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厨房春潮他含她的乳 小婕子的第一次好紧

文榜
“曾局长,查出来了,他的药材都有股霉味,还有药材发霉了。”熊林说着,就将手里一块发霉的药材装进了透明袋子里。

    看着这发霉的药材,曾鹏一脸意外,旋即想到了什么,赞赏的看了熊林一眼。

    熊林也是嘴角一翘,这发霉的药材本就是他事先准备的,就是为了防备意外。

    见状,云风面色不变,似乎早有预料。

    “很好。”寒成杰也是一脸阴沉,他也不傻,一眼就能看出这是熊林早就准备好的,就为了陷害云风。

    “将他带走,售卖劣质药材,扣押回去接受调查!”曾鹏嘴角一翘,挥了挥手就有几人冲进来扣押了云风。

    云风也没反抗,只是静静的看着曾鹏。

    寒成杰眉头微皱,沉声说道:我和你们一起调查。”

    他怕曾鹏给云风使绊子,想要亲自经手。

    然而曾鹏却不给他这个机会,微微一笑,“寒局长,还是不必了吧,避嫌。”

    “寒叔,别担心,没事。”云风微微一笑,给了寒成杰一个放心的眼神。

    听到这话,曾鹏眼中闪过一抹冷笑,挥了挥手,就将云风押上了车。

    “师父!”

    南庆急了,想要冲去,却被寒成杰拦了下来。

    “放心,你师父不会出事。”

    寒成杰声音听不见丝毫的波动,但他的眼神却透着坚定。

    旋即转身就离开了济世堂。

    曾鹏没走,而是指挥着人将济世堂给封了起来。

    车上,云风被两人死死的扣着,动弹不得。

    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景色,云风眼神一凝。

    去卫生局的路他也走过好几遍了,可眼前这条路,根本就不是去卫生局的路。

    “这不是去卫生局的路,你们要带我去哪?”云风沉声问道。

    闻言,副驾驶位上的一名男子咧嘴一笑,扭过头来,冷冷道:“废话这么多,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云风没在说话,而车窗外的环境也越来越荒凉,云风惊讶的发现,竟然在向着山上驶去。

    不一会儿,车子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云风被押了下来,惊讶的发现这里竟然是一处废弃的工厂。

    坐下。

    其中一名男子冷漠的将云风按着坐在一把椅子上,旋即用绳子将云风绑了起来。

    云风眉头一皱,脸上带着一丝冷意,“这是什么意思?”

    “嘿嘿,什么意思?这时,副驾驶上的男子走了下来,狞笑道:“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现在就是付出代价的时候。”

    说着,男子掏出一把小刀,闪烁着明晃晃的白光。

    云风心中一沉,他本以为有人在针对他,但现在看来,对方似

    乎是想要他的命。

    面色不变,云风盯着男子问道:能说说是谁吩咐你的吗?

    男子扭了扭头脖子,脸上出现一抹凶光,残忍的笑道:“自己去问阎王爷吧!”

    说着,手中的小刀就猛的朝云风捅了过来。

    云风眼神一凝,右脚一抬,直接将扑来的男子踹翻。

    “靠!”男子从地上爬起来,一脸的怒意,大吼道:“特么的,你们把他给我按着!”

    另外两名男子顿时上前,将云风死死的按了起来。

    持刀男子狞笑一声,小刀在手上甩了甩,满脸的残忍,慢悠悠的向着云风走了过来。

    看着对方眼中的凶光,云风眉头一皱,对方这样子,很明显是见过血的,以前估计杀了好几人了。

    云风眼神一冷,体内真气突然在身体之内涌动起来,然后手臂猛的一震。

    啪啦!

    绑住他的绳子顿时断裂开来,按住他的两人也是被震的连连后

    退。

    这一幕,惊的持刀男子顿时停住了脚步,一脸的难以置信。

    “他娘的,小子还有点本事啊。”震惊了片刻,他就重新镇定下

    来,晃动着手中的小刀,并不惧怕。

    另外两名男子也是围了过来,手中也是拿着一把小刀。

    “嘿嘿,小子,看在你本事不俗的份上,老子就破例告诉你我们的身份。”持刀男子突然咧嘴一笑,“记住了,我们任兄弟是血手狂徒!”

