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个个硬上弓免费全文阅读 全是肉的糙汉文难哄

文榜
“如果这条路能够长一点,你能一直这样背着我该有多好?”云千叠情不自禁的低喃道。

    好像只有这样,她才不需担忧明天醒过来,会不会再次面临之前的困境和绝望,更不用担心她和萧容谌的关系是不是会继续恶化下去……

    萧容谌的瞳孔微缩,竟然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他没有说的是,此刻他和云千叠心中的想法竟然大同小异。

    可是哪怕他走的再慢,这一条路终究会有尽头,现实永远比想象更加骨感残忍。

    男人动作轻柔的将女人放置在床上,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注视着女人安睡的容颜,仿佛时间都停止了一般。

    男人略带薄茧的手轻轻抚摸云千叠白嫩的脸颊,那双漆黑深邃的眸中涌动着复杂的情绪,就在他即将收手的那一刻,他的手突然被一只温热的小手抓住。

    暖黄色的床灯下,衬的女人那双眸子越发清澈透亮,仿佛点缀了无数破碎的星辰一般,让人情不自禁深陷其中。

    萧容谌眸色一变,下意识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却听云千叠喃喃自语道,“是在做梦吗?”

    萧容谌,“……”

    云千叠自嘲一笑,“也是,如今恐怕只有在梦里,你才会相信我,才会对我这般温柔吧。”

    还不等萧容谌开口,云千叠就勾住男人的脖子,在那象征薄情的薄唇上落下一个缠绵温柔的吻。

    男人喉结微动,那双深不见底的眸中逐渐被情欲代替,最终化被动为主动,吻上云千叠的唇。

    这边,张智好不容易从刚刚的余韵中回过神来,有些不确定的拍了拍自己脆弱的小心脏。

    只要老板是真的醉了,那明天肯定想不起来是他出卖了她在这里喝酒买醉的事情,那他就能完美甩锅了。

    然而就在此刻,口袋里的手机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张智一接通,就传来男人冷锐的声音。

    “千叠是不是在你那里,她这么晚都没有回来,到底是干什么去了?”是云澜的声音。

    按道理说,云千叠如今应该不会回萧容谌哪里,可是那么晚都没有回来,云澜稍微一想就猜到人肯定是在张智这里。

    张智,“云总您就放心吧,老板早就已经回去了,可是萧少亲自过来接的,人家小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的,用不着您担心!”

    听到这一句话,电话另一头的男人似乎是愣了一下,过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语气也有一些奇怪,“你是说……是萧容谌亲自接千叠回去的?你让他过来的?”

    张智啧了一声,“是萧少自己过来的,云总,我看你就是太过于操心了,就算是有天大的矛盾,他们不会任由彼此关系恶化下去的。”

    不论最终是谁率先低头,反正最后两人都能和好,这才是最重要的,不错,对于那两个人,张智是格外有信心的。

    他们从不是什么思想不成熟的小青年,相反他们太过于成熟,什么都能面面俱到,不论是商业上的困难,还是夫妻之间的问题。

    有矛盾都会在第一时间解决,他们也太像彼此,对彼此太过意了解,了解到就算有天大的矛盾,也注定不会让彼此关系恶化。

    也正是因为这样,张智格外有信心。

    不过云澜这么担心似乎也情有可原,张智还想再安慰一两句,可是没想到另一头就已经传来男人略显冷淡的声音,“好了,我知道了。”

    随即,就传来了一阵嘟嘟的忙音。

    张智,“……”

    合着他刚刚那么贴心的解释那些,结果在云澜的眼中,就都成了废话?

    张智颇有些无奈的手机,然而而下一秒突然注意到不远处行为举动诡异的男人,顿时警惕起来。

    自从上一次酒吧出了那样的事之后,别看张智平常格外轻松,可其实确实时时刻刻打起警惕,未免上一次的事情再次发生。

    稍微嗅到空气中的不同寻常,本着宁可错杀,不能放过的想法,张智立刻和不远处的保安使了一个眼神。

    就在那男人即将离开的那一刻,突然保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过去,轻而易举将那人治服。

    “你们夜色酒吧到底有没有王法,普通人来你们这里消费,你们这是想要干什么?”男人尖锐的声音响起,顿时吸引了不少注意力。

    如果说一开始还不确定,可是从保安冲过去的那一刻,男人警惕的立刻抬到准备逃跑,张智才确定这个男人的异样。

    假如这个人真的问心无愧,为什么要害怕保安冲过来呢?

    想到这里,张智脸上勾起一抹公式化的笑容,立刻笑着和附近的顾客解释,“不好意思,出了一点小状况,打扰到大家了,为了赔罪,今天的就是一律打八折。”

    原本就热闹的氛围下,伴随着男人这一句话落下,顿时气氛被推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张智一脸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幕,可是转头看向刚刚被保安抓捕的男人,那双含笑的眸子顿时被一抹寒意代替,“把人给我带下去!”

