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身体里早上继续做 第二天早上巨大还埋在体内

佳句
“这个我反对。”

    没曾想,在罗小花眼里和蔼温顺特别好说话的婆婆,竟然在得知她们要办的事情后,是第一个反对的。

    就连一直都不爱说话的公公,都没有开口。

    只是坐在那里皱着眉头。

    “妈...........”

    毕竟这是自己的妈,所以,萧三还是硬着头皮开口。

    心里也在不断地吐槽,早知道就不带媳妇儿过来看他们了。

    一个个的一天天的不帮忙,还在这里表示反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资格。

    萧三肚子里满满都是怨气。

    “喊爸都没用,你们两个是不知道,那个仙门开的时候有多么凶险,一个不好,都能飞灰湮灭。”

    “飞灰湮灭,你们两个懂撒,别以为你们突破了个金丹就牛逼了,这上面还有元婴,还有大乘,再往上走,这飞升了后,还要不断修炼的呢。你们以为我们两个在这里真的是只享清福不干活是不是,那你们就想错了,我们现在的地位不仅仅是岛主给的,很多东西,都是凭我们的努力得来的。”

    勤快的人,在哪里都受欢迎。

    他们两个只是换了个地方生活,并没有将那劳动的双手给落在人间。

    “妈,我知道您们是为了我们好,我们也知道仙门开是很危险的,一不小心,就容易进入到其他的世界,但是,这可关系到魔仙岛的生存,所以,您们不管怎么想,这事情,我们必须去办!”

    “你看看你儿子,我是管不了了,你给我去拿根锁仙绳给我锁住,我看他还怎么去。”

    路佳燕气得直抹泪,她就生了这么一个儿子,这十几年都没见了,结果一见面就这样气他。

    “妈,我们是真的..........”

    “我不管什么魔仙岛屁仙道的,我的儿子才是最重要的。”

    是呀,在父母的眼里,自己的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但是,这个世界也需要英雄。

    “妈,您先喝口茶消消气,不去就不去吧,反正殷墟他们去也是一样的。”

    罗小花端了杯茶给自己婆婆。

    “你也别紧张,我不是针对你,而是这事情太危险了,你们是没见过仙门开的时候,那场景不比五雷轰顶恐怖。”

    仙门开,就是很多得道之人飞升的时候。

    虽然是飞升,但是,在仙门的时候,你要想进入仙人岛的话,必须经历雷劫,还有就是在穿过云城正式进入仙门的时候,还要经历一系列检查。

    在仙门开的时候,里面充满了各种凶险,对于他们这才突破金丹的人来说,其中的厉害,不用想也知道。

    “那个魔仙岛的,是不是威胁你们,你们才拼了命的去帮他,要真是这样,我跟你爸拼了老命也要..........”

    “妈,没有,就是他得知我会炼丹的时候,求我来帮忙,这不我们想着能帮就帮吧,就当是做功德吧!”

    虽然对方的确有威胁的成分,但是,在看到婆婆这恐怖的表情后,罗小花也不由得撒谎了。

    这也算是善意的谎言吧,毕竟,公公婆婆真要知道实情,那她们答应殷墟的事情,那不就真的会食言了。第二天。

    张明宇腰有点疼。

    不是累的。

    是掐的。

    现在还是一片青紫。

    嘴上虽然说着不吃醋,但其实小了白了兔的心里的醋坛子都打翻了呢!

    下床拉开窗帘。

    雪还在下。

    不过已经从大雪转成了小雪。

    因为温度有些高,所以昨天白花突破重力压制,李游书放弃了以摩诃萨埵法恢复伤势的打算,因为那会分散他的注意力。

    现在的他,要将全数精力用于进攻,进攻!

    三十六道无形壁障横亘,用于脱身的二重身准备完毕。塞洛斯左掌之上凝缩足以将人震成碎肉的冲击波,右手缠绕着蚀骨的强酸——于此,坚盾与长矛都在等候着这位武人。

    然而出乎塞洛斯的意料,当相距不过五步、屏障即将发挥效用之际,李游书却以常人根本无法想到的角度骤然拧身、径直改变了进攻的方向,向着那囚...... 虽然叫情人的泪,但项链并非是呈眼睛的样子,项链的做工非常的精细,的确很好看…就是有点大,一般没人会选择戴在脖子上。

    不过这些女人却很喜爱这些东西,特别是看到这种做工非常独特的手工项链的时候。

    “林风你看…这条项链好独特!”柳雪瑶对林风说道,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项链看。

    “工艺技术挺好的,就是太大了,戴脖子上肯定不舒服。”林风随口说道。

    王筱妍却用不满的眼神看了林风一眼,很不给林风面子的说道:“你没钱买就不要说这么吝啬的话呗,反正又不让你买。”

    林风顿时来了火气,说道:“就这玩意儿老子多的是,我还真是没看上。”

