刮伦小说500目录 父母儿女一家狂TX

佳句
当然,叶凡知道师父这是在替他高兴,也是为收了这么一个好徒弟而自豪。

    “那么请问师父,您有好的中医诊所推荐吗?”叶凡问。

    在当今华夏,要想当一名纯粹的中医,在那些大医院里肯定是不行的,总是会受到一些琐事困扰。

    比如没完没了的三基考试还有各种各样的会议,以及永远都写不好的病历。

    张柏礼从医数十年,自然对此深有体会。

    叶凡满怀期待地看着师父,满以为他一定是给自己想到了好去处,所以刚刚才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通。

    却不料张柏礼摇了摇头说:“没有。”

    “啊……”叶凡被整懵了。

    张柏礼微微一笑:“别急呀,为师还没说完呢。江州的中医界我认识的人也不算少,即便你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大夫,想要找个中医诊所上班,就凭我这张老脸并不难。问题是,现在你有这么大的本事,随便找家小诊所未免也太屈才了。”

    叶凡还是有些不明白,只要问道:“那师父您的意思是?”

    张柏礼又是微微一笑,清了清嗓子道:“咳咳,好了,我就不再卖关子啦。我觉得你完全可以自己开一家中医诊所,不用受制于任何人,这样岂不更好?”

    叶凡听了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其实一开始也不是没有想过自己开诊所。

    但是其一没有资金,自己目前可是负债人,还欠着伟哥整整五千元钱呢。

    而且就算师父可以帮忙想办法筹措到开诊所的钱,还有一个条件自己不具备。

    那就是按照华夏前两年颁布的《中医诊所备案管理暂行办法》,中医备案制诊所除了硬件即满足场地要求之外,还要求至少有一个三年以上的中医执业医师。

    而叶凡他获得中医资格证书的时间不过半年多,根本不符合条件。

    叶凡心想,师父应该是单单知道现在国家大大放宽了开办中医诊所的条件,却没有仔细研究过具体条款吧。

    于是说道:“师父的想法好是好,只不过没有钱根本办不了。”

    张柏礼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微笑道:“这个你放心,我来解决。如今不比以往了,国家也开始大力支持开办私人中医诊所,所以对诊所面积要求不高。我大概估算了一下,前期准备个十万八万的差不多就能开起来。”

    叶凡不忍当面给师父泼冷水,只好含糊其词道:“行,开一家中医诊所毕竟不简单,我们慢慢准备。”

    没想到张柏礼老脸一横,有点不悦道:“这事怎么能慢,当然是趁热打铁了。开诊所的地方我都想好了,就在我们小区前沿街的店面。这里靠近市 区,交通便利,病人来了也比较好找。”

    稍顿了顿,张柏礼又补充道:“其实为师我也有点私心,那就是离我住的地方近,也能照顾到小区的邻居们,你觉得如何?”

    看来师父清醒后就已经在盘算此事,叶凡知道再不把情况说明已经不行了,否则的话,师父极有可能会自作主张,先借钱把店面给租下来。

    那样的话,问题就严重了。

    想到这里,叶凡连忙说道:“师父您的计划都很好,只不过就算钱和场所的事能够解决,还差一个人。”

    “差人?差什么人?缺个收费的吗?这个就让你的女朋友干不就行了嘛,招个不知根不知底的来收银还未必靠得住。”

    “不是的,师父您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开办中医诊所,还需要一个有三年以上的中医执业医师,可是我去年才刚刚考的中医资格证。”

    张柏礼这下总算明白过来,原来叶凡担心的是这个。

    只见他哈哈一笑:“我就说呢,怎么你这孩子说话吞吞吐吐的,这个我也早就想好啦,用我的证拿来注册备案不就行了嘛。”

    “您的?可是您的证不是还注册在市中医院吗?据我了解,这个中医诊所备案制的医生必须是全职的,不到一年您就正常退休了,这个时候辞职绝对不行。”

    叶凡心里虽然感激师父为了自己可以做出巨大牺牲,但是,师父他老人家还得靠着那点退休金生活呢。

    如果贸然辞职,真不知道养老金会缩水到何种程度。

    虽然说,自己开办中医诊所,完全有信心和能力把它经营好。但是,开诊所当中医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赚钱,这绝对不是一门生意。

    相信师父他老人家也一定是这样想的。

    如此一来,哪怕每天看诊病人再多,也不可能有很多的盈利。

    短时间内,只怕连前期投入的资金都赚不回,还谈什么拿钱去补贴师父的家用呢。

    师父师母平素节俭惯了,日常花费自然不大,可是还有一个在读研究生的女儿张丹妮呢。

    就不说大城市里每月生活用度了,单算每年的学费和住宿费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嗨!你想多了!我倒想辞职来着,可是陆院长他不给我这个机会呀。”

