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的孤独感是什么 内心深处的心

推荐
 乔若安扶着一旁的沙发站了起来,点头,故意对男人说道:“的确是个贱骨头,不打不听话呢。”

    乔若安的话听起来非常认真,听得俩男人额头青筋直跳。

    “你他、妈的真是欠打——”

    “砰——”的一声,男人被乔若安一脚给踹飞了出去。

    这一脚叫一个犀利,叫一个霸气外漏!

    摔在地上的男人捂着肚子一脸见鬼似的看着乔若安,气得嘟噜着嘴巴想要放狠话,结果郁结攻心,两眼一翻,彻底晕厥过去。

    看到这,另一个男人再不敢对乔若安怎么样,慌忙转身跑去拉包厢门。

    逃命要紧。

    而下一秒,幽森的声音在男人的身后响起。

    “得要个活的,就是你吧。”

    “……”

    男人抓上门把的手就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动弹不得,只能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液。

    “饶命啊,兄弟,真的不关我们的事,我们也就是拿钱办事。”

    男人直接转身,“噗通”一声就对着乔若安跪下来。

    “呵。”

    乔若安坐在沙发上,大腿翘着二腿,那气定神闲的样子,一点儿也不担心男人逃走。

    饶他走?

    他觉得有可能吗?

    他还没说出幕后主使是谁呢?还没给“米亚”打电话呢。

    “说吧,是谁让你们这么做的?”

    “是水家的小姐,水清,早上她给了我们一笔钱,让我们把你带到这里。给你拍几张穿女装的照片,还有……”

    男人支支吾吾,即使面对乔若安害怕得话都说不清,也不敢把米亚供出来。

    这男孩顶多就是暴揍你一顿,可米亚就不一样了,要是惹了她,分分钟把你捆在手术台上给开膛破肚咯。

    乔若安眯了眯凤眼。

    水清,她记得好像是乔若珠的舍友?

    她跟水清无冤无仇,她绑架她干什么?还这么狠毒地对待她。

    男人抬眼胆怯地朝着乔若安看去,然后就看到乔若安慢条斯理地拿起桌上的一盒扑克牌,取出一张红桃K夹在手指间。

    他想干什么?

    男人又害怕又不解地看着乔若安,只见男孩手肘一个翻动,扑克牌犹如离弦的箭,“咻”地一下打中液晶屏幕上的开关。

    世界瞬间安静下来。

    安静得让男人有种宛如在地狱的感觉,而面前的男孩,就是拿着生死簿的阎王爷。

    “还有什么?”乔若安压低的声音中透着一丝不耐烦。

    “还有……外面,酒吧外面有你同学在等着,等你一出去,她们就把你的照片交给你学校辅导员。晚上不回宿舍,又来这种酒吧……”

    “她这是想让我身败名裂啊。”

    乔若安算是听明白水清绑架她的目的了。

    至于原因,恐怕是秦蓉回宿舍跟水清说了什么,拜托她帮忙报复“古棠”。

    不过,比起水清,她现在更好奇那个还没来的米亚多一点。

    就在乔若安这么想的时候,男人已经偷偷蹿到包厢门口,准备逃走。

    乔若安斜眼看过去,好看的眸子眯了眯。

    下一秒,速度如风地来到男人身后,抬起一只脚“嘭”地压在门上,把男人刚刚拉起一条缝隙的门给用力关了回去。

    森冷的低沉嗓音顺势而起。

    “米亚是谁?”

    男人吓坏了,慌忙扯门,可是门被乔若安一只脚踩着,根本拉不开。

    男人转过身,整个人紧紧贴在门上,“什么……什么米亚?”

    可惜乔若安不吃这一套,她右臂随意地撑在压着门的右腿上。

    “打电话,叫你的‘米亚姐’过来。”

    用不着身体接触,乔若安这样都能爆发出无形的压迫感,漫过男人的头顶,快要将男人窒息。

    “你……你怎么知道我会打电话叫米亚姐过来?”

    男人面露恐惧地靠在门上,看乔若安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地狱而来的魔鬼。

    他没有在这男孩的面前提米亚半字啊,也就跟伙伴拌嘴说了一句罢了。

    可是那时候,男孩不是晕着的吗?!

