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兄为夫(重生)荷之清扬 重生继兄他又凶又狠

佳句

“以前在里经常看到什么牵机毒,几种毒素混合在一起,治了这个那个就会变得严重。咱们这位患者虽然没有达到那个程度,处理起来也很棘手啊。”

    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这个未知的病症,对于患者的身体有着巨大的影响。而她的肺挫伤,又把一些原本应该存在的问题给掩盖得严严实实。”

    “咱们现在就算是把肺挫伤这层皮给扒下去,也看不到里边的实际情况。而且这层皮,也是真的很难扒啊。”

    “现在最要紧的,是得把她的这个高乳酸血症给查清楚。我个人来讲,还是倾向于内分泌系统的原因。”彭博说道。

    “正是因为某种病症导致了她的高乳酸血症,所以才会让她在我们帮助调整电解质到时候,也出现了乳酸性酸中毒。王医生有啥方向没?”

    “查起来有些费劲啊,各种可能的原因都会有影响。人体的内分泌系统也比较复杂,只能一点点的排除。”王欢说道。

    “通过现在的血氧情况,最起码能够排除掉供氧问题造成的影响。是有了酸中毒之后,血氧和血压才会继续掉的,但是她的癫痫呢?会是因为乳酸性酸中毒引起的吗?”

    “所以这位患者的因果关系才不是那么好倒,低血压和脾肿大究竟是因为出车祸后造成的影响,还是原本就有,只不过是因为车祸给掩盖了,理不清。”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还有一个情况,就是患者的凝血时间,应该比咱们昨天手术前检查的时候,变得更差了。”

    “你们看胸腔的引流管内,血液占比还是比较多的。正常来讲,梁医生已经做完了止血手术,经过一夜的时间,现在顶多是有一些渗液。”

    听到他的话,大家伙齐齐看向了胸腔的引流管。

    可不就是这样嘛,引流管里还有血液。这又不是真正大出血患者,昨天做手术之前的凝血测试也是正常的,现在看起来好像就有些不正常了。

    这都不用继续去测定凝血时间,肯定也是出了问题的。

    “目前我们的方案是先给碳酸氢钠和葡萄糖,接下来呢?是先检查还是先观察?”陈学海问道。

    听到他的问话时候,大家伙齐刷刷的看向了刘半夏。

    因为接下来要是做检查的话,那就太多了。尤其是内分泌系统的检查,上全套的话差不多得忙活一天。

    “都看着我干啥啊,我现在也有些懵啊。”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拿个主意吧,我们更多的还是只关注自己涉及的范畴,你平时接触各个科室的情况多一些。”王欢说道。

    “要是硬让我来建议的话,我觉得还是应该先观察。”刘半夏说道。

    “首先一点,现在患者的血压也不怎么高,怎们也在做缓慢补血处置。要是再检查呢,还得抽几管血,对于化验的准确度来讲,会有一些影响。”

    “第二个原因,就是患者目前的凝血时间了。脾脏上还有撕裂伤,检查的话,来回折腾,我担心会把包膜弄破,到时候还得上台。”

    “所以我的意见就是先观察,最起码咱们也要观察到中午。如果咱们的碳酸氢钠和葡萄糖补充调整,能够让患者的情况有了好转,咱们就省心了。”

    “病因可以慢慢探寻,关键还是患者的健康。这个肺挫伤对患者的影响也比较大,还是以稳为主比较好。”

    “好,那就这么决定了,这位患者的情况要多留心。”陈学海点了点头。

    暂时的会诊,就算是告一段落。虽然说还没有搞清楚患者的真正病因是啥,多少也有了一个应对的方向和方法。

    这样的方法看起来有些赖皮,可是目前患者的生命体征相对稳定,也给予了碳酸氢钠和葡萄糖,可以先看看效果。

    “刘老师,那位患者到底是啥情况啊?”

    等刘半夏回到了大厅后,刘依清好奇的问道。

    “现在也是判定不出来啊,先观察,然后再看看上什么样的检查。”刘半夏说道。

    “你没去跟那位幻肢痛的患者做游戏去?得坚持啊,每天玩上一次,说不准啥时候就能有效果了呢。”

    “下午的,上午来就诊的患者多一些。”刘依清说道。

    “刘老师,这是您现在忙吗?”这时候苗瑞问了一句。

    “患者什么情况?”刘半夏问道。

    “刚刚送诊的患者,据急救员描述,患者昏倒前疑似醉酒状态,走路歪歪斜斜。摔倒后,磕到了头部,有撕裂伤。”苗瑞说道。

    “诊断时发现患者意识不清晰,表现上来看也是明显醉酒状态。不过并没有嗅到酒味,患者血压有些低,现在送去拍头部ct了。”