    “师父,这又是怎么回事?”叶凡又懵逼了。

    “你也知道,为师我明年就要退休了,结果谁知道在这节骨眼上得了卒中。虽然命是保住了,但从此神志不清,言话不利,更不能下地走路。而且在医院做康复治疗两个来月,进展缓慢,康复的希望微乎其微。”

    稍顿了顿,张柏礼又接着道:“你说就我这样一个废人,还能指望再站起来回到工作岗位上去吗?所以呢,上个月的时候,陆院长就替我办理了病退手续。”

    “病退?不对吧,如果没记错的话,病退和正常退休领取的退休金是不一样的,陆泽怎么就自作主张给办了呢?谁给他的权力?”叶凡忿忿不平道。

    “陆院长当然有这个权力,别忘了,他可是医院的一把手。”张柏礼无奈道,“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是正常退休,退休金也不高,所以是不是病退也差不了多了。”

    “我看这个陆泽就是故意针对您的,想当初,他还拍着胸脯说会恢复您科主任的退休待遇……”叶凡一时气急,竟然不小心说漏了嘴。

    当初陆泽以替老主任张柏礼讨回公道为诱饵,怂恿叶凡替他卖命,最终得偿所愿,扳倒了南院长。

    此事,一直都是秘密进行的。

    直到叶凡被陆泽以莫须有的“罪名”开除出中医院,他也没有向别人透露过半个字。

    至于一向正直刚烈的师父张柏礼,更是只字未提。

    因为叶凡知道,以师父的秉性,绝对不允许自己为了替他讨回公道,拿到本该属于他的科主任级别退休金而只身犯险!

    后来的情况就是,事办成了,无耻的陆泽却变卦了。

    不仅师父的应有待遇没要到,自己还会医院开除了。

    这正应了那句歇后语:傻大个儿捞鱼,没抓着,倒落一身腥!

    叶凡不由得暗嘲:自己可不就是那个傻大个儿嘛!

    不过,时至今日,他早已今非昔比。

    虽然心中谨记远离垃圾人的忠告,但是唯有一点,从今往后,陆泽这个垃圾不要招惹自己倒还罢了,如果仍敢来犯,绝对新仇旧恨一起算!

    一定要让他悔不当初!

    老主任张柏礼似乎听出一些端倪,问道:“陆院长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反正事情又没办成,叶凡现在自然更加不可能告诉他,自己曾经帮着陆泽一起参与揭发扳倒南院长的事。

    于是搪塞道:“噢,我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听他跟原来的护士长说的。”

    之所以把原来的护士长拉出来当盾牌,是因为叶凡知道老护长在南院长倒台后,也受到牵连,被撤职了,从此与医院再玩瓜葛,师父就算想去求证也不方便。

    虽然叶凡也知道这种可能性极小,但他还是想把这个善意的谎言撒得圆满一些。

    张柏礼显然不疑有他,冷哼了一声,微怒道:“这个陆泽就喜欢玩虚的,笼络人心。他这样说就是告诉那些老职工,他是个念旧的人,而且会替大家主持公道。如此这般,其实就是为了给他自己能当上院长拉拉票。”

    这是叶凡第一次听他没有称呼陆泽为陆院长,而是直呼其名。

    显而易见,师父他对于退休待遇的事还是难以释怀。

    这也难怪,这本就是他应得的,却被人生生地给剥夺了,又不是得道高僧,任谁也无法坦然接受。

    也不对,哪怕是六根清净的高僧,碰到不公平之事,只怕有时也难免落俗。

    “确定是这样,陆泽这个人太卑鄙了,总是人前一套,人后一套,虚伪得不得了!”叶凡也感慨道。

    “行啦,别说他了。”张柏礼平复了一下心情,接着问叶凡,“开诊所的场地,前期资金,以及注册的医生证书都齐全了。现在得给诊所想个好名字了,你有什么提议没?”

    说起诊所的名字,叶凡的脑海里立马闪过几个字:天道中医诊所。

    也就是在许州的时候,他工作过的那个小诊所。叶凡搀扶着师父回到家中,师母已经站在门口。

    看情形,她应该站在那里守侯多时了。

    这也难怪,盼了多久才把老伴盼回家来,不激动才怪。

    俗话说,老来伴老来伴,这话一点都不假。

    虽然说老夫老妻几十年,似乎爱情早就转化为亲情了。

    但是,这种经受住时间考验的夫妻感情才是最真挚,也最牢靠的!

