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的又大又长怎么办 老公一晚上好几次

推荐
 一见中年人如此紧张小心,楚恒顿时就喜上眉梢,知道这波应该是稳了!

    待他放下盘子,那中年人就迫不及待的给拿了起来,仔仔细细的端详了几眼后,连忙叫来坐在一边喝茶水的老师傅。

    然后俩人就一人拿一个放大镜,围着盘子好一阵研究,这脸都快贴盘子上了。

    嘴里翻来覆去的说着几句话,什么好东西啊,罕见珍品啊,大开门物件啊,巴拉巴拉的。

    楚恒听的那叫一个高兴,笑的眼睛都见不到了。

    会说话就多说点,爷们很爱听。

    那俩人看了半晌,才终于舍得放下盘子,后又小声交流了几句,那位中年人便自信满满的上来跟楚恒交涉:“小伙子,你这盘子是件大开门的汝窑天青釉,而且品相也非常的好,我们愿意出一千块钱收。”

    一千块钱,在这个年代里,可以说是一笔巨款了。

    要知道一个普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也才三十几块钱,得不吃不喝几年才能攒得下能这么多。

    所以中年人不认为楚恒会不答应。

    然而可惜的是,他面对的不是普通人。

    楚上周可不缺钱,他缺的是成就感。

    这个天青釉的盘子,很可能会是他捡漏生涯的天花板,给多少钱他也会卖的。

    以后跟人吹牛逼可全靠这盘子了!

    楚恒听了中年人的话后,脸上一点多余的表情都冇,轻飘飘的拿起盘子塞进怀里,丢下一句话就开溜。

    “我回去跟家里人商量商量。”

    “小伙子。”见他要走,中年人连忙叫住他,问道:“你是不是嫌便宜了?”

    楚恒无奈停住脚,对他摇摇头,胡扯道:“那倒没有,一千块这么的大事,我不得跟家里老子通通气嘛?您忙着,我爸要是同意卖了,再过来找您。”

    嗯,烧纸的时候问问,要是没动静就当不同意。

    糊弄完中年人,他就从文物商店跑了出来。

    紧接着他又去了趟信托商店,在那花了十三块钱买了两口大水缸,准备用这个装食用油去跟二狗交易,一个水缸能装二百多斤油,俩个倒腾着用正好。

    给完钱,开好票,楚恒就去外面找了个板爷,俩人合力把水缸捆上车后,就一同往大杂院行去。

    这俩人都是爱聊天的主,一路吹吹侃侃,没一会就到了地方。

    正卸货的功夫,小土妞秦京茹从外面回来了。

    也不知道这小妞碰见了什么事,白净的小脸蛋上布满了愁云,闷着头就走进了大院,连身边最喜欢的大帅比都没发现。

    楚恒也没当回事,卸完货给了板爷三毛钱,就吭哧吭哧的从大院门口往家里搬缸。

    这搬水缸是有技巧的,死沉的玩意儿不能硬抗,得转着圈一点点的挪着走,挺费事的。

    另一边的秦京茹在回到贾家后,就一头倒在了床上,心事重重的唉声叹气着。

    她之所以会如此模样,还是亲事的事情闹得。

    这姑娘仗着自己漂亮,一直都不大看得上农村人,就一门心思的想嫁到城里,彻底脱离贫苦的农村,吃上商品粮。

    可城里人哪是这么好嫁的啊。

    在这个计划经济的时代,城里人的口粮也是有数的,一个月就那么几十斤的粮食,若是娶了个农村户口的媳妇回来,没工作挣不到钱不说,连粮食都分不到多少,若想一家人吃饱饭,就只能花高价去黑市买,负担实在太大了。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真没谁愿意娶一个农村户口的媳妇。

    这段日子里,秦淮茹也给这姑娘介绍了几个对象,可这些人不是残废就是拖家带口的,日子过得不比农村强多少,秦京茹怎么可能会同意?

    这看来看去的,还是傻柱条件好些,虽然他年龄大了点,长的老了点,脾气坏了点,但胜在生活条件优渥。

    已经有些心灰意冷的秦京茹左思右想许久,索性就决定嫁给傻柱算了。

    可让姑娘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个她原本看不上的傻柱子,这回反倒看不上她了!

