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过来姐跟你玩游戏/说服老婆接受多人运动

推荐
顾浣溪本身条件是相当优越的,不仅仅是工作收入上的优越,作为一个女性,在容貌和身材上还极为优越,就像谈判一样,手里拥有了更多谈判的筹码,要求就会越来越高。

    如果把顾浣溪当成一个独立的女性来思考的话...

    顾浣溪和安知鱼之前聊天的时候,更多都是闲下来之后才会聊聊,但自从那次顾浣溪决定线下见面之后,她变得更热情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安知鱼长相比较年轻,还显得比较会照顾人的原因。

    对她们这种独立女性来说,她们不像某些女性那么拜金,因为她们已经是独立的并且收入算很高的女人了,对她们而言,温柔体贴要远远胜过事业有成,因为事业有成的男人要求也高,而且很有主张,显然不是她们的首选。

    她们显然不介意让那种小年轻男生有面子,但明显大事情,她们还是想由她们自己来拿主意的。

    毕竟,过生活嘛,总要一攻一受,如果对方太有主张的话,会让她们失去的作风,变成男人的附庸的。

    “早上不吃饭也不行,对胃不好不说,也会让你的食量变小啊,以后多得是机会,不差这一顿。”安知鱼走进了房间,微笑着说道。

    “是是是,你说的是。”顾浣溪做了一个“请进”的姿势,“欢迎咱们的大厨抵达他忠实的厨房,我可等着你美味大餐呢。”

    “呵呵,过奖了,你买了些什么菜?”

    “为了展现你厨艺的多样性,所以我买了不少的菜。”顾浣溪微笑着说道:“口述太长了,厨师大人不如亲自去看看?”

    安知鱼到了厨房,大致看了看,“这也太多了...我们两个人吃不完吧。”

    顾浣溪的食量比较大,安知鱼食量也还不错,但是如果想要把冰箱买的菜都用上的话,那...全部都得做小份,可小份其实挺难的,大锅菜和小份都比较难以做的好,难度要比普通情况下高很多。

    “你觉得合适就行了,毕竟你也说了,以后还有很多机会不是吗?所以这次就展示几个拿手菜就行了,另外,我很能吃辣哦,所以请尽量放辣一些就行了。”顾浣溪背着双手,跟在安知鱼身后,偏着上半身笑着说道。

    安知鱼动作一顿,然后恢复了正常。

    顾春花吃辣水平真的一般,上次一起吃饭的时候还被辣椒呛红了脸。

    但是,有一种不协调感,她好像故意在强调自己和顾春花不同的地方,以此强化安知鱼对两个人不同的印象一般。

    也正是因为感觉到了这份不协调,所以安知鱼一直以来都未能彻底打消对两人身份的怀疑。

    因为不够自然,如果两人互相不知道她们和自己的关系的话,为什么会这样给人一种似乎在故意让安知鱼发现她们之间不同的错觉呢?

    其实如果顾春花演技真的这么好的话,应该知道不应该表现的这么明显才对...或者说,她以为自己比较笨,看不出来?所以才需要特别强调一下,以免自己错过这些小细节?

    “中午吃了饭之后,你有什么安排吗?”顾浣溪就站在安知鱼身边,身上带着淡淡的香味,她微笑着询问道。

    “嗯,确实有点事情,明天还得去首都,即便是过年,也不怎么闲呢。”安知鱼点了点头。

    “这样啊...去首都是出差吗?”

