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的又大又长怎么办 老公一晚上好几次

推荐
 深夜,疲惫的两人却毫无睡意。沐辰宇揉着严沁的小腹,打趣的说道,“这次小严总算是干着总裁的工作,疼着总裁的胃病。”

    严沁撇撇嘴,没有反驳。脑袋里在想着,难道真的是自己矫情,心里作用吗?一天的工作高压饮食不规律都没有胃痛,反倒是看到沐辰宇之后放松下来,胃痛的承受不住。唉,果然恋爱使人柔弱做作。

    不过,能享受自家老阿姨的人工捂肚子服务,矫情就矫情吧。

    看着严沁难得的乖巧,沐辰宇嘴角上扬,犹记得当初刚刚认识不久,小姑娘可是在嘴上绝对不出亏的主儿。

    “还好我在家给你煮的是小米粥,晚上吃养胃没负担,不然可有你受得。”沐辰宇“狠狠”的恐吓着严沁。

    只见对方却是满满的不以为意,可真是上辈子欠她的。

    “沐辰宇,你跟我说说你家里的情况吧。”严沁搂着沐辰宇,软声细语。想着今天看到的易秘书给的沐家、苏家的资料,才知道自己对沐辰宇有多不了解。

    “怎么?现在想听了?”沐辰宇刮着严沁的鼻头,犹记得自家小姑娘因为懒得听自己说家里的事情,而说的一套“歪门邪说”——沐辰宇我跟你说啊,我是跟你谈恋爱,又不是跟你的家庭谈恋爱,所以对你家庭的情况我才不好奇,免得被人家说我攀高枝儿。

    “也不知道岩羽集团的大小姐能攀我这个兢兢业业打工人什么高枝儿?”

    翻旧账什么的可真是太讨厌了,严沁心里骂骂咧咧,嘴上却是不能输的发声,“哼,爱说不说。不说我也能知道,大不了让易秘书再去查的细一点。”

    “呦,小严总这是当的越来越顺手了。”沐辰宇轻笑着捏着严沁的脸蛋,自己小姑娘梗着头硬争论的小模样可真是太可爱了。这样充满活力,鲜活自由的模样,才是自家小姑娘该有的样子。

    “哼!”严沁傲娇的出声,沐辰宇最是吃不消。

    “说,我家小姑娘发问,怎能不说。”沐辰宇把严沁放在自己腿上,让她能更加舒服的躺着。

    “我的爷爷是从军立功无数,甚至奉献出生命。爸爸也是上过战场,同时也经历过特殊时期。因为过往的岁月有起有落,外加爸爸性格深沉刚毅,不喜张扬,所以为人处世方面略有欠缺。万事都有利有弊,由于爸爸自身的原因,我家也直接避开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诱惑,除了……”

    沐辰宇偷偷看了眼严沁,看着她正乖巧的闭着眼躺在自己腿上听着故事,才意识到自己莫名的心虚。

    “除了安家。”

    严沁嘴角勾起,不是没发现沐辰宇的心虚停顿,只是坏心思的想逗她而已。

    “安若菲家吗?”虽然说着安若菲,但是严沁想的是整个安家,爸爸好像对自己有隐瞒,涉及到安家的事情。

    听到严沁的突然出声,沐辰宇心里感叹一声,“果然还是要单独剔出来说一声。”自从认识严沁之后,沐辰宇不止一次在想要是不认识安若菲就好了。虽然本来就没有什么事情,但是沐辰宇就是看不得严沁计较委屈的模样。

    “准确的说是安式资本的安千峰。”沐辰宇跟严沁十指相扣,揉捏着严沁的掌心。“安家总共四房子孙后代,老大安千峰现在安式资本实际掌权人,老二安千峦,老三安千嬅,而安若菲的父亲安北是安家第四个孩子。对我们家有恩的其实只是安千峰,但是安千峰却总是把整个安式资本一起拉拢靠近爸爸。后来,爸爸明白以后,也渐渐疏远。所以,安家大伯才会利用安北夫人跟我妈妈手帕交的关系,让安家四房跟我家关系再次密切起来。以至于有了后来安若菲的事情。”

    严沁睁开眼看着沐辰宇,原来她已经知道了。自己下午刚知道安若菲是故意接触沐辰宇的时候,自己都替她难受好一会儿,更何况沐辰宇本人呢?

