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试探她喜不喜欢你,看镜子我是怎么上你的总裁

推荐
 方明如道:“他心态比你强太多了。”她来到酒柜前倒了两杯红酒,红酒是她自己庄园酿造的,一杯递给女儿,一杯留给自己。

    楚七月道:“你觉得他人怎么样?”

    方明如摇曳了一下高脚杯:“不错,很有魅力的一个年轻人。”

    “听着不像是褒义。”

    “他给我的感觉有些奇怪,明明很年轻可心态却很老成。”

    “老成吗?我没觉得,你是没看到他打架的时候。”

    方明如道:“真正高明的人都擅长伪装自己,有一种心机深沉的人喜欢用鲁莽和冲动伪装自己,年轻人的身上就是热血,你啊,估计是被他的表象欺骗了,傻孩子,先陷进去的那个肯定会输。”

    “您反对我跟他来往?”

    方明如道:“我从来没反对过,只是提醒,他可不是一只麻雀,这是一只苍鹰。”

    方明如的眼神变得朦胧,想起了年轻时的楚国良,张合欢比那时的楚国良更阳光更有魅力,当年的她没有抵挡住楚国良的追求,现在的女儿面对张合欢更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楚七月喝了口酒,打开手机,望着屏幕上张合欢的头像,自从发了那条消息之后,他就再也没有下文,她也没有回复,等待着下文,明明知道承受煎熬的不止是他还有自己,既然见过妈妈,为什么不提?

    方明如道:“爱情就是一场博弈,通常被动的一方会输。”

    “您输了吗?”

    方明如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道:“我可能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爱你的父亲,有些时候爱只是一种心理上的自我暗示,有些人并没有你认为的那么重要。”

    方明如走向窗前,望着窗外的栖云湖:“如果我捉不住她,留不住她,我会让她飞。因为她有自己的翅膀,有选择属于自己的天空的权利。”

    楚七月心中一怔:“妈,您说什么?”

    方明如喝了口红酒道:“不是我说的,这个年轻人很有意思。”

    楚七月道:“张合欢?”

    方明如问了女儿一个问题:“你能放下他吗?”

    楚七月没有说话,她还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方明如道:“如果你现在放下他,他肯定不会纠缠你,这小子洒脱得很。”

    楚七月心中弥漫着一股酸涩的滋味:“那就证明他对我爱得不够深。”

    方明如充满爱怜地望着女儿,她知道女儿的骄傲和自负,方明如道:“你也一样。”不知为何想起了张合欢刚才的一句话,太理智的人不配拥有爱情,爱情本身就是一件盲目疯狂的行为。

    楚七月道:“您觉得我一定会输?”

    方明如道:“也许没有人会赢。”

    张合欢一早跑步的时候接到了方明如的电话,问他在什么地方?张合欢把自己现在的位置告诉了她。

    方明如道:“我想跟你单独见个面,不知方不方便?”

    张合欢道:“阿姨,那我去万豪见您?”

    方明如道:“这样吧,我上午还要处理一些事情,下午吧,你找个清静的地方喝下午茶。”

    “阿姨,要不要我去接您?”

    “不用,我自己过去。”

    “那好,我找好地方把地址发给您。”

    张合欢心中有些奇怪,自己和楚七月最近的隔阂很可能是方明如造成的,难道昨晚的邂逅让她对自己的印象还不错?无论怎样都得见上一面。

    张合欢在户部山的清儒茶社定了一个雅间,约定下午一点半过去,他晚上还有一个饭局,是他做东宴请李海霞夫妇的,主要是对李海霞的帮助表示感谢。

    张合欢提前来到了茶社,一点半的时候他特地去茶社门口等着,看到方明如准时前来,张合欢迎上去道:“阿姨来了。”没有看到楚七月,果然这次是单独见面。

    方明如淡淡笑了笑,跟着他走入了院子,对青砖黛瓦古色古香的庭院很有些兴致,张合欢带着她在里面参观了一圈,来到雅间,里面暖气很足,方明如脱了大衣,张合欢帮她挂在衣架上。

    两人在茶海旁坐下,张合欢将茶单给她,方明如也没看,轻声道:“就喝红茶吧。”

    张合欢交代了一声,让茶艺师准备上好的祁红,又点了几样茶点小吃。

    茶艺师泡好茶之后,张合欢示意她可以回避了。

    方明如道:“这地方很别致啊。”

    张合欢道:“我也不常来,阿姨喜欢喝茶,又喜欢清静的地方,鹏城的确没有多少选择。”

    方明如道:“今天我去弹了你的那首《沉醉于风中》和《秋日私语》完全是不同的风格,但是曲子都很美,你很有才华啊。”

    张合欢心说肯定是不同的风格,压根就不是一个人的作品,仍然厚着脸皮道:“阿姨过奖了。”

    方明如道:“我不需要恭维别人,也过了恭维的年龄,本来我打算不再跟你见面,可昨晚我想了整整一个晚上,还是要跟你当面说一些事。”

    张合欢道:“那我洗耳恭听。”

    方明如道:“我和楚国良离婚之后就去了欧洲,本来决定自己这辈子不会回来了,可终究还是来了一趟,我对七月还是放心不下。”

    张合欢点了点头,方明如应该是个好妈妈。

    方明如道:“我知道七月和你的事情之后,我特地找人调查了你,你不会见怪吧?”

