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同事老婆办了怎么面对同事 老公朋友的真大

佳句
 这么多年来,他觉得自己忘记了那些经历,但现在,却反了过来。在幻境中,他已经完成了自我的救赎,不在排斥自己曾经的身份,所以他对于虫子哥想做的事儿,心里并不反对。

    江海老爷子沉默不语,老人家虽然不喜欢干这行的人,可是却知道很多秘密和珍宝,都是在古墓之中出现的。

    但这地方太诡异太邪门了,谁能知道这棺材里,会不会有什么其他的东西。

    张凡在后面瞧着,他不在乎虫子哥做什么事儿,他只在乎万枯山。

    至于这所谓的帝王陵墓,他一点兴趣都没有,毕竟他曾经去过一座古墓,看到了那地方处处充满诡异和死亡。

    加上这位所谓的帝王要那么多人陪葬,即使虫子把这个地王的尸体磨成骨灰,他也绝对不会多看一眼。

    见到没人多说什么,虫子哥嘿嘿一笑,叫上两个人取出工具,来到了石棺的旁边。

    这个巨大的棺材,被他们几个人轻而易举就撬开了!

    与此同时,石棺内部放出淡淡的乳白色,一见到这种光,虫子哥顿时更兴奋了。

    “我去,怪不得这个墓室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原来好东西都在棺材里呢。这光绝对是夜明珠。”

    听到他的话,就连南宫曼云,都为之有些心动了。

    夜明珠,究竟是长什么样子,很少有人见过。

    但是关于夜明珠的传说简直太多了,即使不想要把夜明珠据为己有,可只是看一看,总归是可以的吧?

    虫子哥根本不需要得到众人的许可,大叫着让其他几人用力,紧接着整个棺材盖儿便是跳了跳,缓缓地向上移了起来。

    而就在此时,属于后方的张凡和紫金道人,同时感觉到一股莫名其妙的阴暗之气,在众人的脚下突然出现了!

    “不妙!”张凡淡淡说着!

    紫金道人取出了饕餮之牙:“主人……这虫子哥会不会死在这儿!如果他死在这儿了,我反而觉得是件好事。因为他太愚蠢了!”

    张凡并没有多说,只是淡淡的看着,也就在此刻,那被撬开的缝隙里,突然生出来一只漆黑干瘦的手。

    在虫子哥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便是直接抓向了,虫子哥身边的一个手下。

    “啊!虫子哥……这地方不对劲啊!”

    那手下尖叫一声,闪身躲开。

    虫子哥瞧见那只手,眼睛里顿时露出了惊恐的神色,但他并没有放弃掉手下,而是从怀里摸了一把,拽出了一把像是木棍尖刺一样的东西,大叫一声刺到了那手臂之上。

    只听呲的一声,一股黑烟腾空而起。

    那条手臂顿时抽搐了起来。

    “这是……专门对付鬼屋和歪门邪道的桃木钉!”江海老爷子眉头一挑,一眼就认出了这小东西。

    “还愣着干什么!快来帮忙啊……这东西已经认准了咱们,要是不把他弄死。不怕晚上睡觉的时候被什么东西咬一口!赶紧来帮忙!”

    虫子哥大叫,脸上都是冷汗,他的一只手按着桃木钉,死死的困住那条手臂,然后转头对江海等人大吼。

    江海皱了皱眉,与费先生对视了一眼,以前以后冲上前去帮忙。

    五个人一起用力,直接将整个棺材的盖子掀飞起来,将下方的情景显露了出来!

    只不过令人吃惊的是,这棺材里的竟然不是一个穿着古代衣服,看不出面貌的古人!

    相反,这竟然是一个看起来四十几岁,有金色长发,与白色皮肤面孔的欧洲人。

    “我去!这什么情况!”

    虫子哥尖叫一声,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别愣着了!还有没有桃木钉!”江海老爷子大叫!

    目光停留在这欧洲人的脸上!

    这是一个穿着精锐丛林作战服,身上穿着厚厚衣服的可怜虫,这家伙应该是在冬季的时候进了这片山,但现在已经被拉着做了替死鬼,不知道死了多少年,皮肤已经干瘪没有了水分,呈现出诡异的黑青色。

    他的脸上,一片惨白,似乎能看到骨头一样的恐怖,那黑洞洞的眼窝里,似乎正冒出着凛冽的光,要把所有打扰安眠的人,全部都干掉。

    “去死吧你!”