    早晨,调皮的阳光透过窗帘洒了进来,床上的女人眉心微皱,随后惺忪着睁开双眸。

    看到眼前熟悉的场景,云千叠愣了一下,她昨晚不是在酒吧跟顾凌安喝酒,什么时候回来的?

    然而低头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模样,以及床的另外半边有被人睡过的痕迹,云千叠的眸色微变。

    脑海中零零碎碎的闪过昨晚星星点点的画面,云千叠揉了揉发酸的太阳穴,可是对于别的事情全部忘得一干二净,只记得吐了萧容谌一身。

    云千叠,“……”

    而且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昨天之所以那么做,确实是带有报复的心理。

    想到这里,云千叠的眼底闪过一丝心虚。

    洗漱完毕下楼,就看到一楼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一抹熟悉的身影,那一瞬间,云千叠突然有一种强烈的错觉。

    仿佛这一段时间所有的矛盾都没有发生过,她这一觉睡醒,又回到当初两人最恩爱缠绵的时候。

    似乎听到楼梯传来的东西,萧容谌抬头看了云千叠一眼,仅仅一眼就将她从幻想拉入现实。

    那一瞬间,云千叠的心沉了沉,顿时有些紧张的抓住衣角,“昨天是你送我回来的?”

    这句话虽然是问出来的,可是女人语气中却是一片笃定。

    而这一句话刚落下,厨房突然传来一阵动静,女人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走了出来,“我看冰箱里已经没有什么食材了,所以简单的下了一碗鸡蛋面……”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云千叠的脸色白了白,不敢置信的看着突然出现在别墅的第三人——时雨!

    “你怎么会在这里?”

    简直荒唐,这句话竟然是从时雨口中问出来的,仿佛她才是这一栋别墅的女主人,而她不过是一个过客罢了。

    云千叠的视线落在了萧容谌的身上,她在等他的一个解释。

    可是男人却放下报纸,目光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云千叠,沉声说道,“不吃了,我去提车。”

    从始至终,男人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而这一段话,居然也是对时雨说的。

    云千叠咬唇,尝到了口腔中蔓延之的血腥味,她原本以为昨晚……至少萧容谌对她也是有情的,至少今天两人的关系能够缓和一点,哪怕只是一点……

    可是终究,这一切不过是她的幻想罢了。

    说完这句话,萧容谌落下一句,“我去提车。”

    以及今天特意一大早过来,就是为了表现自己的贤惠,特意给萧容谌做了一份早餐,可是却没想到男人连看都没看。

    不过看到萧容谌对云千叠的态度,当即时雨心中圆满了不少。

    说完这句话,萧容谌就抬脚走了出去,时雨动作优雅的脱下身上的围裙,似笑非笑的看着神色狼狈的云千叠。

    风水轮流转,她忍了这么久,如今总算到她翻身的时候了,而云千叠这个贱人,就活该被她一脚踹进深渊。

    “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情,伯母已经出院了,没有你的打扰,身体恢复的很不错,而且为了补偿我,一直在催促容谌和你离婚……”

    接下来的话她甚至不用说,云千叠都已经能够猜到萧母的意图,跟她离婚,自然就是想要让萧容谌跟时雨在一起。

    说到一半,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时雨故作惊讶的捂嘴,随后从包里掏出一张精致的请帖,递到了云千叠的面前。

    “还有……伯母出院,在萧宅举办了一场晚会,想必你应该还没有收到邀请函吧,我希望到时候你能过来。”

    说完这句话,时雨便客气的打招呼,“容谌应该已经提好车等着我了,那我就先出去了。”

    云千叠看着茶几上的邀请函,一时间只觉得格外荒唐。

    她一个原配妻子,法律认真的存在,自己的丈夫举办宴会,而她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而且还是从别的女人手中接到这张邀请函?

    想到这里,云千叠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女人抓起桌上的邀请函,那双上扬的凤眸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云千叠收拾好所有的负面情绪,她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这件事情若是继续拖下去,她手中的企业将会受到或大或小的影响。

    所以今天一大早,云千叠特意来了一趟鑫悦文娱,可是却没想到,刚巧碰上了秦盛。

    “千叠……”

    “秦总,我觉得我们之间没有什么私事要谈,如果是公事的话,请你联系我的秘书预约……”

    还不等男人说什么,云千叠就已经先声夺人道。

    秦盛,“……”

    那一瞬间,男人的脸色青紫交错,顿时变得格外精彩。可是萧容谌抱着云千叠抬脚离开了,丝毫没有半点要听他废话的意思。

    不过不论怎么说,总算将云千叠安排出去了,还不等他彻底放下心来,一道身影格外迅速的冲到了萧容谌的面前,快到只剩下了残影一般。

    张智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男人冷漠生硬的声音传来。

    “萧容谌,千叠不是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物品,你此刻想要带她离开,经过她的同意了么?”