    突然,男人貌似想通了什么,颤抖着身子,更加恐惧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乔若安。

    “你、你没有被我迷晕?!”

    “打电话,不要让我重复第三遍。”

    乔若安懒得听废话,微眯着双眼看着男人,指尖夹着一张扑克牌,用锋利的纸牌边缘在男人裸露在外的脖子上点了点。

    “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收钱,不该绑架你,我不能打电话啊!米亚会杀了我的!”

    男人跪下来,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饶道。

    “不打电话也行,告诉我米亚是什么人?”

    乔若安冷冷睥睨着跪在地上的男人。

    一双灵眸里,在面对顾尧以外的人时,都会覆盖上一层冰冷的霜。

    “我……我……”男人犹犹豫豫,眼神闪躲。

    “打电话还是说?给你五秒考虑。”

    乔若安左手手指把弄着扑克牌,开始无情地倒数起来。

    “五、四——”

    男人急得犹如热锅山的蚂蚁。

    说还是不说?要是说的话,虽然这次不会让米亚知道,可米亚将来要是知道了,还是会把他送上手术台的!

    可要是不说,这男孩就逼他给米亚打电话……

    而且他感觉自己的脖子都出血了!

    “二、一。”

    乔若安声落,捏着扑克牌就朝男人脖颈划去。

    “我说——我说——”

    男人被吓出一身冷汗,立刻尖叫出声。

    “说。”乔若安停下动作,扑克牌锋利如刀的边缘距离男人的皮肤仅差几毫米。

    “米……米亚她是bp23实验基地里负责管理研究人员的主任,她这次来华夏是来找一个叫‘乔若安’的女孩子的,绑架你是为了从你的口中审问出乔若安的下落的,因为水清跟她说你认识乔若安——”

    男人瞪凸眼珠地看着乔若安手里的扑克牌。

    要是他再晚一步说,男孩就要当场割破他的喉管啊!

    “就这些?”乔若安挑了挑眉。

    “就……就这些,我说的句句属实啊,大哥!”

    对方都要杀他了,他惜命,可不敢撒半点谎。

    “可……可以放过我了吗?”男人哭着对乔若安谄媚道。

    乔若安放下腿,收了扑克牌。 出于面子,水清和李幼梅还有曹璐璐没有打断秦蓉说话。

    秦蓉继续愤愤说道:“乔若安怎么知道古棠是交换生的?一般这是学校机密,不让外传的吧?更不可能是校长告诉乔若安的吧?乔若安之所以提前知道古棠是交换生,那肯定两人打过照面啊!”

    听秦蓉这么一说,水清和李幼梅还有曹璐璐觉得好有道理!

    “这么说,这么说——乔若安和古棠是串通好的?合起伙来欺负咱家璐璐啊?!”水清气得握起拳头。

    “虽然没有证据,但依我女人的第六感,事实真的就是这样!”秦蓉接话道。

    “妈蛋,敢这么欺负咱家璐璐,我非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不可!”

    “乔若安现在在M国我们弄不了,但我们可以先弄古棠啊!这也算给璐璐报仇了!”

    秦蓉一听水清要出手教训古棠了,欢喜得不得了。

    水清跟她不同,水清可是水家的大小姐!资本家的手段,够古棠受的了!

    嘿嘿,不枉她处心积虑地把仇恨值拉到古棠身上啊。

    “小清,你打算怎么报复古棠?”李幼梅好奇问。

    “我家前些天来了个外国女的,她本说找乔若安,我跟她说乔若安现在M国后她就走了,过了一天后又来我家,还是说找乔若安。”

    水清说着,想起前两天来她水家拜访的那个叫‘米亚’的外国女人。

    “古棠不是跟乔若安认识嘛?我正好可以叫那洋妞帮忙,叫她绑架古棠,她正好提审古棠,我们呢,也可以提一些小小的要求。”

    水清脸色阴险地说道:“这样既能让古棠吃到苦头,她也能从古棠的口中得知乔若安的下落,一举两得。”

    “好!就这么办!”

    “水清,你这个办法实在妙啊!”

    “等报复了古棠,我请你吃大餐!”

