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你们一个一个来 我们三个人一起搞你

文榜
污染之后,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毛病。

    就是你已经不是你了,神志,思想,以及感受世界的能力,全都消失了。

    被一种癫狂,混乱,神经质给吞噬代替。

    简而言之就是一个危险度极其高的疯子。

    染上了这种病毒的物种,无一例外,全都不可控的陷入到混乱之中。

    国度,星球,最后到了影响到主要系统的地步。

    它蔓延的速度太快了,帝国的人只想着逃跑。

    朝着拥有着隔绝层的星域逃跑。

    是的,某些技术并不是共通的。

    帝国科技的发展是有些畸形的,是偏重于重金属武器与玄幻的肉体争霸的方向的。

    而星域的则是高科技与乌龟一样的硬壳防御的。

    两个人你来我往,颇有些最强的矛对付最强的盾的味道。

    而现在,那个最强的盾,就是帝国最后的救赎。

    他们要进入到星域,他们需要星域的外壳来保护他们。

    他们已经不能生活的区域,没有什么价值了。

    他们也需要新的领土,来让子民们重新过上新生活。

    这就是他们孤注一掷的做法。

    不是想办法去解决这个病毒,或者是防御或者是净化。

    而是想要从平和的邻居这边直接抢夺过胜利的果实。

    啧,还真是不要脸呢!

    这个消息传过来,可是费了不少的劲儿的。

    靠近污染的边界区域,是极其危险的。

    那边的通信不说,就连交通通道都给关闭了。

    想要采集到样本,以及了解到波及的区域。

    就必须要到最近的一个跳跃点中,驾驶一个长途飞行的旅行船,亲自去查探才能完成。

    而在那些污染的区域里,还不知道会诞生什么危险的玩意儿。

    被感染的风险,以及百分之一百会被攻击的可能,让这趟任务充满了未知。

    这还不算是最难的,因为星域的侦查人员只需要小心一点就可以搞定了。

    难就难在,他们怎么回到跳跃点了之后,还不被人发现。

    那边的人对于病毒的研究有些一筹莫展。

    但是对于探查以及搜寻,却是做到了极致。

    只要往星域这边的人这里一扫射,差不多就知道他们装了一些什么。

    被发现的可能性实在是太高了。

    高到,这群人将受灾区域给模拟出来了之后,都不敢用帝国公用的出行设施了。

    他们用了十分隐蔽但是有些耗时间的方式来运送这一次的样本和机密情报。

    很不幸,在临近边境的时候还是被发现了。

    毕竟现在两方面都是战时准备的状态。

    在边境线的防御力量可是比内陆多的多的多。

    他们光是突破封锁线就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了。

    杀出重围之后,就只剩下这一个奄奄一息的人物了。

    这个世界的麦凡对这位英雄已经是十分的仁慈了。

    他等到交接的人来之前就取出来这个情报。

    避免了他长时间一直在这种状态下的痛苦。

    因为这个功劳,麦凡白得了贡献点。

    而星域也清楚了这场战争的缘由。

    拿到了样本的他们可没帝国那么的废物。

    拥有着爱好和平以及稍微有点浪漫血统的高等种族们,在其他方面的发展都是很有些造诣的。

    所以,这个帝国很难搞定的样本,被星域搞定了。

    制作成了疫苗,并开始尝试大规模的生产。

    这种产品的原生态物质,是出自一颗不怎么起眼的凶兽星球。

    好巧不巧的,麦凡知道,这颗星球上凶残的野兽,也就是药品的原材料,正是曾经主角崛起的原因。

    那个天选之子,在这里沐浴过了凶瘦的血液,成为了一个被自然生物改造过的人类。

    从而达到了一个别人无法突破的等级。

    这才能全方位的碾压麦家的其他人,成为世界的强者。

    只不过现在,凶兽的作用再一次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用在了对人类更有用的地方。

    而这个采集点的发现,麦凡也是提供了线索的。

    当时研发这个药物的时候,曾经很笼统的向外界征求过原材料的线索的。

    这个原材料的要求也十分的简单,拥有强大的侵略性与细胞活力的生物物质。

    血液,基因原液,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东西都可以。

    要求是市面上不常见的。

    看到这个,已经接受了近三年F-D级别的军事以及基础科技知识的麦凡,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曾经的主角的奇遇。