    现在,摆在她面前的路有两条,一是嫁个条件不好的城里人,二就是老老实实的回村找个俊后生。

    “哎。”秦京茹愁眉苦脸的从床上坐起来,出神的望着脚下的地面,不知自己该如何选择。

    就这么发了一会呆,姑娘实在是憋闷不住了,于是就决定出去走走散散心。

    从贾家出来,一路走过中院小门,当她来到大杂院门口时,无意间注意到楚家的门敞开着。

    姑娘的脑海里瞬间就浮现出那个高大英俊的男人的身影,心里也猛地产生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恒子哥说过我漂亮来着,他会不会喜欢我?

    他长的俊,家里条件也好,要是能嫁给他的话,就是当牛做马也值当了呢!

    这个想法一产生,就好像魔障似的,疯狂的在秦京茹脑海里扩散开来。

    站在那迟疑了一阵后,姑娘便一步步向着楚恒家走去。

    此刻,楚恒正撅着大腚在厨房里刷缸,这两口缸也不知道放了多久了,里面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刷起来特别费劲。

    秦京茹走进来后,看了眼露在缸外的大腚,顿时就乐出了声:“恒子哥。”

    “啊?”

    楚恒连忙从缸里缩出来,一见是这个丫头,心底还有些纳闷,俩人又不熟,她怎么跑这来了?

    不过他还是客气招呼道:“哟,京入同志来了,您随便坐啊,我先把这缸给刷了。”

    说着他就准备钻回去接着刷缸。

    “我帮你吧。”秦京茹连忙撸起袖子就走上前,从旁边的水盆里拎出来一个抹布就要钻进另一个缸里。

    楚恒自是不愿意麻烦人家的,连忙起身劝阻道:“唉唉,不用,我自己来就成。”

    “恒子哥你不用客气,反正我也闲着没事。”秦京茹一把推开他,不由分说的钻进了大缸里面。

    “那就谢谢啦。”楚恒哭笑不得的摇摇头,抹身继续刷缸。

    俩人一起干,自然比一个人快不少,没多大一会这两口大缸就给刷的干干净净的。

    人家姑娘帮忙干活了,楚恒自然要招待一番的,打了盆水洗洗手,他就把秦京茹请进了卧室。

    看着卧室里那几样精美大气的老家具,还有五斗橱上放着的收音机跟几样糖块点心时,姑娘的眼睛顿时就变得亮晶晶的。

    他家可真好。楚恒目光灼灼的盯着天青釉盘子看了又看,过了半响才对站在柜台后偷偷打量他的售货员小姐姐开口。

    “同志,那个盘子给我瞧瞧。”

    “啊?哪个?”小姐姐回过神,不好意思的问道。

    “就那个青色的。”楚恒指了指道。

    小姐姐连忙过去拿出来,见上面都是细小的裂纹,好心提醒道:“同志,这个太旧了,那边有不少好的呢,跟新的都差不多,也不贵。”

    楚恒朝她笑了笑:“我觉得这个挺漂亮的,麻烦你给我看一看。”

    “哦哦。”小姐姐的疑惑的看了眼手上破破烂烂的的盘子,帅哥的喜好都这么重口味嘛?

    不明白归不明白,她还是把盘子递了过去。

    楚恒连忙双手接过,仔细的端详起来。

    釉汁肥润莹亮,有如堆脂,视如碧玉,扣声如馨,似玉非玉,底上有五个支烧钉痕。

    应该,好像,大概是的吧?

    有过一次失败教训的楚上周不自信的摸了摸盘子,对小姐姐询问道:“这个多少钱?”

    “一毛。”小姐姐对他投去一个温软的笑颜。

    这还犹豫啥了,一毛钱而已,赌赢了就天天三温暖,赌输了就当散了几根烟,没差的。

    他赶紧掏出钱递给小姐姐,让她给开票。

    等手续办完了,他就带着买来的几样东西准备离开。

    哪知就在他即将离开铺子的时候,有一老汉横在他身前,满面和气的对他道:“小伙子,我跟你商量个事。”

    他这出个门也是够一波三折的了。

    这老汉五十多岁的样子,白净富态,鼻子下面蓄了两撇浓厚的八字胡,与鲁树人先生很像。

    楚恒本不想理他的,可见老汉这民国大喷子的造型,就莫名的很亲切,便耐下心问道:“您有什么事?”

    “是这么回事,我挺喜欢你这个盘子的,你看看能不能让给我?”老汉笑眯眯的伸出一根手指:“我给你一块钱。”

    楚恒多通透个人,猜都不用猜,用屁股想都知道这老汉是想诓骗他手上的东西。

    他还由此推测出,这盘子很可能真是宝物,不然这老头没理由这么急迫啊,上辈子他让人骗的时候,人家都是不急不躁的,一点点的商量,无形中就把他手里的钱给拿走。

    这老头就不行了,上来就给翻了十倍的价格,傻子也知道不对劲啊。

    可能是因为太在乎这东西,让他有点失态了。

    “滚滚滚。”既然已经知道是奔着他手上的东西来的,那也就不用客气,一块钱你就想要汝窑天青釉,当爷们是棒槌啊?