    四个女孩子拍掌叫好,各个的脸上都浮现出奸诈的笑容。

    第二天,普通的一天,乔若安的脸上照样化着吓死人不偿命的重金属杀马特妆容,被顾尧普通地开车送来清大上学。

    她已经决定在明天的校草竞选中恢复“真容”。

    不过,在明天之前,她还是得以这样的丑陋面容示人。

    普通地上完一天的课程,就在乔若安普通地走出校园没多久,突然被一个男人用手帕捂住口鼻。

    手帕上沾满迷药,乔若安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快,把他带走!”

    男人扛起乔若安,对同伙招手示意赶快上车。

    乔若安被带到一处地下Gay吧。

    男人把她扔到地上。

    “米亚姐什么时候来?”

    “她说先让我们完成水小姐交代的任务后,再给她打电话。”

    “哦哦。”

    男人看向地上不省人事的男孩,一脸犯难地说道:“他什么时候醒啊?要是不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对他做那事,可一点也不刺激咯。”

    “都跟你说了,不要在手帕上弄这么多迷药,非不听!你看,这下好了吧?”

    “知道了!啰嗦!”

    两个男人因为躺在地上的乔若安发生了争执。

    其实,乔若安根本没有被迷晕,从校门口男人把她扛起来带来这里的全程,她都是清醒着的。

    只是故意上当,假装被迷晕,引幕后人出来。

    她隐藏得这么好,不可能这么快就被实验室那边的人发现,她倒要看看,敢绑架她的,是何方神圣。

    就算真的是实验室那边的人,也无所畏惧。

    抓住她,却不是直接带走而是把她带到这里,说明对方的幕后主使可能会亲自过来。

    听着这俩男人的对话,证明她所猜想的没错,他们口中的“米亚姐”,估计就是这次绑架的主使。

    所以,乔若安更是希望这个“米亚”是实验室那边的人,最好是跟罗德一样的对于实验室举轻若重的高层人士。

    引出这样的人物,将之捉住,那么距离瓦解bp23试验基地的目标就又进了一步。

    其实,乔若安昨晚就跟顾尧商量好了,如果有一天她真的突然被抓住了,不用着急救她,等她引出实验室的人后,顾尧再来,一举把人擒拿住。

    顾尧听丫头这样说,面色凝重,握紧拳头,拳头收了又放、放了又收。

    好几次之后,他深吸口气,妥协说道:“好吧。”

    只因丫头曾对他说过,她想成为那个能与他并肩战斗的人。

    当然,顾尧是不可能让她单独一个人面对这样的危险的,他此时早就做好一切准备,率领顾家众人埋伏在酒吧附近,将这座Gay吧团团围住。

    乔若安躺在木质地板上,闭着眼睛听两个男人无聊的口水大战。

    所以,如果她不醒来的话,就不完成什么任务是吧?

    不完成某种任务,就不打电话给那个“米亚”对吧?

    “嘶——”

    乔若安故意发出声音,借机醒来。

    醒来后,又是故意摆出一脸茫然的样子怀顾四周,看到两个男人后,身子猛然往后缩,又假装出受到惊吓的样子。

    “你们是谁?把我带到这里来想干什么?”

    “臭小子,终于醒了!”

    一个穿着黑色工作服的男人突然上前,粗鲁地扯上她衣服的领口,将她整个人提起。

    “小子,别怪哥几个下手狠,谁让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呢?”

    “啧啧啧——”乔若安看了看侍应生的脸,惋惜地摇了摇头,“可惜,可惜了。”

    “你脑子出毛病了吧?对我摇头什么?”

    男人看刚才还是一脸小受样的男孩子突然变了脸,变得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不禁愣了愣。

    攥着乔若安衣领的手猛地用力几分,从手提袋里拿出一件女孩子穿的粉色蕾丝连衣裙。

    “我们拿钱办事,老实配合穿上,不要让哥几个为难。”

    听到这话,乔若安勾唇冷笑,脸上的杀马特妆容让人忍不住胃里一阵翻滚。

内心的孤独感是什么 内心深处的心

    是这种任务啊?她还以为是什么呢。

    “我可惜的是脑子有病的是你,看起来挺像模像样的一个人,可惜要残了。”

    “臭小子,你什么意思?!有种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男人放开抓着乔若安衣领的手,站起身,掰着手腕关节,发出“咔咔”响声。

    “看来你是个贱骨头,不打不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