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姐姐脱身全衣服 女生上学发现自己忘穿衣服了

佳句
酷宝不见了!

    寒墨池几乎把餐厅整个翻了过来,却都没有发现他的踪影。

    他去了哪里?

    林伊然拨打了无数遍他的电话手表,可结果都无法接通。

    这顿“团圆饭”已经没办法吃了。

    林伊然如坐针毡般来回踱步。

    “酷宝他会不会出事?这都两个小时了,我们报警吧?”

    寒墨池冷静地安慰道:

    “你先不要慌,我派车送你们母子先回去,我亲自去找儿子……”

    他亲自将母子三人送上车,才回去餐厅重新调看监控。

    通过严密的监控排查才发现,酷宝是在洗手间门口被人迷晕了带出去的。

    “是谁会这么大胆?”泰华怒问。

    寒墨池深邃的寒眸中陡然划过一抹复杂的暗芒。

    “这不是和尚头顶的虱子,明摆着吗?

    除了徐光赫,还能有谁?”

    “那这件事要不要告诉老板娘?”

    “先不要告诉她,免得她担心。”

    “可这不正是向她证明徐光赫阴险歹毒的机会吗?”

    “一个推断又能证明什么?抓他现形再说……”

    酷宝被两个神秘的绑匪带到了一栋烂尾楼。

    迷药失效后,他渐渐恢复了意识。

    清冷的月色洒在了冰冷的水泥地上。

    他在十几层高的楼板上醒来,旁边两个绑匪正在吃东西。

    “是你们绑架了我吗?”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露出了轻蔑的讽笑 。

    “哟,这小东西醒了。”

    酷宝冷静地看着两个油痞的绑匪,丝毫没有觉得害怕。

    “你们打算向我爹地要多少钱?”

    两个男人见他居然一点也没紧张,倒是颇感意外。

    干脆想逗弄他一番。

    “你老子那么有钱,怎么也得要个几千万吧?”

    酷宝一听,当即鄙视道:

    “你们也太没出息了,既然绑架就该干票大的吧!”

    语出惊人的酷宝让两个男人瞬间傻了眼。

    “这小子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要是我,就要十个亿,反正罪名都一样。”

    酷宝小脸一仰,悠悠地自说自话起来。

    “哟,小子你挺懂行啊?就是有点败家。”

    “十个亿而已,对我爹地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你们知道他有多少钱吗?”

    酷宝忽然故作神秘地问。

    谁都知道寒墨池有钱,但具体有多少钱谁知道呢?

    他这个亲儿子的话题,瞬间便引起了两名绑匪的兴趣。

    “你老子有多少钱,你能知道?”

    “你们想知道?我可以进他公司的网络金融账号查给你们看哦。”

    两名绑匪看他那认真又傲娇的小模样。

    不禁在心中暗讽,这有钱人家的孩子,该不是被养傻了吧?

    “那你给我们看看,让我们开开眼界?”

    “没问题,电脑给我……”

    寒墨池在赶回洋楼的路上,就接到了一个隐匿号码来电。

    “寒墨池,拿三百亿来换你儿子的命吧!”

    手机那头的男人声音低沉而狠厉。

    寒墨池迟疑了两秒,冷静地问:

    “徐光赫在旁边吧?让他亲自跟我谈。”

    手机那头陡然沉寂了片刻。

    陌生男人的声音再度响起:

    “不要叉开话题,如果两天内没有将资金转入指定账户。

    你儿子的尸体就将被送到你府上……”

    回到洋楼等消息的林伊然正感觉如坐针毡,就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手机一接通,雪娜的声音便在耳畔响起。

    “林伊然,我刚在路边遇到你儿子了,你过来把他接回去吧!”

    林伊然乍喜之下,热泪盈眶。

    “真的吗?太好了,我马上过去……”

    挂断雪娜的电话,她立刻拨打了寒墨池的手机,可却被告知在通话中。

    她没有想太多,决定独自开车前去接人。

    另一边的寒墨池挂断绑匪的通话就开始部署接下来的侦破行动。

    “老板,小少爷不会有事吧?”

    泰华可没寒墨池沉得住气。

    寒墨池看似平静的目光,实则暗流汹涌。

    “既然他们的目标是钱,那昊泽就不会有事。”

    他话音刚落,公司网络信息安全部门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老板,刚才公司网络又遭遇了黑客袭击。”

    寒墨池剑眉紧蹙。

    “有损失吗?”

    “没有,奇怪的是对方只是在不断骚扰,似乎有意引起我们的注意。”

    寒墨池一听,紧锁的剑眉陡然舒展,深沉的墨瞳倏然划过一抹亮光。

    “马上通过技术手段,侦查对方IP地址,找到对方的详细信息以及所在地。”

    泰华见他忽然像打了鸡血似的,精神焕发,不禁面露疑惑。

    “老板?你怎么了?”

    寒墨池展颜一笑。

    “是昊泽,他在透露他的位置……”

    林伊然按照雪娜的指示,驾车来到了岐海大桥。

    晚上这座壮观的桥梁上霓虹闪烁,好在由于临近午夜,所以车流较小。

    她放慢车速集中精神在一侧的人行道上,仔细搜索雪娜和酷宝的踪影。

    车子缓缓行驶到了大桥中央,却始终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

    她拿起身旁的手机,想要再次确定他们的位置。

    可就在此时,对向一辆疾驰而来的重型货车忽然方向偏移,直直朝她的车冲了过去。

    “啊——”

    当她发现危险逼近时,已经来不及逃离。

    只能依靠本能将方向盘往边上一转,试图避开货车的冲撞。

    可灾难已经无法避免,货车的巨大冲击力碰撞到她车头的一瞬间。

    只听“砰——轰——”

    一声巨响伴随着剧烈的振动,她的车子瞬间失控。

    安全气囊弹出的瞬间,她便失去了知觉。

    车子在接连翻转两圈后,撞开了大桥护栏,直接冲入了桥下……

    寒墨池通过网络技术手段,成功锁定了酷宝的位置。

    当绑匪们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着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孩,破解着复杂的程序代码时。

    一群训练有素的保镖已经悄然潜入了烂尾楼。

    楼下负责通风报信的绑匪还在打瞌睡,就被突然闯入的保镖一举控制。

抖音小姐姐脱身全衣服 女生上学发现自己忘穿衣服了

    寒墨池带人潜入酷宝被困的楼层,一上楼就和两秒绑匪来了个正面相撞。

    绑匪见有人闯入,伸手就要拔枪。

    却被寒墨池和泰华各自甩出的一柄匕首,正中要害。

    “爹地……”

    酷宝看着两名绑匪应声倒地,激动地朝寒墨池飞奔而去。

    “昊泽,干得不错,不愧是我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