    “算是吧。”安知鱼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真辛苦啊,我是觉得你没必要这么辛苦...对了,我还一直都没有问过你的年薪呢,以前问起来感觉像是查户口,但现在咱们这个关系了,你应该不会介意吧?”顾浣溪双手抱着胸,那双丹凤眼带着淡淡的笑容,不得不说,这双丹凤眼确实有灵魂,笑起来依旧很勾人。

    桃花眼笑起来勾人,是因为水灵动人,而丹凤眼笑起来勾人,是因为妖冶妩媚,这眼睛是真的好看。

    “我收入不高啊,按月收入算的,一个月也就两万出头吧。”安知鱼摇了摇头。

    “也不算低了吧,两万一个月了。”

    “你呢?”安知鱼问道。

    “嘿嘿...年收入220w左右。”顾浣溪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这个收入很恐怖啊,有点吓人的。”安知鱼做出了自己该有的反应,他有些错愕的转过头看了一眼顾浣溪,随即说道。

    “害,我运气比较好啦。”顾浣溪摇了摇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因为...算是在公司当执行总裁吧。”

    “这可不是什么运气就能说明的情况。”安知鱼摇了摇头,不由得有些感叹,“相比起你,我倒是突然觉得自己奋斗了这么多年,像是白奋斗了一样。”

    “你可千万不要这么想。”顾浣溪连忙说道:“努力可不是白费的,我这个纯属是运气比较好而已...”

    “...你好像很在乎我的心情?放心,我没有受到打击,刚才开个玩笑而已。”安知鱼见顾浣溪有些小紧张的模样,摇头轻笑了一下。

    顾浣溪拍了拍胸口,像是松了一口气般,低下头,双手放下小腹前,“那就好...”

    她抬起头,撩了撩自己的耳发,“其实我觉得我的人生虽然运气很好,但还不够圆满,嗯...你会不会觉得我贪心?”

    “怎么会?不过,你觉得自己的生活还缺少了什么?”安知鱼一边准备下厨,一边问道。

    “缺少一个...另一半...一个人的生活还挺孤独的不是吗?”顾浣溪就站在安知鱼身旁,双手背在了腰后去,她笑了笑,“你应该听清楚这种孤独感吧。”

    “是啊,一个人的日子确实不好过。”安知鱼想起了顾秋情离开他的那段时间了,虽然白可卿那时就陪在他的身边,但...其实安知鱼感觉不到,那个时候他感觉自己的人生都已经陷入了灰色当中,对任何事情都缺乏兴趣,失去了去做所有事情的动力,像是行尸走肉一般的感觉...

    又想起了大学那段时光....一个人在夜里压抑不住心里的悲伤,眼泪总是控制不住的流出来...

    那种孤独可要比顾浣溪口中说的孤独更难受,因为那种孤独,是失去之后的孤独,而顾浣溪说的孤独,则是渴望得到些什么的孤独...

    “该去找男朋友了啊,‘沙’。”安知鱼微笑道。

    “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你知道吗,我觉得我以前挺奇怪的,我也见过不少那种...事业有成的男人了,但是意外的都没什么想法,后来我发现,可能是觉得,如果和那种男人在一起,会觉得很不自在吧,因为,我其实觉得自己是个挺有主见的女人,如果和那种男人谈恋爱的话,我们两个人都太有主见,终究是会有矛盾的,我当然不是说事事都要我做主,但我也希望他能够考虑到我的想法,所以我对对象的收入、事业没有太高的要求,你知道,我是个吃货来着,他会做饭就行了,生活上,也希望他能体贴一些,能多关心我一些,多尊重我一些...”

    安知鱼没说话。

    “我...我还没有谈过恋爱,而且,还是处...”顾浣溪撩了撩刘海,轻声说道:“我觉得,可能男人比较在意的两样东西,我都保存的好好的...我那些要求,应该不算过分吧?我也会尊重他,甚至...我不介意崇拜他,嘿嘿,毕竟,再怎么说,我其实也有小女人的一面啦,当然,再怎么小女人还是希望他能够尊重我的,而不是把我当成一件物品...”