    张合欢微笑道:“您关心七月也是正常的事情。”

    方明如道:“我其实在感情上没有输,但是在婚姻上我输得一败涂地,七月从小就受到了我们离异的影响,她对感情非常畏惧,否则她这么优秀的女孩子也不会等到现在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张合欢心说我算什么?

    方明如睿智的双眸看了张合欢一眼道:“你很优秀,世界上的事情通常很矛盾,优秀的女孩子身边不乏追求者,而优秀的男孩子周围也少不了莺莺燕燕,你若是不想触碰这些困扰,那就找个普普通通的人相恋相守,可这世上又有几人能够真正甘于这样的平淡呢?平平淡淡才是真,那也是经过风风雨雨之后的感悟。”

    张合欢虚心做好一个倾听者的角色。

    方明如道:“想要寻找一个优秀的人相伴一生,那就要有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我始终在想你昨晚的那句话,如果我捉不住她,留不住她,我会让她飞。因为她有自己的翅膀,有选择属于自己的天空的权利,你是在提醒我啊。”

    “阿姨,我真不是提醒您,那句话是我内心的真正想法。”

    方明如道:“我和楚国良的婚姻就是如此,最终我选择放手,对七月也许我不得不放手。”她望着张合欢的双目一字一句道:“我得了脑癌。”

    张合欢大吃一惊:“什么?”

    “七月不知道,我也不打算让她知道,我已经看过最好的脑科医生,我的情况已经不能开刀了,他们说我的生命不会超过一年。”

    这消息实在是太突然,巧舌如簧的张合欢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安慰?好像方明如并不需要自己的安慰。

    方明如道:“其实就算没有昨晚的邂逅,我也打算跟你见上一面,这段时间我们母女始终在一起,七月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我是学心理出身,我又是她的母亲。”

    张合欢道:“阿姨,真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方明如摇了摇头:“我找人调查你的原因,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可以信任之人,能够在我离开以后照顾七月。”

    张合欢喝了口茶:“我让您失望了?”

    方明如道:“谈不上失望,我时常在想,我和楚国良的婚姻之所以破裂,也许不能全怪他,如果我没能力让他死心塌地地爱上我,对我一心一意。”

    张合欢道:“他去世后将所有遗产都给了七月。”

    方明如道:“我曾经建议七月不要接受,但是她不听,她的生命有一半是属于楚国良的,她认准了父亲是被害,留下来的原因不仅仅是为了你。”

    “您就不能说服她放弃这个危险的想法?”

    “你如果认识楚国良就会知道她的这种性格秉承于谁,关于你们之间的感情,我只是剖析了一下,并没有提出任何的建议,更没有劝她不再跟你联系,我虽然不开明,但是自从七月成年之后,我就没有干涉过她的任何决定。”

    张合欢道:“我感觉她受您的影响很深。”

    方明如摇了摇头:“我可没让她去汉县开养猪场。”

    张合欢哑然失笑,刚开始他也认为楚七月开养猪场是受了自己的影响,可后来才知道楚七月早有计划,那是她针对华方集团的一招先手,也算是出了一口气。

    方明如道:“你说的没错,如果她继续和华方作对,到最后毁灭的那个人肯定是她。”她停顿了一下道:“楚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干净,楚国良也不是好人,只有你才能影响七月,让她彻底远离楚家的是非。”

    张合欢道:“阿姨,这些话为什么你不直接跟她说?”
张合欢弹奏得是神思者的著名曲目《沉醉于风中》,..是霓虹擅长电子音乐的二人团体,两位成员分别是深浦昭彦和胜木由佳里。为了让乐迷们能够加深对他们的印象,才改名为融合了sense(感性)和cense(焚香)两种意义的s代表作《故宫的记忆》被许多电视媒体广泛引用。

    这首《沉醉于风中》节奏舒缓,像是一个人正在述说一段故事。

    故事于平淡中开始,如同清晨徐徐清风,一幕画卷随着清风缓缓展开,画中人经历着生命中的坎坷和不平,有高潮迭起,也有低谷徘徊,最后于黄昏的风中渐渐落幕,一首曲子竟然演绎出一段人生。

    琴师女孩听得入迷,同时又感到尴尬,她能够听出张合欢的演奏水平应该不如刚才这位女士,但是他的水平要高过自己,今晚到底是怎么了?他们是联合来砸场子的吗?

