客套,直接说道:“报告三号首长,事态非常严重。

    总局能调动的所有强九境以上修行者,请都调动起来,放在之前我们商定过的位置上。”

    电话对面沉默了一会儿,问道:“核武器要不要动用?”

    “很可能来不及,联合国授权太慢了。”林朔说道,“不过该走的流程先走起来,有备无患。”

    “知道了。”

    挂了这通电话,林朔又拨了一个号码。

    接电话的是曹冕:“总魁首怎么了?”

    林朔沉声说道:“所有猎人召回,园区一级战备。”

    “是。”

    ……林朔和苗成云兄弟俩是说干就干。

    只不过在处理这件事情之前,还得先安顿一个人。

    事情发展到如今这个局面,魏行山其实是没必要继续待着了。

    老魏如今的能耐其实不算差,修力加上枪械,怎么也能跟个弱九境的猎人抗衡一下,而要是准备充分装备齐全,甚至能跟强九境的修行者掰掰腕子。

    只是如今搁在这儿,那还是远远不够看的。

    他媳妇柳青还怀着二胎呢,林朔于是好说歹说,把人给劝回去了。

    送他回去这事儿也比较简单,神隐无间这是一个空间类神通,比风火跃迁接送人要省事多了。

    把老魏送回昆仑园区,林朔又出现在苗成云和楚弘毅身前,接下来的这场战斗,这两人就是他的左膀右臂了。

    这两人要是互相之间战斗,结果并不好说。

    楚弘毅作为一个人间修力尽头的修行者,战斗体系还独树一帜,猎门第一神速,单对单苗成云未必能讨得了好,还是得看具体的战斗环境。

    可在接下来的战斗环境里,苗成云的自保能力无疑要比楚弘毅强的,于是林朔先对楚弘毅说道:

    “老楚,你神念屏障先撤掉,我要在你身上做个标记。”

    楚弘毅一脸疑惑,不过还是照办了,同时问道:“总魁首,您这是……”

    林朔原本不想解释,可架不住身边有个嘴快的。

    苗成云说道:“云家炼神术第六境的神通‘神隐无间’,可以做到瞬息千里,不过这种能力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限制,不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事先还是需要做神念标记的。

    这种神念标记的意义,就在于建立一个个的通讯基站,能让林朔这个移动的信号发射器能随时联系上。

    一旦联系上了,神念标记和林朔本身的神念发生共振,这就能从空间上形成一个类似宇宙虫洞的通道,人也就能过来了。

    当然其中的门道也没那么简单,里面还有‘两界意和’导致的平行宇宙问题,那这说起来就复杂了。

    林朔要是真的能吃透里面的规则,那他就算修到了第七境……”

    楚弘毅这会儿听得都翻白眼了:“苗院长,您这一杆子别撑出去太远,就说眼巴前的事儿。”

    苗成云神色略有些尴尬:“简而言之,林朔在你身上做个神念标记,这样你一会儿遇险,他能及时出现在你身边随时救下你。你老楚跟我毕竟还是有些差距的,自保能力比较差。”

    苗成云话音刚落,林朔这边就已经完事儿了,对苗公子说道:“你也是,神念屏障撤了。”

    苗成云这就尬住了:“不是,你还不放心我啊?”

    “少废话了,撤了。”

    苗成云只好照办,一旁楚弘毅翘着兰花指说道:“你苗院长能耐是比我大,按说自保能力还是有的,可架不住你脑子不清楚。总魁首在你身上标记,我估计不是怕你遇险,而是怕你动不动就要开阴八卦的死门,到时候好拦下你。”

    “老楚说得对。”林朔一边标记一边唉声叹气:“有这么个傻兄弟,我也是心累。”

    苗成云被说得又气又恼,一脸嫌弃地说道:“你完事儿没有啊?”

    “完事儿了。”林朔拍拍苗公子的肩膀,“走吧,咱们三个风火跃迁过去。”

    “不是,你既然会神隐无间,把我们带过去就得了,干嘛还要风火跃迁啊?”苗成云不解道。

    “因为这些三道尽头的女魃人是感应不到神隐无间的,也就没有诱敌的效果。”林朔说道,“风火跃迁会搅动自然之力,它们应该能感应到,这就算诱敌了。再说了,神隐无间消耗大,你的念力现在没我的金贵,这样实惠点儿。”

    ……

    十分钟之后,三人在一个山头上潜伏下来。

    林朔之所以把风火跃迁的目的地搁在这儿,是因为小八就在这里附近巡逻。

    之前那一万多个女魃人现世,林朔需要个眼线一直盯着它们大概的动向,否则万一这群家伙互相往华夏方向杀过去了,那也是个事儿。

    所以林小八他安排在山寨附近盯梢。

    林朔三人落在山头不久,林小八就从天上发现他们了,扑腾着翅膀落在林朔肩头。

    “怎么样?”林朔询问道,“这些女魃人有动静吗?”