    叶凡不由得心念一动,想象着若干年后,头发已花白的胡敏凤也如这般守在门边眼巴巴地等着自己回家。

    那得是怎么一幅幸福和美好的画面呀!

    然后,师父张柏礼似乎并不领情,厉色道:“你没事忤在那里干嘛?晚饭不知道去准备吗?”

    “晚饭?现在不是才三点多嘛,我想着再等一会儿再做饭的。”师母小声地辩解道。

    心情其实蛮委屈的,这老头子今天也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专门给自己挑刺。

    可是,一方面,当着外人的面,又敢怒而不敢言,另一方面,他毕竟刚刚大病初愈,也不能令他不痛快。

    “那是平时,叶凡这孩子陪着我们折腾了半天,能不饿吗?别说是他一个年轻人消化快了,就是我也早就饿得肚子咕咕叫了。”张柏礼阴沉着脸说道。

    “好,好,好,是我不对,考虑不周全,马上就去做饭。”师母连忙服软,转而对着叶凡说,“孩子,你陪着老头子在客厅沙发上先坐会儿,茶几上有水果,先吃点垫垫肚子,饭菜马上就好。”

    “我……”叶凡刚想说自己根本一点儿都不饿,突然想到师父说的,他自己早就饿了,只好转言道,“那就辛苦师母了!”

    “这孩子,看你说的,今天要不是你,老头子不知道还要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多久呢,你可是我们全家的大恩人呐!”师母动情地说道。

    “别别别!”叶凡连忙摆了摆手,差赧道,“师母您以后千万别这么说了,真是折煞我了,我是师父的徒弟,尽己所能也一份力,是天经地义的事。更何况,如果没有师父,我也学不到这些本事。”

    “好,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老头子看人的眼光果然还挺准!”师母顿了顿,突然轻叹了口气道,“唉!如果我们的儿子能赶得上你一半孝顺就好了。”

    “师母,其实师兄肯定也时时牵挂着师父的,只是有时为生活所迫,身不由己罢了。还有,我说过,现在我回来了。你们就把我当成自己的儿子吧,我来替师兄守在二老身边尽孝道。”叶凡说到最后一句时,声音铿锵有力。

    师母没有再说话,只是连着点了点头,眼睛似乎有些湿润。

    紧接着,转过身进厨房忙活去了。

    叶凡扶着师父慢慢坐到客厅的沙发上。

    “师父,您想吃点什么水果?”

    “先不用了,叶凡,我来问问你几句话,你得如实回答我。”张柏礼一脸严肃地说。

    叶凡心下一沉,暗道:莫非师父觉察到什么了?

    难道说他也看出自己在使用鬼门十三针的时候,同时运用的道家内功?

    如果他一旦问起,到底该不该如实相告呢?

    按理说,师父比天大,在他老人家面前容不得半句谎言。

    可是,长桑君那边还是祖师爷呢,未经他的允许,冒然透露道医门的秘密,这合适吗?

    想到这里,叶凡不由得左右为难。

    张柏礼显然看出叶凡脸色有些不对,连忙宽慰道:“别紧张,我也就是想随便问问,如果你愿意说呢,就说,如果觉得不方便透露,不说也没关系,为师我肯定不会怪你。”

    “我……”多么善解人意的好师父呀,叶凡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内心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叶凡终于下定决心,只要师父问起,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如果到时祖师爷长桑君怪罪下来,大不了一顿责骂。

    相信他也不会过于为难自己的,毕竟,按照他的说法,自己可是他升仙的最后希望。

    一念至此,心里顿时豁然开朗。

    叶凡脸上重新露出真诚的微笑,对着张柏礼道:“师父,您请问吧。”

    “咳,咳,”张柏礼清了清嗓子,缓缓道,“是这样的,我是想问你这次从许州回到江州,是有什么打算吗?我想你应该不知道为师生病的事,因为我特别交待过你师母,不让她打电话告诉你。我知道你一个人在外面也挺不容易的,不想你为我的病分心。”

    叶凡心头一热,暗道:师父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仍然念着自己,还不想给自己添麻烦。

    却哪能知道叶凡的手机还没走出许州火车站的时候就被“三只手”偷去了,此后也一直没有买过手机。

    由于电话号码只存储在手机电话本里,包括师父在内的所有号码都丢失了。

    以至于,过了这么长时候,从来都没有给师父打过一次电话。

    如果,手机还在的话,早就应该得知师父生病中风的消息了!