    “那就只能看看结果了,也可能是头部有原发性病灶。什么原因让你变得有些迷惑?”刘半夏说道。

    “就是患者的表现,如果是脑瘤压迫到了神经,患者确实也会有行为改变,但是我好像没有看到类似醉酒状态的患者。”苗瑞说道。

    “刘老师,您说这位患者是不是也嗑药了啊?对了,年纪不大二十七岁。是摔倒在自己的车边,被热心群众打电话送医的。”

    “你是想做毒理检测啊,不过现在还不够支持。”刘半夏笑着说道。

    “检测,自然就会产生费用。仅仅凭借目前的状态,还是无法判定的。不过你也可以先做一些体表检查,看看有没有针孔。”

    “如果只是嗑药的话,那个就没办法了。除非患者产生了相应的幻觉症状,我们才可以有这样的倾向。现在有吗?”

    苗瑞摇了摇头,“没有,就是看起来像是醉酒。说话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但是还是通顺的句子。”

    “有这样的倾向性判断很好,不过我们可以有一定的判断倾向,但是给患者的检查还是要以指征为准。”刘半夏说道。

    “咱们国内不像是国外,要是国外的话,那玩意泛滥成灾,都差不多成了入院的首选检查了。”

    “好的,我明白了。”苗瑞笑着点了点头。

    其实他刚刚还真的是差点就给开一个毒理检测,不过控制住了自己。当时的想法就很直接,现在想想确实有些冒险。

    万一患者是别的病症,等出院的时候发现单据里有毒理检测这一项,没准就会闹情绪。

    当医生的可不容易,检查也不是那么好开的。

    也算是帮苗瑞处理了一下接诊上的小问题,哪怕这个问题以前他也经常说。

    但是接诊的过程中,很多问题的表现也是多种多样的,也需要认真剖析才行。

    而刘半夏的心中就一直琢磨着那位肺挫伤的患者,观察是保守治疗。但是不能因为有了这个决定,然后就不管了。

    也需要预想一下或者说进一步剖析患者的情况,看到刘依清和李浩手边上没有活,他就把患者的基本病症表现给写了出来,让他们俩带着实习生讨论。

    “真的是太难了,这个病症光看这些,不检查的话,恐怕是搞不出来结果的吧?”

    讨论了一会儿后刘依清问道。

    “所以才会让你们讨论,有没有人有啥大胆的想法?干活的空余时间琢磨一下。”刘半夏说道。

    “观察到中午,下午就得上仪器检查了。也是蛮困难,要尽可能少做一些,不能胡乱的做啊。”

    “不好搞,开始只是车祸伤,然后是肺挫伤,接着又是横纹肌溶解、乳酸酸中毒、凝血障碍,谁知道到底哪个病症是最开始的病症啊。”刘依清说道。

    “没准也可能就是肺挫伤很严重,然后导致了身体机能的一系列缺失。现在看起来都像整个身体出了问题,只要脾脏的血肿别因为凝血障碍再破掉,那就是成功的。”

    “刘医生说得太对了,就是因为这个,我们才没有折腾患者去检查,而是选择先观察。”刘半夏竖起了大拇指。

    “哎呀,刘老师,正经点,探讨患者病情呢。”刘依清无奈的说道。

    “有空就琢磨一下吧,估计陈主任那边也在讨论呢。毕竟是收入他们科室的患者,还是梁晓琳主刀的。”刘半夏说道。

    “嘿嘿,一会儿我找琳琳探听一下消息去。”刘依清美滋滋的说道。

    “好家伙,许一诺不在,你都成了包打听了。”刘半夏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不是今天大家伙都很卖力、很主动,我就有些闲了嘛。”刘依清说道。

    “不过这位患者的情况进展的好像越来越快的样子,也不能是因为脾脏的原因,所以导致的凝血时间延长啊。”

    “现在是代谢出了问题,真担心还会有别的器官也出问题。横纹肌溶解本来就有一定程度发作肾衰竭,脾现在还这样,肝脏也受到了影响,来个多器官衰竭,可就危险了。”

    “呃……,刘老师,你那么看着我干啥?其实也未必会发展到那个程度,现在仅仅是患者恢复的慢一些罢了吧?”