    说实话,若是没有那个什么最强反派的执行者的前期的操作的话。

    这个世界的反派原本是打算等到麦凡走了之后,就找到这颗星球,将属于主角的奇遇抢过来的。

    可是等麦凡前面这么一通操作……

    这世界的反派突然发现,原来还有另外一种办法,也可以提高自身。

    是比外力更加安全也是更属于自己的自我修炼。

    在体会到了按部就班的自身修炼了之后。

    傻子才会走捷径自毁根基呢。

    拥有那种适合自己的功法,只需要水磨的功夫就能提高的……

    他为什么会想不开,去找那份儿罪受。

    所以后来他只是将那个星球的坐标点标记了一下,也就没再去管它。

    后来,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将这个坐标交上去了。

    谁想到,一次还就成了。

    那边的科研人员抓到了一只边缘地带的凶兽,抽取了它的血液,研究的结果表明。

    狂躁症对待狂躁症,它会有一个耐药性。

    少量的疫苗可以温和的让生物的细胞得到多次的刺激和锻炼。

    等到那边的大麻烦病毒传过来的时候……

    星域这边的人早就有了抗体。

    这疫苗一研究出来,这边的人就有底气了。

    不怕这病毒的干扰了,消息就大张旗鼓的放出去了。

    反正你们帝国的人不是不地道吗?

    这场战争压根就没想着以和平的方式来解决。

    那谁怕谁啊?那就来吧。

    我方士气如虹,对面的人挑起战争的原因也给说明了,那这边的人可就不怕了。

    在强大的宣传攻势之下,这个消息从边境对峙的军队开始,一直传播到了帝国的纵深地带。

    还处在安全区域内的帝国星球一看,好家伙,他们还什么都不知道呢?麦凡真的要谢谢那个世界的慷慨了。

    所以,原本世界的反派到底是做了什么,让那个世界的世界意志如此的慷慨,并且这么丝滑的就承认了他当世界主角了呢?

    麦凡将这个名字未改,但是内容大变的故事打开了。

    一幕幕熟悉的场景从他的脑海中走过,节点落在了他离开的时候。

    “从这里往下看过去,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麦凡看到他与邢女士聊完天,在旅行星上待了不到一个星期,就被军队召唤回去了。

    是紧急军务,所有人立刻归队。

    这位反派也是个干脆的,带着全家的祝福就返回到了自己的要塞。

    敌人大举进攻了。

    不知道是发了什么疯,就像是不惜国力,也要将边境线推进,将星域灭绝一样。

    这是大多数星域人想不通的地方。

    因为星域是一个庞大的联盟。

    不是说你占领了哪一个地方,星域就不存在了。

    他们是自由的,松散的联盟。

    是因为利益体紧密的团结在一起的成熟的联盟。

    当一个区域受到了攻击之后,全部联盟的成员都会驰援他们。

    他们还有庞大的合力供养的军队,拥有着全联盟最强的战士。

    对方短暂的攻取了某一个区域,并不代表着整个联盟就灭绝了啊。

    哪怕剩下一块星系,联盟依然是联盟,星域依然会存在啊。

    这没有意义,帝国是不是疯了?

    如果他们被打穿,那才是真正的灭亡。

    那些失去了真正的头脑的星系,会瞬间被星域吞并,成为再也凝聚不到一起的松散的组织。

    对方为什么要冒这个危险去做这么不理智的事情呢?