    男人的身上充斥着一股浓烈的酒精味,可是那双某种确实以前清明和冷漠,仿佛彻底撕下那张虚假的温润的面具。

    听到这话,萧容谌冷笑一声,仿佛听到什么格外好笑的笑话一般,“我什么时候我要带走我的萧夫人,也要经过你的同意了?”

    “她如今虽然是你所谓的萧夫人,可你那般伤害她,恐怕这身份早就名不副实了吧?”,

    这句话一落下,现场的气氛陡然一变,张智都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只要他没有看到,那现场就没有腥风血雨。

    不知道过了多久,对面迟迟没有传来任何动静,安静的不可思议,张智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只见两人依旧维持着之前剑拔弩张的架势,最终萧容谌轻笑一声,“至少在此之前,她还是我名副其实的萧夫人。”

    顾凌安眼底闪过一丝戾气,那眼神仿佛要将萧容谌洞穿一般,这确实是他迄今为止无法忽略的事实。

    “只要她还是萧夫人一天,其他人就没有觊觎的资格,顾少,请你好自为之。”

    这句话说出来的语气看似客气,可是哪怕是隔得老远的张智,都感觉到了强烈的杀意。

    偏偏就在此刻,云千叠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像是伸手勾住了萧容谌的肩膀,整张脸蜷缩到男人怀里。

    “容谌……”

    女人的语气中夹杂一丝哽咽和无助,顿时让人的心情不自禁的柔软。

    一个素来表现得强硬的女人,突然变成这幅温柔委屈的模样,足以见的给人的冲击力到底有多大。

    顾凌安一愣,原本就没几分醉意,此刻彻底清醒过来,与此同时,心中升出一股强烈的绝望。

    好像……他和云千叠之间隔了一个天堑,不过是相识的时间短了点,不论他怎么努力,难道都追赶不上她的步伐么?

    简简单单的一句称呼,可是却让现场的气氛陡然转变。萧容谌眼底的笑意浓郁,和顾凌安点了点头,视作打了一声招呼,这才抬脚离开。

    男人的这一系列反应,哪怕最后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做,可是在顾凌安的面前,却已经达成了无声炫耀的目的。

    亲眼见证这一幕,哪怕张智不喜欢顾凌安对自家老板的虎视眈眈,可是此刻还是不免有些怜悯。

    得罪了萧容谌的下场,可是格外凄惨的,哪怕是顾少,也不例外。

    看着顾凌安站在原地,脸上的表情似乎变幻莫测,张智无声叹了一口气,最终默默远离了现场。

    这边,云千叠整个人半醉半醒,突然拍了拍萧容谌的肩膀,挣扎着想要下来,然而男人却没有机会。

    “唔……放我下来!”

    这句话突然惹怒了萧容谌,男人那双深不见底的眸中闪过一丝怒火,“怎么?放你下来去跟别的男人深夜买醉?”

    云千叠像是没有听到这句话一般,越发挣扎着想要跳下来,可她在萧容谌怀里像是个孩子一般,挣扎了半天都没有任何进展。

    “云千叠!”萧容谌皱眉,语气也带了几分冷锐。

    说话间,萧容谌已经将云千叠送到车内,动作虽然看似凶狠,可实则格外轻柔。

    就在男人放下云千叠,准备去往驾驶座的时候,衣领突然被一只小手故作凶狠的抓住,女人控诉道,“你凶我!”

    萧容谌,“你和顾凌安在一起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我会生气?”

    说到这里,萧容谌突然愣了一下,看到女人眸中的醉意所有的怒火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跟一个酒鬼计较什么?

    女人那双上扬的凤眸,似乎是喝了酒的缘故,越发显得风情十足,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萧容谌。

    被那双漆黑的眸子直勾勾的注视着,给人一种强烈的错觉,仿佛她没有喝醉一般。

    就在萧容谌也这么以为的时候,云千叠突然傻傻一笑,伸手勾住了萧容谌的脖子,白嫩的脸蛋闷在了萧容谌的怀里蹭了蹭。

    “不气……千叠不生气,就算你对我不好,我也不生气,好不好?”

    怀里的女人仿佛柔软的猫儿一般,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格外无厘头,萧容谌沉声道,“你觉得我对你不好?”