    林冉听完了这首曲子,她从未听过张合欢弹琴,望着琴台上的张合欢,忽然感觉变得前所未有的陌生。

    本以为自己了解张合欢,可现在却发现自己从未真正了解他,虽然分手的时间不久,可是她却感觉到他们已经变成了两个世界。

    林冉喝完了那杯酒,决定离开,没有告别,她有种急于逃走的冲动。

    黑衣女士重新走了回来,端起那杯张合欢送来的酒。

    张合欢将钢琴还给了那个女孩,女孩怯生生道:“先生,这首曲子什么名字?”

    “《沉醉于风中》。”

    “作曲者是?”女孩的求知欲很强。

    张合欢淡淡一笑,没有回答。

    黑衣女士道:“如果我没有听错,这首曲子描述了一个人的人生。”

    张合欢道:“音乐来源于生活,所以任何音乐都是作曲者在生活中的某段经历,所见所闻,所思所感。通过音符把当时心中的感受表达出来,成功的音乐作品引起听者的共鸣,并非是音乐本身,而是音乐中的故事和人生,所以我认为认识一个人可以通过一段音乐开始。”

    黑衣女士若有所思:“能够写出这样一首曲子的人一定有着相当复杂的人生经历,所以才能从容面对这个世界。”

    张合欢微笑道:“您说的很对,我就是这首曲子的作者张合欢。”

    黑衣女士点了点头道:“我姓方,谢谢你的酒,更谢谢你的音乐。”

    张合欢现在已经可以判定个八九不离十,眼前这位优雅的女士就是楚七月的妈妈方明如。还真是巧啊,张合欢看了一眼林冉,她已经走了。

    方明如从张合欢的目光中已经猜到了他心中所想,轻声道:“和你同来的那位小姐已经走了。”

    张合欢道:“有相遇就有分别,有分别才会有重逢。”

    方明如喝了口酒:“我们之前见过吗?”

    张合欢道:“没有,但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您长得有些像我认识的一位女孩。”

    方明如道:“这么巧?”

    张合欢道:“她叫楚七月。”

    方明如意识到他已经认出了自己的身份,微笑点头道:“我是她妈妈。”

    果然被张合欢猜中了,他故意装出惊诧的样子,站起身来:“阿姨,您好!”

    方明如道:“你不用装出吃惊的样子,其实从我弹奏那首曲子的时候你就猜到了我的身份对不对?”

    张合欢道:“阿姨是心理学家,在您面前任何的伪装都没有意义。”

    方明如淡然道:“我没有那么厉害,我也有看不准的时候。”

    张合欢心说你的确没那么厉害,如果你什么人都能看准,也就不会选择了楚国良那个老花花公子,楚国良的绯闻可不少,张合欢主动邀请道:“阿姨,有时间聊聊吗?”他和楚七月的疏离发生于方明如到来之后。

    方明如点了点头,来到角落坐下,深邃的双眸打量着张合欢,在她的审视下张合欢从容淡定,没有一丝一毫的慌张。

    方明如道:“七月也在。”

    “我知道,刚刚在停车场的时候看到了她的车。”

    方明如开始意识到这个年轻人比自己预想中还要厉害,优雅地品了口酒道:“你没有和她联系?”

    张合欢道:“追得太紧,担心吓到她。”

    方明如笑了起来:“你比我想象中还要理智,年轻人拥有你这样心态的人不多。”

    张合欢心说我心理年龄比你小不了几岁,我经历得事情也不比你少:“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家庭出身不好,所以心态相对老成一些。”

    方明如道:“一个人的心态和贫富的关系并不大,其实见你并不在我此次回国的计划中。”

    张合欢点了点头道:“我一直都想跟阿姨见面,此前还做好了去沪海接您的准备。”

    方明如道:“那为什么不去?”

    张合欢道:“出于对您私人空间的尊重。”

    方明如淡然笑道:“尊重是一种可能,回避也是一种可能,也许预感到见面可能会不愉快,真正想见一个人,没有人能够阻止你。”

    张合欢意识到方明如这个人真得非常厉害,不愧是心理学家,其实他当时也想过和七月一起去见她,正如方明如所说,他预感到见面很可能不会太愉快,深思熟虑之后还是没有去和她见面。

    张合欢道:“我总觉得人和人相识不用太刻意,随缘就好,缘分到了总会相见,就像我和阿姨,不怕您笑话,我信命。”

    方明如道:“你今晚过来是……”

    张合欢把同学聚会的事情告诉了她。

    方明如道:“刚才那个女孩子是你前女友?”