    这人呐,可真不能以貌取之,长的和善的不一定心眼好,长的靓的不一定腰好,大姨诚不欺我啊!

    楚恒厌恶的瞥了老汉一眼,推开他就走出了门,直接奔着存车处而去。

    老汉一看这个反应,顿时就知道碰见内行了,苦笑了一声,连忙追了上去。

    此刻他肠子都悔青了,要是他早点见到那个盘子,哪还有现在这个事,就晚了那么一步啊!

    “小伙子,你等会,你等会。”老汉在门口拉住楚恒,赔笑着道:“是我有眼不见神人,这样,你给我出个价,我二话都不会有的,成不?”

    “不卖。”

    楚恒翻了翻眼皮,用力挣开他,继续往前走。

    跟我谈钱?笑话!

    老汉小跑着跟上,谨慎的看了下四周,见没什么人,小声跟他说道:“我出两千。”

    “两万我也不卖,你离我远点成不?在跟着我给你开瓢信不信!”楚恒瞪了他一眼,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进了存车处,把小票给了看车大爷就去找自己的车。

    老汉锲而不舍的跟着他,商量着道:“那我跟你换成不?我那有一定窑白釉莲瓣小碗。”

    楚恒都懒得搭理,他走到自行车前,把盘子塞进怀里,然后解开后座上的麻绳,把圆凳跟首饰盒绑上,蹬上车就走。

    “哎呦喂,那盘子可不能就那么放啊,这要碎了可怎么好。”老汉的脸都绿了,心疼的在后面提醒着他。

    “碎了也是我的。”楚恒嘟囔着迅速离去,眨么眼的功夫就消失在老汉眼中。

    “天青釉啊!”

    老汉痛心疾首的拍着大腿,那一副痛失挚爱的悲痛模样,可真是见者流泪。

    不知道的还以为新换的老伴跟人跑了呢。

    楚恒这边在离远了后,见后面没人追上来,就赶紧蹬着车钻进一条巷子,等再出来时,他的身上已经空无一物。

    此刻,他的心情是绚烂无比。

    一个光买上周物件的二五眼,猛然间捡了个大宝贝,搁谁能不高兴?

    这感觉就像是一个穷逼因为没钱总去一家破破烂烂的洗脚城,突然有一天,他花了同样的价钱,给他捏脚的却换成了一个美艳的大明星。

    乐疯了。

    “春季到来绿满窗,大姑娘窗下秀鸳鸯……”

    楚恒抽着烟,哼着曲,乐颠颠的往回赶着。

    不一会的功夫,他就来到了卖青花罐子的文物商店门前。

    “嘎吱!”

    楚恒一把捏住刹车,有些迟疑的看了眼收购部的大门。

    虽然从那老头的反应上看,他这天青釉很可能是真的,可终究还是没有明白人给断代不是,这让他心里不大托底。

    稍稍一犹豫,他便调转车头,往文物商店骑了过去。

    他觉得还是让专业的给看一看的好,至于说会不会被里面的师父蒙了,这他一点都不担心。

    这时候的人还是很正直的,没那么多歪心眼,而且他们收文物都是给国家收,多花钱少花钱也跟他们没关系,犯得着蒙他嘛?

    中饱私囊什么的,更是想都别想,你当国家不会防着这点?

    楚恒稳稳地停下车锁好,便大步流星的走入了收购部。

    店里的师傅还是昨天那俩人,不过今天却有个客人在卖物件。

    是一位年过半百的妇人,穿着考究,妆容精致,看样子不是普通人家。

    她卖的是一尊鎏金弥勒佛,给了她足足一百二十块钱。

    楚恒等那老妇人走了之后,便缓步来到柜台前。

男朋友的又大又长怎么办 老公一晚上好几次

    那个中年人对他这个拿清仿当洪武的来卖的二五眼印象还挺深,笑着走了过来:“小伙子今天要卖点什么?”

    “您先瞧瞧。”楚恒伸手入怀,拿出天青釉盘子。

    “哎哟,你别动,你别动!”中年人眼睛顿时就值了,连忙制止他放下的动作,抹身从柜台底下拿出一块棉垫铺在柜台上,紧张兮兮的指着棉垫道:“放这,清点啊,可得清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