    虫子哥大叫一声,从怀里又摸出了一根十几厘米的桃木丁,这一次他直接刺进了这人的眼窝里,咚的一声响,桃木钉刺透了这人的头骨,撞在了下方的棺材上。

    这才是使得这棺材里的东西,被困在了棺材底部,尽管身子在抽搐着,但是却无论如何也无法逃脱出来。

    “这什么鬼东西!简直是和僵尸没什么区别了!”

    虫子哥破口大骂,脸上写满了厌恶。

    不过,他的胆子也够大的,平生第一次见到这东西,他竟然没受什么伤。

    张凡在远处远远观望了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看来这地方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早在我们很多年前,或许就已经有人来过了。只是……他们走的不是和我们一条路线!但毫无疑问,这些人同样经历了十分玄妙诡异的事情。”

    “虫子,你是不是疯了?说开就开,到底也要先做一些准备呀。”

    费先生看不过眼了,像虫子这种业余货色,所做的任何一件事在他看来都是错的。

    虫子哥也一脸后怕,但却梗着脖子说:“怎么说!我干这件事可也是为了大家……难道你们就不想啊从这棺材里面发现一些有用的东西吗?我承认我的确有冒失的行为,但,如果我不打开这个棺材,谁会知道这地方已经有人来过了。”

    听过虫子哥的话,费先生脸色白了白,也找不出什么反驳的理由。

    江海老爷子摇摇头说道:“尽管我不知道这个欧洲人是谁,但是,他们既然能来到这儿。就一定已经走在了我们前面,。或许这口棺材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打开。,第一次打开的人正躺在我们面前。”

    虫子哥表情一顿:“您老的意思是说,这东西就是个害人用的假棺材。谁敢打开,谁就要死?这不是和替死鬼一摸一样了吗?”

    虫子哥的猜测落到人们耳朵里,顿时变得冷飕飕,周围像是出现了许多大冰块,让人从心里发寒,“这是什么呀?看起来怪模怪样的!尾部是圆柱形,尖头是三角形,难道是某种固定缆绳的东西!”

    南宫曼云充满疑惑的询问,目光在山体洞壁上扫过,表现的少许有一点点恐惧的表情。

    “这不是用来固定绳子的用具!而是一种专门用来开凿山体,取下来大块山体石头的铁凿子!里面混合了青铜,这应该是很久之前的东西了!”

    江海老爷子见多识广,接过了虫子歌手中的用具,仔细稍稍打量一下,便已经分析出了此物的功用。

    “这东西是来开采用的?”虫子哥露出恍然的表情,随后继续说:“要是这东西的作用,只用来开采的话!那咱们来到的这个位置,也许就是那些古代的民工,来开凿山体岩壁,建设墓穴的取石处了。”

    “事实应该就是这样,你们看,在这里有非常明显的两道沟壑,这应该是专门用来运输石头的!从这里取一下石头,送到另外的地方雕刻!随后再放到外面,用来建设坟墓,又或者是作为雕刻的原料!”

    江海老爷子对大家解答着,而按照江海老爷子的说法,那这个地方的修建时期,很可能是处于秦汉交界的那个年代。

    在那种非常动荡的环境下,在这样一个近乎于蛮荒的地方,建设出这么庞大的一座山中墓穴,耗费的人力物力简直难以想象。

    “这些青铜凿子,应该都非常珍贵吧?这东西带到外面去,绝对是能卖一笔好价钱!”

    “没错……这种青铜凿子,在科研研究的领域中具有着非常深远的历史价值。而在一些民间收藏家眼里,这些东西比起艺术品更具备收藏价值!如果你能带出去,卖出天价也不出意外。”

    江海老爷子轻声解释着,顺手把这青铜枣子丢给了虫子哥。

    “这东西可是有两三斤重,外面那一层绿铜锈,才是最值钱的东西!你可要想好了……你要让谁来背着这么多沉重的东西!”