    “挺好的,不过这些话你和我说怕是没用。”安知鱼笑了笑,继续装傻,“你应该对你心仪的男性去说。”

    “对啊,我也这么觉得。”顾浣溪点了点头,“所以我和你说了...我喜欢你,安知鱼,和我谈恋爱吧。”“确实该去参观一下呢。”顾春花点了点头,她偏着头笑了一下:“我当时也说在首都大学念书的,不过后来还是被我父亲喊到了国外去。”

    “是因为姐姐想要创业,所以想找他拿钱吧。”顾秋情似乎知道这个事情,听到顾春花的话之后说道。

    “是啊,算是一种交易吧。”顾春花点了点头,“哼...我是感觉他没想着把家业交给我们的,谁知道他在外面有没有什么儿子,所以想着尽早借着这个基础自己搞创业独立出去,我去国外念大学,他给我钱,这是一笔挺划得来的交易。”

    说这话的语气,倒是有点顾秋情不在时,她单独和自己相处时的语气神态。

    不过,父女之间都开始谈交易了,由此可见,这个家庭的关系有多么的扭曲。

    既然有一个庞大的家业,这就说明对方不可能是什么蠢人,但父女关系这么僵,也肯定不是什么好父亲了。

    “而且,其实当时他根本没给我多少,所以我后来先是进了谷歌,有了经验之后独立出来创业,他见我有起色之后才追加的投资...”顾春花顿了一下,“不过至少算是投了钱...没让我一点点累积,这方面我还是算感激他的,毕竟我也清楚,如果我真亏了,他也不会要求我还。”

    难怪前世虽然家世很不错,但秋情的生活却比较普通,原来是这样吗?

    估计大学毕业之后,秋情就不愿意花家里的钱了吧?

    安知鱼记得秋情出车祸那段时间,正在筹备书的时候,已经练习好的出版社,但刚起了个头,就除了车祸,后来秋情哪能静得下心写书啊。

    “嗯,不说这些了,你要在这里吃午餐吗?”顾春花摇了摇头,微笑了起来,问道。

    “他还有事吧,之前就和我说过了,今天大概是没什么空的,反正之后要一起去首都,多得是时间腻在一起。”顾秋情知道安知鱼时间其实不算充足,为了不让安知鱼难堪,她主动说道。

    安知鱼握着顾秋情的手,闻言紧了紧...

    这是个傻女人,这让我如何舍得放手啊?

    “这样啊,好像很忙的样子。”顾春花撩了撩耳发,她身上看不到什么首饰,没有耳环耳坠,没有项链,没有手链手表,没有戒指...什么都没有。

    说不定是去忙着见你呢?安知鱼记下了顾春花的动作和打扮的小细节...

    安知鱼到了顾秋情这边之后,和顾秋情在她房间里腻了一会儿,没等到中午,安知鱼就离开了。

    走之前,安知鱼让顾秋琴注意她姐姐的动向,如果离开家里,就告诉他。

    顾秋情有些不理解,在安知鱼说出这话之后,还问了问安知鱼理由。

    “暂时线不能告诉你,我需要证明一些东西,如果证明清楚了的话,我就会告诉你的。”安知鱼说道:“你只要相信,我不会对春花姐不利就行了。”

    顾秋情当然是信任安知鱼的,她对自己的丈夫无条件信任,这是和他生活多年之后养成的习惯,不会去怀疑安知鱼说的话,所以便没有在追问。

    安知鱼离开了顾秋情的家之后,立刻就给顾浣溪发了消息,他没有她的手机号,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顾浣溪没有告诉安知鱼的手机号,安知鱼问起过,但被顾浣溪巧妙的避开了这个话题,一直追问电话号码的话,太生硬太可疑了,反倒是会引起顾浣溪的警觉,所以当时安知鱼在问了一次未果之后便没有再追问。

    “你要来啦?嘿嘿,我昨天就在等啦,你直接上门就行了,菜我今早出门买好了。”

    今早出门买好了?安知鱼摸了摸下巴,今早的时间点,顾春花都一直在家...但这可能是误导信息,毕竟她可以委托别人来买菜嘛。

    可不能被顾春花的信息引导到她的陷阱里面,每一个小细节都不能忽略。

    安知鱼到了顾浣溪家门口之后,打了个电话给顾秋情,“秋情,你现在能去找找你姐姐吗?”

    “嗯?找我姐干什么?”