    “记住了,免得去了阴曹地府不知道是谁送你去的。”

    其余两名男子也是满脸狞笑,急着就齐齐攻击了过来。

    云风面色不变,体内真气涌动,脚步一退一进之间就躲开了三人刺来的刀刃。

    持刀男子眉头一皱,冷笑一声,“小子有点东西。”

    伴随着话音,三人再次攻击了过来。

    云风眼神一冷,手掌突然一旋,猛的一掌拍了出去。

    啊。”

    其中一名男子顿时被击中,倒跌出去。

    接着手臂一提一垂之间再次出招,将持刀男子两人也打飞出去。

    “呃...•咳咳。

    持刀男子艰难的站起身来,剧烈的咳嗽着。

    “你...你怎么会这么厉害?!”持刀男子面色难看,知道这次是踢到铁板上了。

    心中也是暗暗恼火,曾鹏委托他们时,说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生,没什么威胁。

    他这时只想按着曾鹏的头大骂,这特么叫没什么威胁?都特么秒杀他们了还没什么威胁?

    云风不理会对方的询问,脚掌发力,身体直接窜了出去。

    他传承内有着武技,自从他突破到天命境之后,就找时间修习了几门,现在便派上了用场。

    看着快速冲来的云风,持刀男子瞳孔巨缩,但身体还未做出反应,一个拳头就猛的轰在了他的肚子上。

    “呃啊!”

    持刀男子眼睛一凸,身体弓在了一起,满脸的痛苦。

    “饶…饶命。

    双腿一屈,持刀男子直接跪了下来,连连求饶。

    “说,是谁派你来的?”

    云风面色表情,声音却冰冷无比。

    “曾…曾鹏。”持刀男子连忙回答。

    眉头一皱,云风有些不解,自己和曾鹏可没什么过节啊?

    “你确定?”云风看着持刀男子眼睛微眯的说道。

    持刀男子连忙点头,肯定道:确定,确定,就是曾鹏派我们来

    的,他给了我们十万,让我们杀了你。”

    说着,连忙就怀中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云风,“这…这就是银行卡。”

    接过银行卡,云风着实意外,居然真是他。”

    就在云风分心之时,跪在地上的持刀男子眼中凶光一闪,从背后抽出一把小刀就向着云风喉咙捅了过去。“万老,改夭再聊,改天再聊。”云风苦笑着说了一句。

    刚开始的时候,两人还你一句我一句,相谈甚欢,但说到后面,基本都是他自己在说了,整整说了两三个小时。

    “好吧。”万松意犹未尽,他刚刚听到后面,早就听的十分的入迷,各种医术新的大门向他打开,让他尽兴不已。

    叮......

    这时,云风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云风拿起一看,发现是南庆打来的。

    “怎么了?”接通电话,云风有些疑惑。

    这个点,南庆他们应该休息了啊,怎么会打电话来的?

    话音未落,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南庆略带惊慌的声音,师父,不好了,不好了,医馆出事了。”

    “出事?怎么回事?”眉头一皱,云风心中暗自疑惑,济世堂已经在京都站稳脚跟了,怎么会出事的?

    “卫生局来人了,说我们的医馆不符合规定,要查封。”南庆急忙说道。

    “别急,我这就过来。”云风眉头微皱,说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一旁的寒成杰也听到了电话内的声音,脸上的笑意消失,冷声道:“卫生局要查封医馆?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他心中有些生气,当初云风的证件是他给办的,毕竟云风医术摆在哪,现在卫生局居然跑去查封,到底是安的什么心?

    “老头子也去看看。万松站起身来,轻声说了一句。

    如此医术卓越的年轻人,开的医馆自然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他倒想看看是什么原因查封医馆。

    云风也不阻止,点了点头,就快步走出了房门。

    —路上寒成杰车开的飞快,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济世堂门口。

    刚一下车,果然看见五六个穿着卫生局制服的男子站在济世堂内,和南庆爷孙对峙着。

    “你们别妨碍公务,我们接到举报,济世堂贩卖假药,我们前来检查。”其中一个似乎是领头的眼镜男子,仰着脖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南庆拦在门口,怎么也不让几人检查,大声的喊道:“不行,等我师父回来再说。”

    “让开,再不让开,我就以妨碍公务的罪名将你逮捕!”