    越说到后边,刘依清就越心虚。

    “跟我走吧,看一眼患者去。”刘半夏丢下一句话,然后就往电梯走。
第二天一早,刘半夏来到了急救中心之后,直接就赶奔病房。

    只不过不是他们二科的病房,而是心胸外科的病房。就算是昨天回家,他也在惦记着那位肺挫伤患者的情况。

    观察了一会儿患者的生命体征,虽然没有达标,但是还算稳定,这也算是比较不错了。

    毕竟要在调整的两到三天之后才会开始吸收,那时候才会有好转的迹象。

    估计还是自己多心了吧,这位患者虽然有任务跟着,但是应该就是赶巧了的重型肺挫伤。

    从这边出来,他才开始在自己的科室里巡房。

    今天的最后一个房间,留给的就是那位给父亲捐肝的人。

    “今天的感觉怎么样?”刘半夏笑着问道。

    “感觉好多了,在icu里可是真的不得劲。”患者笑着说道。

    “医生,今天是不是我就能下地走动走动了?在床上躺着,越躺越累。稍稍运动一下是不是能好点?”

    “明天的吧,再坚持一天,明天就在病房里转一小圈。你这个手术还是比较大的,就算是再爱运动,也得慢慢来。”刘半夏说道。

    “刘主任,我哥是不是就没事了?也不会有别的并发症什么的了?”患者的妹妹问道。

    “目前看指标还是很不错的,你父亲在icu也可以。只不过他的年纪毕竟大了,而且前期的肝硬化对身体的影响也比较大,所以还需要再多呆两天。”刘半夏说道。

    “都不用着急,都得慢慢的来。要保持个好心情,同时也要对生活充满信心。对你的身体多少会有一些影响,但是影响也不会很大。”

    “这个在手术前也都给你们仔细讲过了,现在就都在按照咱们的预计情况发展。而且不管是你还是你父亲,身体恢复的也比预期的好一些。”

    听到他这个话,兄妹俩都露出了笑容,这才是他们最喜欢听的。

    整个过程也是一个长时间的恢复过程,不仅仅现在要好,将来也要好才行。

    看过了这位患者,刘半夏的巡房任务就算是结束了,还得正式开启新一天的工作。

    刚要去大厅,他的电话响了起来。

    “老陈啊,啥子事情。”接通后刘半夏笑着问道。

    “来一趟心外的病房吧,昨天那位肺挫伤的患者有了横纹肌溶解的症状。”陈学海说完就挂了电话。

    刘半夏一愣,然后赶忙往楼梯跑。

    坐电梯还得等,跑楼梯快一些。

    他也没想到,自己从那边出来到现在还不到一个小时呢,患者的状况就有了变化。

    “老陈,什么情况。”跑到了病房后刘半夏问道。

    “双腿肿胀、尿袋里有血,已经采血做生化了,判断为横纹肌溶解。”陈学海说道。

    刘半夏也仔细的看了一下,眉头皱成了个大疙瘩。

    这位患者果然还是有病症没有查出来,被肺挫伤给掩盖了。

    “医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早晨的时候你过来不还是好好的吗?”患者的家属问道。

    “你先别着急,目前我们也在查找原因呢。”刘半夏安慰了一句,然后又仔细观察起患者来。

    “滴滴滴……滴滴滴……”

    而就在这个时候,患者的监护仪又响了起来,患者癫痫发作。

    “给一针安定。”

    刘半夏赶忙说道。

    边上的护士赶忙给患者推了一针,患者的身体慢慢安稳下来。

    “你看着像是什么病症引起的?”陈学海问道。

    刘半夏摇了摇头,“昨天的生化结果也没看出来什么异常,一会看看最新的吧。就以为是重型肺挫伤呢,看来还是有别的病症啊。”

    “要不要喊神内的人过来?刚刚的癫痫发作恐怕也是病症的一种表现,我担心还会持续性发作。”