    “你看看她在不在家。”安知鱼说道。

    “好。”顾秋情没有多问,然后没多久就和安知鱼说道:“她在和别人打电话呢,似乎是因为手机的事情吧,语气还有些凶,我也不好插话。”

    “也就是她在家?”

    “嗯,对,在她房间里面。”顾秋情点了点头。

    “这样啊...”安知鱼沉思了一下,然后说道:“那好吧,中午记得别饿着,你收拾东西的时候别忘了带几件厚衣服,首都那边还是很冷的,不过和咱们这边阴冷不同,那边的冷多穿一些就行了。”

    “好。”

    挂断了电话之后,安知鱼上了楼。

    顾春花还在家,那此时此刻在楼上的,似乎不可能是顾春花了...安知鱼想了想,皱了皱眉,觉得自己还是有些不够仔细了,该询问一下秋情是不是面对面见到过顾春花的,但...秋情说的话给人的感觉也像是看到了她姐姐在房间里面和别人打电话一样,似乎也不用多疑吧?

    安知鱼离开顾秋情家之后,花了接近三四分钟等到了出租车,然后到了顾浣溪家楼下,如果在自己离开家里之后,顾春花也离开了,那从时间上来说,是可以比自己先到这里的...

    但既然秋情已经说了顾春花还在家,就意味着,如果顾浣溪在家里,那顾浣溪和顾春花就不是同一个人了?

    安知鱼到了顾浣溪家门口,按了按门铃。

    没多久,顾浣溪就打开了房门。

    顾浣溪的穿着风格和顾春花不太一样,她带着耳环,手上还带着一块价格不菲的女士手表,她打开门,手扶在门把手上,手伸得比较长,所以手腕上那块女士手表特别明显。

    就好像是故意展示给安知鱼看的一样。

    安知鱼微笑着问道:“是不是久等了?”

    “是啊,我的大忙人,我早上可都没吃饭呢,就等着你这顿。”顾浣溪在家里穿的比较随便,下半身一件牛仔裤,上半身一件高领毛衣,头发盘了起来,丝毫不缺御姐风范,语气又给人一起活泼可爱的感觉。

    这样的一个女人,在28岁了还单身,会让人觉得挺不可思议的,不过思考一下她的身份地位,倒也能理解。

    不管是按照她是顾春花还是她就是顾浣溪这个真实存在地人这两个角度来看,单身都很正常。

    作为顾春花,她对男性明显是有种一定程度的厌恶的,因为父亲的缘故所以有些厌男,对找男朋友这种事情确实也不积极,如果没有一个男人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敲破她的心房,强势入驻的话,她怕是得到了孤单到觉得自己不得不找一个对象之后才会开始恋爱。

    作为顾浣溪,她的身份是公司高管,对她们而言,她们有着自主且独立的女性意识,她们和那些女白领不同,她们多了很多选择,眼界自然就高了起来,而往往这个年龄的男人都在奋斗当中,一般心思都在事业上面,二十四五岁到三十二岁这个年龄,是最重要的工作年龄,也就是说,最适合她们的同龄人,都在一心工作,这样无疑降低了她们遇到适合自己男性地机会,而年龄太大的,事业成功的,对她们这种独立女性来说,无疑会受到一种约束,她们更喜欢年轻的、有朝气有活力的,这样,主动权会在她们手里,无论是发展成家庭也好,还是单纯的一时**,都不错,毕竟小年轻身体强壮,活好嘛...

 傻子过来姐跟你玩游戏/说服老婆接受多人运动

    安知鱼前世工作的时候,有几个这样的女同事,也是独身,到了这个年龄,确实过了刚毕业那不稳定所以想找个依靠的时期,作为独立女性控制欲也比较强,活得潇洒,不想被生活捆绑,不结婚单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包养一个小奶狗,现在的小奶狗不仅仅年轻身体棒,还会照顾人,这点很重要,因为这样年龄不小的女性来说,这样的小男生真的会让她们相处起来觉得很舒服,一边被对方尊重着,一边又被对方照顾着,而自己只需要掏钱就行了,或者找一个比较听话的小男朋友发展,都是不错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