    严沁用力回捏着沐辰宇,“允许你难过三分钟,我不吃醋。”

    “呵,假大方。”沐辰宇刮着严沁的鼻梁,“前段时间刚知道的时候,很奇怪没有难受。后来想了一下,我对安若菲青春时期的一些旖旎想法,从遇见你那一刻开始就被冲散。所以现在回想起来,无论好还是坏,完全是一个无感的状态。”

    严沁听的心里美滋滋,可是嘴上还是不饶人,“沐辰宇你可真是凉薄。”

    “是啊,我天性凉薄,也只有对你才有热情,你是我的特殊,我的冷热切换开关。”沐辰宇的爱从来没有像严沁一样表达的直白,但字字不说爱,处处不少爱。

    “那你可要好好守着我,我可是重要的开关。”严沁“厚脸皮”的说着,然后继续找了个好姿势躺好。“继续说。”

    “除此之外,伯伯、姑姑家也都是涉猎外贸交易。然后外祖家,舅舅是大会常委,小姨是最高法院检察官,大表姐是银监会**,七扯八扯下来,家里勉强涉及政治圈、经济圈、军事圈。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因此家里小辈们被各界关注的就比较多,想从我们身上找突破口。所以除了在体制内的几位表哥表姐,我们在圈外的小辈们都是自己打拼,低调工作。”

    严沁看着沐辰宇,感叹一句,“原来所谓的盘根错节真的存在,人生在世,都是各种关系相互牵绊。突然发现,我这儿小小的商人之女真的是攀高枝儿了,我这是找了个世家的感觉啊。”

    “你找的是我,跟世家不世家没关系。”沐辰宇捋着严沁的碎发,家世与她而言只是枷锁,自己远离那个圈子,自然不会带严沁再次踏入。当然,家人们还是家人。沁沁的家人也是自己的家人,有些照顾还是会去用。人的本质还是利己,不能太过标榜自己。

    “切,说的好像我要嫁给你似的。”

    “难道你不要嫁给我吗?”

    “我才不嫁!”

    “那你娶我,我嫁也可以。”沐辰宇翻身趴在严沁身上,目光炯炯的看着严沁,满眼期待。

    “法律不允许……”严沁陈述事实,倒不是低落情绪,但也满满委屈低落。

    “会允许的。”沐辰宇目光坚定。

    爱哪怕不入籍,也会成立。

    Love should

    ot be sepa

    ated f

    om the law. If the law does so, the

    the law

    eeds to be cha

    ged.夜色渐深,月亮也趁人们忙碌的时候偷偷爬上苍穹,月朗星稀,明天会是一个明媚的好天气。

    严沁透过办公室的单面玻璃看向外面城市的灯火阑珊,心境聊聊沉稳。

    “叩叩叩……”

    严沁回头看着易秘书站在办公室外。

    “进来。”

    淡淡的声音带着上位者该有的气势,易峰听着心里很是感慨。白天对严沁空降临危受命的情况,不敢苟同。如今,经过一天的共事,易峰对严沁刮目相看,果然虎父无犬女。

    结果易峰送来的文件,严沁眉头皱起,“果然……”

    看起来思索的模样,跟严总如出一辙。这是易峰最直观的感受。思索的样子,淡淡的威压,让人心悦诚服的跟随,是能让人安心的存在。

    “易秘书辛苦了。天色已晚,易秘书下班吧。”严沁合上文件,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解决方案。看着易峰也是从早到晚兵荒马乱般的忙碌着,开口说道。

    “小严总不下班吗?我送您回家吧。”易峰看着严沁没有离开的打算,有些关心的开口。

    “不用。”严沁看了眼时间,已然很晚。“我自己可以回去,明天还要继续工作,易秘书还是赶紧回家休息吧。”

    “嗯,那我先下班了。”易峰没在客套,细心替严沁掩上办公室的玻璃门,离开了集团顶楼。

    岩羽集团整栋楼,除了门岗室,只有顶楼办公室的人在加班,也是千载难逢的场景。

    随着易峰的离开,沐辰宇看着岩羽集团顶楼的荧荧光亮,“这丫头是打算把以往没加的班今晚都加回来吗?”

    手里拎着在家煮好的晚餐,走下车来。

    “喂,你是谁,你干嘛的?”门岗室的大叔远远看见一个人影拎着什么东西,旁若无人的进入一楼大堂。

    “大叔晚上好。”沐辰宇笑容可掬的打着招呼,顺便举了举手里的餐盒。“送外卖。”

    大叔看着面前的人儿,人畜无害的笑容,俊美的模样,还是恪尽职守的让她量了体温、登记后才放她上去。

    看着沐辰宇大摇大摆的走进电梯,门岗大叔自言自语,“现在的外卖员都这么好看吗?”