    “那我也没见你送雪瑶姐一条项链啊,你个抠搜的家伙…甚至连束花都没有给雪瑶姐买过。”王筱妍直接怼道。

    林风一愣,忽然又张不开嘴反驳王筱妍。

    她说的没错,和柳雪瑶认识这一段时间来,自己好像从来没送过她什么,包括一束简单美丽的花。

    看林风不说话王筱妍还想在说点儿什么,但柳雪瑶很快就把她拦下了。

    “我什么都不缺啊,为什么要林风送我东西呢。”柳雪瑶的话不难听出她在护着林风。

    王筱妍见柳雪瑶要开始护林风了,很是生气的白了林风一眼,随后拉着柳雪瑶就走,无奈之下柳雪瑶只好跟着她走在了前面。

    而萧若允经过林风身边的时候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也跟了上去。

    林小汐在走到林风身边的时候,怯怯的朝林风点了下小脑袋也小跑着跟了上去,只留下了林风一人愣在原地。

    这一刻林风好像顿悟了。

    一直以来自己认为好好保护柳雪瑶就足够了,但他却一直忽略了最该用心的地方。

    王筱妍说的对。

    我好像真的没有去细细的揣摩过柳雪瑶的内心,没有让她在心灵里体会到真正的爱。

    可爱情又是什么呢?

    眼见四个女人走远,林风怕出事急忙就跟了上去。

    ……

    “雪瑶姐,林风就是个没心的家伙…他根本就不懂女人。”王筱妍愤愤的说道:“我们也需要花花,需要好看的项链啊…这家伙一点儿都不用心。”

    柳雪瑶朝身后看了看,见林风正着急这往她们这边赶来,转过头笑了笑道:“慢慢来嘛,或许林风只是没时间准备呢!”

    “可拉倒吧雪瑶姐,这家伙一天天闲的。”

    看了眼林风快接近了她们,王筱妍对萧若允说道:“若允…我们走快点,让这个没良心的好好反省反省自己。”

    王筱妍说的倒是轻松,她也不看看萧若允和林小汐手上大包小包提满了。

    “筱妍,你俩先回去吧,我们俩慢慢走就好了。”萧若允无奈的说道。

    王筱妍这才注意到她们手上的东西,随即便是摆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等会儿林风来了我们都不理他就好了。”

    柳雪瑶无奈一笑,看了王筱妍一眼,实在拿她没办法了。

    林风这边好不容易追上了四女。

    “老婆…走这么快干嘛呢。”

    柳雪瑶就要回话,王筱妍急忙拉了拉她的胳膊不让她说话。

    无奈之下柳雪瑶只好跟着王筱妍再次闷着头往酒店走,也没搭理林风。

    林风只好默默的跟着几人。

    一直等回到酒店,王筱妍直接和柳雪瑶回到了房间。

    而萧若允和林小汐也都回去了。

    林风有些懵逼,自己怎么一下成了众敌了?

    无奈之下林风回到了房间,简单的冲了个热水澡就开始想着要给柳雪瑶准备一个什么样的礼物。

    这个礼物一定要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

    一定得最珍贵,最用心,最好的东西。

    一时把林风难住了…

    「砰砰砰」

    而就在此时房间的门突然被敲响。

    打开门一看,是萧若允,见到林风萧若允直接开口道:“林风…安博士和他的女儿不见了。”

    林风眉头一皱,问道:“怎么回事?”

    “买东西的时候顺便给小家伙带了点小礼品,刚才去他们房间发现里面已经被服务员收拾好了,并且房间也退了,打电话也是关机。”

    “雪瑶知道吗?”林风问道。

    萧若允摇了摇头,“刚才我发现情况不对直接去楼下找了前台,他们不告诉我们是谁退的房,但是明确的告诉我那间房现在已经不住人了。”

    “好,你去告诉雪瑶她们不要出房间,我去去就回来了。”林风急忙说道。

    林风的房间刚好是在最前面,所以萧若允刚才直接找到了林风,这会儿她才去给柳雪瑶汇报。

    五星级酒店的保密制度非常严格,客人的任何一点儿信息都不能透露。

    来到一楼大厅。

    林风找到了前台询问安博士父女的事。

    但是前台的员工却是笑着告诉林风,这些问题她们都无权告知。

    林风脸上露出了冷笑,对着那个e国的女员工用俄语说道:“那父女俩是我们一起的,如果他们失踪或者死亡在你们酒店…你们俩会负主要责任。”

    想来这两人女员工也是没有经历过什么事,被林风三言两语吓的急忙连连点头。

    “告诉我,看到没看到?”

    两个女员工顿时连忙又摇头,并且说道:“先生,我们确实没见到您得朋友带着孩子下来,因为你们是外国人,所以我映像比较深刻。”

    林风想了想,又问道:“监控室在哪儿?”

    两个女员工害怕出事,也没有对林风有所隐瞒,告诉了他监控室在十三楼管理办公楼。

    林风急忙又跑到了十三楼。

    但是进门需要门禁,林风没有。

    恰巧在这个时候有一个黑西服的粗壮黑人走了过来,个头要比林风高一个脑袋。

    “嘿…该死的,你要干嘛?”

    见林风想上脚踹门,黑人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凶狠。

    林风不说话,伸手指了指门禁,比划着他要进去的意思。

留在身体里早上继续做 第二天早上巨大还埋在体内

 
    没想到黑人竟然看懂了,他不耐烦的看了林风一眼,随即用卡打开了门。

    林风也顺利的走进了这一楼层。

    “哈喽外国人,你来这里干什么?”黑人看着林风问道。

    这里毕竟是五星级酒店,每个人的素质都比较高,尽管刚才林风想要踹门,这个暴躁的黑人也只是平静的问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