    陈学海点了点头。

    对于这位患者,他目前也有些无计可施的感觉。

    “你过来一下,你再跟我讲讲她这几天有什么异常没有。”刘半夏对着患者家属说道。

    “没有啊,她一直都很正常。最近就是在健身,要不然也不会想着骑共享单车了。”患者家属说道。

    刘半夏走到患者的身边,用手感受了一下患者现在的体温,并没有高热的症状。

    要是有了术后感染,倒是也可以引发癫痫。

    但是现在没有高热,基本上感染的病因也可以排除掉。

    “昨天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患者到底是为什么呢?”梁晓琳说道。

    “不能着急啊,等一会儿生化的结果出来看看吧。正常来讲,不应是这样的。可是竟然还有了横纹肌溶解,怎么也不好理解啊。”刘半夏也低估了一句。

    横纹肌溶解,也是急救中心很常见的病症。大多都是过量运动,或者是像上次解救的那位被混凝土包裹的患者一样,遭受了挤压伤。

    这位患者虽然被撞击了,可是那是昨天的事情。要是真的是病因,在昨天送诊不久,或者是昨天晚上就应该能够有表现。

    现在在医院躺了一晚上,电解质也补充了一晚上,然后她就横纹肌溶解了。

    肺部的听诊,还是符合重型肺挫伤。

    从查体的结果来看,并没有任何能够引起他们注意到情况。

    “患者是什么情况?”这时候神内的彭博也赶了过来。

    梁晓琳赶忙把这位患者的情况作了重点介绍。

    “会不会是摔倒的时候磕到了头啊?”彭博问道。

    梁晓琳摇了摇头,“患者的头部没有任何挫伤或是撕裂伤,是电动车撞的,主要集中在胸腹部。”

    “那还真有些奇怪了,风湿免疫类疾病?没见过这么怪异表现的啊。”彭博说道。

    “如果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患者在入院以前应该就属于病症的发展期,只不过这次受伤之后,一下子让病症进入了急性期阶段。”

    “目前表现出来的就是横纹肌溶解、癫痫,那个脾脏是怎么回事?刘主任这是你的范畴。”

    “也遭受到了撞击,ct扫出来有血肿,不过包膜没有破裂,也不是很严重,就没有做手术。”刘半夏说道。

    “这样的话,我的建议也就是先扫一下头部,看看是不是有器质性病变。”彭博说道。

    “正常来讲,如果仅仅是撞击伤还没有磕到头部,一般都不会引起癫痫症状。而且我看昨天的送诊记录上也有现实低血压、低血氧。”

    “咱们普遍意义上的理解,就是患者被撞击之后造成的。会不会有一种可能,原本患者的血压和血氧也不是很高?”

    “那是不是也有一种可能,脾脏原本也有些肿大?”梁晓琳接了一句。

    “这个可以作为一个备选项。”刘半夏说道。

    “目前患者的一些症状,可能都被肺挫伤给掩盖了。也可能是某些病症导致的患者的肺挫伤很严重,也有这个可能吧?”

    陈学海点了点头,“这么说的话,就证明患者现在的病症,也是存在互相影响的一个情况啊。”

    “陈老师,生化结果。”

    这时候心外的实习生刘亮拿着生化报告单跑了进来。

    陈学海接过来之后,仔细的看了一下,然后递给了刘半夏。

    刘半夏拿过来看了一眼,眉头紧紧皱起。

    患者的相关指标,都是在正常范围之内的,比如说血糖6.1、血钠136。稍稍不正常的是,血乳酸8.3、血钾5.5、丙酮酸2.2。

    “这个就是乳酸性酸中毒了吧?”刘半夏问道。

    “先给碳酸氢钙和葡萄糖吧,关键是这个乳酸性酸中毒是原发性的,还是因为横纹肌溶解升高引起的呢?”陈学海反问了一句。

    “还有这个丙酮酸升高,是不是代表着她目前身体分解代谢葡萄糖出了些问题?因为她的血糖浓度目前还是正常的。”

    “这也是有可能,还是先纠正,然后再研究吧。”刘半夏说道。

    如果这位患者是糖尿病患者,那么一切的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偏偏患者不是,血糖很正常。

    患者现在的症状,可以称之为高乳酸血症。

    乳酸和丙酮酸,其实都是葡萄糖代谢的中间产物。就是因为这个过程出了一些状况,才造成了这两类物质的堆积,引发了症状。

    糖类的分解在氧气供应充足时,就会按照正常路线来走。患者目前的血氧虽然不是正常值,但是也就是稍稍低一点,正常情况不会影响到分解葡萄糖。

    “如果患者有这类代谢性疾病,我觉得头部ct得来一个。而且也需要喊一下内科的人吧?”彭博说道。

    “喊一下王欢吧,先纠正一下看看效果怎么样。”刘半夏说说道。

    “不过昨天我们检查的时候,这些数值都是正常的,好像是从今天早晨才开始高起来的?”

 

    “所以现在是病症的急性期嘛,应该也是因为受伤产生的影响。”彭博说道。

    “但是人体的代谢系统,牵扯的范围也很广,存在问题的地方有很多啊。也不是那么好查,只能一点点的来。”

    大家伙点了点头,看向病床山的患者,都有了一丢丢的无力感。

    互相掩盖、互相影响的病症,要想追根溯源,真的是有些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