    唉,都怪自己不小心,作为师父唯一的徒弟,真是太不孝了!

    当然了,其实也不能完全怪他,毕竟他的那个手机太旧太不值钱了,怎么也没料到能被小偷盯上。

    不过,话又说回来。

    即便叶凡知道了师父卒中的消息,他又能做什么呢?

    一开始穷困潦倒自身难保自不必说,后来入赘到吴府,更是连人身自由都没了。

    还好,如今误打误撞,跟着胡敏凤一同逃回到江州,这才有机会给师父尽点孝心。

    其实,叶凡也能猜想得到,无论是师父还是师母肯定有想过,之所以这么长时间了从来都没有打电话给他们,应该是在外生活混得不如意。

    既然如此,告诉他只无济于事,只能是徒增他的烦恼而已。

    只是,他们肯定没想到,叶凡主要是因为手机被偷记不得手机号所以才没主动联系。

    他们更加万万想不到,这几个月的时候里,叶凡经历了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际遇。

    想到这里,叶凡含着眼泪道:“很抱歉,我对师父您的关心太少了,让您白白受了这么多的苦。”

    “傻孩子,这怎么能怪你呢?”张柏礼慈爱地看着他,温情道,“你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我这个病本就是突发的,是偶然,谁也不能预料得到,千万不要自责。否则的话,为师倒要心中不安了。”

    叶凡对于师父的宽厚仁慈深为感动,他不是一个会耍嘴皮子的人,此时此刻,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为妥,只好使劲地点了点头。

    “对了,孩子,你还没告诉为师回到江州,今后有什么打算呢?”张柏礼继续回到先前的话题上来。

    打算?

    叶凡心里盘算着,当初跟着爱人胡敏凤回来,就是希望在这里当个医生,安个家,一起过简单而幸福的日子。

    只是,碍于自己曾被江州市中医院开除,业内“名声”不好!

    担心找份专业对口的工作会十分艰难,才想着来麻烦师父他老人家出面帮帮忙的。

    没想到的是,这短短半天时间里,竟然经历了这么些跌宕起伏的场面。

    陆泽倒是向他抛出了橄榄枝,甚至还跪求自己回到江州市中医院上班,并且承诺想要什么职务都可以商量。

    不过,俗话说得好,好马不吃回头草!

    叶凡是不可能接受重新回到原来工作单位的。

    更何况,陆泽是个两面三刀的无耻之辈,其狼子野心世人皆知,叶凡可不想再在他的手下听从差遣。

    那样的话,与助纣为虐又有何异?

    想到这里,叶凡有些难为情道:“不瞒师父您说,今天来找您本是想着求您帮忙推荐一份工作的。毕竟我曾经被市中医院开除过,不明真相的人会觉得我这人缺少最起码的职业操守,做人不诚信,从而不肯录用我当临床中医师。”

    “哈哈哈。”张柏礼突然大笑道,“你这个孩子呀,有时候真不知道该说你聪明呢,还是说你笨。”

    叶凡被师父爽朗的笑声搞得一头雾水,双眼茫然地看着张柏礼,等待下文。

    “你这里典型的捧着金饭碗要饭呐!”张柏礼顿了顿,接着道,“也难怪,你本就涉世未深。你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医小大夫,那一纸开除的处分的确会对你在江州找工作有所影响。可问题是你现在今日不同往昔了,自从学好了道医神书《仙授秘方》之后,你已经身怀绝世神针医术。”

    张柏礼越说越起劲,口沫飞溅继续说道:“我身患严重的中风后遗症,瘫痪在床两个多月,神志不清,说话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半侧肢体连感觉都没有,更别说活动了。就这样,你都能手到病除,一次针灸就治愈了!其它一些常见的小病小痛,又岂在话下?”

    “你没看见吗?当初千万百计诬陷你,要把你开除的陆院长,得知你有如此神针绝技,竟然跪下来求你回院工作了。你现在还认识,在江州找一份中医临床的工作算是个事吗?只要你当着他们的面小露一手,他们还不眼巴巴的象对待神医一样供着你!”

    张柏礼滔滔不绝地说着,终于把自己的观点和盘托出了。

刮伦小说500目录  父母儿女一家狂TX

    一起相处近两年的时间,叶凡还从未听师父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话。

    记忆中,张柏礼平时话很少,只是在看诊的时候询问患者病情时才说得比较多而已。

    今天这是怎么了?

    竟然这么激动?

    话匣子一打开就像是泄了洪的闸门一般,连绵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