    张合欢笑道:“是!”在方明如面前没必要回避,以方明如的境界可以轻易识破别人的谎言,说谎只会让她看不起。

    方明如道:“挺好的女孩子,我看出她对你余情未了,但是你好像对她已经没有了爱,男人改变果然很快。”

    “我对她从未有过爱,可能过去太年轻不懂吧。”张合欢虽然喝了酒,没有撒谎,也没有期待方明如能懂。

    “让她知道的话一定会非常懊悔在你身上付出的感情和时光。”

    张合欢道:“我只是不习惯说谎,尤其是在您面前。”

    “既然不爱为什么要相恋?”

    张合欢道:“我一直是个不怎么懂爱的人,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放弃了我。”

    方明如诧异于他的坦白:“你没有真正爱过一个人吗?”

    张合欢道:“我曾经听人说过,真正的爱情是无论对方是怎样的人,你都会为他甘心付出,不求回报,爱情中的醒悟不是因为你够清醒,而是因为你爱得还不够深。”

    “那岂不是愚不可及?”

    “还有人说,太理智的人不配拥有爱情,爱情本身就是一件盲目疯狂的行为。我恰恰过于理智了,如果我喜欢一个人,却捉不住她,也留不住她,我会让她飞。因为她有自己的翅膀,有选择属于自己的天空的权利。”

    张合欢在心底对村上说了声抱歉,这些句子实在是太美,信手拈来如数家珍,但是对付方明如这样身份和修养的女性非常有效。

    方明如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她方才问道:“这个世上有没有对你很重要的人?”

    张合欢肯定地点了点头:“我的家人,我的朋友,还有七月。”

    方明如意味深长道:“不止七月吧。”

    张合欢道:“七月是个好女孩,她的身上秉承了您的理智,但是她的世界不止有你。”

    方明如道:“我并非想要掌控七月的世界,而是我希望她的世界中不会有你这样复杂的人。”

    张合欢道:“无论您怎样希望,都否认不了我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事实,无论您怎么想,这个世界上总有人需要我。”

    方明如点了点头,她开始明白女儿喜欢这小子的原因了:“我并非反对你们来往,只是我感觉到在感情上七月不是你的对手。”

    张合欢道:“您将感情视为一场你攻我守的战斗吗?”

    方明如道:“不懂得保护自己的那个肯定会以受伤收场,你应该懂我意思,你不会因此而生我气吧?”

    张合欢笑道:“每一个关心子女的母亲都值得尊重,换成我处于您的立场,可能我会做得更坚决。”

    方明如笑了起来,主动跟张合欢碰了一下酒杯。

    张合欢喝了口酒道:“有件事我想您介入一下,七月和华方的事情您应该知道,我总觉得她一直心有不甘,如果坚持下去,我担心会对她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胁。”

    方明如道:“他们没那么大的胆子。”

    张合欢道:“您大概有一些事情还不知道吧。”他将自己了解到的一些事情告诉了方明如。

    张合欢认为楚七月在有些事情上肯定是报喜不报忧的,以自己对她的了解,楚七月在父亲去世的事情上始终抱有怀疑,她之所以留在国内发展的初衷就是要查清楚国良死亡的真相。

    从方明如的表情上看不出任何的变化,估计她对这些事早有了解,又或是她的心理素质极强,遇到事情不行于色。

    张合欢看到时间已经不早了,向方明如告辞,临行之前主动加了方明如的qq,发了一份《沉醉于风中》的乐谱给她,就算是送给她的一份礼物,送礼一定要投其所好。

    方明如等他离去之后,坐了一会儿才返回房间。

    楚七月还在电脑前办公,看到母亲进来,笑道:“去喝酒了?”

    方明如点了点头:“还邂逅了一个人,聊了一会儿。”

    楚七月道:“很开心的样子,什么人能入得您的法眼。”

    “张合欢!”

    楚七月愣了,怔怔望着她:“他找来了?”

    方明如道:“都说是邂逅,你没告诉他我们住在这里,他怎么会知道?我去弹琴,他刚好和同学喝酒,听到《秋日私语》就主动凑了上来,请我喝了杯酒,真是聪明啊,他猜到了我的身份。”

怎么试探她喜不喜欢你,看镜子我是怎么上你的总裁

    楚七月强装镇定道:“他都跟您聊什么?”

    “没说什么,他弹了首新曲子给我听,还把曲谱发给了我。”

    楚七月道:“唷,都互加好友了!”

    方明如笑了起来:“这小子心机太深,你可不是他的对手。”

    楚七月道:“我从来也没把他当成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