    “对,赶紧让开!”

    “别妨碍我们办事!”

    几名随从也是冷声喝道,大有上前动手将南庆扣下的举动。

    看着对方似乎有动手的趋势,南淳面色沉着,将南庆挡在了身后。

    他如今修炼的炼体武技,身体力量早已远超从前,眼前这几名男子,他根本不惧。

    “你们谁是老板啊,把证件拿出来。”

    眼镜男子挥了挥手,十分的不耐烦。

    “我就是老板,你们要看证件是吧?”这时,云风走了过来,身

    后跟着万松。

    至于寒成杰,他没有第一时间现身,而是留在了车里,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就是老板?没废话了,赶紧把证件拿出来,我们接到举报,济世堂涉嫌使用假药,我们奉命来调查。”

    眼镜男子斜着眼打量了云风一眼,摸了摸自己有些秃顶的脑袋,语气不屑道。

    “师父。”南庆感觉走到了云风身边。

    云风脸色平静,拍了拍南庆的肩膀示意他别担心,接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堆的证件,递到了眼镜男子手中。

    随意的翻看了几眼,眼镜男子便将证件随手扔了,淡漠的点点头,“证件齐全。”

    看着掉落在地上的证件,云风脸色一冷,但却没有说话。

    “我们接到的举报是,你济世堂用假药,让我们看看你们的药材。”眼镜男弹了弹指甲,漫不经意的说道。

    “这边。”云风对这些人的突然到访,本来还有些疑惑,但见对方这模样,他明白了,这些人多半是故意找茬了。

    不过他也没发作,反而将对方带到了百子柜之前。

    眼镜男拉开药柜,抓出一把药材闻了闻,就随手给扔在了地上,接着又拉出一个药柜,闻了闻,又将药材给扔在了地上。

    这边的动静本来也吸引来了一些街坊,看着眼镜男的举止,都

    颇有微词。

    “这些人是卫生局的?看着怎么不像啊,一个个的像个土匪一样。

    “对啊,哪有这样检查的?这不是浪费药材嘛。”

    “就是就是,云神医多好的医生,可比某些黑心医院好多了,竟然有人举报?”

    群众的议论声渐渐大了起来,其中一个制服转过身来,眼睛一瞪,恶狠狠的说道:都给老子闭嘴,再多嘴,就以妨碍公务的罪名见你扣押!”

    这话一出,打抱不平的群众顿时一阵噤若寒蝉,根本不敢再开口。

    车内,寒成杰看着这一幕,眼神一冷。

    他自坐上卫生局局长的位置之后,就努力的肃清着局内的风气,可没想到,还是有着蛀虫存在。

    “不用查了,已经确定了,济世堂使用劣质药材!”翻拉着药柜的眼镜男停了下来,拍了拍手掌,淡淡的说道。

    “哦?”云风脸色发冷,声音平静道:“我这药材都是在京都邓家供应的,质量也会出现问题?”

    听到京都邓家,眼镜男脸色没有一丝变化,不屑笑道:京都邓家的药材自然不会有问题,但到了你这里,就可能出现问题了,说不定被你放久了或是受潮了就变质了。”

    说到这里,眼镜男声音一冷,“所以别想用京都邓家来压我!”

    “呵呵,我可没想压你,可你们无缘无故跑来说我济世堂用假药,什么事也得拿出点证据来吧?”云风笑了笑,幽幽说道。

    谁知,眼镜男听到这话,惊讶的看了云风一眼,好笑的说道:“证据?我的话就是证据!”

    言罢,目光戏谑的看向云风,冷笑道:“所以,你还想要什么证据?”

    “呵呵,你这么牛呀?了不得,了不得。”云风拍了拍手掌,一脸佩服。

    闻言,眼镜男仰了仰脖子,高傲道:“那是自然,我的话,就是证据!”

    话音一顿,眼镜男用手指点在了云风胸口,冷冷开口:“所以,我说你济世堂用假药了,你济世堂就是用假药了,你没资格反驳!”

第一章厨房春潮他含她的乳 小婕子的第一次好紧

    啪啪啪!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鼓掌声,旋即寒成杰走了过来,面沉如水。

    “卫生局真是好威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