    星域的人觉得搞清楚这个问题才是关键。

    也就在这个时候,远在西部边境的反派麦凡,在星空巡逻的时候捡到一个人。

    这个人奄奄一息,飞船的残骸和他破碎的身躯混合在一起。

    这是一个半机械的改造人。

    而这个改造是官方的。

    麦凡从这个人的身上看到了编号,以及军队的印章。

    无论哪一点,都证明了他官方的身份。

    当然了这些符号隐藏的很深,也很隐蔽。

    若不是他被什么东西给伤害成这个样子,人造的皮肤都被打没了,那些埋藏在血肉底下的秘密也不会被麦凡看到。

    但是这是一种保证,确认了身份之后,麦凡才敢将这个人带回到基地之中。

    只是一开始他也不敢直接将人带到指挥中心。

    要是敌人给他身上装了什么隐蔽的定位,这是故意抛下来的诱饵咋办。

    这样的事情在边境上已经发生过一例了。

    大家对于营救自己人这件事儿,后续的过程都十分的谨慎了。

    麦凡将人带到了荒野星的背面。

    经过这么多年的研究开发,他们基地在这个位置建立了几个小型的储备库。

    弹药,药品,食物,以及所有所需的器械,在这里都有。

    要塞的紧急抢救小组在这里待命。

    而麦凡则是站在病床上,与醒过来的这个破碎的人进行对话。

    “我的时间不多了,我知道的。”

    “不过我很庆幸,在这个时候,遇到了自己人。”

    “我没有辱没了星域所托,也没有给军人丢脸。”

    麦凡点点头,等待着这个人的宣泄。

    就刚才抢救人员给他的反馈,这个人不好救,就算是救回来了,这个人也不能再上战场了。

    “你安心,我会将消息传达给星域机密处的。”

    对方表明了自己的身份,麦凡第一时间就联系那边的人员。

    只是这个躺在病床上的人,却十分的着急。

    “不要缝合我的中枢,那里边有一个小球,拿出来,交给他们。”

    抢救人员紧张的看向麦凡,麦凡点点头,那边的医护官,才将设备探了过去。

    如果拿出来,可能就是一个死。

    这个人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说了这一番话的吧?

    “什么情报,重要到要牺牲你的生命?”

    麦凡不想轻率的去决定一个人的命运。

    他必须要弄明白,搞清楚,是不是必要的。

    而床上的那个人却十分的释然,因为他们牺牲了那么多的兄弟和队友,搞回来的情报还在。

    “拿出来吧,这是我们的使命,也是我们的任务。”

    “为了这个,牺牲的太多了,我只是你能看的到的一个。”

    “在你看不到的区域里,为了这个已经牺牲掉了52个星域的军人与最精锐的间谍了。”

    “与这个消息相比,我这个半死的人,又算是什么呢?”

    “不要让我们白白的牺牲,这就是我最后的要求,请一定要送到!这个消息,要送到!”

    对方捏着他的手,力气不大,麦凡却觉得,他已经用了毕生的气力了。

    对于这样的决心,他郑重的点了点头,下达了抽取的命令。

    “如果抢救的及时,也许你还能有活下来的希望。”

    可是等到机密处的人赶过来再取,那么这个人一定会是一个死去的状态的。

    他的情况不能等了,麦凡愿意承担提前取出来的危险。

    两个人就这么有默契的将这个手术进行了下去。

    不到半天的时间,机密处的特派人员就赶到了这个边境的小要塞。

    麦凡拿着这颗圆球,已经那位求生欲很强,但是现在却进入到了术后休眠期的男人的留言,接待了机密处的联络人员。

    对方开始是十分震惊的,但是在确认了机密球并没有被打开之后,对于麦凡的敢作敢为,就只剩下赞叹了。

    麦凡不知道,这一批人离开之后,他的贡献点上,竟然直接增加了近500点之多的贡献度。

    他在这儿件事儿上做的实在是太少了。

    等到后来,这个人在他的救护舱中醒过来了,他才知道,他们刚才到底做了什么。

    等到消息在军中以一种十分隐晦的方式传过来了之后,麦凡才知道这个小球里到底是什么。

好大你们一个一个来 我们三个人一起搞你

    那是帝国疯狂攻击的原因。

    也是一种病毒的基因原样。

    在帝国的深处,有一群疯子,研究出来了一种十分奇怪的怪物。

    怪物的身体就像是带着一大团孢子团的蘑菇,只要碰到新的生物,就会,砰,的一下炸开,将这个生物已经生物周围的一切全都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