    拿起登记簿看着名字,“沐辰宇……沐辰宇!”门岗大叔像是想到了什么,表情有些复杂。集团今天一天的鸡飞狗跳,好像就是因为她而开始。

    “唉……我还是看好自己的门岗吧。可惜了了,这要是个男娃,多么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这就是世俗定下的莫名其妙的规矩。

    “叩叩叩……”

    敲门声再次响起,在静谧的暗夜中,显得格外突兀。

    严沁惊了一跳,看着磨砂玻璃门外影影绰绰的身影,“易秘书吗?你不用等我,回家吧。”这么晚,严沁以为易峰不放心自己还没有离开公司。

    “小严总,这是工作的废寝忘食啊,这么晚易秘书要是还没下班,贵公司容易触犯《劳动法》。”沐辰宇推开玻璃门,打趣的说道。

    看着沐辰宇从昏暗中而来,出现在自己面前,坚强一天的严沁,鼻头突然酸了起来。一个起身,小跑撞入沐辰宇怀里。

    嘴角下落,眼圈泛红,委屈的眼泪说落就落。

    听着低低的啜泣声,感受着胸前浸湿的一片,沐辰宇心疼的像是被揪碎一般。双臂交叉紧紧抱着严沁,右手轻轻抚摸着严沁的脑袋,“对不起,是我不能光明正大的陪你。”

    严沁抽泣着从沐辰宇怀里出来,嘴唇撅的像是能挂个灯笼,“这又不是你的错。我哭就是见到你委屈,明明一天自己都坚持下来了,可是看到你就觉得好难以坚持下去,好想哭。”

    “我知道。”沐辰宇何尝不是如此,思念入骨的想念,不能陪在她身边的委屈。

    双手捧着严沁泪眼婆娑的小脸,嘴唇温柔的亲着满是泪痕的面颊,“这滋味真苦。”

    感受着嘴唇的温度,连带着落在脸上的丝丝凉意,严沁看着沐辰宇紧闭的眼角落下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

    珍珠顺着亲吻的弧度,落在严沁的唇间,“是啊,真苦。”

    一天的想念,一天的委屈,互讼衷肠的言语全都沉浸在这苦涩绵延的深吻之中。

    悠扬的手机铃声打断小情侣的深入交流。一天不见,严沁竟然有些不知所措的羞涩,尴尬的从沐辰宇怀里退了出来。

    “妈。”严沁清了清嗓音,害怕被电话那头的妈妈听出哭腔。

    “还没从公司回来吗?”严母知道自己帮不了什么忙,只能在家等着严沁,可是已经深夜十一点三十分,却还没等到女儿归家。

    严沁抬手看了下手表,“今晚不回去了,明天还要来公司继续处理事情。”

    “那……你待会去哪儿休息?”严母有些停顿的问着,疲惫的严沁没有注意到妈妈的纠结。

    严沁看了眼旁边的休息室,虽然爸爸也很少在公司留宿,但是女大避父,总不至于在爸爸的休息室休息。随口说着,“待会儿去旁边酒店对付一晚,附近的酒店有公司固定常包的房间。”

    “嗯,好的,那你赶快去酒店休息吧。”严母有些心疼,想着上一次女儿这么辛苦熬夜的时候应该还是中学时期吧。寒窗苦读,挑灯夜战也是成宿成宿的后半夜入睡。

    “嗯,我知道的,妈。你在家也好好的,不要担心,爸爸明天就能回来。”严沁安慰着严母,也是安慰着自己,至于明天能不能取保候审还要视情况而定。

    “那我挂电话了……”

    “沁沁……”严母突然出声,阻断了严沁挂电话的举动。

    “嗯?”

    “如果自己在酒店住害怕的话,给辰辰打电话让她陪你。”严母温柔的声音,是黑暗中一束温暖的光。

    好不容易藏起来的哭腔,再次因为鼻酸漏了出来。“好~”

    严沁挂了电话,眼泪再次止不住的落,这次确是因为欣喜、激动。
 

男朋友的又大又长怎么办 老公一晚上好几次

    “沐辰宇,你听到了吗?”严沁举着手机问着,“妈妈的意思是支持我,支持我们。”

    “听到了,我听到了。”沐辰宇大手包裹着严沁攥着手机的小手。眼神中是坚定不移的亮光。

    黑暗的一天即将结束,过了12点钟又是新的一天,天色会越来越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