    “没啥动静。”林小八说道,“自从你们走后,他们就回到了山寨,然后行为举止有点儿怪异。”

    “怎么个怪异法?”苗成云问道。

    “他们就跟小孩儿似的,对山寨里的一切都很好奇,试试这个弄弄那个的,这场面,有点像园区幼儿园里的小孩出操,在操场上一阵傻玩傻疯的。”小八说道,“朔哥,这群家伙我看脑子不太好使。”

    林朔摇摇头:“这不是脑子不好使。”

    “那是什么呀?”小八问道。

    “这个情况啊,就像我们登陆了一个新游戏的。”苗成云说道,“它们是女魃人的意识,占据了这些人的身体之后,就等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对周围的事物很好奇,有些怪异的举动也很正常。”

    “这么说起来的话,那这些人岂不是跟我们之前在非洲遇到的变异人差不多?”楚弘毅问道。

    “对我们来说可能区别不太大,可在本质上不一样。”苗成云说道,“非洲那些变异人,应该是从属于构建官体系的。

    女魃三巨头之一的构建官,就负责虚拟世界的设计和运转。

    当时非洲大陆对于女魃世界来说,相当于一个测试服,这群变异人是测试服的技术员和内侧玩家,主要是为了测试非洲大陆这个测试服的稳定性,收集相关数据,然后进一步优化。

    然后这一整套体系,是源于构建官对女魃文明重返地球的整体规划,重点是世界规则的改造,而不是变异人本身的能耐需要多强。

    现在在亚马逊雨林的这批女魃人,在技术路线上是截然相反的。

    它们应该就是安全官的手下,技术重点不在于世界规则改造,而是充分适应当前世界,然后以意识直接占据人类身体。

    而这些被占据身体的人类,就是海妖信仰的信徒,已经被之前那位女魃的神使暗中改造多年了。

    这种改造应该不是针对单个个体的,而是族群基因层面。

    所以它们一旦完成降临,锁眼和钥匙一对,战斗力远远要比变异人这种数据收集器要强,直接就到了三道尽头,这也是人类身体和神经系统能承受的最大极限。”

    “哦。”楚弘毅点点头,然后看着苗成云不禁露出佩服的神色,“苗院长高见。”

    被楚弘毅这么一夸,苗成云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他看了身边默不作声的林朔一眼,往回找补道:“当然了,以上这些仅仅是我的推测,到底什么情况,咱还是得亲自上手试一试。”

    楚弘毅点点头,然后问小八道:“八爷,那这群人现在还在山寨里吗?”

    “对。”林小八应了一声,然后说道,“这群家伙昨天傍晚刚出来的时候,一开始是山寨里瞎逛,估计就跟成云哥说得似的,适应适应适应环境。后来,它们就开始互相交流了,然后很快就找到了人类最舒服的交流方式,嚯,那男男女女的可热闹了,我看了一晚上,哎呦我去,这场面够可以的,你们想想,一万多人呢……”

    “行了行了,就别往下说了。”林朔赶紧阻止,“那现在他们出来没有啊?”

    “没呢。”林小八说道,“昨晚估计都累着了,这会儿绝大多数还没起呢。”

    “好机会啊,总魁首。”楚弘毅说道,“这会儿趁他们不备,咱去杀个七进七出……”

    “老楚你拉倒吧。”苗成云说道,“这帮人修为摆在那里的,就算战斗经验可能不太行,可人家一万多人在山寨里杵着,一人吐口唾沫就把咱们三个淹死了,还七进七出呢,你这叫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出倒是能出来。”林朔说道,“不过我们这次是来摸底的,不是来袭营杀人的,要是对手人太多一块儿上,场面这就乱了,摸不清楚。”

    “那咱应该怎么办呢?”楚弘毅问道。

    “等会儿吧。”林朔说道。

    “这得等到什么时候去啊?”楚弘毅嘀咕道。

    苗成云笑了笑,解释道:“这还是跟玩家登陆新游戏似的,这群女魃人在山寨里,就等于新玩家在新手村。

    这一天一夜的时间,它们对于新手村的摸索已经差不多了,玩家互动也做了,继续待在新手村里就没事情干了。

    于是总会有胆大的,开始往外探索,我们就等这种落单的探索者就行了。

    我们仨,相当于新手区外面的野区boss,就等着他们来送死。”

    “你这什么比喻。”林朔一脸嫌弃,“野区boss哪有不被推的?我们难道还要爆装备给它们?”

    “哦,原来你也玩游戏啊?”苗成云笑道,“有这个见识,就不算外行。”

    “林继先爱玩这种东西,我打他骂他都拦不住,于是只好自己去练了个号,就盯着他杀,杀到他卸载游戏为止。”林朔轻声嘀咕道。

    “嘿,你这真是亲爹。”苗成云说道,“不过你恶意追杀玩家,就不怕被封号?”

我与美艳麻麻的幸福生活:麻麻你下面好多水

    “不怕。”

    “凭什么不怕?”

    “我充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