    像是听懂了这句话一般,云千叠越发用力的搂住了萧容谌的脖子,越发给人一种依恋表面的感觉。

    一时间,狭窄的车厢内,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暧昧,萧容谌的脸色微变,那双深不见底的眸中涌动着复杂的神色。

    然而就在此刻,云千叠突然抬头,脸上的神情格外无辜,“想吐……”

    还不等萧容谌反应过来,他身上的西装就已经中招了。

    那一瞬间,男人那双凌厉的眸中闪过一丝寒意,整张脸上写满了风雨欲来。

    云千叠吐了一通之后,整个人似乎都舒服多了,眉眼间都带了一抹轻松,随后一把推开了萧容谌。

    女人那双水汪汪的凤眸看向他的时候,毫不掩饰的嫌弃,“臭!”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云千叠全部吐在了他那一身名贵的西装上,吐完之后像个没事人一般蜷缩在角落中,那双精致的眉眼间毫不掩饰的嫌弃。

    萧容谌,“……”

    看着女人那一张无辜的脸庞,萧容谌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怒火,那双深不见底的的眸子却死死的注视着云千叠,仿佛是在鉴定她到底是真醉还是假醉一般。

    云千叠揉了揉眼睛,没好气的再次推了推萧容谌,“走开!臭!”

    这句话的作用跟火上浇油没有任何区别,那一瞬间,原本就狭窄的车厢内,气氛一触即发。

    萧容谌冷脸脱掉了身上的西装,那一身价值高昂的西装被男人嫌弃的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甚至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

    萧容谌伸手挑起云千叠的下巴,几乎是强制性的让她跟自己对视,那双深不见底的眸中毫不掩饰的寒意。

    “云千叠,你还真是好样的,嗯?”

    男人上扬的语气中毫不掩饰的寒意,甚至就连意识朦胧的云千叠都下意识打了一个寒颤。

    云千叠睁着那双水眸无辜的注视着萧容谌,“你为什么要生气?”

    萧容谌,“……”

    那一瞬间,他突然有一种强烈的错觉,仿佛一拳头重重的砸在棉花上一般,最终,所有的怒火被一场无声的雨水熄灭。

    这傻丫头喝醉了酒,难不成他还得跟着她一起胡闹?

    最终,萧容谌还是松开了云千叠,直接抬脚走进驾驶座,开车离开。

    云千叠趴在窗户上,一双眸子亮晶晶的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景色,不知道突然看到了什么,女人咯咯笑出声。

    透过倒视镜看着女人的笑颜,萧容谌的眼底闪过一丝甚至连自己都未曾察觉的笑意。

    不多时,车辆停在别墅前,萧容谌下车,走到了云千叠的面前。

    云千叠却突然打了一个激灵,手脚并用的蜷缩进车的最里面,“你凶我,我不跟你回家!”

    萧容谌,“别让我说第二次,出来!”

    听到这话,云千叠越发往里面缩了缩,像是极度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一般,目光警惕的注视着他。

    萧容谌的语气中闪过一丝无奈,“你自己出来,刚刚的事情我不跟你计较。”

    这所谓的事情,自然就是云千叠吐他一身的事情。

    这句话原本就是随口一说,他也不指望此刻一副烂醉如泥模样的云千叠能够听懂。

    可是出乎意料的,云千叠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在萧容谌灼热的视线中,一点点的从车座蹭了出来。

    萧容谌,“……”

    所以那时候,真的是故意吐他一身的?

    还不等萧容谌细想这件事情,云千叠直接跳到了萧容谌的后背上,一把勾住了男人的脖子,“我知道你是我老公,我们回家!”

    萧容谌忍不住轻笑,“你不怕我把你拐卖了?”

    云千叠摇了摇头,回答的却格外干脆利落,“不怕!”

    就算是喝醉了酒,就算是意识模糊,可是只要他在身边,就会本能的信任。

    脑海中闪过这个想法,当即萧容谌的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越发小心翼翼的扶住云千叠的腿,防止女人不慎摔下去。

    云千叠将下巴靠在了萧容谌的肩膀上,似乎是漫不经心的低喃道,“为什么我跟你解释的那些,你都不相信?萧容谌,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坏蛋!”

    听到这话,萧容谌的动作顿了一下,那双漆黑的眸中遮掩了所有的异样情绪,随后故作若无其事的抬脚上楼。

夫君个个硬上弓免费全文阅读 全是肉的糙汉文难哄

    整个别墅的灯都开了下来,顿时将整个别墅照的亮如白昼,如果不是背上女人传来均匀的呼吸声,萧容谌突然有一种强烈的错觉,仿佛回到了当初认识云千叠之前的日子。

    那时候对他而言,这栋别墅没有半点特殊的地方,不过是一个赖以居住的场所罢了。

    似乎也正是从这个小丫头踏进别墅的那一刻,那个看似单薄青涩的小丫头,突然将这一栋灰色的别墅点亮了各种各样的色彩,萧容谌对于这里的记忆这才鲜明起来。