    虫子哥张了张嘴巴,表情变得有些沉重。

    无可否认这秦汉时期的青铜制品,绝对是值钱的好东西,可是……也要人背得动才行啊!

    “这条道很深,似乎没有到尽头!咱们加快些步伐,尽早的从这里走出去。,否则一到了夜晚,谁知道又会出现什么怪事!”

    紫金道人对这些铜铁之物向来没什么兴趣,更关心怎样更快的离开这儿。

    “是啊……咱们之前遇到了种种麻烦,基本都是在夜间发生的!现在我们应该抓紧机会赶紧离开这,一旦再遇到了什么麻烦,那可就不是那么好离开的了!”费先生也提醒着!

    几人没有再迟疑下去,虫子哥让手下尽量收集这些好东西,江海老爷子笑而不语,青铜凿子虽然值钱,可是眼下一位帝王的陵墓就在眼前。这些东西又能价值几何?任由虫子哥去抢吧,反正他所求的也不是这些。

    终于,众人沿着通道,迅速的向前前进,终于不再是处处充满了阴森恐惧的坑坑洼洼,开始有一些特别的建筑出现了!

    首先是一些非常漂亮的石雕,看起来颇为的精美。紧接着前面就出现了一扇高大的灰白色石门!

    一见到如此辉煌的古代物件,众人走的已经有些心浮气躁的神态,纷纷为之振奋起来。

    尤其是虫子哥,哈哈大笑着,一马当先的冲到了门前。

    这座石门很高,占据了整个山洞的顶端到尾部,上面雕琢着非常华丽的纹路,很难想象,在这样的地方,处处看起来凋敝荒废,设立了如此辉煌的一道石门。这很可能就是通往那位帝王陵墓的一条路线。

    虫子哥拉着两个手下,马上就去推门,使出了吃奶的劲,这白玉大门竟然动都不动。

    江海老爷子,来到了门口仔细打量了一会儿,伸手扣在了右侧的一个圆球上,这个圆球位于雕刻中,。一个瑞兽的口里。

    被江海老爷子轻轻向下一按,只听见咔咔嚓嚓的声音发出,整座石门背后仿佛产生了某种碎裂一样,那是机关在进行运转。

    短短五六秒的功夫,石门不必用力去推,便已经悄悄的开启了一道缝隙。

    虫子哥等人急不可耐,,用上去用力推门,一大片空旷的房间,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这显然是一座坟墓一样的结构,,山洞被掏空一般,周围的墙壁上雕琢着很多华丽的花纹。

    而在整个山洞的正中间,平整的石头地面的延伸处,一座巨大的棺材停在那儿。

    这个巨大的棺材,足有五六米之长,拦在那里,活生生像是一座城墙一样。

    而且在这个棺材的棺椁上,进行了非常精美的艺术创作,两条巨大的青蛇包围着整个棺材,似乎像保护着棺材里的人一样,这两条巨蟒一样的家伙,看起来真的是太传神了。

    尤其是那双眼睛,更是镶嵌着绿宝石,有普通人拳头那么大,一眼望上去栩栩如生,活生生像是有怪兽住在这儿一样。

    使得刚刚进门的几个人,都为之吓了一跳,但紧接着仔细一打量,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天哪,这是何等宏伟的神迹!在那个年代人们竟然建设出如此辉煌的雕刻石窟,我敢保证……这地方的所有雕刻能被外界的人得知,将会使得整个世界的艺术高度,都有可能进行提升。”

    费先生说着文绉绉的话,表达着对于这些花纹和雕刻的认同。

    “各位,你们是来这干什么的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管!但是我们可不一样!”

    虫子哥转过头对大家说:“你们是来考察的,但我们可是来寻找真相的!顺便赚点手工费,所以这棺材我们将会打开!看看里面究竟有什么,我想你们不会反对的吧?”
 

把同事老婆办了怎么面对同事 老公朋友的真大

    虫子哥面带微笑,看起来很好说话。

    但却没人对他假以辞色。

    费先生一言不发,原本他是研究所的人,是绝不会认同虫子哥的作为的。

    可现在他已经脱离了队伍,而且在幻境中经历的一切,让他再一次梦回与师傅共同在墓穴中穿梭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